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台北華陰街半日閑 October 13,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Travel, 台灣, 台北.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太太給孫女繡一個十字繡,線不夠。在林口問了幾家都找不到,所以我們來華陰街找。她找線,我就找好吃的。

買一杯波霸奶茶十幾個人排隊。

.
台灣人奇怪的很,喜歡排隊。隊伍越長,排的越高興,也排的帶勁。越是有人排,繼續來排的也越多。好不容易買到想要買的東西,吃在嘴裏,穿在身上,心裏面那個滿足感就更激烈。

這就是 “You made my day” 的感覺,這就是臺灣版的小確幸。

現在才下午三點多一點,吃晚飯還早。在華陰街上已經有好幾個臺灣小吃攤了。

一對年輕的夫婦賣蔥油餅 (options:加蛋和九層塔)。兩個年輕的兄弟賣傳統煎餅加芝麻,花生粉或紅豆。一個老阿嬷賣豬血糕加獨家配方的醬油膏,香菜和花生粉。還有十幾二十個人排隊買冰沙,咖啡或者珍珠奶茶。個個生意都好,每個攤子前面都站著許多人。

這就是賣豬血糕的老阿嬤。她自己推車和攤子過街。六十了吧,還為了生活打拼。

.
芝麻大餅差不多 14 寸大小,上面灑了薄薄的一層芝麻,一個大餅可以賣四份。一份新臺幣 30 元。看來他們今天可以賣兩大桶的 batter。生意還不錯。

古早大餅。Batter 就跟 pancake 的 batter.一樣。加了一點糖。甜甜的。

.

看到手推車上面的那個金黃顏色的塑膠桶了吧。剛剛賣完一桶。三點半開始賣第二桶。

.

芝麻大餅。

.
蔥油餅不是現做的。看來像是從家樂福買的,拿出來的時候還是冷凍的。餅煎好了以後,那個年輕的男孩就用一個 tong 和一個木頭鏟子,快速的把蔥油餅夾起來然後往順時針方向轉個60度,同時用 tong 和鏟子把蔥油餅打一下。打個六,七下,蔥油餅就變成手抓餅一樣,泡泡的,鬆鬆的。一張餅也是新臺幣 30 元。看排隊的模樣,一天賣個幾百個應該不是問題。

蔥油餅。那個男孩還不怎麽會打蛋。不過他管接單,收錢,包裝,打蛋,和放生的蔥油餅在熱鐵盤上。

.

豬血糕是在家做好的。然後切成長方形一條一條的。大概1.5 寸寬,七八寸長。每個豬血糕都用一根竹簽插起來,放在一個木頭做的蒸籠裏。客人來買,老阿嬤就拿一個出來,先浸在她的醬油膏裏,然後放一點香菜,沾上花生粉就行了。一片新臺幣 20 元。小號的一片 新臺幣元15 元。

那片黑黑的一片就是豬血糕。綠顏色的是香菜,盆子裏面的是(我猜的)花生粉。我們不敢吃。嗯,看到這個透明的塑膠帶,我猜綠顏色的不是香菜,是芹菜葉子。

.

我們買了一份芝麻大餅和一份蔥油餅加蛋和九層塔,每人各吃了幾口,都蠻有古早味的。少吃一點,等一下還要吃晚飯。

她去找她的線,我去咖啡廳坐坐,等她。一杯現磨的 Kenya 拿鐵要新臺幣180 元。不便宜。你說是不是?店裏有五個服務員,三女一男,都只有二十出頭。樓下十二個位子,只有我一個客人,不過樓上 (還不小。估計有三十個位子) 有些人聲,應該也有幾個客人吧。

剛剛沒客人,現在還來了七八個。這幾個服務生也開始忙起來了。看來這個咖啡店能夠生存下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咖啡店裏的壁畫。是一副油畫。很有一個繁忙的市場的韻味。我尤其喜歡它鮮艷的顏色。

.

老婆買到線了。買杯咖啡,再坐一會。還沒有決定去那裏吃晚飯。快五點了。

Advertisements

真好麥,林口 October 2,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這家餐館的名字有點奇怪,不過據餐館的老闆跟我說,他們在泰山已經有三十年的歷史了。

難得有一家北方餐館來林口,我們少不得要來試一試,給他們一點支持,同時也來看看他們的北方點心有多好吃。

我們來的時候,他們才開張兩個禮拜,不過餐館的運作看起來已經上軌道了。

這個火鍋的相片看起來還不錯。經典的青銅火鍋,底下燒著紅紅的木炭,濃濃的高湯,手工打的嫩嫩的豬肉丸子,加粉絲和大白菜,就著香噴噴的白飯吃,就夠了。我以前在美國的火鍋都送人了。現在只有去餐館回味了。

到地的北方點心很吸引人。

他是店長。待客人很客氣。

這道烤魚其實是不屬於這家北方菜館的。我猜老闆加了這道菜是為了迎合臺灣的客人。

老闆給的開胃小菜。涼拌海帶絲。清爽可口。有點酸。

牛肉捲餅配海鮮醬。餅煎的正正好。

韭菜盒子很正宗。韭菜,粉絲,豆腐乾粒。好吃。我的兒子最喜歡這道北方點心。他跟我們一樣,也很喜歡鍋貼和餃子。

皮都沒破,餡料很鮮美。

這道炒麪我不喜歡。炒的時候放太多水了。油也不夠。像煮的麵一樣。臺灣餐館清一色的菜多,肉/海鮮少。菜的價錢不高,許多政府的政策和物價上漲又讓這一類的小商家增加了不少成本。肉/海鮮少是有原因的。

這家餐館的北方點心還可以。沒有台北的好,不過在林口算是不錯了。他們來林口開分店表示他們對林口的未來有信心。機場捷運,三井 Outlet ,合理的房價,充足的房源,完善的”生活機能”和離台北不遠是林口脫離”林三淡”臭名的原因。對台灣人來說,樓下不遠有”全家”或”7-11″,幾條街以外有”家樂福”就是”生活機能”的最基本要求。要是還有關大賣場,大百貨和電影院那就 OK 了。

下次再來。說不定冬天來試一試他的火鍋。

從沒見過的臘腸樹 September 29,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wan, 林口.
Tags: ,
add a comment

讓這幾張相片告訴你這種奇怪的大樹和臘腸吧!

看到樹上掛的臘腸了吧。對面有一個大洞的樓房是林口的民視大樓。

這一排都是臘腸樹。它在文化一路上。

這些臘腸不能吃。不知道長了這麽大,這麽多給誰吃。

Kind like feeding cows September 25, 2018

Posted by hslu in Food,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
add a comment

We’ve heard of Ichiran Ramen (一蘭拉麪) and knew the restaurant has been a favourite among

I was stunned when we were shown to our seats in section 5 of the famous Ichiran Ramen (一蘭拉麪) in Taipei not dissimilar to the ones in the picture below.

Ichiran Ramen is quite famous, I was told, because customers in Japan have to wait for hours just to have a bowl of noodles at any of its stores.

Ichiran’s noodles weren’t exactly cheap: $288 NTD for a bowl of ramen, about 20% more than comparable ramen noodles sold in Taipei. Anything extra would cost you more money. What seemed extremely outrageous to me was the listing price for extra green onion: $30 NTD, about $1 USD, for a handful of finely chopped green onions.

Minced garlic: $38 NTD. Vinegar: $38. 坑人。

After I walked up to my seat, no. 45, it further confirmed my fear: all of us were just cows waiting for our daily rations at a fancy feedlot in one of the most expensive sections in Taiwan: the Xinyi District of Taipei. Taipei 101 is in the Xinyi District.

This was my slot #46.. The slot isn’t much wider than my shoulders

 

My slot had a ~15″ x ~20″ opening but the top half of the hole was covered by a cheap rolling bamboo screen. All slots were separated by 15″ tall, about 1″ thick dividers made of composite wood and covered with cheap veneer. The tight space gave me the uneasy feeling that I was being treated like a cow and all customers were boxed in our slots just like these cows in the picture here.

Cows are having their lunch just like Ichiran’s customers eating their noodles.

.

This is where our waiters and waitresses work between two rows of seats. They took our orders, control the position of the wood screens and deliver bowls of noodles to customers. Kitchen was about 8′ to his left. I saw two servers working in a space not much wider than 4′.

We came at a little before 2 PM. That’s why there isn’t a line waiting outside of the frpont door.

 

After a customer’s noodles was served, the rolling bamboo screen was lowered down.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customer and the server was then terminated.

Our waiter gave us a plastic cup for water, an order sheet to tell the kitchen how we wanted our bowl of noodles made. Ichiran only sells one kind of noodle. You get to choose how spicy and how salty you want the broth to be; how firm for your noodles and whether you want more noodles, eggs, broth or green onions.

Imaging a line of 20 people lowering their heads and eat their noodles away There isn’t a place for your bag or backpack. Keep your baseball cap on because we don’t have room for it

It seemed to me that all customers were encouraged to eat their noodles alone. Once you got your noodles, interaction between you and your server was no longer necessary. Conversation with your friends weren’t encouraged. Ichiran wanted you ate your noodles, paid on your way out and yielded your slot to the next cow, sorry, customer as soon as possible.

Ichiran’s ramen broth was made from many hours of slow cooking of pork leg bones, rich in taste and quite thick in consistency.
broth, seasoning, noodles, and toppings — with respect to our obsession but with a bit of grace and ease.meat and eggs help make the bowl a meal, but they’re not where we’ll put our efforts in this recipe. Here, we’re concentrating on a richly flavored chicken broth and selecting the best noodles.

rich soup broth, in that it uses bones and aromatics to make a base for noodles and toppings. The mos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ramen broth and plain stock is the two-part flavoring system. Kombu and dried shiitake mushrooms enhance the broth while it cooks, giving the broth an earthy taste unlike other broths.

The second addition to ramen broth is a system of flavoring known as tare. Tare is a mixture of intensely flavorful liquids or pastes that are added to the ramen broth just before serving. The most basic is a 50/50 mixture of soy sauce and mirin. Some are made with miso or include chili pastes.

For a restaurant-quality bowl of ramen anytime, keep kombu and dried shiitakes on hand for enhancing even homemade broth. Ditto for soy sauce and mirin. You may also want to keep pickled bamboo shoots and nori on hand for ramen enhancements.

Beer with green tea powder. $148 NTD, about $5 USD. Terrible. Yucky.

So little noodles: you’ll definitely go away hungry. Extra noodles: $48 NTD.

Bland。 Lack of sugar。Don‘t waste your money。

I will never go back to Ichiran. Ever. You shouldn’t either.

關心有個屁用 September 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wan, 台灣.
Tags: , ,
add a comment

請看這個招牌:敬請注意,林口的麗林里關心你。

這是我在林口靠近三井 Outlet Park 一個非常繁忙的街口看到的。

當我我看到”關心”兩個字以後,我忍不住要問:”關心”有用嗎?

你一定免不了要問我:為何有此一問?

因為我還沒有看過任何一個人在人行道上”推”著機車走的。

(是”牽”著機車還是”推”著機車?難道是像”牽”狗一樣嗎?對不起,別理我,是我大驚小怪了。請不要放在心上。)

看這個牌子上的文字,顯然這是政府的規定:如果你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就要罰 $600 到 $1800 元的罰金。

不過,好像沒有人在乎。大概是從來沒有人被罰過吧。

請看:那個騎摩托車的男生在我後面噗噗噗噗的,一面按著喇叭,一面等我讓路。再看:另外一個女子騎在摩托車上面,冒著黑煙,開個大燈,堵在我前面,大辣辣的等我閃到一邊,她好過去。

在我的記憶當中,好像還沒有看過那一個人耐心的”推”著摩托車在後面跟我一起走。或者在我前面,”推”著摩托車,等在人行道的一邊讓我先過去的。

可是,關心好像一點用都沒有,騎摩托車的男男女女好像沒有一個在人行道上是”牽”著摩托車走的。我這個結論可能不完全正確,可是這是我一年多來的觀察。

公德心是社會給我們無形的壓力,是文明社會裏自我約束的準則。

老百姓沒有足夠的公德心,不知道自我約束,那政府應該怎麽辦?

如果關心沒有用,那就要罰。不但要罰,還要罰到心痛,罰到求饒,罰到下次不敢了為止。

這個牌子應該改成:麗林里辦公處”警告“你。不但要警告,還要加上另外一個牌子:攝影機使用中。意思就是說:你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我就寄一張$600 的罰單給你。第二次,$1200,罰3分。第三次:$1800,罰6分。第四次:沒收駕照。

(這是我隨便寫的,不可當真。)

可是,如果真要如此做下去,那這要在林口街頭裝多少個攝影機才夠啊?看來我這個餿主意還真有點不切實際。

古人說:亂世要用重典。當今的臺灣並不是亂世,可是林口有法卻沒有人遵守,這是誰的錯呢?

註:

摩托車就是機車,也就是那種有兩個輪子,燃燒不完全,聲音很大,常常冒黑煙,不守交通法規,跑的飛快,臺灣到處都是的車子。

根據網路的資料,全臺灣在2017年有1376萬4229輛機車,比汽車還多出583萬多輛。依照這個數字來看,臺灣每十個人就有六輛機車。實在是不少啊。

Sourc:

https://news-housefun-com-tw.cdn.ampproject.org/v/s/news.housefun.com.tw/news/article/amp/174488185109.html?amp_js_v=a2&amp_gsa=1&usqp=mq331AQCCAE%3D#referrer=https%3A%2F%2Fwww.google.com&amp_tf=From%20%251%24s&ampshare=https%3A%2F%2Fnews.housefun.com.tw%2Fnews%2Farticle%2F174488185109.html

千秋膳坊,大拇指广场,浦东 August 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美食, Restaurants, Shanghai, Taiwan, Travel, 台灣, 浦東, 上海.
Tags: ,
add a comment

很久以前在闵行虹桥火车站那一带去过一次。对它的印象不错。闵行那一带有许多臺灣来的臺灣商人,简称”台商”。因为台商多,配合台湾人口味的餐馆也就自然多,对台湾菜的要求当然也比较高。那时候我就觉得它的菜做的还可以,很地道的臺灣小菜。可惜那时候叫了些什么菜已經记不得了。

千秋膳房在浦东的大拇指广场也有一家。我们以前去过。他们菜的质料不差,味道正宗,生意还可以,已經在這裏很久了。大拇指廣場有太多餐馆了。各种不同的口味,中,外餐馆十几个。在家乐福超市的地下室还有一个十幾家小吃的大食代在那里。对面的广场还有许多餐馆,我们昨天才去过那边的南京大排档。一家餐馆能在这里熬出头,付的出房租,給的起薪水,不靠一点手艺是没有办法生存下去的。千秋膳坊属于这一类的餐館:平民化,低PP價錢,出菜快,沒裝潢,不講究服務,不賣排場的小吃店。

這是菜單的封面。

台灣人有這麽一說:吃飯皇帝大。也就是說,吃飯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菜質料要好,

一些家常菜。這個蚵仔煎實在是不敢恭維。

椅子已經坐的很舊了

.
我们來這兒的時候,已經离开臺灣快两个礼拜了。过几天我们要去丝路,在没去之前试一试臺灣的小吃,因为再下去二十天,我们大概只有烤羊肉和泡馍吃了。在走以前,吃一餐臺灣菜,解解饞。

我们叫的都是臺灣的家常菜:

卤肉饭:滷肉六分肥,四分瘦。滷蛋新鮮,還沒有在鍋裏泡個十五天。酸菜和涼拌黃瓜都很正宗。

红烧牛肉面:雖然沒有永康牛肉麪好吃,不過很不錯了。用的是小白菜,這是四,五十年前配的清菜。不像現在,什麼樣的青菜都有。

手抓饼。很地道。讓我想起永康街在那個街口,每次去都排隊的那一家。連樣子都像。

咸蛋黄四季豆:鹹蛋用了不少。四季豆很新鮮,頭尾都去掉了,還沒有筋。算是不錯的一盤菜。就是蛋黃太多,不太健康。

酒酿圆子

忘了照相。不過圓子個兒都一般大,不粘牙,煮的透。幾粒枸杞子配著白白的酒釀,甜甜的湯,很好吃。

臺灣啤酒,金牌的。買一送一。

打包帶著也是臺灣的習慣:橡皮筋在臺灣橫行天下。在什麼餐館都是橡皮筋一條。打到上海來了。

真热 July 25,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in Taiwan, Shanghai, Taiwan, Travel, 台灣, 林口, 浦東, 上海, 中國.
Tags: ,
add a comment

浦东今天真热,比林口还要热。我们出来吃晚饭,走路。晚上八点多还是热的不得了。没风,没冷气,热的一身汗,一直往下滴,真是受不了。已经走了八千步了,再走个半个钟头就可以了。

真是为谁辛苦,为啥忙啊!

上海浦东:今天最高97度,现在87度,感觉像是99度。

林口:今天最高92度,现在86度,感觉像是96度。

一邨食堂,圓山捷運站 July 18,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add a comment

不好吃,貴,份量奇少,以後不會再來了。

我們是看它打著眷村的招牌才來試一試的。小小的餐館,二,三十個位子,舊舊的桌椅,暗暗的燈光。牆上擺著不少眷村的舊東西,牆邊上還有一個舊的縫衣機。牆上寫的”嚴禁煙火”也是我們以前常常看到的標語。要是弄個”反攻大陸,解救同胞”那就更精彩了。

裝菜的盤子也是以前眷村用的搪瓷盤子。東西不多,都是家常菜,沒有湯麪,有點失望。我們去的時候差不多是中文十二點半,一個客人都沒有。幾個年輕的店員和一個中年大媽兼大廚根本沒事做。看來我們兩個是禮拜六中文的第一批客人。

我們只是吃個便飯,也不需要大魚大肉,就點了一碗乾麪,一盤火腿銀芽和一盤雪菜筍尖。店員問我們要不要滷肉,我們謝絕了。你也知道,臺灣的夏天有多悶熱,我們坐 937 公車來台北,熱的一身汗,那有胃口吃那麽多。不過門口挂的幾條臘肉倒是不錯。

這是大門口。有一個滷味攤和麵攤子。掛了幾條風乾的臘肉。

過年的時候,臘肉是眷村裏每一家一定有的。都是自己家裏做的,挂在陰涼的地方風乾著。

“嚴禁煙火”是我們常常看得到的標語。老闆應該再加兩個標語就更精彩了:”反攻大陸,解救同胞”

都是家常菜。看起來很吸引人。可惜吃起來不怎麼樣。反而給眷村菜一個壞名聲。

獎狀,勳章,舊軍服,老相片和一個縫衣機。這些我們家以前都有。

菜來的倒很快,因為沒客人的原故,干麵最後才來。第一盤來的是火腿銀芽,小小的一盤,又少又難看,豆芽好像在水裏面煮了半個鍾頭,又像是浸在醬油水裏一樣。火腿要用放大鏡才找得到。兩百塊台幣一盤,坑人。這叫人怎麼下得了筷子?

第二道菜也不行:要鹽沒鹽,要油沒油,要身段沒身段,要臉蛋沒臉蛋,芡粉也不夠,稀浪浪的,份量也很少。差!好在筍尖很新鮮,也很脆。

乾麪最後才來,菜都快要吃完了,還要我去問一問。不知道是忘了還是去做麵去了。結果這個遲來的一碗麪反而比前面兩個要好吃。麵也沒有太爛,醬汁也很鮮美,及格了。

如果你很勇敢,你可以去試試看。我是不會回去了。

台北龍舟比賽 June 20,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Travel, 台灣, 台北.
Tags: , , , ,
add a comment

明天是端午節。台北市政府舉辦一年一度的國際龍舟比賽。我們適逢其盛,也老遠從林口來台北看看熱鬧。圓山捷運站有公車,接送我們到大直對面的大佳濱河公園下來看比賽。

龍舟比賽在大直橋下面的基隆河進行的。昨天和今天是預賽和准決賽,明天是半決賽和決賽。一共有兩百多隊參加,分88組比賽:有年輕力壯,肌肉發達組;有白髮蒼蒼,自稱長青組;有婀娜多姿年輕貌美組;有徐娘半老不讓鬚眉組,有國外精英爭先恐後組,有兩岸三地共襄盛舉組,有俊男靚女混合參賽組,有少數民族一決高下組。

累的七倒八歪,睡了一地。

後面就是大直橋

每組二,三或四隊比賽,按照比賽規格,贏的進入準決賽,然後明天再比賽決定決賽的資格。每隊或10位或20位划槳的選手,加上一個敲鼓吆喝者和一個主舵者。每隊划500公尺,划到終點線時,要拔下終點的旗子才能算完成任務。

背景是圓山大飯店

哦,!!

我們是局外人,沒有加油的對象,不過看到比賽接近的時候,也免不了替他們加加油,打打氣。我們邊上一位中年婦人,她的先生參加長青組比賽,隊名叫愛路迷。本來他們打算昨天預賽划一次,過過癮一下就會被淘汰,證明一下大家有參與的勇氣就可以打道回府了。沒想到四隊當中一隊棄權,另外一隊比他們還要差勁,他們這個長青隊還進入準決賽,搞到今天還要來划500公尺。我們當然會替他們加油,可惜今天如願以償,到後面也只有氣喘如牛,揮汗如雨,乖乖的敬陪末座了。

在我們坐的前面有一個叫康橋的外國學校隊伍,是拿外國護照十七,八歲的外國和東方小孩組成的。他們年輕力壯,趾高氣昂,賽前準備,有模有樣。我們比較看好他們。結果他們以2分55.55秒得到那一組的第一名,可以參加明天的准決賽。

還有一個從浦東青浦來的隊伍。他們整齊一致,姿勢優美,看起來很有精神。他們好像得到第二名,應該也可以參加明天的准決賽了。另外還有一隊是師大語文學校的隊伍。因為小寶在那裏念過中文,我們也希望他們能夠晉級,參加明天的決賽。

不過我們沒有看到師大中文班的比賽,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晉級。

我在榜單上面看到最好的成績是2:03秒,是一個叫樹豆的隊伍拿到的。同一組另外一隊只比他們慢一點點:不到5秒鐘而已。

後來我們要準備離開的時候,在觀看台的中間有一大堆人聚在那裏,還有幾個攝影機拍照。我不知道是那個隊伍剛剛得勝歸來,大家在那裏慶賀。我也跑去那裏看看有什麽熱鬧。原來台北市的市長來視察,許多人圍著他打轉,照相。我也照了一張相片算是一個留戀。

走以前到隊員聚集準備的地方看他們依續排隊上船,練習,到開始比賽也蠻好玩的。

台北市政府舉辦的龍舟比賽非常有規模,來看的人也非常的多。許多人帶著孩子和簡單的中飯來這裏看這麽多隊伍比賽,也實在不簡單。當天的天氣也很合作,沒有出大太陽,也不是很熱,有沒有下雨。公車的班次不少,等不到十分鐘車就來了。比賽的場地很空曠,觀看台很多座位,還照不到太陽。行動廁所很多,很方便。唯一比較差強人意的是:買吃的少了一點。不過我們吃了一個牛丼,一個穆斯林的烤肉三明治和一盒油炸的雞丁和薯條。填填肚子就算了。

明年有空再來吧。

臺灣地震 June 16,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wan, 台灣.
Tags: ,
add a comment

今天清晨剛剛發生的地震:

今天大清早,差不多5點鐘,我已經醒了。忽然,我們的大樓猛烈的搖了一下,就像一個巨人,拿著我們大樓的尾巴,用力的斗了一下。大樓搖的非常厲害,非常急促,非常激烈,不過只有一,兩秒鐘左右就停下來了。沒有餘震。我還聽到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大樓的防震系統的聲音。

臺灣從 921 地震以來,所有新蓋的大樓都要符合新的防震設計法規。我們這個大樓據說是日本(沒錯,又是日本)的防震設計。

我聽一個臺灣的專家說臺灣沿海的斷層比較短,因為這個緣故,臺灣不會產生跟日本311那麽大的大地震。19 年前的 921 地震發生在南投縣。它在臺灣中部山裏面。那個地震是一個 7.3 級的地震。因為臺灣許多老的建築都沒有任何防震設備,許多房子和大樓都倒了,四千多人死亡,一萬一千多人受傷,財產損失超過新臺幣三百億元。它是臺灣近幾年最大的地震。一直到現在,還有許多倒塌的房子沒有整理,沒有重蓋。

以前我們住在 Wyoming 州的一個山窪窪裏的小城裏,四面都是高山。整個小城的長住居民只有一萬七,八千人,大學開學後才有兩萬五千人。可以算得上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雖然我們離新生代的洛杉磯山脈不遠,可是我們沒有地震。那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天災。唯一麻煩的是我們的冬天很冷,很長,雪下的很多。我們那個小城有一年每一個月的下過雪的記錄。後來住 South Dakota。那兒沒有天災,不過冬天依舊還是很冷。

搬到 Dallas 去以後,不冷了,可是它的天氣也好不到哪裏去。夏天炎熱無常,我們在的時候,曾經有過連續35天,天天超過華氏 100 度的記錄。我們從冰箱出來,老遠的跑到烤箱裏受罪去了。Dallas 夏天還有龍捲風。它的破壞力超強,不知什麼時候會發生,也不知道會吹到哪了。離我們家最近的一次大概只有一兩個英里。夠危險了。夏天偶爾也有冰雹,最大的冰雹跟乒乓球一般大。冬天也會下一,兩次雪,有時候不下雪,下冰雨。整個城都被一層兵蓋住了。車不能開,人不能走,連出去買個菜都不行。有時候,兵太重,把電線壓斷了,還會停電。

搬到北 Virginia 以後,除了冬天下雪,夏天偶爾有颱風,不過都還可以忍受。每年冬天總要下個兩,三次大雪。一下下一兩天,地上積雪十幾,二十寸村。學校停課,餐館不開門,聯邦政府不上班,連大購物中心都不開門。地震在我們住過的16年之間只發生過一次。因為這裏很少有地震,那個五級的地震就把大家都震住了。連華盛頓的紀念高塔都震壞了。

搬到臺灣後,地震就隱隱約約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它不經意的被我埋在心裏,好像這些小小的地震沒有什麼大不了。可是沒多久,腳下的大地或睡覺的床架開始振動,老天冷酷無情的告訴你:地震又來了。臺灣地震非常頻繁,一年也不知道發生多少次,不過大部分都發生在臺灣東部外海之中。我們雖然離台灣東部幾十里,中間還隔個中央山脈,地震起來還是搖晃的不得了。看來,我們只有聽天由命了吧。臺灣還有颱風,不過去年颱風季節我們不在。吹了颱風我們並不知道有多嚴重。今年大概是免不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