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臺灣何去何從 May 2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美國, Taiwan, 台灣, 中國.
Tags: ,
add a comment

In Hong Kong and beyond, China moves to consolidate position of strength as country emerges from pandemic

https://edition.cnn.com/…/hong-kong-national-sec…/index.html

 

五千年以來,中國曾經有過太多次的朝代更替和大大小小的內亂。神州大地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可是,少者數年,多則百載,最終都是以戰亂開始,以武力統一而結束。臺灣問題無可否認的是現代的中國人必需面對的一個棘手的問題。

我生逢其時,適逢其會,先在臺灣,後在美國,隨後在中國,現在又回到臺灣看這百年辛酸歷史的變遷,政經局勢的變化,中國急起直追的崛起,臺灣苦悶無助的迷失,心中難免有無限的感慨和萬般的無奈。

臺灣有些激進分子想要獨立,可是理智的臺灣人民到民進黨的當權者都知道這是一步絕望的死棋。中國日漸強大,臺灣日漸衰弱,美國施予臺灣的小惠只是它拿來抵制中國的籌碼。這隻美國大腿被臺灣緊緊的抱到,死不肯放。美國無信,無義,無原則,誰知道到頭來會不會是一場空歡喜呢?

是戰?是和?是福?是禍?是憂?是喜?是對還是錯呢?

Together Cafe, Taipei Taiwan May 10, 2020

Posted by hslu in 美食,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add a comment

The coronavirus crisis in Taiwan has mostly been under controlled by government’s early and decisive actions. Social distancing, proper personal protection, strict quarantine measures and tireless tracking through personal contacts and other means have kept the virus case count at 440 with 366 releases and 6 deaths. As of today, 05/10/2020, it has been 28 days in a row without an indigenous case in Taiwan.

With that reassuring backdrop, we have come out of our semi quarantine and on this mother’s day travelled to Taipei to enjoy a quiet afternoon at Together Cafe at Dong Meng Market (東門商圈) in the Daan District (大安區)。

This is our second time here and we really liked it. Together serves great coffee, tasty bites, wonderful teas, top quality desserts and various Italian meals and sandwiches. The interior is clean and cozy with very clean bathroom in the back. It offers baskets to keep your bags by your side. The young girl who helps us to decide what to order is patient, personal and friendly.

We choose an order of afternoon tea which includes a cup of coffee or your selection of tea and a dessert. It isn’t cheap but it is nice and very relaxing.

Afternoon tea combo: Coffee and lemon tart.

林口國民運動中心 April 1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
add a comment

林口總算有一個運動中心了。2020年正式開啓。規模還不小。新的大樓有四層,裏面有游泳池,籃球場,乒乓球場,彈子臺,射擊場,鍛鍊中心和健身房。頂樓還有一個戶外的木槌球區。我們來參觀了一次,可是沒有想到要參加什麼活動。國民中心的成立也使得林口漸漸的變成一個像樣的城市了。新北市政府肯花錢打造這個城市,對林口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現在林口的人口已經有顯著的增加,新蓋的大樓到處都是,街上的車子和行人也多了不少。銀行,餐館,理髮店,藥局,便利商店,超商,美容店,按摩店,房地產展示廳,託兒所,洗車房,有機商店好像突然的冒出來了。

不知道再過十年林口會變成一個什麼樣子。

老婆也去試一試打靶的滋味。放了十顆子彈,一個都沒打中。

進門的招待前臺。需要註冊才能來使用這些設備。需要錢的。應該很便宜。

林口國民運動中心外觀。

台北圓山捷運站 April 1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Food,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
add a comment

禮拜六和禮拜天的圓山捷運站真熱鬧。

後面黃頂的建築物就是圓山捷運站。

這些攤子不是每個週末都有。

我們去台北通常都是坐大都會 937 公車到圓山捷運站,再從這裏坐捷運去別的地方。週末來圓山捷運站總要在這裏走一走,看一看。

我其實並不知道這裏其實是台北的花博公園。它很大,有好幾個獨立的區域。

有好大的一片公園讓大家在這裏野餐,曬太陽,給美女照相,看孩子追蝴蝶,閉目養神做白日夢,發呆,想心事或者跟先生,太太牽著手沒有目的的閑逛。也有遊樂節目,非常熱鬧。

有時候會有特別的展覽。我們很少去。許多年輕的父母帶孩子來着玩。

正好碰上特別節目。許多人在看。我們聽了一會就離開了。都是年輕人。

週末,這裏有三,四十個農產販賣攤販,賣臺灣各地的農產品,蔥油餅,芋頭米粉,肉丸,臺灣特有的烤香腸,烤的或煮的玉米,天然蜂蜜,優質大米和粽子,等等。邊上還有,二三十個攤販賣餅乾,蜜餞,梳子,手工藝品,臘肉,拖鞋和一些日常用品。

 

 

在這些攤販的後面有一排小吃店,賣各式各樣的扁食:臭豆腐,豆花,面線,蛤阿煎,廣東點心,麪條,炒飯,丼飯,拉麪,滷肉飯,等等。這一排小吃店的對面有咖啡廳,啤酒屋,珍珠奶茶,手工藝品,孩子的兒童樂園,等等。

 

十幾家臺灣和外國的小吃。非常便宜。週末人多。平常小貓兩三隻而已。有些在禮拜一或禮拜二不開門做生意。

小吃攤子對面都是各式各樣的小店。可以逛一下午。

比較高級的雜貨店。

相當不錯的啤酒。一個美國人開的。生意很好。

 

 

 

再往裏面走有六家外國餐廳。啤酒,牛排,烤肉,披薩,pasta,韓國炸雞,印度咖喱,ribs,rissotto,nachos,fries,calamaris,沙拉 and much more。

在這裏還有一個舞台,週末有樂團演出,小提琴,電吉他,唱歌,古典樂和清彈的。這些團隊的水準都非常高,不少人在這裏圍著他們陶醉的欣賞。

禮拜天晚上農產品的攤子收工了以後,有一個演唱者在這裏自彈自唱。四個大喇叭擺起來,臺灣歌,英文歌,國語歌,日本歌他都唱。好幾個忠實的聽眾自己帶摺疊椅還飲料在那裏聽歌,有幾個還隨歌跳舞,自得其樂。不但打發時間,還可以讓你陶醉在過去的夢裏。我們不知道他幾點開始,不過到了九點半快十點他還在唱。

他禮拜六和禮拜天晚上八點以後來。四個大喇叭一裝起,Sax 吹的呱呱叫。聲音很大,音響很好。一直到晚上九十點才結束。許多人打賞,我們當然也不例外。難得聽到這麼多好聽的音樂,值得。還有許多人在這裏隨歌起舞。我們很喜歡。

好歹攏是命。真悽慘的歌。臺灣歌就是這樣的迷人,簡單的歌詞把感情表現的淋漓盡致。我大學在臺南的舞廳就是聽臺灣歌聽上癮的。

我聽到一首臺灣歌。雖然我不知道它的歌詞,可是還是忍不住的被它淒涼的音調和傷感韻律吸引了。我走到他身邊照了一張相片才知道它的名字是:好歹攏是命。Google 了一下才知道它是阿吉仔唱的歌。雖然我並不特別喜歡阿吉仔這個歌星,不過這條歌卻是越聽越喜歡。這跟我上大學時常常去舞廳聽樂隊演奏臺灣的流行歌曲感染了吧。也算是一種緣分,你說是不是?

我們週末有空就來這裏,在公園裏走走,在小攤子那吃個便飯,聽聽音樂,喝個啤酒。雖然兩個人自己滑自己的手機,做自己的事,看自己的小說,無聲勝有聲,不時對望一眼,自得其樂倒也悠哉悠哉。只要他在邊上,就滿足了。花不了幾個錢打發一個下午和半個夜晚,還真划算。這就是“自得其樂吧!”

Magic Touch,點爭鮮林口店 April 1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美食,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林口.
Tags: , , , ,
comments closed

點爭鮮這個餐館我們在台北看過可是從來沒有想過去試試看它是什麽樣子的一個餐館。

一年前,林口陸陸續續增加了三,四十個大樓。目前還有十幾個大樓正在修建。這些大樓出租的出租,出賣的出賣,拍賣的拍賣,這裏的房地產公司好像都忙的很,晚上八九點都還有客人在談生意。隨著入住的人增加,有一點是非常肯定的:大大小小的餐館增加了許多。點爭鮮就是最近來林口開店的一個連鎖餐館。

從窗外看進去,餐館不大,五,六十個位子吧。燈光明亮,很乾淨,很簡單,不過很舒適。門口常常有人排隊。門外的銀幕上可以登記,告訴你有幾桌客人在你的前面等著吃飯。菜單簡單,不外是壽司,生魚片,丼飯,烏冬面,油炸食品和幾樣簡單的甜點。價錢便宜,怪不得這麽受歡迎。

我們幾乎天天都去外面走路,因為最近 COVID-19 的原因,很少去台北。既然點爭鮮來到了林口,我們就選一個禮拜二去試試看吧。

點菜用手機,APP很好用。我們去過兩次,對它很滿意。價錢合理,東西好吃,壽司和生魚片都非常新鮮。油炸的食物一出鍋就自動的送到桌前。不用服務員也不用請他去廚房問。廚房一做好就用一個自動輸送帶送到你的桌前。吃不飽隨時可以加菜。真是方便。

除了固定的菜,每個禮拜還有特價和新的菜出來。超過 $300 可以玩一個curling 的遊戲。可惜我從來沒贏過。這種商店很有效率。生意好真的可以賺很多錢。

The Diner, Xinyi BD, Taipei, Taiwan February 20, 2020

Posted by hslu in 美食,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After my doctor’s appt., we went for a cup of coffee at Bigtwon. However, for some reasons unbeknown to us, The Bigtwon Coffee Shop was completely full with absolutely no table available at 3 pm on a Wednesday afternoon. This was a first for us. We went to Louisa Cafe across the street instead.

By the dinner time, we decided to have dinner at The Diner 樂天。in the Xinyi District(信義區)of Taipei.

We actually shouldn’t eat dinner at all because we didn’t finish our lunch at Jiuru (九如) on Ren-ai Road in east Taipei at around 3 pm. But my wife wanted one so that we can skip a light snack before going to bed.

The Diner is a casual restaurant serving typical America food like sandwiches, breakfast meals, omelets, pizza and hambergers.

This 2nd-floor, 50-seat restaurant was busy with young people except us. From their apperance, I didn’t think they were office workers getting a bite before taking the subway home. They weren’t tourists either because I didn’t hear any foreign language being spoken here.

Our meal was simple: an order of onion rings, an omelet, a bowl of Jambalaya and a bottle of a local beer with a buy-two-get-one-free offer.


I ordered a local beer, 小雪, because I wanted to see how good this Taiwanese craft beer compared to other beers we have tried before. Its 6.9% alcohol content by volume also raised some interest because the popular Taiwan Beer (gold label) was too bland to me. Well, I like the amber color and the light banana flavor of 小雪 but it certainly didn’t taste like it had 6.9% alcohol in the bottle.

Onion rings were crispy and good. The Jambalaya was the best, way better than others we have had in Taipei. However, the omelet was no where close to the ones we could have at any truck stop along the interstate highway in the U.S.

The staff was young, polite, energetic and eager to answer questions we had. The service was quick and professional.

It will be a while before we go back to the The Diner because there are simply too many restaurants which directly compete with it even in the Xinyi District of Taipei.

龜山大火 February 1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今天去我們家對面的工一工地看它的開發進度才知道林口對面的龜山大火。濃濃的黑煙飄了好幾英里,幾乎把半邊天都罩住了。

臺灣地小人多,島中間是海拔七,八千到一萬多英尺的中央山脈。全島幾乎百分之六,七十的土地根本不能用來蓋房子。可供住家的平地實在是少的可憐。再加上臺灣許多地區從1950年代就開始使用,這六,七十年以來許多地區好像都沒有發展出一套有規劃,有人性,夠美觀,夠實用而又環保的都市計劃。結果,臺灣的鐵皮屋,小工廠,小食堂,環保回收站就座落在一些住家的附近。

有些住家幾乎隔幾條街就可以看到塑膠工廠,輪胎工廠,化學原料工廠,紡織廠,電子,電纜工廠和液化氣的儲存設備。

桃園的龜山就是這樣的一個地區。它就在林口對面,隔著一條高速公路。

龜山最有名的商業建築物就是長庚醫院。長庚醫院的附近就有一個很大的塑膠加工廠。坐機場捷運到長庚醫院站就可以看到。近的好像打個全壘打就可以夠得到的樣子。有時候還可以看到濃濃的黑煙從工廠裏面的幾個煙囪冒出來。

今天失火的工廠在龜山,應該在長庚醫院的西邊,離長庚醫院大概只有一英里左右。是一個化學原料和塑膠加工廠。火勢很大,還殃及到隔壁的鐵工廠和紡織工廠。黑煙隨風飄到很遠的地方。

好在林口大部分時間吹的是西北和東南風,燒出來的濃煙不會吹到林口來。塑膠物品燃燒以後的臭味和空氣裏的黑霾可能都往桃園那邊吹去了。附近的人家和商店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著黑煙往他們那邊吹。

我們住的地方屬於林口的重劃區,市區比較新,市區的規劃比較整齊,好像也沒有工廠。不然早上打開窗戶就看到工廠的煙囪冒著黑煙,那說多煞風景就有多煞風景,你說是嗎?

永康商圈好味道金雞園 February 13,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我們來來回回在永康商圈不知道走過多少次就從來沒想過去金雞園吃個飯。金雞園大門口擺著一個烤燒餅的烤爐(我猜不是真的烤爐)。爐子上堆滿了一個個不同口味的酥餅和點心。我以為它只不過是一個賣酥餅點心的小店,順便賣一些炒飯,湯麪之類主食,於是就沒怎麽在意。

金雞園不是街口的第一家。它是門口有人排隊的那一家。樓上是餐廳。

酥餅點心好像不是在這裏現烤的。

種類還不少。不過擺在架子上都沒有蓋起來。衛生局來看到這種情形,二話不說,全部丟垃圾。

這是樓下外賣的地方。邊上也有兩張桌子。你看它的擺設,牆壁的顏色,地上的紙箱子。

金雞園的烤爐看起來跟以前的燒餅烤爐不一樣。以前的烤爐是軍用55加侖大油桶改裝的。油桶裏面塗上厚厚的一層高溫水泥。上面有個大洞,下面開個通風和扒煤炭灰的洞。煤炭生火,燒熱了以後放在爐子裏,然後把水泥燒的熱乎乎的。師傅用手把幹好的燒餅一片一片的貼在烤爐裏的爐壁上。沒多久,烤的脆脆的燒餅就好了。師傅用一把鐵鉗子把燒餅夾出來。我經常探頭去看,同時想為什麼燒餅在烤的時候不會掉下去。師傅拿燒餅的時候要怎麼拿,燒餅才不會從鉗子裏掉出來。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新聞,說金雞園進入台北米其林必比登(Bib Gourmand)2018 和 2019 的推介名單。這可是台北餐飲界一件不小的大新聞。其他像永康牛肉面,獨一處,杭州小籠包和臨江街的天香臭豆腐都在榜上。有餐廳,有小吃,有夜市地攤,有街邊門市部。

原來我如此這般的孤陋寡聞,數次路過寶山竟然空手而歸,實在是不可原諒。少不得下次去永康街一定要好好的去拜訪一下,看看它是那一路來的好漢把個這麽俗氣,看起來髒兮兮,老舊不堪的二層樓餐館開的如此這般的呱呱叫。

這次來永康街那就不用考慮了。一到吃飯的時候,我們就直接走去金雞園。門口的員工說二樓有“雅座”,要我們自己上去。樓上有七八上十張桌子把這個不大的餐廳擠的滿滿的。牆壁上的海報,瓷磚和油漆的顏色,地板上的痕跡,桌椅的老舊,餐廳之擁擠,盤碗的清潔,桌上的擺設,員工的打扮,服務的素質都告訴我米其林沒有把這些重要的“軟實力”包括在它的評價中。看來米其林的評委都戴了漆黑無比的墨鏡,點了菜以後也不抬頭看看四周的環境,埋起頭來就只顧著品嚐盤子裏的菜,吃完了飯和菜,付了錢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油豆腐細粉。湯太黑,不夠漂亮。粉絲太多。

銀絲捲很香,皮脆,內軟,比一般的要甜。所以好吃。可惜不知道為什麼盤子上有些日本字。

素餃沒有紫林的好吃。有點乾,個兒大,味道也不重。我喜歡吃原味,不喜歡沾醬油。我是來吃素餃,不是來吃醬油的。

小菜不夠漂亮,不夠吸引人。

油豆腐細粉不及格。湯不夠鮮,我不喜歡那個餛飩。個兒太大,肉太結實。油豆腐也太大個。湯不夠清。不夠精細。

蓮子湯差了點。先做好然後用塑膠盒密封起來的。你覺得你會喜歡嗎?

小籠包個個都胖胖的。餡很多。比鼎泰豐的結實。湯比較少。味道還鮮美。

吃不完的菜是在這裏打包外帶的。菜都是從那個鐵皮的升降機裏來的。廚房可能在一樓後面或地下室。

吃飯的紙巾盒子在牆上海報的邊上。臺灣很多餐館都是這樣。紙巾又小,又薄。拿了五六張檫個嘴好像檫不乾凈一樣。怎麼就不能給一些大一點,厚一點的紙巾呢?這也是臺灣的文化。

奇怪,賣上海小吃的餐館有日本字的海報。這也是臺灣的風俗習慣。

小菜式樣不少。

要不然這個金雞園怎麼能夠跟仁愛路國父紀念館對面的都一處和中規中矩的鼎泰豐排在一起呢?阜杭豆漿(你如果去過,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麽)也在米其林的榜上。它的髒亂,服務之差勁,環境之惡劣,大概也不在米其林的考量當中。我猜米其林知道臺灣一般的餐飲業就只有這個檔次,這個調調,多求無益。我們也只有退其次了。

既然只有這個檔次,那我也只有依樣畫葫蘆,也戴個墨鏡,假裝沒看到我不想看的東西,也不去想盤碗乾不乾凈,半閉著眼睛,埋頭苦幹,吃吧。

我們沒有點酥餅。等一下吃了飯去買幾個帶回家吧。大火烤的,應該比較衛生。只是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時候烤的。

2019 台北米其林還建議許多夜市的小吃。我真不敢想象米其林有沒有去看看夜市攤位邊上是怎麼洗碗,怎麼擦桌子,怎麼用塑膠袋罩住盤子,怎麼保持食物的品質和溫度的。評委一定沒去管這些雜事,要不然就是米其林要賣廣告,顧不了這麽多了。

我想,臺灣在我離開四十幾年後,在飲食衛生這方面好像改進的有限。我一面吃金雞園的小籠包,一面在想,如果臺灣的衛生局跟 Virgunia Fairfax County 的衛生局一樣嚴格,一樣不定時的來檢查。檢查不乾凈就當場勒令停業。第二天再來,一直到乾淨,合格為止,那該有多好。要不然把 NYC 的餐館 ABC 評分標準拿來台北。廚房,飯廳,廁所乾淨的給A,不怎麼乾凈的給 B,太差的給你一個 C,看你敢不敢不改進。那該有多好。為什麼台北的 Starbucks 和 Louisa 可以弄的那麽寬敞,大方,舒適,安靜。為什麼信義商圈的許多外國餐館可以把環境弄的優雅大方,擺設新穎,盤子叉子都弄的乾乾淨淨,而臺灣的一些小吃,夜市,地攤就這麽髒兮髒兮的。也就是說,臺灣的一些飲食業就是比較低一級。有些飯廳,廚房,廁所,服務就是比國外一些文明社會的餐館要低一等。

說真的,我們回來三年多了。剛開始還埋怨這,埋怨那的。看這個不順眼,看那個心裏有疙瘩。現在我們一吃飯,那個無形的墨鏡就戴起來了。眼不觀四面,耳不聽八方,雙眼直視。桌子自己再擦一遍。拿出自備的筷子,調羹,不跟桌面接觸,用自己的紙巾這些措施,埋頭苦吃,三下兩下吃的清潔溜溜,付了錢以後,頭也不回,馬上拍屁股走人。

我不知道這是誰的錯。我太囉嗦,吃飯的客人要求不高,小孩在這種環境下成長,長大了已經習慣了。社會不夠富裕(要不然滷肉飯不會新臺幣三十塊一碗),競爭太激烈,薪水不夠高,臺灣太小,餐館太小,人口密度高,政府不注重,餐館太多,應該都是原因。

我能說什麽?除了發發牢騷,還不是一樣吃下去了。這就是臺灣餐飲業整體表現出來的檔次和規格。這就是臺灣的風俗習慣,臺灣的特色,臺灣的飲食文化。

它就是這個調調兒。你別自命清高,更不要妄想它會改變。難道你沒聽過“入境隨俗”這局老話嗎?

麻油雞探險記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最近這一年,林口增加了許多新的商店。餐館,便利商店,手機附件店,咖啡廳,奶茶店,麪包店,貓狗店,藥局,自動洗衣店,超市,和雜貨店,林林總總一大堆。連銀行都增加了好幾個。街上行人,摩托車和車子好像一下子增加了好多。我猜,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口蓋了許多低總價,低坪數的大樓。據我保守的估計,在過去這三年中,林口可能新蓋了四,五十個大樓。加上世大運釋放出來的三千多間低於市價的出租房,林口的人口可能增加了不少。捷運通車已經三年多了。林口的三井 outlet 一到周末就忙的不得了。再加上工一的開發,看起來林口會慢慢的熱鬧起來了。當然,增加的商店中最多的就是餐館了。林口最近增加的餐館大多數是廉價的家庭餐廳。一般來說,它們擺設簡單,位子不多,燈光不亮,價錢親民,外帶不少,餐具自助。可惜只有幾家生意特別好,其他的好像也不怎麼樣。那幾家生意好的餐館,一到吃飯的時候就大排長龍,顯然頗受吃客的喜愛。在所有的餐館中,生意最好的才開了幾個禮拜。它是一個賣麻油雞的餐館。這家餐館跟其他的家庭餐廳不同。它招牌亮,牆上掛的菜的相片亮,餐廳裏的燈光亮,整個餐館燈火通明,老遠的就看到它人頭攢動,霧氣騰騰。七,八個要點菜的客人在餐廳門口排隊。一排都排到餐廳裏面的餐桌邊上。已經付了錢正在等外賣的客人都在門口耐心的站著。整條街上就看到它一家忙的不可開交。顯然的已經把附近的幾家餐館的生意都搶過來了。說來慚愧,我這個吃貨其實還從來沒吃過麻油雞。一聽這個名字我就有點提不起興趣。對我來說,麻油是個佐料。一般來說,我用大火炒菜,在起鍋前滴個幾滴麻油,再翻幾下就起鍋入盤。麻油只不過是為了取其獨特的香味,用來增加菜的香味,刺激吃客的食慾而已。麻油雞嗎,顧名思義,就是麻油和雞塊。也就是把切好的雞塊,雞腿,雞翅膀放在有很多麻油和水的鍋裏煮出來的。可是,這好像跟我炒菜的原則有點反其道而行的味道,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道理。試想,喝雞湯的時候,湯上飄著一片一片的油,我當然會先把油瓢掉才喝雞湯,吃雞肉。那麻油雞上的麻油我是吃還是不吃?當然,這是我的無知,也是我的偏見。怪不得他人。既然這家麻油雞生意這麽好,這麽多人都趨之若鷲,我就應該拋棄我的成見,去看看麻油雞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打定主意,那就去排隊吧。

這家麻油雞餐館四方形的廚房就在大門口,把餐館的大門佔了百分之七十。留下一個窄窄的通道,放了兩張桌子,順便給客人排隊,進出飯堂用的。整個廚房沒遮沒攔的敞在外面,只要走過就看得到幾個大媽和小姐。大媽在鍋邊掌廚,小姐管接單,收錢,擦桌子,包外賣。兩三個大鍋在最外面,滾滾的雞湯在鍋裏翻騰。霧氣蒙蒙的,好不熱鬧。廚房中間有個大桌,這是廚房裏配肉的地方。桌上有個灰白顏色,看起來不怎麽乾淨的保麗龍 styrofoam 的箱子,約莫一英尺半立方。箱子裏面大概有七,八個塑膠袋,每個塑膠袋裏面都裝滿了東西。小姐接了單子,收了錢,就把單子放在大桌上,那個大媽就照著單子抓了不同的肉碼,放在一個淺淺的陶碗裏,拿給駐守在大鍋前的大媽。她把陶碗裏面的肉碼放入鍋裏,沒多久就煮好了。堂吃的裝到陶碗裏,另外一個服務員就把它端到客人的桌上。外賣的就把煮好的肉和湯裝在一個塑膠袋裏面。熱雞湯和雞肉放在一個塑膠袋裏,然後用一根橡皮筋包起來。麵線或飯放在另外一個塑膠袋裏,一樣用橡皮筋包起來。然後把這些塑膠袋放在紙盒子裏。這幾個紙盒子再通通放在另外一個手提的塑膠袋裏。客人拿了,回家享用。這可能大概就是它的流程。餐館很忙,在我們前面排隊的有六,七個。我們看過牆壁上的相片,決定要點什麼以後,我就叫太太去找一個位子。我一面繼續排隊,一面看熱鬧,一面看牆壁上的相片和整個廚房的作業。原來,麻油雞並不是只有麻油雞。依照牆壁上的相片,這家餐館除了麻油雞以外,它還賣:麻油雞腿,麻油雞胗,麻油豬肚,麻油腰子,麻油里肌,麻油豬肝,麻油豬心,麻油腸子,麻油 combo,麻油面線,麻油青菜和麻油飯。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麽的孤陋寡聞了。實在慚愧。排呀排呀,還有三個人就到我了。想到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吃到香噴噴的麻油雞,心裏免不了有點期待。快了。再等幾分鐘就好了。突然,晴天霹靂的一聲怒吼從收錢的那裏傳出來。我正在聞著空氣裏的麻油味道,看著餐廳裏熱鬧的情景。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把我嚇了一跳。在我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前面的一位客人從收錢的銀箱那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接二連三的又是幾句罵聲從他的口中噴出來。所有的大媽,收錢的小姐,吃飯的客人,排隊付錢的客人和外面等外賣的客人都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那邊,大概跟我一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平聲靜氣的跟他解釋。我從他們短暫的交談中,沒搞清楚他們是為什麼爭吵,好像是找錢找錯了還是菜點錯了吧。幾句來回以後,收錢的小姐請他在邊上等一等。過一下再跟他理論。排隊的客人看沒什麽熱鬧可看,又靜下心繼續排隊。其他的人也轉過身回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我也繼續看廚房裏的作業情形。這不看還好,一看簡直把我嚇一跳。廚房中央這位大媽,站在那個保麗龍的箱子邊上,忙著照單配肉。她應該有五十幾了吧。雖然餐廳生意很好,她駕輕就熟,左右開弓,應付自如。她戴著一雙深藍顏色的塑膠手套。左手拿著一個陶碗,右手在保麗龍盒子裏的塑膠袋裏淘東西。淘出來的東西就放在左手的那個陶碗裏面。原來那些塑膠袋裏面裝的就是雞肝,雞胗,里肌肉,豬肚,豬心,豬腸子這些東西。抓了這些東西以後,還看得到她塑膠手套手指上的血跡。她把已經裝好的陶碗沿著保麗龍箱子邊上擺成一排。後裝好的陶碗就放在先前的陶碗裏面。一個一個的疊起來。過了一下,管大鍋的大媽轉過頭來,拿了一碗剛剛煮好的麻油面線給她。管肉碼的大媽轉過身,伸出她的左手,單手接下了那碗九分滿的陶碗,她那沾了血跡的大拇指就浸在麻油雞湯裏。她接下那個陶碗後,放下右手裏的肉碼,然後用兩個手把那碗熱騰騰的麻油面線送到客人的桌上。在這個時候,排隊的客人停下來了因為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正在電話上,不知道在跟誰討論剛才那個大聲嚷嚷客人的抱怨。我把太太叫來,低聲的跟她說我不敢吃麻油雞了。我簡單的跟她說我看到的情景,她點點頭,我們奪門而出,揚長而去。這次麻油雞的嚐鮮探險記,就明亮的燈光下,很不光彩的無疾而終。

林口五花馬餃子店 January 25,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Travel,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 ,
comments closed

沒想到小小的林口還有一個這麽有詩意有格調的餃子店。看它新張不久,又座落在一個離市中心比較偏遠的地方,我們少不得要來光顧一下,給老闆娘打打氣,給老闆壯壯膽,免得它生意不好,無疾而終,英年早逝,投資血本無歸,員工工作機會泡湯,那不就太可惜了。你說是嗎?

雖然一邊吃餃子一邊想五花馬聽起來就有點俗,它跟李白,岑夫子和丹丘生一起同銷萬古愁的意境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但用新臺幣355塊錢就把我們兩個的五臟廟擺的服服貼貼的,我還能說什麽呢?

五花馬,無花馬,好像沒什麽分別吧。至於國民黨一敗塗地似乎萬劫不復的那種萬古愁就暫時擱在一邊吧。等那天有酒,有肉,有閑情,有逸致的時候,再與君同消那煞風景的萬古愁吧。

一看到用五花馬就免不了感嘆萬千。俗話說得好,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又有人云,世事皆有定數,不用強求。政治這種事豈是我們這種鄉野村夫能夠隨便亂說的呢?說多了,用《反XX法》把你一罩,大帽子一扣,那你還不是吃不完得兜著走?臺灣大選剛剛結束,國民黨一敗塗地,雖不能暢談國事,能跟太太一起痛痛快快的吃幾個餃子,嚮往李白將進酒的意境,夫復何求?

一進門五花馬不寬的大門就在牆壁上看到李白的將進酒。

「將進酒」 李白
君不見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
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我們坐的是呂布桌。

我很喜歡李白將進酒的最後一句: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五花馬不賣酒。兒已長大不在身邊。再說,五花馬在林口也不能養,萬古愁也已經擱在一邊了,那就將就一下:

無花馬,百元裘,

呼妻掏錢買餑餑,我倆齊祭肚裏蟲。

五花馬的菜單很簡單,大多都是麪食。

餃子

紅燒牛肉麪,碗很大。簡單的小菜。

蔥油餅。應該不是自己做的。說不定是義美的。

一大桶小米粥。免費。請早。

蔬菜麵條。

小菜,小米粥。

佐料

酸菜

七點半。小米粥快沒了。


下次再來試試其他幾樣菜。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