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The Diner, Xinyi BD, Taipei, Taiwan February 20, 2020

Posted by hslu in 美食,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After my doctor’s appt., we went for a cup of coffee at Bigtwon. However, for some reasons unbeknown to us, The Bigtwon Coffee Shop was completely full with absolutely no table available at 3 pm on a Wednesday afternoon. This was a first for us. We went to Louisa Cafe across the street instead.

By the dinner time, we decided to have dinner at The Diner 樂天。in the Xinyi District(信義區)of Taipei.

We actually shouldn’t eat dinner at all because we didn’t finish our lunch at Jiuru (九如) on Ren-ai Road in east Taipei at around 3 pm. But my wife wanted one so that we can skip a light snack before going to bed.

The Diner is a casual restaurant serving typical America food like sandwiches, breakfast meals, omelets, pizza and hambergers.

This 2nd-floor, 50-seat restaurant was busy with young people except us. From their apperance, I didn’t think they were office workers getting a bite before taking the subway home. They weren’t tourists either because I didn’t hear any foreign language being spoken here.

Our meal was simple: an order of onion rings, an omelet, a bowl of Jambalaya and a bottle of a local beer with a buy-two-get-one-free offer.


I ordered a local beer, 小雪, because I wanted to see how good this Taiwanese craft beer compared to other beers we have tried before. Its 6.9% alcohol content by volume also raised some interest because the popular Taiwan Beer (gold label) was too bland to me. Well, I like the amber color and the light banana flavor of 小雪 but it certainly didn’t taste like it had 6.9% alcohol in the bottle.

Onion rings were crispy and good. The Jambalaya was the best, way better than others we have had in Taipei. However, the omelet was no where close to the ones we could have at any truck stop along the interstate highway in the U.S.

The staff was young, polite, energetic and eager to answer questions we had. The service was quick and professional.

It will be a while before we go back to the The Diner because there are simply too many restaurants which directly compete with it even in the Xinyi District of Taipei.

龜山大火 February 1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今天去我們家對面的工一工地看它的開發進度才知道林口對面的龜山大火。濃濃的黑煙飄了好幾英里,幾乎把半邊天都罩住了。

臺灣地小人多,島中間是海拔七,八千到一萬多英尺的中央山脈。全島幾乎百分之六,七十的土地根本不能用來蓋房子。可供住家的平地實在是少的可憐。再加上臺灣許多地區從1950年代就開始使用,這六,七十年以來許多地區好像都沒有發展出一套有規劃,有人性,夠美觀,夠實用而又環保的都市計劃。結果,臺灣的鐵皮屋,小工廠,小食堂,環保回收站就座落在一些住家的附近。

有些住家幾乎隔幾條街就可以看到塑膠工廠,輪胎工廠,化學原料工廠,紡織廠,電子,電纜工廠和液化氣的儲存設備。

桃園的龜山就是這樣的一個地區。它就在林口對面,隔著一條高速公路。

龜山最有名的商業建築物就是長庚醫院。長庚醫院的附近就有一個很大的塑膠加工廠。坐機場捷運到長庚醫院站就可以看到。近的好像打個全壘打就可以夠得到的樣子。有時候還可以看到濃濃的黑煙從工廠裏面的幾個煙囪冒出來。

今天失火的工廠在龜山,應該在長庚醫院的西邊,離長庚醫院大概只有一英里左右。是一個化學原料和塑膠加工廠。火勢很大,還殃及到隔壁的鐵工廠和紡織工廠。黑煙隨風飄到很遠的地方。

好在林口大部分時間吹的是西北和東南風,燒出來的濃煙不會吹到林口來。塑膠物品燃燒以後的臭味和空氣裏的黑霾可能都往桃園那邊吹去了。附近的人家和商店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著黑煙往他們那邊吹。

我們住的地方屬於林口的重劃區,市區比較新,市區的規劃比較整齊,好像也沒有工廠。不然早上打開窗戶就看到工廠的煙囪冒著黑煙,那說多煞風景就有多煞風景,你說是嗎?

永康商圈好味道金雞園 February 13,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我們來來回回在永康商圈不知道走過多少次就從來沒想過去金雞園吃個飯。金雞園大門口擺著一個烤燒餅的烤爐(我猜不是真的烤爐)。爐子上堆滿了一個個不同口味的酥餅和點心。我以為它只不過是一個賣酥餅點心的小店,順便賣一些炒飯,湯麪之類主食,於是就沒怎麽在意。

金雞園不是街口的第一家。它是門口有人排隊的那一家。樓上是餐廳。

酥餅點心好像不是在這裏現烤的。

種類還不少。不過擺在架子上都沒有蓋起來。衛生局來看到這種情形,二話不說,全部丟垃圾。

這是樓下外賣的地方。邊上也有兩張桌子。你看它的擺設,牆壁的顏色,地上的紙箱子。

金雞園的烤爐看起來跟以前的燒餅烤爐不一樣。以前的烤爐是軍用55加侖大油桶改裝的。油桶裏面塗上厚厚的一層高溫水泥。上面有個大洞,下面開個通風和扒煤炭灰的洞。煤炭生火,燒熱了以後放在爐子裏,然後把水泥燒的熱乎乎的。師傅用手把幹好的燒餅一片一片的貼在烤爐裏的爐壁上。沒多久,烤的脆脆的燒餅就好了。師傅用一把鐵鉗子把燒餅夾出來。我經常探頭去看,同時想為什麼燒餅在烤的時候不會掉下去。師傅拿燒餅的時候要怎麼拿,燒餅才不會從鉗子裏掉出來。

前一陣子看到一則新聞,說金雞園進入台北米其林必比登(Bib Gourmand)2018 和 2019 的推介名單。這可是台北餐飲界一件不小的大新聞。其他像永康牛肉面,獨一處,杭州小籠包和臨江街的天香臭豆腐都在榜上。有餐廳,有小吃,有夜市地攤,有街邊門市部。

原來我如此這般的孤陋寡聞,數次路過寶山竟然空手而歸,實在是不可原諒。少不得下次去永康街一定要好好的去拜訪一下,看看它是那一路來的好漢把個這麽俗氣,看起來髒兮兮,老舊不堪的二層樓餐館開的如此這般的呱呱叫。

這次來永康街那就不用考慮了。一到吃飯的時候,我們就直接走去金雞園。門口的員工說二樓有“雅座”,要我們自己上去。樓上有七八上十張桌子把這個不大的餐廳擠的滿滿的。牆壁上的海報,瓷磚和油漆的顏色,地板上的痕跡,桌椅的老舊,餐廳之擁擠,盤碗的清潔,桌上的擺設,員工的打扮,服務的素質都告訴我米其林沒有把這些重要的“軟實力”包括在它的評價中。看來米其林的評委都戴了漆黑無比的墨鏡,點了菜以後也不抬頭看看四周的環境,埋起頭來就只顧著品嚐盤子裏的菜,吃完了飯和菜,付了錢然後拍拍屁股走人。

油豆腐細粉。湯太黑,不夠漂亮。粉絲太多。

銀絲捲很香,皮脆,內軟,比一般的要甜。所以好吃。可惜不知道為什麼盤子上有些日本字。

素餃沒有紫林的好吃。有點乾,個兒大,味道也不重。我喜歡吃原味,不喜歡沾醬油。我是來吃素餃,不是來吃醬油的。

小菜不夠漂亮,不夠吸引人。

油豆腐細粉不及格。湯不夠鮮,我不喜歡那個餛飩。個兒太大,肉太結實。油豆腐也太大個。湯不夠清。不夠精細。

蓮子湯差了點。先做好然後用塑膠盒密封起來的。你覺得你會喜歡嗎?

小籠包個個都胖胖的。餡很多。比鼎泰豐的結實。湯比較少。味道還鮮美。

吃不完的菜是在這裏打包外帶的。菜都是從那個鐵皮的升降機裏來的。廚房可能在一樓後面或地下室。

吃飯的紙巾盒子在牆上海報的邊上。臺灣很多餐館都是這樣。紙巾又小,又薄。拿了五六張檫個嘴好像檫不乾凈一樣。怎麼就不能給一些大一點,厚一點的紙巾呢?這也是臺灣的文化。

奇怪,賣上海小吃的餐館有日本字的海報。這也是臺灣的風俗習慣。

小菜式樣不少。

要不然這個金雞園怎麼能夠跟仁愛路國父紀念館對面的都一處和中規中矩的鼎泰豐排在一起呢?阜杭豆漿(你如果去過,你就知道我說的是什麽)也在米其林的榜上。它的髒亂,服務之差勁,環境之惡劣,大概也不在米其林的考量當中。我猜米其林知道臺灣一般的餐飲業就只有這個檔次,這個調調,多求無益。我們也只有退其次了。

既然只有這個檔次,那我也只有依樣畫葫蘆,也戴個墨鏡,假裝沒看到我不想看的東西,也不去想盤碗乾不乾凈,半閉著眼睛,埋頭苦幹,吃吧。

我們沒有點酥餅。等一下吃了飯去買幾個帶回家吧。大火烤的,應該比較衛生。只是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時候烤的。

2019 台北米其林還建議許多夜市的小吃。我真不敢想象米其林有沒有去看看夜市攤位邊上是怎麼洗碗,怎麼擦桌子,怎麼用塑膠袋罩住盤子,怎麼保持食物的品質和溫度的。評委一定沒去管這些雜事,要不然就是米其林要賣廣告,顧不了這麽多了。

我想,臺灣在我離開四十幾年後,在飲食衛生這方面好像改進的有限。我一面吃金雞園的小籠包,一面在想,如果臺灣的衛生局跟 Virgunia Fairfax County 的衛生局一樣嚴格,一樣不定時的來檢查。檢查不乾凈就當場勒令停業。第二天再來,一直到乾淨,合格為止,那該有多好。要不然把 NYC 的餐館 ABC 評分標準拿來台北。廚房,飯廳,廁所乾淨的給A,不怎麼乾凈的給 B,太差的給你一個 C,看你敢不敢不改進。那該有多好。為什麼台北的 Starbucks 和 Louisa 可以弄的那麽寬敞,大方,舒適,安靜。為什麼信義商圈的許多外國餐館可以把環境弄的優雅大方,擺設新穎,盤子叉子都弄的乾乾淨淨,而臺灣的一些小吃,夜市,地攤就這麽髒兮髒兮的。也就是說,臺灣的一些飲食業就是比較低一級。有些飯廳,廚房,廁所,服務就是比國外一些文明社會的餐館要低一等。

說真的,我們回來三年多了。剛開始還埋怨這,埋怨那的。看這個不順眼,看那個心裏有疙瘩。現在我們一吃飯,那個無形的墨鏡就戴起來了。眼不觀四面,耳不聽八方,雙眼直視。桌子自己再擦一遍。拿出自備的筷子,調羹,不跟桌面接觸,用自己的紙巾這些措施,埋頭苦吃,三下兩下吃的清潔溜溜,付了錢以後,頭也不回,馬上拍屁股走人。

我不知道這是誰的錯。我太囉嗦,吃飯的客人要求不高,小孩在這種環境下成長,長大了已經習慣了。社會不夠富裕(要不然滷肉飯不會新臺幣三十塊一碗),競爭太激烈,薪水不夠高,臺灣太小,餐館太小,人口密度高,政府不注重,餐館太多,應該都是原因。

我能說什麽?除了發發牢騷,還不是一樣吃下去了。這就是臺灣餐飲業整體表現出來的檔次和規格。這就是臺灣的風俗習慣,臺灣的特色,臺灣的飲食文化。

它就是這個調調兒。你別自命清高,更不要妄想它會改變。難道你沒聽過“入境隨俗”這局老話嗎?

麻油雞探險記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最近這一年,林口增加了許多新的商店。餐館,便利商店,手機附件店,咖啡廳,奶茶店,麪包店,貓狗店,藥局,自動洗衣店,超市,和雜貨店,林林總總一大堆。連銀行都增加了好幾個。街上行人,摩托車和車子好像一下子增加了好多。我猜,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口蓋了許多低總價,低坪數的大樓。據我保守的估計,在過去這三年中,林口可能新蓋了四,五十個大樓。加上世大運釋放出來的三千多間低於市價的出租房,林口的人口可能增加了不少。捷運通車已經三年多了。林口的三井 outlet 一到周末就忙的不得了。再加上工一的開發,看起來林口會慢慢的熱鬧起來了。當然,增加的商店中最多的就是餐館了。林口最近增加的餐館大多數是廉價的家庭餐廳。一般來說,它們擺設簡單,位子不多,燈光不亮,價錢親民,外帶不少,餐具自助。可惜只有幾家生意特別好,其他的好像也不怎麼樣。那幾家生意好的餐館,一到吃飯的時候就大排長龍,顯然頗受吃客的喜愛。在所有的餐館中,生意最好的才開了幾個禮拜。它是一個賣麻油雞的餐館。這家餐館跟其他的家庭餐廳不同。它招牌亮,牆上掛的菜的相片亮,餐廳裏的燈光亮,整個餐館燈火通明,老遠的就看到它人頭攢動,霧氣騰騰。七,八個要點菜的客人在餐廳門口排隊。一排都排到餐廳裏面的餐桌邊上。已經付了錢正在等外賣的客人都在門口耐心的站著。整條街上就看到它一家忙的不可開交。顯然的已經把附近的幾家餐館的生意都搶過來了。說來慚愧,我這個吃貨其實還從來沒吃過麻油雞。一聽這個名字我就有點提不起興趣。對我來說,麻油是個佐料。一般來說,我用大火炒菜,在起鍋前滴個幾滴麻油,再翻幾下就起鍋入盤。麻油只不過是為了取其獨特的香味,用來增加菜的香味,刺激吃客的食慾而已。麻油雞嗎,顧名思義,就是麻油和雞塊。也就是把切好的雞塊,雞腿,雞翅膀放在有很多麻油和水的鍋裏煮出來的。可是,這好像跟我炒菜的原則有點反其道而行的味道,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道理。試想,喝雞湯的時候,湯上飄著一片一片的油,我當然會先把油瓢掉才喝雞湯,吃雞肉。那麻油雞上的麻油我是吃還是不吃?當然,這是我的無知,也是我的偏見。怪不得他人。既然這家麻油雞生意這麽好,這麽多人都趨之若鷲,我就應該拋棄我的成見,去看看麻油雞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打定主意,那就去排隊吧。

這家麻油雞餐館四方形的廚房就在大門口,把餐館的大門佔了百分之七十。留下一個窄窄的通道,放了兩張桌子,順便給客人排隊,進出飯堂用的。整個廚房沒遮沒攔的敞在外面,只要走過就看得到幾個大媽和小姐。大媽在鍋邊掌廚,小姐管接單,收錢,擦桌子,包外賣。兩三個大鍋在最外面,滾滾的雞湯在鍋裏翻騰。霧氣蒙蒙的,好不熱鬧。廚房中間有個大桌,這是廚房裏配肉的地方。桌上有個灰白顏色,看起來不怎麽乾淨的保麗龍 styrofoam 的箱子,約莫一英尺半立方。箱子裏面大概有七,八個塑膠袋,每個塑膠袋裏面都裝滿了東西。小姐接了單子,收了錢,就把單子放在大桌上,那個大媽就照著單子抓了不同的肉碼,放在一個淺淺的陶碗裏,拿給駐守在大鍋前的大媽。她把陶碗裏面的肉碼放入鍋裏,沒多久就煮好了。堂吃的裝到陶碗裏,另外一個服務員就把它端到客人的桌上。外賣的就把煮好的肉和湯裝在一個塑膠袋裏面。熱雞湯和雞肉放在一個塑膠袋裏,然後用一根橡皮筋包起來。麵線或飯放在另外一個塑膠袋裏,一樣用橡皮筋包起來。然後把這些塑膠袋放在紙盒子裏。這幾個紙盒子再通通放在另外一個手提的塑膠袋裏。客人拿了,回家享用。這可能大概就是它的流程。餐館很忙,在我們前面排隊的有六,七個。我們看過牆壁上的相片,決定要點什麼以後,我就叫太太去找一個位子。我一面繼續排隊,一面看熱鬧,一面看牆壁上的相片和整個廚房的作業。原來,麻油雞並不是只有麻油雞。依照牆壁上的相片,這家餐館除了麻油雞以外,它還賣:麻油雞腿,麻油雞胗,麻油豬肚,麻油腰子,麻油里肌,麻油豬肝,麻油豬心,麻油腸子,麻油 combo,麻油面線,麻油青菜和麻油飯。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麽的孤陋寡聞了。實在慚愧。排呀排呀,還有三個人就到我了。想到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吃到香噴噴的麻油雞,心裏免不了有點期待。快了。再等幾分鐘就好了。突然,晴天霹靂的一聲怒吼從收錢的那裏傳出來。我正在聞著空氣裏的麻油味道,看著餐廳裏熱鬧的情景。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把我嚇了一跳。在我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前面的一位客人從收錢的銀箱那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接二連三的又是幾句罵聲從他的口中噴出來。所有的大媽,收錢的小姐,吃飯的客人,排隊付錢的客人和外面等外賣的客人都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那邊,大概跟我一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平聲靜氣的跟他解釋。我從他們短暫的交談中,沒搞清楚他們是為什麼爭吵,好像是找錢找錯了還是菜點錯了吧。幾句來回以後,收錢的小姐請他在邊上等一等。過一下再跟他理論。排隊的客人看沒什麽熱鬧可看,又靜下心繼續排隊。其他的人也轉過身回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我也繼續看廚房裏的作業情形。這不看還好,一看簡直把我嚇一跳。廚房中央這位大媽,站在那個保麗龍的箱子邊上,忙著照單配肉。她應該有五十幾了吧。雖然餐廳生意很好,她駕輕就熟,左右開弓,應付自如。她戴著一雙深藍顏色的塑膠手套。左手拿著一個陶碗,右手在保麗龍盒子裏的塑膠袋裏淘東西。淘出來的東西就放在左手的那個陶碗裏面。原來那些塑膠袋裏面裝的就是雞肝,雞胗,里肌肉,豬肚,豬心,豬腸子這些東西。抓了這些東西以後,還看得到她塑膠手套手指上的血跡。她把已經裝好的陶碗沿著保麗龍箱子邊上擺成一排。後裝好的陶碗就放在先前的陶碗裏面。一個一個的疊起來。過了一下,管大鍋的大媽轉過頭來,拿了一碗剛剛煮好的麻油面線給她。管肉碼的大媽轉過身,伸出她的左手,單手接下了那碗九分滿的陶碗,她那沾了血跡的大拇指就浸在麻油雞湯裏。她接下那個陶碗後,放下右手裏的肉碼,然後用兩個手把那碗熱騰騰的麻油面線送到客人的桌上。在這個時候,排隊的客人停下來了因為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正在電話上,不知道在跟誰討論剛才那個大聲嚷嚷客人的抱怨。我把太太叫來,低聲的跟她說我不敢吃麻油雞了。我簡單的跟她說我看到的情景,她點點頭,我們奪門而出,揚長而去。這次麻油雞的嚐鮮探險記,就明亮的燈光下,很不光彩的無疾而終。

臺灣政府愛民口罩德政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台灣人真喜歡排隊。不但喜歡,還很會排,很有耐心。

我回來三年多了,還是一頭霧水,搞不懂為什麼。

一間 2 坪大小的茶店可以有六,七個人排隊。為的是買一杯新臺幣40元的“九如檸檬綠”或一杯新臺幣25元的“古早味古釀冬瓜茶”。除了正在排隊的還有幾個在門口等“粉圓鮮奶茶”或“溪口甘蔗牛奶”的客人。不知道“鮮奶”是不是今天早上剛剛從乳牛肚子擠出來的。

除了茶店前面的隊伍,還有其他的隊伍一樣驚人。

用一個甘蔗板做個手推車,台灣人就能在下班以後自己創業做老闆。在手推車上面架個烤爐,櫃子下面藏一個液化煤氣的桶子,烤爐上面架上兩個新臺幣三千元買的雞蛋糕烤盤。再從蝦皮買一個新臺幣三百元的紅外線溫度計。在自家附近人潮洶湧的地方,借著路燈就可以開業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也是台灣小孩喜歡排隊的地方。香噴噴,熱乎乎,鬆軟可口的雞蛋糕,風一吹,老遠就可以聞得到。新臺幣25元可以買四個,送一個。五,六個人排隊是正常的現象。

其他在 Coach,Gucci 或 Michael Korse 門口整齊的隊伍,則是家常便飯。我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說到排隊,為了響應臺灣政府的德政,臺灣人也踴躍的用排隊來表達人民對政府真誠的支持和擁護。

這次排隊不是買茶水,不是買雞蛋糕,不是買包包,而是買口罩。一個口罩只要新臺幣5元。便宜,及時雨的口罩讓台灣人喜歡排隊的天賦在政府的德政下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臺灣政府全心全意,以大公無私的精神,徵招世界一流專家,經過集思廣益的努力,再加上一系列的政策改進和細節調整,賢能的中央政府為了人民的健康,為了提高人民能夠有效的防禦武漢流感,為了配合台灣人喜歡排隊的本能,千呼萬喚才出土了獨無僅有,萬無一失,合情合理的愛民口罩政策:

臺灣政府精益求精愛民口罩政策之曲折的心路歷程:

  • 資料來源:網路

  • 資料來源:網路

簡單的說:

一個人一個禮拜只能買兩“片”口罩。多的沒有。不願意排隊而導致買不到口罩的活該倒楣。後果自負。

一個禮拜新臺幣十塊錢保健康。至於細節嗎,族繁不及備載。自己拿出你的身份證。看著辦吧。

02/06/2020,下午兩點半。林口家樂福附近。心甘情願的響應政府德政,排隊買口罩的長龍。

10,000 steps a day for three and half years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Health, Life in Taiwan.
Tags: , ,
add a comment

Turns out the ‘get your 10,000 steps in a day’ thing isn’t a thing at all

https://www.theladders.com/career-advice/turns-out-walking-10000-steps-a-day-is-a-big-myth

Well, walking 10,000 steps a day isn’t a thing but it isn’t easy either to say the least.

That being said, we have walked 10,000 steps a day on a monthly basis for the past three and half years. We have tried our best to reach our target everyday, but, at times, it wasn’t easy because of illness, traveling or simply too lazy to get out of the house,

We started this routine from July 2016 when we lived in Shanghai. In the next three and half years, we have walked a total of 14.8 million steps in 1,338 days. That came to 11,060 steps a day.

Yeah, you read it right, 14.8 million steps.

Our record was 16,066 steps a day for the entire month of May in 2019 when we were traveling along the Silk Road from Urumqi, Xinjiang to Xian, Shanxi, China.

In that month alone, we walked approximately 204 miles. Unbelievable! That was a lot of walking by any standard.

How long we can keep this regimen going is hard to say. But, we firmly believe that we are doing this for our own good because every time we put one foot in front of the other, we are building our stamina and strength.

Another three years, mayb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