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從沒見過的臘腸樹 September 29,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wan, 林口.
Tags: ,
add a comment

讓這幾張相片告訴你這種奇怪的大樹和臘腸吧!

看到樹上掛的臘腸了吧。對面有一個大洞的樓房是林口的民視大樓。

這一排都是臘腸樹。它在文化一路上。

這些臘腸不能吃。不知道長了這麽大,這麽多給誰吃。

美國窮的很 September 26, 2018

Posted by hslu in 美國, Economics, jobs.
Tags: ,
add a comment

你覺得美國人很有錢吧。你看看這個標題,你覺得如何?

答案:40%。是的。美國有 40% 的成人,窮到連在銀行裏竟然沒有 $400 的存款。這是一個富有的國家應該有的現象嗎?

這些美國人還算不上是月光族。他們不但月光,還要靠信用卡賒賬過日子。別以為美國的平均收入很高,美國的錢大部分在有錢人的手裏。

這些 40% 的人在美國經濟情況這麽好的時候都這麽可憐,等美國經濟開始下滑的時候,他們就變成伸手黨了。美國的中產階級薪水看起來不少,一大部分都被政府借去當福利發出去了。

我還真不騙你,一般來說,美國人比外國人懶,比亞洲人笨,不會唸書,不肯上進,英文,數學,科學都不行。上班遲到,下班提前,動不動就請假不來上班。一點都沒有競爭力。Globalization 讓美國享受了幾十年的低物價的好日子。可是,隨著資金不留在美國,工廠搬到國外,好的工作機會去國外,美國已經轉變成一個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體系了。

請問,靠端盤子過日子,那來 $400 存銀行呢?

可悲啊,可歎啊。

不過,年輕的一代,那些在 1980 以後出生的孩子,也就是 Millennials 這一代,經過了2000 年的網路泡沫和 2009 的世界財政危機,好像變的比較保守,比較踏實,不喜歡奢侈的生活,不喜歡浪費的日子,不怎麽冒險,據說連離婚的都比較少了。說不定,美國還是有一點希望吧。不過年齡老化,這些下一代的人揹負的包袱實在太重。美國政府的債務和他們自己的債務,會壓得他們抬不起頭的。

可悲啊。可嘆啊。

$400

bb

The entire world is laughing at Trump and America September 25, 2018

Posted by hslu in Trump, U.S. Foreign Policy.
Tags: ,
add a comment

.

http://flip.it/GYCNJE

Trump is a joke. America is a laughingstock of the world.

Kind like feeding cows September 25, 2018

Posted by hslu in Food,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
add a comment

We’ve heard of Ichiran Ramen (一蘭拉麪) and knew the restaurant has been a favourite among

I was stunned when we were shown to our seats in section 5 of the famous Ichiran Ramen (一蘭拉麪) in Taipei not dissimilar to the ones in the picture below.

Ichiran Ramen is quite famous, I was told, because customers in Japan have to wait for hours just to have a bowl of noodles at any of its stores.

Ichiran’s noodles weren’t exactly cheap: $288 NTD for a bowl of ramen, about 20% more than comparable ramen noodles sold in Taipei. Anything extra would cost you more money. What seemed extremely outrageous to me was the listing price for extra green onion: $30 NTD, about $1 USD, for a handful of finely chopped green onions.

Minced garlic: $38 NTD. Vinegar: $38. 坑人。

After I walked up to my seat, no. 45, it further confirmed my fear: all of us were just cows waiting for our daily rations at a fancy feedlot in one of the most expensive sections in Taiwan: the Xinyi District of Taipei. Taipei 101 is in the Xinyi District.

This was my slot #46.. The slot isn’t much wider than my shoulders

 

My slot had a ~15″ x ~20″ opening but the top half of the hole was covered by a cheap rolling bamboo screen. All slots were separated by 15″ tall, about 1″ thick dividers made of composite wood and covered with cheap veneer. The tight space gave me the uneasy feeling that I was being treated like a cow and all customers were boxed in our slots just like these cows in the picture here.

Cows are having their lunch just like Ichiran’s customers eating their noodles.

.

This is where our waiters and waitresses work between two rows of seats. They took our orders, control the position of the wood screens and deliver bowls of noodles to customers. Kitchen was about 8′ to his left. I saw two servers working in a space not much wider than 4′.

We came at a little before 2 PM. That’s why there isn’t a line waiting outside of the frpont door.

 

After a customer’s noodles was served, the rolling bamboo screen was lowered down.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customer and the server was then terminated.

Our waiter gave us a plastic cup for water, an order sheet to tell the kitchen how we wanted our bowl of noodles made. Ichiran only sells one kind of noodle. You get to choose how spicy and how salty you want the broth to be; how firm for your noodles and whether you want more noodles, eggs, broth or green onions.

Imaging a line of 20 people lowering their heads and eat their noodles away There isn’t a place for your bag or backpack. Keep your baseball cap on because we don’t have room for it

It seemed to me that all customers were encouraged to eat their noodles alone. Once you got your noodles, interaction between you and your server was no longer necessary. Conversation with your friends weren’t encouraged. Ichiran wanted you ate your noodles, paid on your way out and yielded your slot to the next cow, sorry, customer as soon as possible.

Ichiran’s ramen broth was made from many hours of slow cooking of pork leg bones, rich in taste and quite thick in consistency.
broth, seasoning, noodles, and toppings — with respect to our obsession but with a bit of grace and ease.meat and eggs help make the bowl a meal, but they’re not where we’ll put our efforts in this recipe. Here, we’re concentrating on a richly flavored chicken broth and selecting the best noodles.

rich soup broth, in that it uses bones and aromatics to make a base for noodles and toppings. The mos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ramen broth and plain stock is the two-part flavoring system. Kombu and dried shiitake mushrooms enhance the broth while it cooks, giving the broth an earthy taste unlike other broths.

The second addition to ramen broth is a system of flavoring known as tare. Tare is a mixture of intensely flavorful liquids or pastes that are added to the ramen broth just before serving. The most basic is a 50/50 mixture of soy sauce and mirin. Some are made with miso or include chili pastes.

For a restaurant-quality bowl of ramen anytime, keep kombu and dried shiitakes on hand for enhancing even homemade broth. Ditto for soy sauce and mirin. You may also want to keep pickled bamboo shoots and nori on hand for ramen enhancements.

Beer with green tea powder. $148 NTD, about $5 USD. Terrible. Yucky.

So little noodles: you’ll definitely go away hungry. Extra noodles: $48 NTD.

Bland。 Lack of sugar。Don‘t waste your money。

I will never go back to Ichiran. Ever. You shouldn’t either.

朝鮮味,台北東區 September 24, 2018

Posted by hslu in 美食, Food, Restaurants, Taipei, 台灣, 台北.
Tags: , , ,
add a comment

我們去台北辦事,在東區找到這一家餐館吃晚飯。我們在臺北吃過幾家韓國餐館,沒有一家我們喜歡。這一家的招牌是四,五十種小菜吃到飽。聽起來還不錯,去試一試看看。

我們拿了十四種小菜,叫了石鍋飯,海鮮豆腐煲和海鮮煎餅。

石鍋飯很好吃。石鍋燙,料足,肉片香,配菜棒,鍋巴焦,味道正宗。

海鮮豆腐煲不好吃。完全沒有韓國味。就跟普通的海鮮鍋一樣,沒有什麼特別。

海鮮煎餅奇差無比。我覺得他們用的是低筋麪粉,煎的不好,吃起來就是不對勁。

小菜算是不錯的,不過都是素菜,沒有小魚,沒有魷魚。都是便宜的東西。

Islam and America September 23, 2018

Posted by hslu in 特朗普, Islam, Middle East, Muslim, Trump, U.S. Foreign Policy.
Tags: , ,
add a comment

https://townhall.com/columnists/admjamesalyons/2018/09/23/what-will-it-take-to-wake-up-america-n2521295

Townhall

About 16 years ago when I was still in Virginia, I met a customer of mine who gave me a book discussing the very same thing this article is addressing. He was the author of that book.
 
I read the 400+ page book and was intrigued by the facts presented by him after considerable research. We became friends and he would come to talk to me, sometimes more than an hour, while I was still working. I still have that book but he died a few years later due to cancer.
 
What this article and that book were talking about, imposing Sharia law on American society and American people, I think, was the primary reason why Trump and his neoconservative advisors wanted to impose travel bans on people from seven muslim countries. That matter is still being bogged down in the court.
 
Europe‘s problem, particularly France and Germany, has started with its acceptance of millions of muslim refugees displaced by America’s war against Syria’s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 and America’s intention to impose a new and pro-America government in Syria.
 
Leaders in Europe took these refugees because of PC and it is the people in Europe will pay for that decision.
 
I have no doubt that America is their primary target and they will do their best to infiltrate American schools, civil organizations and local governments.

美國政治的神聖大戰 September 23,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ongress, 特朗普, 美國, Democracy, Election, Obama, Obamacare, Politics, Religion, Social Issues, Trump, US Government, 川普, 民主.
Tags: , , , , , ,
add a comment

許多人都以為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議員或美國總統的選舉是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對立,競爭最激烈,影響最深遠,最有關鍵性的政治鬥爭。

其實,這是一個錯誤的看法。美國最神聖的政治戰場不在衆議院,不在參議院,也不在白宮。它在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

不錯,參議院有 100 個參議員,每隔兩年有三十幾個參議員必須參加選舉。每六年,100 個參議員就要全部參選一次。每隔兩年,眾議院所有的眾議員,435 個,全都要重選。還有,參眾兩院的議員連選得連任,可以一直做到被對手打敗,自願下台,或老死為止,沒有任位期限的限制。美國總統,則是每四年選一次,連選得連任一次。在美國的歷史上,只有在非常時期,美國總統曾經在連任後再繼續做下去的。但是,這不是慣例。

美國的國會立法,編預算,經過總統同意並簽字以後才能生效,成為國家,政府和人民遵守的法律。雖然國會議員的權力很大,但是,通常来说,參眾兩院兩黨席位的多少和兩黨的意識形態是決定法律的性質和內涵的主要因素。

一般來說,少數服從多數是衆議院的常規。席位少的那一黨經常被大黨打的七零八落,抬不起頭,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民主黨當政時如此,共和黨當政的時候還不是如此。通常,兩個黨都同意的提案少之又少:那些無關緊要,雞毛蒜皮的小事,沒有人在乎的提案才能夠得到兩黨的支持。那些重要的,關乎兩黨意識形態的提案則經常是爭的你死我活,沒有妥協的餘地。不過,到最後,那一個黨的票數多,那一黨就會贏。一般來說沒有什麼意外。

參議院就不同了。第一,也是最主要的一個關卡,就是許多提案需要 60 個參議員同意,才有可能被黨領袖提出來討論。第二,任何一個參議員都可以對委員會提出的任何一個提案提出修正,可以用不同的議院會議規則來阻止一個法案的通過。其實,許多法案在提出來辯論以前,私底下不知道已經經過了多少折衝,多少取捨,多少談判,多少籠絡和多少變像的賄賂了。這是美國大衆都知道和不爭的事實。參議員雖然很有權力,不過黨的首領和總統在私底下給他一點好處,多播一些錢給他的州,參議員再公開的做做樣子,大部分都會跟隨黨的領導,乖乖的投下他那一張不太聖神的一票。

總統在公開的場合可以表現的很君子,很文明,很有理性。私底下他卻可能會很殘酷,很骯髒,很可惡,很不道德。在美國兩黨的戰爭裏,總統有他特殊的位置。他可能用他的領導力,厲害的口舌,或者不要臉的伎倆左右他的黨的意識形態。他也可以用棍子和胡蘿蔔去跟議員周旋來爭取他想要的法律。他也可以用罵街罵到你抬不起頭的伎倆使不聽話的議員屈服在他淫威下。他更可以跟流氓地痞一樣威脅議員,讓那些反對他的議員知難而退。這些政治上的謀殺都是經常在華盛頓DC上演的好戲。許多議員爲了選票,爲了能夠連任,爲了大權,爲了未來的影響力,到頭來只能默默的屈服在總統的淫威之下。

美國人只要一提到美國的民主政治,總是沾沾自喜,說美國有全世界最好的憲法,最好的民主政治體系,全名參選,每個人都有神聖的一票。國會立法,議員管錢,總統執行,權力平衡,相互牽制,依法治國,司法獨立。美國人沒事就把這些拿出來當寶一樣耍,好像這是千年奇珍,萬年異寶,從古至今難得一見的東西。

可是,當你看到歐巴馬和民主黨專政,獨裁,佔領了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通過了不可能成功的 ObamaCare,還拼命的把美國往極端左傾自由派的火坑裏推。當你看到民主黨壓制共和黨,你免不了要摸摸頭,眨眨眼,吞一口口水,想一想,然後問一問自己:“難道這就是美國的民主嗎?”如果這種近乎獨裁的政府是民主的代表,那美國標榜的權力平衡和互相牽制的民主政治在那裏呢?

歐巴馬專政八年下來,美國在世界上的地位一落千丈,美國極端右傾的白人保守派被打到體無完膚,潰不成軍。當然,他們對 Obama 和民主黨也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了。這就是為什麼 Trump 能夠在 2016 大選中當上總統,共和黨也拿下參衆兩院多數黨地位的原因。這就是我說的美國白人保守派最後的掙扎。

2017年1月Trump 上臺後,共和黨佔領了總統府和參眾兩院。不過共和黨在參議院只有52票,許多 Trump 想要通過的法案根本無法通過。一直到現在,真正通過重要的法律沒有一個:個人和公司減稅法案。

到了這個地步,如果你仍然認爲美國總統除了軍事,外交和對外貿易有主動權之外並沒什麼實權,那你就錯了。

美國的衆議員和參議員每隔兩年就有幾個舊的走,有幾個新的來。當然,有不少議員能夠連任,在位一坐幾十年的也不少。美國總統四年一換,最多可以做八年。這些議員今天通過的法律,明天新的議會和新的總統有辦法就可以改,可以變,也可以廢除。這四年,美國可以往保守派靠攏。下四年,新的法律可以把美國往自由派的懷裏推。可是,美國總統有一個特殊的權力,它對美國社會的影響比國會對社會的影響要深遠的多,要長久的多。這個權力就是聯邦法院,尤其是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權。

美國的州立法院是美國各州的法院。它們依照美國各州訂下來的法律審理各州的訴訟事宜。與 52 個州的州立法院平行的是美國聯邦法院。聯邦法院管理的是跟聯邦有關的訴訟案件。雖然州立法院跟聯邦法院是分開的系統,但是當州的訴訟事宜跟聯邦法律有關係的時候,這這些訴訟事宜就可以繼續上訴到聯邦法院。

美國的聯邦法院有三級。所有聯邦法院的法官都是由總統提名,由參議院委員會審合,同意,然後又全部參議員投票同意後任命。所有的聯邦法官都是終身任職,也就是說他們可能在位幾十年,一直到他們決定退休爲止。

  1.   聯邦地區法院 – 一共有 94 個,分佈在美國各州。管理州立法院判決後上訴的訴訟事宜。
  2.   聯邦上訴法院 – 一共有 13 個,每個法院有十二個法官。11 個上訴法院分佈在美國各區。華盛頓特區也有一個上訴法院和一個特殊的上訴法院。聯邦上訴法院又叫巡迴上訴法院。聯邦地區法院判決後的訴訟案件,不服的可以上訴到聯邦上訴法院。
  3.   聯邦最高法院 – 位於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有九位大法官。巡迴上訴法院判決後不服的訴訟案件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

聯邦地區法院的法官是聯邦法院系統的下級初審法官。他們階級比較低,事務繁重,管的案件多。他們的前途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被總統提名成爲上訴法院的法官或被總統任命爲聯邦政府司法院的律師或高級官員。

聯邦上訴法院的法官是在全國各地的上訴法院爲保守派或自由派把關,左右上訴案件判決結果的法官。進一步來說,總統提名保守派或自由派的聯邦上訴法院法官爲的是爲了培養將來最高法院大法官鋪路的。因爲,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你爭我奪,強取豪奪,拼的你死我活,最神聖的政治戰場。

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是美國的最後上訴法院。最高法院有九名大法官:一名首席大法官和八名大法官。最高法院從上訴法院接下來的案件都對全美國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這九名大法官決定的法律就是美國定讞的法律。也就是說,有關美國聯邦法律的案件,他們九個人說了算。

如果你想要對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有更進一步的瞭解請看下列網站:

美国聯邦法院: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E%8E%E5%9B%BD%E8%81%94%E9%82%A6%E6%B3%95%E9%99%A2

美国最高法院: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E%8E%E5%9B%BD%E6%9C%80%E9%AB%98%E6%B3%95%E9%99%A2

.

照道理,美國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是萬中挑一的資深法官,是經過精挑細選有經驗,有地位,有名聲的法官。他們對美國的法律應該有獨到的見解,對法律的含義有精闢的認知,對以前的案子有深刻的瞭解。他們應該公正無私,正直不阿,判案時不應該有任何私心,更不應該被個人的政治傾向或意識形態影響判案的結果。美國司法制度經過兩百多年民主政治的考驗想必已經非常成熟了。你可能會相信,美國的九個最高大法官辦案時一定會排除私心,公正的依照法律的真義來判決。

可是,事實並不如此。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是美國政治鬥爭和意識形態肉搏戰最高,最神聖的戰場。

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一直都是最受美國人關切和矚目的大事。一旦被提名以後,這位法官將會受到反對派智庫,名嘴和媒體無情的批評。他(她)的人格,他以前的行爲,他的著作,他判案的歷史和他對美國影響深遠子法律的看法都會被反對派挖出來仔細的研究,批判,攻擊和中傷。而贊成的那一派就會極盡其能的讚揚和吹捧他,還會儘量的去掩蓋他的短處。共和黨和民主黨在聯邦大法官聽證會上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常常使出不入流的招數和方法來增加或減少大法官任命的機會。真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這兩黨的政治鬥爭醜惡異常,因爲被提名的大法官會不會被任命爲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對自由派和保守派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這個原因很簡單:這些最高法院大法官個人的宗教信仰,對社會和人身議題的看法和他們的政治傾向都會影響他們對案件的判斷和判決。而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對上訴法案的判決有決定性,是美國定讞的法律,是很難改變的。這九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判案結果影響深遠,效果長久,牽涉廣泛。這些重要的話題包括:種族,宗教,人權,歧視,墮胎,言論自由,信仰自由,計劃生育,同性戀,同性戀者的權力,死刑,槍支控制,環境保護,人身保護,州 vs 聯邦的權力,平等機會法案,總統的特權,等等。最近的幾個聯邦最高法院決定性的判決有:2000 年 Bush 贏得總統大選,2004 年恐怖分子可以被政府合法拘留,2012 年 Obamacare 的合法化和 2018 年維持 Trump 拒絕數個由穆斯林國家旅客進入美國的決定,等等。

讓我們簡單的看看最近這幾年民主黨和共和黨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鬥爭所使出的伎倆,也就是所謂的 Nuclear Option 吧:

Nuclear Option ,又稱 Constitution Option – 核子選擇或憲法選擇

長期以來,美國參議院對有爭議的議題有一個很重要的條例:需要 60 位參議員同意才能停止該議題的辯論。這個規定是爲了給所有參議員足夠的時間來討論這個重要的議題或對該議題提出修改方案。如果參議院想要修改這個條例,需要超級多數,也就是 67 位參議員同意,才能修改。

Nuclear option 是參議院的一個國會議會程序。用 Nuclear 這個字就是表示這是一個非到不得以才使用的議會程序。如果輕易使用,後果可能會不堪設想。當一個黨使用 Nuclear Option 時,那這個黨只要 51 位參議員同意,不是 67 位,就可以修改這個 ”需要 60 位參議員同意才能停止該議題辯論“的條例了。

這個議會程序一但被某一個黨使用以後,另外一個黨也可以在對該黨有利的情況下使用這個議會程序來停止一個議題的討論。簡單的說, Nuclear Option 一經使用就代表任何一個議題只要超過半數的參議員同意就可以通過了。(這是我爲這個 Nuclear Option 所做的簡單解釋。欲知詳情請自己 Google Nuclear Option。)

  • 2013 年 11 月,民主黨是參議院的多數黨。白宮也是民主黨的。Obama 上臺後依照慣例,提名白宮官員和聯邦法官人選讓參議院的司法委員會討論。司法委員會同意後,就由所有參議員投票表決。身爲反對黨,共和黨不斷的運用司法程序來延緩這些人的聽證。民主黨雖然是多數黨,可是它沒有 60 票來停止這些官員和法官在司法委員會裏面的討論,也就沒有辦法讓全部參議員來投票表決這些人的任命與否。民主黨領袖一不做二不休用了 Nuclear Option 來停止這些人員在司法委員會的討論。接下來由民主黨控制的司法委員會投票,移送參議院投票表決。因爲民主黨是多數黨,這些人的任命就輕而易舉的通過了。請注意,Nuclear Option 只能用於白宮人員和聯邦大法官任命的討論。一般的法律是不能用 Nuclear Option 的。
  • 2016 年,保守派大法官 Antonin Scalia 去逝。Obama 身爲自由派的總統,依法可以提名一位偏向自由派的法官來補 Scalia 的缺。可是當時共和黨當道,擁有參議院多數的席位。共和黨的領袖完全拒絕考慮 Obama 的提名,因爲如果 Obama 提名的自由派法官被任命爲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那保守派就幾乎沒有可能推翻他們最在意的法律了:墮胎合法化,也就是著名的 Roe vs. Wade。身爲少數黨的民主黨除了乾瞪眼之外,根本沒有辦法可施。結果,美國最高法院有好幾個月只有8個大法官。
  • 2016 年 11 月,Trump 用保守派的身份被美國的選民選爲美國第 45 任總統。他上臺沒多久就提名保守派法官 Neil Gorsuch 爲最高法官候選人。
  • 2017 年 4 月,共和黨在參衆兩院都是多數黨。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仿照民主黨的伎倆用 Nuclear Option 來輕鬆的通過 Neil Gorsuch 爲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
  • Neil Gorsuch 代替突然去逝的 Antonin Saclia 並沒有引起民主黨太多的反對。他們兩人都是保守派,Gorsuch 的任命並沒有改變聯邦最高法院自由派和保守派長久以來的平衡。民主黨也就沒有太在意共和黨使用的 Nuclear Option 了。當然,民主黨可以說是自作自受,也怪不了別人。再說,他們是少數黨,也只有看着了。
  • 2018 年 7 月 31 日,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Anthony Kennedy 正式退休。Kennedy 大法官在位差幾個月就 30 年。他是一個中間偏右,比較溫和的保守派大法官。他在任內,數次爲 4:4 的重要案件投下決定性的一票。對自由派來說,他最重要的決定就是維持墮胎的 (Roe vs. wade) 合法化。如今 Kennedy 退休,Trump 可以任命一個非常保守的大法官,而這個大法官的任命極有可能會推翻 Roe vs.Wade ,而讓墮胎非法化。這是民主黨和自由派絕對不能忍受的。可是,民主黨在 2013 年,因一時之快用了 Nuclear Option ,現在民主黨眼看就要爲這個決定付出幾乎無法忍受的代價了。
  • 當 Kennedy 大法官一宣佈退休,保守派的智庫就給 Trump 幾個人的名字。這些人之中,任何一個人被任命爲聯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都有可能會推翻 Roe vs. Wade。Trump 最後選了 Kavanaugh,因爲,除了不贊成墮胎合法化以外,Kavanaugh 還認爲總統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一般的法律不能碰他。Kavanaugh 被提名以後,民主黨想盡了辦法,用年輕時性侵,酗酒,說謊來阻止 Kavanaugh 的聽證,可是有多數席位的共和黨運用 Nuclear Option 又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增加了一位非常保守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墮胎合法化,Roe vs. Wade,在美國的日子苦了指日可待了。

除此之外,現任自由派大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今年 85 歲。她說她不會在 Trump 任內退休。可是,如果她健康情況不允許,如果 Trump 連任,如果民主黨不能拿下參議院的多數,那自由派在意識形態的這一場聖戰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還有,自由派大法官 Stephen Breyer 已經 80 歲了。你說他還能熬多久?他如果也在 Trump 任內退休,而民主黨無法拿下參議院的多數,那自由派就徹底的輸了。Roe vs. Wade 就一定會被推翻了。

我舉這些例子就是要指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才是保守派和自由派最重要的神聖戰場。這才是美國意識形態鬥爭的舞臺,也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政治短兵相接,打肉搏戰的壕溝。

不要以爲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個個都公平不阿,都是司法聖人。他們才不是呢。他們判案時,把美國憲法擺在中間,把他們自己的意識形態放在左邊,然後把自己的政治傾向擺在右邊。他們判案是絕對不會只憑他們對憲法的解釋而做決定的。他們會衡量自己的意識形態,參考自己的政治傾向,然後再做他們最後的決定。

很可惜的是,這些大法官的決定通常會增加美國社會的分裂,加深自由派和保守派的鬥爭,凸顯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決裂和長期影響美國人民的生活與選擇。不可謂不重要啊。

.

如果你想要更進一步,更深刻的瞭解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和過去的歷史,請看:

「性侵未遂疑雲」之外,美國大法官任命的「真正戰場」與關鍵原因

2018/10/03侯智元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526&nid=10709

.

話說到這裏,我對此話題膚淺的分析只不過是一個開始,對 Kavanaugh 這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判斷恐怕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也不能當真。不過,這個戰場的戰事還沒有結束。接下來,美國這個最神聖的戰場還有許多仗要打呢。
Kavanaugh 雖然已經被任命爲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這恐怕不是這件事的完結篇。如果期中選舉以後,民主黨拿下衆議院的多數,那他們一定會把 Kavanaugh 聽證的諸多疑點和 FBI 對 Kavanaugh 的調查拿出來做文章。如果民主黨又拿下了參議院的多數,那 Kavanaugh 的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身份恐怕也有會有一點問題。Trump 會不會被彈劾,Trump 會不會連任,Ginsburg 和 Breyer 這兩個大法官能不能支持到下一個自由派的總統進入白宮,都是無法判斷的變數。
不過,我可以大言不慚的斷言,好戲才剛剛開始,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懷舊絲路自由行 – 天山天池 September 23,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Travel, 一帶一路, 中國.
Tags: , , , , , , ,
add a comment

第一眼看到天池就讓我想起加拿大西邊 Alberta 省的 Lake Louise。Lake Louise 在北美落基山山脈的 Banff National Forest 裏面,離我們住過的 Calgary 大概兩個鍾頭的車程。這兩個湖都不大,形狀相同,都是狹長,半月型的湖面,面對崇高的山嶺延伸到遠方的岸邊。Lake Louise 全年都開放,有一個非常宏偉,佔地廣闊,非常高級的旅館叫 Fairmont Chateau Lake Louise。這個旅館是一個用天然花崗石建材製造,仿中古歐洲城堡式的建築物。夏天遊人來此度假,冬天客人來這裏滑雪,許多亞洲人也常常來此。我們很喜歡這裏的景色,來到這裏就有捨不得走的感覺。

天池在烏魯木齊的東邊偏北,離市區大約110公里,中間經過一個不算小的阜康服務區 (Rest Area。天池屬於阜康縣),兩個安檢站和兩個發電廠。在安檢站大家都要下車,皮包都要過X 光機,人都要過金屬探測機,而每個人的身份證都要經過電腦篩檢。我們的臺胞證不在 database 裏面,沒法過電腦,只有經由人工驗證。想必拿臺胞證的人不多,公安拿到我們的臺胞證,用很好奇的眼光看了我們的臺胞證許久,還看了我們幾眼。看什麼看,我們兩個老傢伙,又是漢人,又是臺灣來的,根本沒什麼好查的,你說是不是?坐觀光車到了天山的山腳,大家拿了票,進去以後還要換景區專用的大巴士山上。到天池景區的服務中心開車要轉三十三個彎,一路爬坡要二十幾分鍾。買了門票,進了大門走到天池還要十幾,二十分鐘。沿途有許多攤販賣新疆的特產:葡萄,烤饢,抓飯,涼皮,羊肉串等等。

阜康市有很多這種房子正在興建。這些房子只要¥2000人民幣一平方米:$27 USD/sq ft or $29550 NTD/坪。阜康市很大,就在烏魯木齊東邊。如果你願意去阜康市開業,阜康市有很優厚的條件:三年免稅,免房租,免水電。

新疆有名的烤饢。走在路上就聞到香味。

天池的湖面長三公里多,最寬的地方只有一公里半左右。湖中碧綠的的湖水都是天山山脈上的積雪融化後留下來的。天池風景優美,綠草如茵,鮮艷的花朵在夏天到處綻放,碧綠的湖水襯托著四邊一萬多尺,高聳入雲的天山山脈,形成一個有如世外桃源的景色。天池四周半山的山腰上,有許多筆直的杉樹和松樹。美麗的情景,讓我有心曠神怡,與世無爭的感覺。我們去的那天是個週日,觀光客並不是很多,所有沒有太掃我們的興致。

天山天池的景色。

這可以供多少人吃啊!

福壽觀就在鐵瓦寺的遺址蓋的。

哈薩克人住的氈房內部。這位哈薩克小姐給我們表演哈薩克舞蹈。You一位年輕的男孩彈他們的樂器助興。

我們的導遊姓”啊”,三十來歲,是個漢人。他跟我們說,新疆在1933年發生”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天池所有的廟宇都在那個時候被損壞了。中國政府在1980年開始重建天池景區和景區裏面的廟宇。臺灣的道教信徒在90年代初期還出資稍微的修建天池東北岸半山腰坡地的西王母祖廟。經過政府許多年的努力,出重資重修西王母祖廟,天池景區在2000年才被中國官方認定爲一個國家級的 5A 景區。

雖然天池是一個 5A 景區,可惜的是,據我所知,天池並沒有像樣的旅館,不能跟外國的景區一樣可以在這裏過夜,住在天池湖邊,一面盡情的欣賞湖光山色和大自然的美景,一面享受高級的美食和品嚐新疆香醇的美酒,更不能來去自如開車進出景區。這是中國景區和外國觀光勝地不一樣的地方。大陸的景區,大多都是當地政府和有關係的企業和大機構賺錢的工具,這才有進了景區還非得坐它的大巴士山上的伎倆。中國人多,觀光客素質良莠不齊,還需幾十年,幾個世代的努力才能提高觀光客的素質,真正的創造一個新的大國形象。

天山天池青綠的湖水被四周萬尺的高山環抱著。天池的正對面就是天山山脈東部第一高峰柏格達峰。它的山頂成年積雪,海拔5445公尺,是新疆維吾爾族的聖山,是他們心中的神靈。啊導遊說,天山天池景點十月底,十一月初就不對外開放了,因為冬天大雪紛飛,路上積雪,根本無法開車。冬天封山以後到第二年的四月湖面都是結冰的。一直要等到四月底,五月初才開放。不過,我覺得奇怪,政府可以買剷雪車,清除路上的積雪,這樣就可以跟國外的觀光勝地一樣全年開放了。你說是不是?

雖然天山天池沒有我心裏想象的那麽美好,可是天池有一個很有詩意,很有神秘感的神話故事,引起我心中無盡的遐想和思念。

這個故事被唐朝詩人李商隱的一首七言絕句生動的描繪了出來:

瑤池(唐·李商隱)

瑶池阿母绮窗開, 黄竹歌聲動地哀。

八駿日行三萬里, 穆王何事不重来。

我們都知道,這一首詩有其他更深一層的含義,不過它提到的瑤池就是天池,那個靠著窗戶看著遠方的瑤池阿母就是神話故事《山海經》裏面的西王母,而穆王就是西晉出土的《穆天子傳》裏面的西周周穆王。

西王母祖廟在半山腰。

烤羊肉。只要3分鐘就好了。前面的小盒子是放佐料的:鹽,胡椒和孜然。新疆人用·很多孜然。幾乎什麼菜都有孜然的味道。

這個在民間廣爲流傳,纏綿悱惻的故事是這樣的:

大約三千年前,西周的周穆王于五十五歲的高齡登

基,做了西周的皇帝。雖然他的年紀著實不小了,可是他竟然是西周在位最久的天子:他一口氣做了五十年的皇帝。據史書《穆天子傳,列子》記載,穆天子不理朝政,對他的臣妾也沒有興趣,成天只喜歡遊山玩水。書上說,他請造父駕著八匹駿馬(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驊騮、綠耳)的馬車,請伯夭作嚮導,用了四年的時間(周穆王十三年至十七年)去甘肅,蒙古,陰山,新疆,帕米爾高原,崑崙山和塔里木盆地等等地方轉了一圈,足足走了九萬里 (古時候的里比較短)。

他去崑崙山看到了美貌如花的西王母,送給她許多禮物。西王母情不自禁的對一國之君的穆天子產生了愛慕之情。當穆天子要離開的時候,西王母在天池岸邊擺酒設宴給穆天子踐行。西王母和穆天子對唱情歌,互通款曲,兩人把酒言歡,依依不捨。西王母希望穆天子留下,穆天子說他出外已久,必須回國把國家治理一下,並安撫他的子民。西王母知道沒辦法留他下來,於是她舉杯祝穆天子長壽,希望他再來西域看她。穆天子當時就答應她三年後再回來看西王母。於是,兩人情話綿綿,恨不當年,免不了海枯石爛,地老天荒,非君不嫁,永結同心一番。雙方交換了山盟海誓,兩人淚灑天池以後,穆天子就瀟瀟灑灑的坐著馬車回鎬京(昔長安,現西安)和洛陽了。穆天子的馬車東去以後,哭哭啼啼的西王母只能留在天池。她依窗獨坐,望穿秋水,在天池苦守著那個虛無縹緲的三年之約。

阜康市的一個觀光廣場有一個大牌坊,這是在廣場的圖片。

瑤池相會的浮雕。天山天池在阜康市境內。啊導遊說,去天山天池的旅遊車都要在回程時來這裏轉一圈。阜康市用政府的力量打知名度。 新疆實在太大。地廣人稀。暴亂問題也直接的影響到人民來烏魯木齊的意願。一帶一路真正的開起來以後,中國政府一定會花大筆的資源來進一步的開發新疆,用欣欣向榮的經濟來壓制維吾爾人想要獨立的意願。

當然,三年後穆天子沒有回去,西王母望眼欲穿,傷心欲絕,以為穆天子忘恩負義,留下她默默的在窗前盼望穆天子回心轉意,早早歸來。

唉,他倆雖情投意合,卻有緣無分。時空分離,兩地相思,就算天王之女,能夠長生不老的西王母也沒法改變命運。我們來天池就是來看這個風景如畫,有山有水的人間仙境,順便來此尋找西王母和穆天子吃飯喝酒,唱歌分手的地方。

中午我們在景區內的餐館吃了一餐不怎麼樣的八人套餐,填填肚子而已。飯後先去附近的哈薩克族人住的圓形氈房參觀新疆哈薩克人的日常生活,他們的飲食,歌唱和舞蹈,然後去天池坐船繞湖一週。遠遠的看那半山腰的西王母祖廟,才知道它的大殿很有氣派,大殿的後面,高高在上的還有一個聚仙宮。船停在西王母祖廟的碼頭時,觀光客可以下船去西王母祖廟看看。因為西王母祖廟很高,有幾百個很陡峭的台階要爬,如果要去聚仙樓還要爬的更高。下來以後順著湖邊的棧道走回去還有快一個鍾頭的路要走,我怕趕不回去,就沒有去。

在天池西北邊,六,七百公尺遠的地方有一個福壽觀,它是政府在2007年在鐵瓦寺的遺址上蓋的。我們去天池的時候,它正在整修,不對外開放。可惜了。不過,講到天山天池的鐵瓦寺和西王母祖廟,我們必須說一下道教全真七子中武功最好,修養最高,名氣最大的長春真人。他就是丘處機道長,也就是《射鵰英雄傳》男主角之一,楊康,的師傅。

我們的導遊跟我們說,天山天池是中國道教文化一個非常重要的基地也是中國道教的聖地之一。在網路上,有些網站說丘處機來過天池,爲天池命名,在天池跟成吉思汗討論治理天下的大事,並勸成吉思汗減少殺戮。丘處機還在天池蓋了西王母祖廟和鐵瓦寺。

其實,依據《長春子西遊記》的記載,丘處機沒有來過天池。網路上的說法只是以訛傳訛,不是真的。他更不可能在天池蓋西王母祖廟,也不可能在這裏蓋這個鐵瓦寺。《長春子西遊記》中提到的天池是離新疆伊犁州霍城縣不遠的賽里木湖(蒙古語:”山嵴樑上的湖”,在中國和 Kazakhstan 邊界),不是在天山腳下的這個天池。不過丘處機確實來過新疆,到過天山的山腳,在烏魯木齊一帶遙望與天山的博格達峰並列的三座高峰。他有感而發,說過”三峰並起插雲寒,四壁橫陳繞澗盤”的詩句。

《射鵰英雄傳》裏面的丘處機很年輕,功夫非常了得,可惜沒有教出一個好徒弟。而來西域跟成吉思汗論道的丘處機卻已是七十多歲,已經做了二十年全真教第五任掌門人的老先生了。

元太祖成吉思汗那時候已經五十來歲。常年征戰,四處奔波的鐵木真可能已經感覺到時不我與,身體沒有以前健朗。他身邊的漢人跟他說,丘處機聲望很高,鶴髮童顏,看來是有延年益壽的道行,可以找他來探討長生不死的方法。公元1219年(元太祖14年),成吉思汗下昭要丘處機來跟他見一面。丘處機接旨後欣然接受。他選了十八個弟子跟他一起在1220年從山東的昊天觀出發去參見成吉思汗。他們先到燕京(元朝首都,現北京),可是成吉思汗在西域攻打中亞的花剌子模沙王朝,不可能回燕京。丘處機就在1221年春天帶著弟子從燕京開始西行,一路上講經,傳道,招收信徒,深受人民的愛戴,對道教在中原和西域得以發揚光大有很多的貢獻。丘處機和弟子繞道蒙古,出嘉峪關,經吐魯番,烏魯木齊,伊犁,最後在1222年初夏跟在大雪山(阿富汗境內的興都庫什山,在帕米爾高原上)紮營的成吉思汗見了面。

成吉思汗見到丘處機非常高興,對他禮遇有加,丘處機前後跟成吉思汗征戰,停留了一年左右。他多次進諫,勸成吉思汗敬天愛民,體恤民情,減少殺戮。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雪山論道”。丘處機這一趟萬里西行被他的弟子記錄下來,這就是流傳千古有重要歷史意義的《長春子西遊記》。而丘處機苦勸成吉思汗不要隨便殺戮老百姓也是元朝滅了宋朝以後,漢人沒有被大規模的屠殺的原因之一。清朝的乾隆皇帝還用”一言止殺,始知濟世有奇功”來形容丘處機和成吉思汗”雪山論道”在歷史上的重要性。當然,九百年前,丘處機萬里西遊,沿途對回族人民講道,說法,並留下弟子協助修建座落在蒙古西部的棲霞觀的事蹟都對道教在西域生根,發展,擴大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天山天池的西王母祖廟其實是在乾隆年間蓋的。它規模宏大,信徒眾多,香火鼎盛,是道教在西域的聖地。它多次被毀,又多次重建。1933年在新疆獨立事件中被摧毀殆盡,一直到1992年,臺灣的道教信徒在原西王母祖廟遺址上修建了一座簡單的廟宇。2000年,當地政府招商引資,重建了現今的西王母祖庙,恢復當年的盛況,一直延續至今。

鐵瓦寺是乾隆四十一年建的。該寺用青磚爲墙,以鐵瓦爲頂,故取名爲鐵瓦寺。鐵瓦寺在清朝三次被毀,三次重建。鐵瓦寺也於1933年新疆獨立事件中被燒毀。1946年新疆政府補休,做了一個臨時會館,于右任先生還在這裏住過,寫文章。文化大革命中,鐵瓦寺被拆的一乾二淨,一直到2005年,中國政府在鐵瓦寺原址重建,延用福壽觀之名,重顯鐵瓦寺舊日的輝煌光環。

鐵瓦寺還有一個有趣的傳說:

鐵瓦寺在興建時,工匠在附近找不到300塊整齊,適當的寬大石板做台階,因為天池附近的石頭易碎,完全不適合做上山用的台階。丘處機於是找他道觀的弟子從山東運了三百塊石階來天池。他還說如果每日能上一百個台階,那你就可以延年益壽,長命百歲;兩百個台階則健步如飛,身輕如燕。要是你能每天走三百個台階,那離騰雲駕霧,羽化成仙不遠矣。

有機會,你不妨試試。每天爬三百個台階看看你行不行。你如果能持之以恆,三年後說不定真的能長生不老了。

至此,我們天山天池的懷舊之旅告一段落。大家驅車回烏魯木齊,結束了一天疲倦不堪的旅程。西王母娘娘沒有看到,穆天子也不見蹤影,只有天池秀麗的湖光山色和丘處機的仙風道骨長留我心。

各位看官,Stormy 來了 September 18, 2018

Posted by hslu in Trump.
Tags: ,
add a comment

http://flip.it/7S628y

Trump 丟臉的性聞醜事要公諸於世了。

鼕鼕鼕鼕!

來呀,把最大的大鼓從庫房裏拿出來,給美國總統 Trump 老先生打起來。男主角和女主角要登場了!

五彩繽紛的雷射燈光打起來。

氣球準備好要放起來!

好戲要上場了!

通常慶祝這種高格調的節目,東方人可能會放鞭炮。在美國有些城市禁止在光天化日之下放鞭炮,就免了吧。再說,美國加州乾旱,放鞭炮可能會引起大火。罷了。

大家都知道,公開 Trump 性聞醜事的女子,Stormy,可以用這個只有 Trump 和她才知道的細節來上電視節目,寫一本非杜撰的小說來賺大錢。

不知道出版商給 Stormy 多少稿費寫這本書?不知道每賣一本書 Stormy 可以拿多少作者版權費?賣到幾萬本以上有多少 bonus ?十萬本?五十萬本?一百萬本???這下子好了,從路易斯安那州來的 Stormy 女士可能數錢要數到手軟了。

這下子 Stormy 要大發特發了。雖然 Stormy 明年要付一筆可觀的個人所得稅,不過 Stormy 先要謝謝美國憲法的第一條修正案。

美國是一個注重言論自由的國家。任何人不能不承認這一點是美國比世界上許多國家都要強百倍的地方。要是沒有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你說 Stormy 敢寫這本書嗎?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做出這種事是要殺頭的。

嗯,美國好。

http://flip.it/7S628y

Ted Cruz:沒有骨氣 September 17,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add a comment

Source: Flipboard

.

http://flip.it/HvQ4XH

Trump on Cruz:

Cruz’s father and wife and branded him “Lyin

The Post’s Jenna Johnson reported.

There are more than a few tweets the truck could highlight. Trump has tweeted he doubtsCruz’s Christian bona fides and attacked the physical appearance of Cruz’s wife. In response, Cruz called Trump a “sniveling coward.”

“It’s not easy to tick me off. I don’t get angry often. But you mess with my wife, you mess with my kids, that’ll do it every time,” Cruz said. “Leave Heidi the hell alon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