jump to navigation

America and Trump are laughing stocks of the world July 20,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add a comment

Trump Promised Worldwide Respect for America, You Know What Happened Next

http://flip.it/jjMNrl

There is simply no other way to put it.

Of course, Trump supporters disagree. They, like Trump, live in a fantasy world made up by Trump.

Advertisements

Roughly 40% of American are like Trump – Racists July 1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美國, Racial Bias, Trump, 川普.
Tags: ,
add a comment

Trump Says ‘Many People’ Are Racist Like Him… and He’s Right

http://flip.it/QLZ6m_

A deeply divided America July 15, 2019

Posted by hslu in 特朗普, Democracy, Liberal Media, Politics, Trump, 川普.
Tags: ,
add a comment

“This is what racism looks like:” Progressives hit back at Trump’s “go back” tweet

http://flip.it/JAXMOV

It is up to the Democrats and the liberal press to put a lid on Trump. The Republican party has become the co-conspirator to Trump’s agenda. They are helping Trump to divide the U.S. And it is a good thing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e more Trump is entangled in fighting with the other 60% of the American people, the less damage Trump can harm the world.

The bigger mess Trump can get himself in, the more he can divide this nation. As a result, America will accomplish less and it will drag the nation down from within.

Hello, Pelosi, impeach Trump. Many American people are hoping for that. I gurantee you that it will be a much more interesting show to watch. It will be more exciting than “The Apprentice”.”

Hello, AG of the SDNY, indict Trump. Make Trump loose his cool in public.

Hello, the relevant oversight Committes of the U.S. Congress, publish Trump’s tax returns and let American people see just how many billions Trump has and what kind of shady deals he has done in the past.

The more American people get to see what kind of person Trump really is, the less likely he will be in the WH in January 2021.

By then, he may go to jail for what he did in the WH.

2019年5月上海遊 July 11,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Shanghai, Travel, 浦東, 上海, 中國.
Tags: , , , , , , , , , , , , ,
add a comment

來上海,有事要辦。事情辦完了以後就只剩下”吃”和“逛街”這兩件事了。

我們在長沙住了三個晚上,第四天早上快九點離開美爵,進五一,上地鐵到長沙南。高鐵票我早就在大理就拿到了。上了高鐵,一路無話,經過江西南昌和上饒就進了浙江。在浙江經過的幾個城市都是耳熟能詳的,像金華,義烏,諸暨和杭州。過了杭州和嘉興就進上海,再十幾分鐘就到虹橋火車站了。

長沙南高鐵站

高鐵進站

長沙南裏面的麥當勞。早上還賣三種稀飯。

高鐵一等艙送的免費點心和礦泉水。不好吃。不過你可以看看盒子上的相片。這個相片就是橘子洲上毛澤東年輕時的雕像。

從長沙去上海一路上都下着小雨。我們還在江西,還沒有到南昌。

流過江西南昌的贛江。

進入浙江不久。這是多麼美麗的風景啊。稻子剛剛種下沒多久,綠油油的一片,實乃心曠神怡啊。

浙江一望無際的平原。不過,浙江多丘陵

義烏地鐵站。我們的高鐵沒停。

我們剛剛經過以”金華火腿“而出名的浙江金華。15分鐘以後就是義烏了。這是離開義烏站以後的一條通往寧波的高速公路。浙江義烏是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義烏很小,行政區域只有1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一百二十萬人。可是義烏的四十萬種商品竟然能夠賣到全世界215個國家。因爲它是世界上最便宜商品的集散地。

到了上海虹橋,坐二號地鐵去南京東路步行街的南新雅酒店:Majesty Plaza Shanghai Hotel。世茂廣場在隔壁,再往西就是人民廣場。步行街往東有七,八個大商場:恒基中心,宏伊廣場,悦薈廣場,聖德娜大樓,置地廣場,新世界,第一百貨,大丸百貨,等等。Apple 在這裏。Huawei 在這裏。周大福在這裏。老鳳祥在這裏。朵雲軒在這裏。沈大成在這裏。哈根達斯在這裏。肯德基在這裏。必勝客在這裏。麥當勞在這裏。星巴克在這裏。Sephora 在這裏。 Versace 在這裏。其它小吃店,大餐館,賣鞋的,賣衣服的,賣化妝品的,賣手錶的,賣眼鏡的,都在你的眼前打轉。它迷惑你的心智,打亂你的意志,拿出你的手機,打開你的微信,掃到你的手軟,一直騙到你沒有手替你老婆拿購物袋爲止。

這裏的交通方便。人民廣場和步行街的地鐵站不到五分鐘就到了。上了地鐵就通行無阻了:西去虹橋火車站和飛機場,東去陸家嘴和浦東機場,北上閘北和上海火車站,南下新天地和田子坊。幾乎我們想去的地方,地鐵都能到。

到了上海,我們不用傷腦筋那天要去那裏,也不用早起吃旅館的早飯。我們十點半,十一點出門。在外面混一天。吃了中飯和晚飯,晚上九,十點回到旅館還可以在步行街上走一遍。十一,二點才回去睡覺。整天無所事事,進進出出,走來走去,也沒什麽長進。在上海,我們去了幾個已經去過太多次的外灘,濱江大道,田子坊,南京東路步行街,南京西路和靜安寺。人民廣場和新天地沒去。

我們幾乎有一年沒去上海了。這次回來,感覺上海還是一樣熱鬧。消費者的意願好像也沒有任何改變。餐館一樣要排隊。外灘,步行街和田子坊的遊客比以前都多。不知道 Trump 對中國法器的貿易戰有沒有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和人民的消費意願。

離浦東世紀公園不遠的大拇指廣場變了。家樂福當然還在,不過好幾家餐館都換了老闆。我們喜歡的一家臺灣餐館,千秋膳房,關門了。他們的菜似乎越做越差,也沒有變化。點評上也沒有任何好評。

我們還注意到,從臺灣來的餐館在上海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跟“臺灣”有關的餐館沒有幾家不是門可羅雀的。掛了“臺灣”的餐館似乎越來越少。在田子坊地鐵站的日月光廣場,以前的臺灣街不見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大陸人民抵制臺灣來的餐館?

南京東路步行街

南京東路步行街的遊客更多了。也不知道都是從那裏來的。大陸的遊客一定佔大多數。東南亞,日本的觀光客也非常多。外國人只有百分之二,三吧。在我們旅館下面的一家賣粽子的門市部在這幾天都是大排長龍。過兩天是端午節。

步行街上排隊買糉子。就在我們住的旅館下面。

第二天還是這麼多人。

南京東路步行街上的店面好像都換了門面。舊招牌拆了。老的店面整修了。髒的大樓洗乾凈了。舊的瓷磚換成新朝派的花崗岩。暗暗的店面把燈打起來了。做了幾輩子剪刀的張小泉正在整修店面。店子裏面早就翻新好幾年了。當然,剪刀也貴了好幾倍。在步行街中段那條街口上的上海灘照相攤還在。一個三十年代的黃包車,幾副太陽眼鏡,幾件衣服,兩個打手,一把手槍和一把陽傘,一個擴音器放著葉麗儀唱的上海灘,把個生意做的呱呱叫。

標緻的小姐,打扮起來還蠻像一回事的。

要是再來一個拖着黃包車就更好了。邊上兩個打手也挺瀟灑的。

田子坊

田子坊變大了。後面多了一排商店。以前田子坊沒有幾家餐館,現在比較多了。遊客來這裏除了買東西,當然喜歡找些東西吃。那幾個賣吃的攤子就變得忙多了。

我們喜歡的一家藝術館不見了。老闆大概五十幾,一副藝術家的模樣。他能夠把客人的相片放大,轉換成民國三十年代老上海舊照片的模樣。臉上的皺紋,豆豆,坑坑,窪窪的都給你抹平。女孩子穿起漂亮的繡花旗袍,塗上胭脂,檫個口紅,頭上挽起一個髪結。男生穿了深色的長袍馬褂,戴個帽子,打個圍巾。花個五十塊人民幣和一個晚上,保證你年輕三十歲。

這一帶是新開出來的。人還不多。

這些掛起來的牌子都是以前沒有的。吳語就是蘇州話。

你打入fiao,百度拼音就給你“覅”字。

我唸 初中的時候就被這種老上海的相片迷住了。十幾歲的男生,看到這種相片怎麼能夠忘記呢?我不是上海人,也從來沒去過上海,那時候臺灣還是戒嚴時期,我就喜歡起上海了。媽媽是那個時代長大的,她常常哼周璇的歌,收音機裏也常常播那個時代的歌曲,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典型的上海摩登姑娘。神祕的上海,夢幻的十里洋場是多麼的迷人啊。

張燈結綵都是以前沒有的。垃圾桶變型了。長板凳增加了幾個。整個田子坊給人一種寫的氣象。

來這裏照相的年輕小姐最多。

這也是以前沒看過的。

我猜,現在來上海的遊客很多是外國來的年輕人。不少東南亞的觀光客。他們跟老上海沒有什麽情感上的牽連,眼裏看到的只有東方明珠,世貿大廈和上海中心這些現代化的建築。那裏會對這種落伍的東西感興趣呢。唉,靠藝術吃飯還真不簡單。

外灘和它對面的濱江大道還是一樣的迷人。從南京東路步行街去外灘的人比以前要多多了。南京東路兩邊的行人在紅綠燈那裏把街口擠的滿滿的。用人山人海來形容還真不為過。外灘的提防上都是遊客。照婚紗照的也不少。

從外灘南邊往北邊看。這條步行街一直通道白渡橋。

往南一直到十六鋪。這裏是搭遊江輪的地方。

上海老碼頭。在中山南路。裏外灘蠻遠的。一年以前來這裏很熱鬧。現在已經沒落了。許多幾把和餐館都關門了。裏鬧區太遠。

黃浦江上來往的遊輪和運煤和運貨的輪船絡繹不絕。黃浦江兩岸的高樓大廈增加了不少。每個大樓的外面都有霓虹燈,把它裝扮成耀眼的廣告牌。五彩繽紛,花花綠綠,非常好看。外灘的大金牛也不能錯過。你說是嗎?

洛克。外灘源和外灘

改建以後的英租界。左邊是半島酒店。這裏就是沒辦法開發出來。很漂亮的街景,很高級的房子。不少空屋。已經好幾年都是如此。這裏叫洛克。外灘源,是百仕達集團開發的。

空屋還不少。

老遠的看浦東還真漂亮。這一排舒的後面是舊的英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現在是外灘源壹號金融家俱樂部。

這裏是蘇州河南邊了。黃浦江在左手邊。

外白渡橋。許多人都在這裏。我其實還不想去。老婆拖着我去也沒辦法。

原來上了外白渡橋可以照到這樣的景色。

右邊那個大紅的紀念塔是上海市人民英雄紀念塔。

外灘牛。

外灘往南看的夜景。

晚上九點半了。南京東路上的行人還是這麼多。這些經過和平飯店門口的是從外灘回南京東路步行街的人。我的這一邊一樣還有這麼多人要去外灘。

好久沒去過城隍廟了。城隍廟已經經過好幾次的整修了。店面比以前整齊,美觀,統一。舊房子的外觀全都重新油漆了。燈光明亮了不少。還有幾棟大樓還在裝修。外面用藍顏色的塑膠布遮起來了。城隍廟的老闆應該是要把這裏重新整頓一番。連最有名的南翔小籠包都換位置了。以前每次來都可以看到四,五十個人在這裏排隊買小籠包的隊伍也不見了。

上海城隍廟

這就是城隍廟的中心。

城隍廟遊客比以前多了。我們一般不會在這裏吃飯,不過會在九曲橋旁,星巴克邊上的寧波湯圓吃一碗芝麻湯圓。價錢漲了,不過湯圓還是一樣好吃,真是百吃不厭。一碗八個,一人四個。就當做下午的小點心。

城隍廟其實是這一區的總稱。這裏真的有一個道教的城隍廟,有明清時代的豫園,有豫園商圈,有上海老街。這幾個景點全都在這裏,每個來上海的人一定會來這裏報到。只不過,上海老街已經在一年半前完全拆掉了。現在正在重建。豫園商圈正對面的整條街也要拆了。我們去的那一天正好是最後一天。先前我還以為店家開玩笑,說說而已,誰知道那天真的是最後一天。電都停了。水也停了。大家都在搬東西。要關門了。據說要打掉重建。蓋好了以後,那城隍廟不是成為一隻貨真價實的金母雞了嗎?

左邊這一排店鋪全都要關門了。這一排平房要拆掉。蓋跟對面一樣的高樓。

這家店還沒有開始收攤呢。好多家已經空出來了。

全球最大星巴克臻選烘焙工坊

知道它在這(南京西路)只是以前都沒去過。這次是第一次去。他的咖啡比普通的星巴克咖啡要貴15 – 20%。它還買啤酒。

上海失戀博物館

這在南京東路步行街上面的一個購物中心裏。我還拍它開不下去呢。呢看看有多少人排隊。好在我沒有失戀,不然也要去排隊了。

這些都是要進去看的年輕情侶。

 

上海市個國際的大都會,好的餐館非常多。我們去了滑稽果餐館都值得一提。

蘇小柳

 

琵琶蠻

南小館

 

枚青。臨安酒肆,徐家匯

從吉隆坡到上海我們出來已經快四個多禮拜了。這幾天在上海天天都四處奔波到處閑逛。想一想也著實有點累了。

該回家了。

9 Dashed-Line and DF-21D or DF-26 July 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特朗普, 美國, 習近平, Military.
Tags: , , , ,
add a comment

China Likely Tested Missiles That Can Kill Aircraft Carriers in the

http://flip.it/ULrEHx

DF-21D 東風-21D range: 1,500 km

DF-26 東風-26 range: 3,000-4,000 km

Lockheed Martin F-35 Lightning II range: 2,778 km

A question:

If FD-26 has a range of somewhere between 3,000 and 4,000 km, does it render FM-35 Lighting II useless?

If FM-35s are useless, are aircraft carriers useless against China?

美國的第一遭 July 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特朗普, 美國, Democracy, Trump, U.S. Foreign Policy, 川普.
Tags: , ,
add a comment

#Unwantedivanka: awkward moment at G20 prompts slew of Trump parodies

http://flip.it/mhL3Mt

從來沒想到美國這個自稱”民主燈塔”的國家竟然也會亂搞裙帶關係,允許外戚干政。不但搞,還公開的搞。不但搞,美國總統還親自下廚搞。不但搞,這些外戚,內親還厚著臉皮的幫著搞。

國會的民主黨黨員雖然咬牙切齒,可是束手無策。共和黨黨員睜一隻眼,閉一只眼。生米都已經煮成熟飯了,這些民主黨的黨員能把 Trump 怎麽樣。

美國的媒體批評 Trump 和他的外戚內親,他們皮厚,根本不在乎。

美國的窮人忙著過日子,沒心情管這碼子事。美國的有錢人賺錢都來不及,這種事他們看多了,早就是見怪不怪了。

一個賣房子的可以做美國總統,請問,賣房子的難道不能做外交官嗎?講笑。他們雞尾酒趴去過那麽多次,總學會了一兩招吧。

你看開一點不就天下太平了嗎?你說是不是?

我本來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獨裁政權才有太子黨,公主幫,親戚派和血親門。

我錯了。美國這個民主也民主不到那裏去。

They learned from Taiwan under 馬英九 July 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Democracy, Economics, 民主, 中國.
Tags:
add a comment

Hong Kong Protests Turn Violent as Demonstrators Storm Government Building

http://flip.it/uK1SCL

These hard line protestors are doing a disservice to Hong Kong’s future because their actions will push foreign companies and capitals away from the island city.

The roles Hong Kong played for the past many years probably have already been replaced by Shanghai and Shenzhen.

Hong Kong is way less important to China now than just a few years ago. The violent protests will accelerate the pace to the detriment of Hong Kong.

Pushbacks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China are coming and the entire Hong Kong will pay in the form of a stagnant economy, low wage growth, higher unemployment and decling wealth.

湖南長沙遊記 July 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Food, Travel, 中國.
Tags: , , , , , , , , , , , , , , , , , ,
add a comment

長沙沒有什麼精彩的景点給遊客參觀,你知道為什麼嗎?

你如果來過長沙,你應該知道。如果你不知道,我先賣個關子,等一下才告訴你答案。

游完了昆大麗香,我們從香格里拉坐SUV回麗江。在麗江古城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坐快車去大理,下午換動車回到昆明。在昆明,我們先去一家日本餐廳吃了晚飯,然後如願以償回到昆明老街,欣賞老街的夜景,吃了冰淇淋,然後在市中心住了一個晚上。

有麗江去昆明要經過上關站。它在大理洱海只北。記得上關花吧。就是這裏。

大理洱海。相片中看到的那一片房子就是大理古城。

大理附近的農民用一塊塊塑膠布遮住新苗的邊上,減少水的蒸發,減少用水量。

昆明一帶仍然用人力插秧,仍然沒有效率。千百年來都是如此。不過,你看,這一片田種了好幾種不同的植物。不知道是水不夠,還是有其他的原因。不知道雲南有沒有一個像“臺灣農會”的組織,記錄省內有多少地種了多少不同的植物,以便管理農作物每年的生產量並控制各種農作物的價錢。我猜臺灣的農會就是做這一類的事。嗯,那個田中的小山丘不知道是那一個皇帝或宰相的墳墓。一個小山丘無緣無故在這裏出現,不是有點怪嗎?

昆明火車站對面的樓房。火車站在市中心,地鐵也到這裏。高鐵站在昆明市的南邊。昆明最高,最大,最新的樓房都在南邊。火車站離我們的旅館只有四個地鐵站那麼遠,可是中間要換車,不方便。我們出了火車站以後找出租車。一過街左轉一點點就是出租車的候車站。有人管理。很有秩序。我們推着一件已經相當重又在麗江和香格里拉加買了東西的行李進出地鐵站不方便。打的去旅館只要十八塊錢。

昆明的一個日本餐館:千嶼,櫻花屋門口。我們住進旅館已經是五點多了。中午在火車上沒次什麼。先把五臟廟祭了再說。現在還早,晚上如果肚子餓再說吧。這家日本餐館是個連鎖店。看起來還不錯。乾淨,清爽,位子很寬,佈置的很有日本味。在吉隆坡吃過日本菜,接下來的二十天都是雲南菜。一路上也看不到什麼日本餐館。就它吧。不找了。

 

餐館裏面的佈置。看起來很新,老闆還真肯花錢呢。裏面這麼寬敞,租金付起來可不容易。

拉麪看起來還可以,所有該有的都有了,而且東西還真不少。可是湯喝起來還是差了一點。面軟了點。不過,我們吃了好幾天的雲南菜有一碗日本拉麪吃可以滿足了。

烤物。不難吃。沾的料很辣。

日本烤雞肉。差強人意。

千嶼,櫻花屋在它的門口邊上有一間給客人照相的房間。客人可以自己加上一件和服拍照。不少年輕的女孩子在那裏穿衣服呢。有一個店員在那裏協助。年輕漂亮的小姐喜歡這個調調。

 

 

昆明老街。其實是新蓋的新潮派老街。它有點像上海的新天地。新天地已經快十年了。到現在還是非常成功。許多開發商曾經來新天地朝聖,後來許多城市也相繼的有他們的“新天地”了。這裏的東西不便宜。建築師也趨向復古的新潮造型。超大的玻璃窗,開敞的店面,精緻的物品,高檔的價格。標緻的店員有漂亮的化妝,合身的制服,禮貌的待客是這些店子的生意經。我猜,在這種地方要維持一個店面,還要跟不休不止的競爭對抗,真是不簡單。

昆明老街夜景。有名的錢王街上酒吧和咖啡廳有好幾家。

昆明的“舊”老街。這可是有多年歷史,貨真價實的老街。昆明政府正在大力的整治“老”老街。招牌都貼出來了,告訴市民和遊客他們要怎麼做,改建的地點在那裏,要多少預算,什麼時候開始,什麼時候結束。今晚好像是禮拜一,街上沒幾個行人。街上仍然是清潔溜溜,看不到垃圾。佩服。不過這條街都是店鋪,沒有餐館,小吃店。

第二天早上十點半,我們打的去昆明南坐高鐵去長沙。昆明有好幾個火車站。快車站和高鐵站不在一處。高鐵站在昆明南邊,打的從市中心上高速去沒塞車都要半個鐘頭。一路上司機解釋給我們聽昆明的市貌,城市的改變和昆明新區的發展,房價的變化,等等消息。昆明南不小,高鐵班次很多。這是中國南方的交通樞紐。從東南亞進出口的東西,很多在這裏轉車。出了昆明以後由高鐵再往中國中西部和北方的大城市去。

雲南的地理位置,山區的天氣和充足的陽光與雨水應該很適合葡萄的生長。我問過一位品酒師,他說大陸葡萄酒的酒莊地理條件適合葡萄的生長。可是他們的年資太淺,不過他們敢投資,目前只有5%的葡萄酒可以擺上桌。不知道雲南有沒有值得一喝的葡萄酒。希望假以時日,能有不錯的葡萄酒可以給愛酒的人品嚐。

司機跟我們說這是雲南師範的校本部。雲南師範校區很大。這一排有好幾條街都是它的。雲南師範本來在舊區,政府開了新區,把高鐵站和許多大學都搬到新區來。醫院,政府機關也全都搬到這裏了。當然,隨着這些機構來到這裏,人也跟着來了。公寓,餐廳,菜場和大賣場當然也跟着來這裏賺錢。昆明南邊是一個計劃都市,街道寬廣,道路兩邊都是青綠的樹木盒花叢。整齊,劃一,有欣欣向榮的潛力。就跟浦東新區一樣。現在浦東的成長就不得了。當然十幾年都過去了,浦東才有這樣的成績。

昆明南高鐵站。只有高鐵經過。

昆明市的幾個大高樓就在後面。

昆明南規模不小。我不記得有多少個進月臺的入口了。上面進站,樓下出站。大概有十幾,二十多個吧。不過,昆明南沒有虹橋火車站大。

昆明南大廳的雲南鐵路歷史展示廳。

這是中國高鐵網。不過,這是2016的地圖,可能有點不全。美國當年這麼進步,工業這麼發達,經濟起飛如此順利都是因爲它有健全的鐵路網和高速公路網。中國其實就是照樣畫葫蘆而已,沒有什麼特別。要是有機會從上海坐火車到莫斯科去,那就精彩了。

雲南鐵路網。雲南多山,修建鐵路和公路都不簡單。很花錢的。可是,你不先做這個投資,怎麼能夠帶動山區的經濟?沒有方便的交通,除了那些開吉普車,一跑就是幾千哩的年輕人,誰願意去?雲南跟四川接壤,從成都和重慶坐火車和開車來的遊客不少。麗江街上聽聲音就知道了。假不了。

滇越鐵路從昆明到越南的海防。海防在河內東邊,靠近海邊。

滇緬鐵路從昆明到緬甸的臘戌。臘戌是個小城,只有十三萬人。它在緬甸曼德勒東北邊200公里。

”雲南紅酒莊”在昆明南邊。以後有機會買一瓶來喝喝。超過20年的老樹恐怕還不夠看。邊上的幾個其他的櫃子裏還有許多單一葡萄釀出來的葡萄酒。

坐高鐵去長沙要六個鐘頭。高鐵平穩,寬敞,舒適。從昆明出發,經貴陽,在貴州的侗仁附近入湖南。經過懷化,湘潭就進長沙了。我們在車上有足夠的時間打盹,去餐車吃飯,喝個啤酒,看窗外飛逝的原野風光。下午四點半準時到長沙南。長沙南在市中心的南邊。捷運可以到。從長沙南去我們住的旅館,長沙美爵酒店,只要二十五分鐘。坐地鐵不用換車,出來也不用走路因爲美爵就在五一地鐵站上面。我們決定坐地鐵去。三天後再坐地鐵回長沙南去虹橋。真方便,又省錢。

我們選擇長沙有幾個原因:

  1. 我們家有個湖南人,可是她沒去過湖南。去長沙,:在來長沙的途中可以看看湖南的地貌是什麽樣子,:長沙是湖南的省會,能夠代表湖南。:可以參觀長沙的景點,品嚐湖南的美食,感受長沙的活力,體會長沙的氛圍和瞭解長沙的歷史。這次我們選擇在長沙停留三個晚上就是為了能夠讓我們家的那個湖南人看一看湖南的樣子,游一遊湖南的湘江,踩一踩湖南的土地,喝一壺湖南的美酒,嚐一嚐湖南的菜餚,瞭解一下湖南在中國近代史上扮演了一個什麽樣的角色,
  2.  我的老家是湖北廣濟,就在湖北東,長江北。湖北,湖南雖以洞庭湖為界,自古以來就是一家人。廣濟老家,武漢和湖北的幾個城市我都去過,湖南還沒去。我也想看看我們南邊的這個鄰居是個什麽樣子。
  3. 我們不想一次坐十二個鐘頭的高鐵從昆明直接去上海虹橋。長沙正好在中間,六個鍾頭從昆明來,六個鍾頭去上海。太理想了。

我們決定在長沙停留三個晚上。第四天早上十點左右離開長沙去虹橋,下午四點到。在上海還有事情要辦,得多留點時間在那裏才行。

我們的行程就這樣定了。接下來,用手機買高鐵票,訂長沙和上海的旅館,三下兩下,一切都就緒了。

這是舞水,湖南貴州交界懷化市城邊的一條河。好漂亮的名字。懷化是從貴州進湖南後的第一個大城市。其實,太太的老家,武岡,離懷化不遠,只有110公里。

高鐵便當。可以吃但不是什麼特別的號。比較不油。比臺鐵便當要貴一倍。沒有台鐵排骨便當好吃。

還沒有出雲南。難得看到梯田。梯田美雖美,可是真難開發啊。遠處是高速公路。中國的平地不多,千百年來,農民靠自己的雙手和血汗,打出一片天地,救活一方人家。

高鐵一等座坐起來很舒服。位子寬,座位之間有足夠的伸腿空間,還能放一個20寸的行李。再大就要放在機房存放行李的地方。二等座我還沒有坐過。人多,座位比較窄,兩排位子之間也比較窄。商務艙坐過一次,太貴。不值得。每班車只有不到十個商務艙的位子。

這就是湘水。馬上要到湘潭了。它在長沙南邊,快到長沙了。

 

湖南位於洞庭湖之南,故得名。湖南又因湘水由南至北貫穿全境故簡稱”湘”。

Source:Google map

湖南省位於中國中部的長江以南地區。長沙在湖南東部偏北,地處洞庭湖平原的南端。這裏的地形屬於丘陵盆地地帶。長沙東西約230公里,南北寬約88公里。湘水流過長沙,把長沙一分為二。長沙最繁榮的市中心在湘水右岸。整個長沙有一個環城公路環繞著這個七百四十萬人口的二級城市。

Source:Google map

到了長沙,住進了美爵,第一件事就是找個飯館吃晚飯。來到長沙,當然是要吃湖南菜啦。出了旅館面對五一商圈的幾個大樓,往四面一看,哇,選擇實在是太多了。打開點評,選了一家離我們只有五分鐘的“一盞燈”。它的好評很多,四個半燈,菜式也不少,有六個分店,兩千多人留意見,九千多張相片。准沒錯。去看看吧。

美爵旅館還可以。不豪華。乾淨,服務好。小姐客氣的很。地理位置沒話可說。便宜。這一帶就是五一商圈。五一地鐵站就在美爵下面。

這個樂和商場的百貨公司倒不怎麼樣,可是餐館卻有好多:一盞燈,湘小廚,麓湘小鎮,費大廚,壇宗剁椒魚頭,放野烤肉,黃記煌三汁燜鍋,京都日料,等等。還沒走到一盞燈就看到有人已經在排隊了。才五點半而已。真過份了。我們拿了號碼牌,乖乖的等着。我去逛逛。二十分鐘以後,有位子了。

你敢吃嗎?一個大鯉魚頭,在紅辣椒裏面遊着呢。我可不敢。應該是烤出來的。一來,太辣,二來,嚇死人的魚頭。上桌就是這個樣子。湖南人愛這個。這家餐館有很多分店。除了他家,很有其它的也是一個模樣。餐館很大,氣派,客人還不少。

這是剛剛拿出來,馬上就要端到桌子上的兩道魚頭。你要不要也來一個。大小隨你選。我沒去看要多少錢。怎麼搞的,好好的砂鍋魚頭去哪了?

 

我們點了不少菜:豆腐腦湯(¥12),粉蒸(肥的不得了,看不到瘦肉,可是好好吃的)肉(¥46),酸蘿蔔炒肚絲(¥48),紅燒米豆腐(¥28),手撕包菜(¥18)和冰鎮酸梅湯(¥20)。我不多說了。你自己看吧。好吃,便宜,怪不得生意這麼好。我唯一不喜歡的就是每張桌上都鋪着一層透明的塑膠布。收起來快,可是不怎麼美觀。不過,這種價錢,想要鋪一張白桌布應該是要求太多了。菜單上還有很多菜都沒吃過:青椒炒油渣,萵筍片臘肉,豬油拌飯,泡椒辣炒牛肉和鴨掌筋,等等。這怎麼辦?三個晚上,就只能吃三頓晚飯。加上中飯,也只不過六頓。太少了。

好簡單,好好喝。

肥肉比瘦肉多很多。可是好吃的不得了。拌飯吃真香。我們沒敢吃完。不過,他的蒸肉粉沒有我媽媽做的蒸肉粉香。可惜我沒學到。下次再來試試自己做做看。

酸蘿蔔炒肚絲。下飯。不吃辣椒就還可以。

這是長沙有名的米豆腐。以前沒吃過。

找個不辣的才來配。

太好吃了。這麼多餐館,這麼多美食,是不是該多留幾天呢?

吃過飯該走走路了。我們走了一下,在旅館對面的公園下看到 Luckin 咖啡廳。這可不是任何咖啡廳。這是大陸想要取代星巴克(Starbucks)的咖啡廳。我們當然要進去看看。Luckin 店裏沒有菜單,只有一個網路平臺。掃了二維碼,進入網站,開始點你要吃的蛋糕,咖啡或飲料。自己用微信或支付寶付錢,就好了。過了一下,銀幕上顯示出你的號碼。你給店員掃一掃你的付款證明,自己拿咖啡找個位置坐下。沒人理你。沒有店員跟你哈啦。喝完了自己把杯子丟了,拍拍屁股走人。大陸現在已經有2000多家。不知道他們的財報怎麼樣。擴充太快有時候不是一件好事。

Luchin 咖啡。永樂廣場。這兒比路面低一層。上面是一個市立公園。五一地鐵站的一個出口就在這裏。不過公園有點黑。

好一個春風對時雨。樓下還有店子,可是好像沒什麼人。我們沒去。

三,四十個人圍着他,聽他自彈自唱。五一地鐵站出口。晚上九點五十八分了還是這麼熱鬧。查了日曆,那天是禮拜五。怪不得。

那個黑紙碗裏面就是長沙臭豆腐。店員要加辣椒了。這個“廟街美食街”就在美爵下面。晚上十點多了還是這麼熱鬧。

湖南有名的景區少得可憐:橘子洲,嶽麓書院,烈士公園,湖南博物館和摩天輪。想想看,長沙摩天輪都成爲長沙的景點,可見對我們來說,長沙確實沒有幾個值得去的景點。你說是嗎?摩天輪,對不起,怕高。雲霄飛車,太刺激。也不敢坐。

長沙的地理位置優越。它北上岳陽,洞庭湖,進長江,南下衡陽入兩廣,東接江西連萍鄉,西入貴州進雲南,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話說1938年11月抗日戰爭期間,武漢已經淪陷了。武漢的機關,物質,人員和傷兵都聚集到長沙。先前在上海和南京撤退的物質也囤積在長沙。長沙就變成日本空軍的轟炸目標。蔣介石密電命令長沙如果守不住,不能留下任何戰略物質給日軍。預先擬定好計劃是先疏散民眾,然後用藏在長沙各處準備好汽油,等日軍入侵時在市中心放火,其他地方則見機行事。

11月11日,湖南北部的臨湘和岳陽相繼失守,中日兩軍在離長沙200里的新牆河(岳陽南邊)對歭,長沙局勢堪憂。戰場上的電報打到長沙,譯員錯把新牆河譯成離長沙僅有6里的新河(湘江東,長沙市中心北,黃興北路旁)。

長沙民兵自衛隊最先接到這個信息,認為長沙城危在旦夕,還沒有接到指示便在城外放火。城內的警備司令部看到城外火起也在城內把火放起來。結果大火一發不可收拾,可是,救火車裏早已換成了汽油,連想要救火都無計可施。大火延燒了五天,死了三萬人,最後,把長沙燒成了一堆廢墟才結束。長沙城裏,90% 以上的房屋,約五萬六千多戶,完全被燒毀,所有文化古蹟被燒的一乾二淨。這就是長沙的”文夕大火”。起火當天電報的代號是”文”,大火發生在晚上,故名。

Source: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history/6p58bl.html

這是長沙這個數千年的古城沒有文化古蹟的原因之一。

從1939年9月到1944年8月,中國軍隊和入侵的日本軍在長沙一帶進行了四次大規模的攻防保衛拉鋸戰。

第一次長沙會戰也叫湘北會戰(1939年9月-1939年10月)。中國將領利用湘北多湖和多沼澤的地理條件抵制日軍機械部隊的優勢,雙方交火一個月以後,沒有任何戰果。日軍被迫退回新牆河防線。

第二次長沙會戰,1941年9月-1941年10月,日軍企圖殲滅中國駐守在長沙的主力。國民政府的軍隊死傷慘重,節節敗退,長沙一度失守。日軍認為這一次的戰役目的已經達到,自己的損失也不輕,遂退守新牆河。

這兩次打仗,雙方各有輸贏,可是勝敗未分。雖然中國軍隊的死傷人數較多,但是中國在華北與華中戰場節節失利的情況下第一次有效的阻止日軍的推進和侵佔,迫使日軍退守新牆河。在艱苦的八年抗戰中吹出了第一聲勝利的號角,也是一個重要的戰略性的突破。

第三次長沙會戰,1941年12月-1942年1月,是中國在湖南和江西北部擊敗日本的一場重要戰役。此次戰役最主要的戰場就是長沙市湘江東岸的市中心,因為日軍進攻的目的就是要佔領長沙。

日軍靠著優越的火力,飛機的支援,嚴格的訓練和嚴厲的軍紀,經過多次在長沙市內與中國軍隊短兵相接後,仍然無法突破中國軍隊的防衛。最後,在日軍指揮官頻頻犯錯的情況下(未一開始就佔領嶽麓山;後勤部隊被中國將領派兵襲導致日軍彈藥不足;沒想到中國軍隊會從四面圍擊日軍結果在腹背受敵時才下令撤退;以及撤退時還被國軍圍擊,等等錯誤),中國軍隊成功的擊退了日軍,保住了長沙。

日軍在傷亡慘重四面受敵的情況下倉惶的往北撤退。日軍的第六師團是參加南京大屠殺的主力部隊。在這次撤退中,一路先後遭到國軍猛烈的攻擊,死傷不計其數。日軍棄械逃亡,遺屍遍野,倉促的逃回新牆河防線。撤退中,日軍相繼在撈刀河和汨羅江一帶被我方調遣來的後援軍夾擊,日軍大敗,完全沒有鬥志。

第四次長沙會戰是長衡會戰(1944年5月-1944年8月)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是衡陽保衛戰。這兩次會戰,日本以三十六萬日軍對抗中國的三十萬軍隊。結果長沙和衡陽分別在6月19日和8月8日失守。

這四次大戰,中國出動一百萬人對抗六十六萬入侵的日軍。結果日軍死傷高達十一萬人,而中國也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死傷十三萬人。長沙也因為這四次大戰,幾乎到了片瓦不留的地步。而長沙會戰也令盟軍對中國的軍隊刮目相看,成功的牽制日本大軍,最終贏得八年抗戰的勝利。它也是的中國成爲聯合國五大安理會國之一的重要原因之一。

這就是為什麼長沙沒有景點的原因之二。

我們來長沙旅遊不能不把這一段慘痛的歷史牢記在心。在看到現代的長沙的繁榮和進步之後,我們也不能不佩服中國政府和長沙政府重建長沙的決心和毅力和結果。

我們在長沙的這幾天裏去了以下這幾個景點:

橘子洲
長沙最受歡迎的景點是橘子洲。它是湘水中的一個長長的沙洲,是長沙的一個寶。每年在重要的節日,像五一,十一,過年,中秋,端午,等等,長沙政府會在橘子洲上放煙火,提供長沙市民一個萬民歡樂的機會。煙火二十分鍾,據說非常受歡迎。我們坐地鐵去了橘子洲,延著江邊走了快一個鍾頭。本來要在那裏吃中飯,結果不喜歡那裏的餐館而作罷。在這個沙洲的北邊還有一個毛澤東年輕的塑像。我們沒打算去看。

嶽麓山在湘水橘子洲的西邊。

這就是橘子洲的地圖。我們覺得上面沒什麼可看的。我們在橘子洲地鐵站附近鄒鄒就離開了。

橘子洲河邊面對長沙市中心。

遊湖的大船。湘水中船不多。

橘子洲有不少遊客。2號地鐵在這裏有一站。橘子洲東西不寬可是南北相當長。走一圈還很遠。天熱的很。我們沒有多逛。

買票遊江的人到不少。我們沒興趣。橘子洲也不好玩。走了一下就離開了。

 

坡子街
離開了橘子洲以後,我們繞著湘水走到東面的坡子街。坡子街就在湘水邊,是長沙市的市中心。

其實坡子街離湘水東岸的”杜甫江閣”不遠。當天太陽很大,我們在橘子洲找不到東西吃,肚子很餓就沒去”杜甫江閣“了。杜甫不是長沙人。他祖籍陝西西安,年輕時和李白風騷了幾年。不過他生前並不出名。安史之亂以後,他在官場也不得意,四處流蕩,晚年非常潦倒,常常一家老小沒有飯吃。後來從四川逃難到湖南岳陽,長沙一帶,還曾經寄居於坡子街附近的小西門一帶,最後死在湘水船中。長沙市就在小西門附近修建“杜甫江閣”的來紀念他。

說起坡子街,其實它跟長沙市一樣曾經輝煌過一世、可是,它也有一段令人傷心的歷史。

坡子街已經有1200年了。它位於湘水東岸,地理位置優越,很早就非常繁忙。詩聖杜甫在唐朝全勝時期有“茅齋定王城郭門,藥物楚老漁商市”這樣的句子來形容坡子街。坡子街分上下兩段,下段地勢很陡,故名。坡子街還有一個橫街。三條街各不相同,可是只有幾家是賣吃的。

上坡子街都是銀行,金店,錢莊。它是長沙大名鼎鼎的金融中心。下坡子街大多是藥房,藥材批發和棉布和棉紗的批發商。橫坡子街則專賣木器如木床,木椅等等。

腐敗無能的清朝政府先在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和英國,然後在次年與日本,分別簽訂了”通商行船條约”。光緒三十年,1904年,長沙變成了一個外國商埠。海關就設在小西門那裏。清朝政府還允許外國商鋪進入長沙開業。沒多久,外國銀行就在湘水江岸小西門一帶和坡子街開了十幾家外商銀行,把坡子街已經有幾百年歷史的商業經濟模式打的一塌糊塗,讓這些老字號商家根本無法招架。坡子街的小型手工業和歷經百年的老店都面臨了強大的壓力。

1938年11月,文夕大火,坡子街一夕之間被大火燒的一乾二淨。自此,坡子街銷聲匿跡,盛況不再。長沙會戰時,坡子街也是一個中日兩軍短兵相接,打肉搏戰和巷戰的戰場。

1956年,坡子街各行各業在資本主義的大帽子下被改成公私合營模式,許多百年老牌商鋪就從此消失了。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坡子街商店的老闆和地主被批判,被鬥爭。後來在”破四舊”的大旗下,商店的招牌被拆,店鋪被迫關門。坡子街繁華不再,人去樓空,淒涼的情景深深的印入長沙市民的腦海中。無奈的長沙市民免不了暗地裏感嘆萬分,卻也擋不住坡子街從此變成一個歷史名詞的悽慘命運。

長沙政府在2002年年底決定再蓋一個坡子街。不過,現在的坡子街不是在原坡子街的舊址上重新蓋的。政府要把坡子街昔日的繁榮重新展現在長沙市民眼中,並把新址定在“火宮殿”附近。政府還要把新的坡子街打造成湖南長沙的民俗美食街。

這個新的坡子街沒有斜坡。它很窄,不長,西從湘水邊的湘江中路邊上的大樓開始,東到黃興路步行街為止,東西不到七百公尺。這個坡子街是一個名副其實,大家都很喜歡,出了名的長沙美食街。這種地方,我們怎麼能錯過呢?

長沙最高的大樓,它在黃興路步行街對面。我們是在去坡子街前的路上看到的。

又是一個賣大魚頭的餐館。夠大,夠氣派了吧。再往下走就到坡子街了。

坡子街就在前面。兩邊都是商場,大樓。我們剛剛過魚頭店。

此徐蝦客非彼徐霞客。

坡子街的牌樓。

坡子街有許多家臭豆腐店。火宮殿的臭豆腐很有名,可是我看羅記臭豆腐恐怕更受遊客的歡迎。長沙的臭豆腐是黑顏色的。油炸了以後,配著辣椒醬,醬油,香料,醋和蔥花吃。我們以前在武漢吃過,可是我們都不喜歡。一來它沒有臺灣的臭豆腐好吃,二來,它的顏色是黑的,有點那個,三來,配的料太辣,太鹹,不對我們的胃口,四來,臺灣的臭豆腐有酸甜的泡茶配着吃,長沙臭豆腐沒有。最後,黑黑的臭豆腐在黑黑的油裏炸著,也不知道已經用了幾天了。應該不太健康吧。不過,羅記門口排隊的人倒是不少。

你仔細看,左邊後面排隊很多的就是羅記臭豆腐。當然,這些都是遊客慕名而來。我們沒去排隊。等的太久了。我看羅記的跟我們在別家買的樣子差不多。

黑黑的長沙臭豆腐。黑豆腐,紅辣椒,碧綠的青蔥。看起來還不錯。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臺灣的臭豆腐。

我是吃不下了,不然也會買一張來吃。好香。

這下面的幾張相片都是在坡子街照的。

除了臭豆腐,這一路上還有很多兩三坪大小的小吃攤子,也有不少堂吃的正式餐館。光是賣小龍蝦的就有好幾家。火宮殿邊上有一個好大的露天食堂。裏面擠滿了吃小龍蝦的客人。那種排場真叫人瞠目結舌,歎為觀止。

十幾張大桌在廣場上一擺著。每個桌子都坐滿了人。外面還有人排隊等著進來。每張桌子上都鋪著一疊透明的塑膠布。一大盆大紅顏色的小龍蝦堆的高高的。旁邊放著一,兩碗大紅顏色的蘸醬。吃完的殼在碗的另外一邊,也堆成一個小山。不能吃的辣椒,胡椒,花椒,蔥和香辛料在中間也堆成一個小丘。

吃小龍蝦的客人脖子上掛著一個圍兜,手上戴著兩個薄薄的,透明,便宜的塑膠手套。額頭上冒著一粒一粒的汗珠,嘴上抹上了一層辣油。兩隻手扳開一隻小龍蝦的頭,左右開弓,一邊吸龍蝦腦袋裏面的汁,一面吃右手裏的龍蝦肉。每個人埋頭苦幹,吃的是暗無天日,直呼過癮。

我在路易斯安那州吃過小龍蝦。一個大大的鍋裏,裝了半鍋已經刷洗乾凈的小龍蝦。加上幾片 bay leaves,幾個洋蔥,幾根芹菜,兩個帶皮的蒜頭,幾個玉米,紅皮馬鈴薯,螃蟹,蝦子。把鍋加水到八分滿,再加一,兩包 Old Bay Seasoning。大火煮開後十五到二十分鐘。

小龍蝦煮熟了以後,在野餐桌上鋪了幾張舊報紙,把煮好的東西全都撈出來堆在報紙上。再撒上一層 Old Bay,開幾瓶冰涼的啤酒,六,七個人就天南地北亂蓋一通,吃將起來。如果嫌少,加十幾個香菇和路易斯安那最有名的 Andouille 香腸一起煮那就再好不過了。Wow,做窮學生偶爾有這種享受簡直跟做神仙一樣。

Well,三個鍾頭以後,小龍蝦吃完了。十幾瓶啤酒也喝個精光。酒足飯飽,話也說不清楚,一面怪舌頭打結,一面說我沒有醉。大家抹抹嘴,胡亂的收了一收,個個都呼呼大睡夢周公去了。不過,crawfish 有土味,個子不大,肉不多,膽固醇還特高。那時候沒有人提膽固醇,我們又年輕,也不知道”死”是什麼。誰都不在乎,根本不怕。吃的過癮,喝的爽快就好了。有個吧女孩子一起來混吃混喝那就更有的搞頭了。

唉,以前的歡樂時光,如曇花一現。如今小龍蝦去野餐桌空,我們早就不敢吃小龍蝦了。

大陸的小龍蝦,我們就更沒興趣了。

除了小龍蝦,坡子街還有其他的美食:四川擔擔面,上海蟹黃包,雲南過橋米線,北京片皮烤鴨,天津狗不理包子、四川重慶小面,新疆孜然牛肉,各種波霸奶茶,飲料,各式各樣,應有盡有。

不過坡子街上最熱鬧的就是”火宮殿”了。我相信,每一個來長沙旅遊的一定會來”火宮殿”見識見識,好像你沒來”火宮殿”大吃一頓就好像沒來過長沙一樣。

明清以來,荊州,湘水一帶人民有祭祀火神的習俗,所以此地建有有火神廟。長沙火宫殿供奉火神,是明朝萬歷年間,約442年前,蓋的。1938年,文夕大火把它燒的一乾二凈。1941年重修,恢復了火神廟。廟口附近蓋了許多簡陋的民房,三教九流之輩在此雜居共處,開了許多小吃攤子和平民食堂。市井小民奔相走告,大家趨之若鶩,以致火宮殿車水馬龍,盛況空前。

1956年中國實行公私合營,成立了火宫殿飲食店。從1941年起,火宮殿經過多次修建逐漸成形。2001年,長沙政府開始用火宮殿做中心打造坡子街美食街。政府和民間籌錢重新修建火神廟,加蓋牌樓,古戲臺和其他的樓臺亭閣。坡子街在2002年2月完工。如今,火宮殿除了有飲食店以外,它的火神廟和財神廟也吸引不少信徒。中國有不少名人來過這裏吃飯,外國媒體也來這裏訪問,外國餐館也來火宮殿取經。最近火宮殿被列為長沙五星級的餐館。

火宮殿的臭豆腐

臭豆腐的配料

臭豆腐巧克力冰棒。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不敢吃。

火宮殿的平民飯堂。火宮殿好像還有一個餐廳。我沒注意。可能在樓上。我們並不想在這裏吃飯。

火宮殿其它點心。

火宮殿大門。火神廟,戲臺和幾個樓閣在裏面。地方還不小。

火宮殿的氣派還不小。

火宮殿裏面陳列做臭豆腐的罈子。

戲臺

這些當地的民衆在這裏等電影看。

火宮殿著名的小吃包括:臭豆腐,糖油粑粑,鴨舌,豬血,豬腳和涼拌腰花等。這些都是長沙市民和遊客喜歡的東西。可是,這裏人太多,有點亂糟糟的感覺。我們在火神廟和其他幾個閣樓看了一圈,見識了火宮殿的場面就離開了。

單獨一個坡子街就跟台北的寧夏夜市和臺灣許多夜市一樣:直筒筒的一條街,從街頭到街尾,吃一趟,逛一圈就沒了。坡子街不一樣。你走完了坡子街,就到新潮派的黃興路步行街。從黃興路步行街再往北走,就是解放西路酒吧街,國金中心。再兩個街口以後就是五一商圈的地盤,那又是另一番景色。

不過要離開坡子街以前,我們必須提一提伍厚德堂。

我們選坡子街上面的伍厚德堂吃晚飯因為我們要吃道道地地的湖南菜。伍厚德堂是一個中西合璧,風雅,美觀的湘菜餐館。它有兩層樓,一個大廳,許多包廂和一個小天井。它有民國初年磚牆黑瓦的建築風格,有自己單獨的庭院和停車場。它離嘈雜的火宮殿至少有兩百公尺,所以周遭很安靜。它也在點評上頗受好評。

最難得的是,伍厚德堂有正宗的長沙家常菜,特色湖南小吃和日常點心。可謂是鹹淡辛辣,老少咸宜,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特色菜品有蜜汁牛腩、蝦球配香芒醬,古法粉蒸肉,糖餃子,孜然寸骨,酸冬瓜米豆腐。粉蒸肉和米豆腐我們吃過了。那就換一些其它的菜吧。

我們叫了:糖醋松鼠魚(¥79),有機花菜(39),辣椒炒肉(¥46),豬油拌飯(¥8),蔥油粑粑(¥9)和一斤十年女兒紅(¥98)。其它幾個想叫卻沒有肚子吃的包括:黃鴨叫、毛家紅燒肉、四方坪土雞、潭州瓦罐等等。

豬油飯。還可以。不過,沒有我以前在家裏吃的香。媽媽買肥肉回來炸豬油。我在邊上幫忙。豬油炸好了,把豬油渣撈出來。我就舀了一瓢熱滾滾豬油放在剛剛出鍋的一碗白飯裏。拌醬油或者拌白糖都好吃。我喜歡拌白糖吃。白碗。白飯,白糖,亮晶晶一粒一粒的白米飯,說多好吃,就有多好吃。至今都忘不了。五十幾,六十年前,我們在臺灣的生活清苦,十幾歲的孩子,有一碗豬油拌飯吃就滿足了。如今的孩子那裏知道什麼是苦啊!當然,我們的生活比我爸爸媽媽那一代也有天壤之別。天上有飛機丟炸彈的日子我們是不敢想象的。

刀工不錯。我切不出來。油炸的很脆,也沒有油味。肉細。沒刺。沒鱗。裹的粉不多。顏色金黃。不錯。夠好吃。不過,要是我掌廚,我會再加半鍋鏟的糖,多熬它十幾二十秒。

香。脆。蔥味足。不粘牙。

豬油拌飯,外帶紅辣椒。我覺得豬油加了醬油顏色黑了點。

清脆,不油。爽口。

十年的女兒紅。色深,酒香。酒味濃郁。白顏色的瓷瓶是用來熱女兒紅的。一斤的酒被我們兩個喝個精光。

甜椒配肉片。肉片薄,肥瘦適中。青辣椒帶着甜味,是下酒的好菜。

湖南湘繡名聞四海。

 

吃完飯,再走幾步路就到南北向的黃興路步行街了。這裏又是人擠人,諾大的步行街大部分被年輕的遊客擠的水洩不通。摩肩擦踵,人山人海,走個路能不撞到別人就不錯了。

黃興路當然是紀念革命烈士黃興的。黃興是長沙人,他與許多革命人士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為宗旨在長沙成立華興會。華興會後來與興中會聯合成立了同盟會,而同盟會就是國民黨的前身。黃興是一個革命的執行者,他發動並積極參與許多革命活動。最有名的就是領導黃花崗起義失敗。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成功,民國成立後,黃興還參與聲討袁世凱的運動,最終積勞成疾,在1916年,42歲的時候就去逝了。

黃興街上的黃興紀念銅像。

黃興路步行街跟坡子街那就是一個天南,一個地北,完全兩個極端。坡子街街小巷窄,除了火宮殿那裏特別熱鬧以外,另外一半就有點暗,遊客也不多,因為火宮殿那一頭的餐館把坡子街遊客拉去了一大半。坡子街的中間就開始有點清淡了。

這是坡子街快要到黃興路步行街的交口處。這兩邊全是小吃店。擠都擠不過去。

黃興路步行街街寬燈亮,完全是新潮派的街景。街兩邊高樓大廈,有名的品牌,新潮的櫥窗,精緻的小店,明亮的街燈。什麼樣的衣服,鞋子,皮包和帽子在這裏。只要你有錢,大爺,你要什麼就能買到什麼。步行街上也有餐館,不過大多數是有名有姓,有一定規模的正式餐館和快餐店。

排隊抽黃金。

客官,您老要買幾百兩?我這裏貨真價實,金足,價錢好,信用好。

我覺得,這是長沙市政府規劃成功的地方。坡子街吃完了飯,步行街走走,大百貨公司逛逛街,小商店,咖啡廳,小酒吧,電動玩具,應有盡有。就怕你有錢不花。你有錢,我有的是東西讓你買。

我們在邊上看他們把票輸進算票機。他們一共贏了兩萬五千張。我不知道他們可以換回什麼東西。

下面是到國金中心的地下道。和黃興路地鐵站相連。

這就是長沙的國金中心。一棟有95層,另外一棟有63層。國金中心地理位置極佳:黃興路步行街在南,五一廣場在北。它對面是王府井百貨店。長沙的酒吧街,解放西路,就在國金中心南邊。它是長沙的地標。裏面有美食節,餐館,電影院和商場。大樓的絕大部分是辦公室。

電玩地下室。

玩的人少。看的人多。好熱鬧。右邊是一大片電動玩具。

他們兩個玩電玩玩的興起,在電踏板上跳起火豔的街舞來了。

越來越精彩了。

想喝酒?我們去邊上的解放西路。這裏是酒吧一條街,大大小小酒吧大概有十幾家吧。啤酒,雞尾酒,外國酒,白酒,紅酒,什麽酒都有。樂隊,唱歌?你聽聲音夠不夠大?清吧,這裏也有好幾個。你可以靜靜的喝酒,聽歌手唱歌。我們先頭吃晚飯在伍厚德堂已經喝過酒了。解放西路就免了吧。

玩夠了,錢沒了,太太或女朋友沒勁,累了,那我們打個的或者叫個滴滴打滴回旅館。要不然五一地鐵站就在邊上。實在是方便極了。

前面就是五一廣場了。我們的酒店就在那。

十點多了。百貨公司的商場都打烊了。明天去嶽麓山,去遊四大書院之一的嶽麓書院。

嶽麓書院
嶽麓書院在嶽麓山的東南邊。從這裏下了山出了大門就是湖南大學。嶽麓書院是北宋時期當時的湖南太守朱洞在嶽麓山修建的。到現在有一千兩百年的歷史,它也是湖南大學的前身。

嶽麓山大門

嶽麓山風景。右邊是北邊。湘水在圖的下面

國金中心的兩個大樓就在湘水對面。

1952年重建的愛晚亭。那幾個字是毛澤東寫的。裏面有毛澤東的沁園春。長沙横匾一幅。

嶽麓書院曾經多次被戰亂損毀,好在也多次得以重建。書院的校舍規模龐大,來此講學的名人和學習的人數眾多,一直都是瀟湘一帶的的文化中心,很早就贏得了”瀟湘洙泗”的美名,也是中國四大書院之一。(孔子教學於洙泗二水之間,是孔子教育英才的代稱)。

跟嶽麓書院有關系的有名人物包括:朱熹,張栻,王陽明,曾國藩,郭嵩燾,左宗棠,譚嗣同,梁啟超,蔡鍔,等等。毛澤東也曾經在嶽麓書院住過。他在這一帶搞革命活動。

我們本來要坐纜車上去嶽麓山的。可是,纜車壞了,好在有電瓶車代步,省了我們許多精力和汗水。坐到山上的電瓶車站以後還需要爬山半個鍾頭才能走到嶽麓書院後面的愛晚亭。下了愛晚亭就是書院的後門。一進書院就能體會到那散佈在校園和學堂裏濃郁的書卷味。想到千百年以來,這麽多有名的學者和思想家在這裏教學,論道,討論國家大事,鑽研儒家思想,探討人生哲理,我免不了感嘆萬分。這一次能親自來這裏參觀,緬懷先人對中國傳統文化做出的貢獻,實在是不虛此行。

從後面的嶽麓山進書院已經快三個半鍾頭了。看看手機已經快五點半了。嶽麓書院馬上就要關門了。

出了書院大門,轉個彎就看到湖南大學的校舍,辦公室,教室和運動場。一個個年輕的學子走在我們的身邊。有的下了課準備回家。有的拿著藍球要去體育場。有的推著腳踏車,趕著去跟女朋友見面。有的下了課要去吃飯。我們也打算坐出租車回五一廣場。雖然湖南大學附近在地圖上有一個地鐵站,可是我以為它還沒有通車。走到校門口那裏竟然看到地鐵站的大門是開的。原來今天地鐵第一天試營。過幾天才正式開始。全新的地鐵站,全新的地鐵車廂,全新的賣票機器,我們欣然接受這個沒想到的機會。很快就到了五一廣場,結束了今天的長沙游。

這是後門。

這是前面的大門。

湖南大學的學生在這裏照畢業照。他們可能是在嶽麓書院念過書,做過研究的學子。

要是能做到這幾點那不考個進士才不怪。

 

明天去湖南博物館。

烈士公園
烈士公園也是熱門的觀光景點。我們去湖南博物館的路上,經過這裏。據我們的司機說,這是朱鎔基的老爺子在民國初期的後花園。朱鎔基是朱元璋的直系後代,家裏有錢的不得了。解放後他們家的花園充公了。我們經過它的南門,沒有打算進去。也沒照相。

湖南博物館
想要瞭解湖南,當然要從湖南博物館開始。我們九點多離開旅館,差不多九點半過一點就到了。一下車就看到許多旅行團的遊客在門口排隊準備進去。好在散客不多,沒什麽人排隊拿票。旅行團倒是來的早,自由行的沒幾個。

這裏是省營單位,可以免費參觀,可是還是要排隊拿票。到了窗口才知道拿臺胞證的要在一號窗口取票。裏面的大媽拿了我們的臺胞證東看看西看看,大概最近來長沙的臺灣遊客屈指可數吧。她笑著說歡迎臺灣同胞,給了我們兩張票,然後還說進去的時候服務員可能會看我們的臺胞證,因為我們拿的是老人票。我們早就知道,也早已經習慣了。說了聲謝謝就去博物館大門口。結果查票員連看都沒看就叫我們進去了。

一進博物館裏面,遊客比外面的還多,顯然他們在博物館一開門就到了。我們跟著一個講解員去博物館不同的展示廳聽她告訴博物館的寶貝:最主要的是有兩千年歷史的”馬王堆漢墓”,”馬王堆不腐女屍”,”帛畫”和”直裾素紗襌衣”。我其實不是來看這個的。我是來看湖南人的。既來之,就聽一聽吧。

 

 

湖南省博物館有不少“馬王堆漢墓”出土文物;包括載有政治,經濟,哲學,歷史,天文,地理和醫學的帛書。湖南本地出土的青銅器也在館內陳列。

導遊說:”馬王堆”是一個地方。它在長沙是東邊,離五一地鐵站只有六公里。1950年代時期就已經知道“馬王堆”的兩個土堆是漢朝時期的墳墓。1971年底,工人在“馬王堆”附近挖防空洞的時候不時的挖出“鬼火”。當時,許多博物館的員工都被下放到鄉下,館內人手不足。於是博物館就徵召了許多學生來幫忙挖掘古物。經過兩個月的籌劃以後正式開始挖掘。1972年4月初,挖出了一個棺槨,並把它運到博物館。棺槨一共有四層。第四層的棺蓋上有一個”帛畫”,(帛:白布也)棺木裏面有一個保存完好的女屍。這個兩千多年的女屍形態完整,有骨,有皮,有肉,全身肌肉潤澤,有些關節還可以活動,幾乎跟剛剛死去的屍體相似。後來經過考證,這具屍體是長沙國丞相利倉妻子的屍體。這個屍體已經有兩千兩百年的歷史了。

這是馬王堆的第一號墓。

從1973年到1974年,博物館又對二號和三號墓進行挖掘。在這三次的挖掘當中,還發現了許多價值很高的古物數千件:例如,”易經“和”老子“帛書等等,都一併在博物館裏面輪流展出。

除了馬王堆的古物以外,博物館還有許多商朝和周朝的青銅古器,如四羊方尊,人面紋方鼎,皿天全方罍和銅製兵器。岳陽一帶就是許多銅器出土的地方。

長沙一遊獲利良多。我們在長沙的三天只能走馬看花的把幾個重要的景點走了一遍。橘子洲雖是網路上第一名的景點,但是我們更喜歡湖南博物館。它讓我們對湖南有了一點最起碼的認識。中國有許多名人是湖南人:曾國藩,左宗棠,黃興,蔡鍔,毛澤東,劉少奇和胡耀邦等等。他們對中華民國,中國,臺灣,我們和大陸同胞有非常大的影響力。這些事我們記載心裏就可以了。

這一次來到長沙實際只有三個晚上,兩個半天。我們匆匆的來,匆匆的去。不過,我們湖南的土地踏上了,湖南的美食吃到了,湖南的景色看到了,長沙的近代歷史我們也聽到了。還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個兩千年都不朽的女屍。夠精彩了。

不虛此行。明天早上坐高鐵去上海。假期快結束了,也有點想家了。不過,我們的家就是我們兩個在的地方。臺灣只不過是我們現在歇腳的地方罷了。

寫到這裏,我不禁要問我自己:”何處是我家?“

罷了。好好的,怎麼一下子這麼傷感幹什麼?

台北迪化街二段 July 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
add a comment

我們去台北迪化街找一家賣外國食品和葡萄酒的商店。雖然從網站上的相片看起來它的擺設很整齊,賣的東西很齊全,它還有一款西班牙的白酒我們很喜歡,可是它的網站上沒有。我決定去看看。我們到了那裏才知道他們沒有門市部,沒有葡萄酒,更沒有我想要的西班牙白葡萄酒。失望之餘,我們決定去辦年貨的迪化街走走。雖然路有點遠,對我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走啊,走啊的,我們竟然發現了一段我們不知道的迪化街。

這就是臺北的迪化街二段。

猛一看,這裏還滿整齊的。兩層樓的紅磚牆,華燈初上的店面,整整齊齊的摩托車,不算太窄的單行道。誰知道,細看之下就破綻百出。街邊有電線和電線杆。前面有高架公路。有的商店它的騎樓一半被隔起來了。不能走。許多店子根本不開門做生意。剩下來的幾家在那裏掙扎著。六點剛剛到就關門大吉,少付點工資吧了。大概台北市政府也沒有辦法把電線杆子埋在地下。太花錢了。台北市政府不是很有錢嗎?臺灣不是很有錢嗎?錢去那裏了?真奇怪。對了,還有一邊沒照到。等等再下結論吧。

迪化街二段還有這種爛尾樓。它的對面就是一個看起來還不錯,名叫李亭香,的糕餅店。真是搞他不過。房子蓋到一大半,竟然停下來讓它懸在那裏十幾,甚至幾十年。買房子的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放進去的錢全泡湯了。房子還不知道是誰的,實在是無法想象。留下來的爛攤子,政府竟然能讓它成為城市的瘡疤,擺在那裏給大家看。對不起,我真是搞不懂。是政府無能?是法律不健全?是DA不敢碰?是法院無能為力?是奸商把錢吞了?是技術上有問題?這種東西像是一個發達,法治的國家應該有的嗎?

臺灣到處都有這種街道:一邊整整齊齊,一邊烏七八糟。一邊兩,三層高,一邊十幾,二十層高。招牌這一個,那一個。有的高,有的矮。這一間有個冷氣機,那一層多個架子。什麼樣的規格都有。房子外面髒了,沒人管。房子舊了,讓它去。黃昏將至,仍然看的不順眼。臺灣是不是沒有zoning 的觀念。回收垃圾的,資源回收公司,可以在餐館或住家邊上。洗車場可以在房子下面。這就是臺灣吧。花巷跟以前一樣。

你看這個街角多不對稱啊!君不見爛尾樓在此,這家糕餅店也敢在這裏開店。佩服,佩服。

各種不同的咖啡。

這個店面還可以。1 out of 4 corners,還有三個街口要整理呢。其實它的對面那間賣臺灣點心的還不錯。

你認得些刀子是幹嘛用的嗎?從上面第二排的前面那四把刀子是幹嘛的?你知道嗎?第三排的是鋤頭。

台北的年貨大街是迪化街一段。從這裏往北走,就是迪化街二段。在迪化街二段短短的幾百公尺之中,我們發現了好幾家很雅緻的小店,安靜的咖啡廳和很有特色的小餐館。這裏的建築風格跟迪化街類似,這幾家小店像是年輕人開的,因為它散發出文藝的氣息,典雅的佈置和懷古的味道。

我們在迪化街二段看到幾家賣茶的茶館,兩家咖啡廳和一些賣南北雜貨的店鋪。我們選了一家看起來比較正式的咖啡廳喝了咖啡。可是他們只賣咖啡,不賣甜點。看店的姑娘,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老闆,跟我說,我們下次來可以自己帶蛋糕或小點心。她指著對面的糕餅店說他們有很多客人就在對面買了小點心然後來我們這裏喝咖啡。說不定我下次也如法炮製一番。你說可好?

牆上的木頭裝飾很特別。

這家店賣的是精緻,可愛又好吃的小糕餅。美麗的包裝,精巧的設計,和諧的顏色,不便宜的價錢。我們買了一些糕餅。快打烊了,還有另外一對年輕的男女客人。

衣索比亞咖啡。那杯小杯的是冰的咖啡。

拿鐵是也。小盤子裏面的是臺灣的醃桃子。

這家咖啡廳叫孵咖啡洋行。

菜單有好幾頁。那幾個各種顏色的小壺好可愛。那個瓷器的小茶杯是用來送賬單的。

外面的菜單。

鳳梨酥。老滋味。心風貌。

各式各樣的小點心。

絲瓜筋。不過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長的絲瓜筋。

小的可愛。

這種秤很久沒看過了。

可以試一試。下次有機會來吃一次。左邊的是啤酒吧?怎麼有這麼多氣泡在上面?

沒幾家麪館能跟這家的外表相比。

鹽館的歷史。

這家餐館的名字加鯉魚。有意思。

臺灣現在還有這種店子。

好可愛的小盤子。手工好精細。

各式各樣的木頭魚製品和竹子做的籃子和器皿。

機會我們會再去一次,去試一試改良版的台式下午茶,嘗一下精緻的現代麪條,體驗一下舊臺灣的古早味和發掘年輕人創新的精神。英文有個字叫 ”serendipity”。 這跟中國話”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要找的沒找到,我們沒想到的卻在無意間出現。緣份吧。

Trump the American president in training July 5, 2019

Posted by hslu in 特朗普, 美國, Trump, U.S. Foreign Policy, 川普.
Tags: , ,
add a comment

Trump’s Foreign Policy Enters Its Third Phase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9/07/trump-tries-to-fix-his-foreign-policy-without-bolton/593284/

Source: The Atlantic

Quote:“Foreign governments now know what makes Trump tick. Pyongyang, Moscow, Beijing, Tehran, and others are no doubt taking copious notes. ”

The analysis of Trump the person makes sense to m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