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臺灣的四不,一沒有 December 31, 2016

Posted by hslu in Taiwan.
Tags: , , ,
add a comment

自由變自冉 總統府春聯成笑話?

臺灣總統府四不,一沒有:不識字,不解意,不通文,不學事,沒有教養。

這不是笑話,這是丟盡了臉。

https://tw.news.yahoo.com/%E8%87%AA%E7%94%B1%E8%AE%8A%E8%87%AA%E5%86%89-%E7%B8%BD%E7%B5%B1%E5%BA%9C%E6%98%A5%E8%81%AF%E6%88%90%E7%AC%91%E8%A9%B1-000000627.html

Share via Yahoo新聞 App
下載 Yahoo新聞 iOS版 https://goo.gl/4Ha0sA

Android版 https://goo.gl/6WKXSJ

Advertisements

你說《桃園國際機場賦》的水準有多高? December 31,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Taiwan.
Tags:
add a comment

http://m.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524210

雖然大家說”文章是自己的好”,可是你唸一遍這篇”桃園國際機場賦”就知道它好不好了。

如果你唸不下去,請參考報章裏的註解。

海碗居,北京王府井 December 31,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Restaurants, Travel.
Tags: , , ,
add a comment

我們來北京六個晚上。今天是第六天,明天我們就要回上海了。雖然我們兩個都有點生病,不過臨走前我們決定再吃一次北京菜。王府井大街離我們住的 Park Plaza 不遠,走路五分鐘左右,去碰碰運氣看。

王府井大街有幾個百貨公司,我們選離我們最近,格調比較高級,看起來比較新的APM百貨公司。我們昨天才來過,對它破有好感。它餐館多,價錢公道,燈光明亮,來逛街和吃飯的人也多。應該是一個好地方。

我們樓上,樓下四處張望,選中了海碗居。海碗居的裝潢特別,頗有它特有的格調:一個海大的麵碗,一個手工麪條師傅,乾淨的飯廳,古古色古香的中式桌椅,漂亮的壁畫和牆上的炸醬麪賦。這叫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就這裏了。

路過的行人在外面排著隊看菜單等位子,

忙碌的師傅在後面捲袖子揉麪糰做麪條,

繁忙的跑堂在裏面吆喝著帶位子端盤子,

高興的客人在飯廳笑嘻嘻吃大餐喝白酒,

我們看到如此受歡迎的人氣就知道這是個好地方。這麽多人來,一定錯不了。

等了十五分鍾,參考菜單上的北方菜,我們已經知道要點什麽菜了。

炸醬麪

炸醬麵的配料有:心兒裏美絲几,黃瓜絲、豆芽菜、白菜、青豆、芹菜和青蒜苗。

麵吃起來結實,有彈性,

海碗居的炸醬裏面是有料的。它表面發黑,各現油,發亮。它是用發酵過的黃豆做成的黃醬為底。加上調味料和炒香的四肥六瘦肉丁一起做的。炸醬鹹,味道重,有些淡淡的酸味。白色的麵,五色的小菜和烏黑的炸醬配在一起,口感一流,味道稍鹹了一點。我們兩個吃的不亦樂乎。兩人公認這是我們吃過最好吃的炸醬麪。


砂鍋豆腐

吃麪總要配個湯喝喝,才像個吃飯的樣子。清淡的砂鍋豆腐,有素菜,有豆腐,有鮮美又熱乎乎的雞湯。冬天外面冷。進來喝碗湯。讚!

京醬肉絲

這個京醬肉絲可說是獨樹一格。用甜麪醬或黃醬加油爆炒出來的。不過,海碗居不用捲餅夾著肉絲吃。它用的是豆皮。這還是我第一次。豆皮有些硬,不好咬。雖然這可能是北京道地的吃法。我還是喜歡有剛剛做好的捲餅。

北京點心

八寶飯吃了。很好。有八寶。其他的沒吃,名字也不記得。下次不用叫了。相片上的比較好看。這是浪費錢。

保證讓你看到流口水 December 31,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Travel.
Tags:
add a comment

小時候,一到過年,爸爸媽媽就把這些糖果搬出来,招待來拜年的親戚和朋友。我們也只有在過年時,才能吃到這些好吃的東西。左邊的是甘纳豆。右邊的不知道叫什麼。外面是糖,裏面是花生。這是在台北迪化街看到的。沒敢買。有些臺灣的商人沒良心,不知道他們在裏面放了什麼東西。

一大塊花生和麥芽糖做的大磚頭。老闆用刨木頭的刨子刨幾片下來,用薄餅包冰淇淋吃。這是在圓山捷運站邊上看到的。

這是變樣的蔥油餅(那個泡泡的)加蛋(邊上那個小的)。可以在龜山的花園夜市買到。龜山就跟林口隔著一條高速公路。

以前的烤玉米是用木炭小火爐烤的。又甜,又酸還帶一點辣的醬塗在稍微有點焦的玉米上。真香,真好吃。這是在桃園龜山的花園夜市看到的。這個夜市就在林口對面。過了高速公路就到了。

百吃不厭的臭豆腐。這也是在龜山的花園夜市吃到的。

不知道為什麼,新版的蚵仔煎沒有我想象的那麽好吃。可能是澆在上面的汁跟以前的不一樣。

這一碗咖哩羊肉是一位貨真價實的印度人做出來的。龜山的花園夜市有得賣。入口即爛的羊肉,濃郁的咖喱味道,配上熱噴噴的白米飯,又便宜,又好吃,暖在肚裏,熱在心上,連頭頂上嗚嗚亂吹的林口夜風都不怕了。

一鍋羊肉,一鍋雞肉,任君挑選。這位會說中國話的印度師傅,娶了個臺灣太太。我們點菜,他叫他的 Darling (太太)裝一盒飯,再裝一盒羊肉。他自己去做印度飛餅去了。飛餅比較甜。要另外叫。他的 darling 正在忙。另外一位可能是跟工讀生。太太以為他是這一對夫婦的孩子。沒敢問。

五花肉早就已經和膽固醇相提並論了。不過,你要是敢吃肥肉,那一定要和醃過的酸筍和蔥頭一起煮來吃。淡淡的甜味,酸筍的特別味道,清淡的醬油底,加上五花肉熬出來的豬油。撇掉上面漂著的油,舀一碗鍋底的肉汁拌飯吃,其樂無窮也。膽固醇一邊玩去。不過,話說回來,你要是二高或三高,那就看著辦吧。不過筍的纖維質高,吃了對身體不無小補。專撿筍吃,不吃肥肉也可以解饞。

簡簡單單的四川泡菜,八角,辣椒,微辣,酸中帶一些甜味。配著滷豆乾,海帶和鴨翅膀。下酒好菜。

手工麪條,六塊香噴噴,入口即化的牛腱子肉,雞湯和豆瓣醬打底,加上蕃茄,洋蔥,花椒,胡椒,八角,蔥,薑,蒜及蔥頭韻味十足的牛肉湯。

沒一個好東西 December 30, 2016

Posted by hslu in Election, Trump.
Tags: , ,
add a comment

真笨!不過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自作自受。

跟那個叫比利克林頓的一樣不要臉。可是,美國人不在乎。沒有道德沒有關系,美國總統的寶座一樣可以坐的穩穩的。上樑不正,怪不得下樑也跟著歪。美國離婚率高的嚇人,導致美國沒有幾家沒有幾個半兄,半妹的。你說這難道不是有樣學樣嗎?

實在有够笨!

每次,西拉里或比利克林頓上臺胡扯一個半鍾頭就可以進賬六百八十一萬三千六百三十一塊新台幣。這是沒有止境,卻百分之百合法的貪!給錢的可省稅,拿錢的賣關係。這就是美國政治的精華所在。當選前,你給我銀子買關係。這是合法的投資。當選後,我給你好處還人情。這是犯法的勾當。可是,美國人在乎嗎?別天真了。君不見,美國竟然有超過一半的選民,想要她牽著那個不要臉的先生的手回白宮呢!Go figure!

湯城小廚,北京王府井 December 26,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Restaurants, Travel.
Tags: , , ,
add a comment

​我們十月底由上海坐高鐵去北京玩了六天。雖然我們兩個都病了,還是硬撐著跑來跑去。前三天,我們住在秦唐府七號客棧。後三天我們住在王府井附近的 Park Plaza。

我們在走的前一天出了 Park Plaza 旅館找餐館吃晚飯。本來想再去王府井大街走走的,可是一轉身看到幾家餐館的霓虹燈招牌就在旅館邊上閃閃發亮,我們就先走去那裏瞧瞧。如果看起來不怎麼樣那我們就再去王府井大街那碰運氣。

前兩家門可羅雀,裏面也黑黑的。明顯的不及格。第三家外面還算整齊,裏面明亮,可惜沒客人。也不及格。第四家比較大,裏外都明亮的很,可是不知道是什麼樣的餐館。不管了,去看看再說吧。

餐館名字叫”湯城小廚”,裏面燈火通明,沒有幾個空位,一看就是個好兆頭。餐館名字叫湯城,那他們熬的湯一定不錯。我們兩個正好咳嗽,病了幾天,有一碗熱湯喝喝,那還是不錯的。

進去以後就被帶到一張小桌子。菜單厚厚的一大本,裏面介紹好幾種湯的作法,看起來很專業的樣子。

小菜:蘿蔔條。就一碟小菜。

北方的蘿蔔跟南方的不一樣 北方的蘿蔔比較結實些。

燒味拼盤

豐盛,夠味。比維吉尼亞州任何一家廣東店的臘味都好吃。VA大排檔或漢宮的叉燒實在是不夠看。

我們就兩個人吃飯,沒法叫菜單上那麽大的一個煲,只能叫個小罐來喝:珍菌煲老雞。

濃,香,補。冬天喝一碗,雖談不上延年益壽,養顏健身,但是通體溫暖,北京外面的寒氣都不怕了。其實這是吹牛皮的:北京寒氣逼人,來一碗只能在外面頂個五分鐘。雞肉可以不吃,湯要喝完。不信你冬天去北京試試看。

紅燒乳鴿

在美國,正式的越南餐館大多數有這一道菜。滷的好,滷的夠味,配著酒吃,真香。如果不怕手髒,用手扒著吃才更有味。

香煎咸鱸魚

Reston Town Center,VA 的一家美國海鮮餐館,Passion Fish,有一道 deep fried flounder 可以跟這道菜比美。

包心菜

銀絲餅

主食兼甜點。甜甜的奶油奶酪配香脆的小餅,真不錯。就是太多了。正好 Park Plaza 沒有免費的早飯。吃不完,帶回去明天早上當早飯吃。

湯城小館的生意非常好是有原因的:菜好吃,服務周到,餐館乾淨,燈光明亮,上菜快,價錢比王府井大街的餐館便宜。怪不得。

Aleppo, Putin and Obama’s dismal legacy  December 26, 2016

Posted by hslu in Election, Global Affair, Obama, Politics, Putin.
Tags: , ,
add a comment

http://m.washingtontimes.com/news/2016/dec/25/obama-doctrines-death-knell-sounds-as-aleppo-falls/

In foreign policy, Obama is tragically out of sync with Syria people and much of the Middle East. He is also pathetically out of sync with American people. 

His despicable and liberal domestic agenda was undeniably responsible for the uprising of the Trump crowd.

Sadly, under Trump, American people will be pulled toward the other extreme: neoconservatism.

好像臺北人都到齊了 December 25, 2016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Tags: ,
add a comment

昨天是12/24,禮拜六,也是聖誕夜。台北街上人多,地鐵更忙。台北火車站捷運站裏的人真夠多,多的好像所有的台北人都出來玩了。

從圓山地鐵站來火車站轉車,要去忠孝復興,人之多是前所未有的。大家擠來擠去,我們閃來閃去,怎麽走對面還是人。

也難怪,昨天天氣好,又是假日。今天也放假,難得的好機會。連我們都從林口跑來台北玩。怪不得人多呢。

美酒加咖啡 December 24, 2016

Posted by hslu in Economics, Taipei, Taiwan.
Tags:
add a comment

​”美酒加咖啡,我只要喝一杯

想起了過去,又喝了第二杯

明知道爱情像流水,管他去爱誰

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

鶯歌老街的一個昏昏暗暗的巷子裏,斷斷續續的漂來這首大家都很熟悉的老歌。雖然不是鄧麗君的歌聲,這位女歌手的聲音倒也優美動聽,失戀的無奈,跟著苦苦的咖啡,一杯接著一杯的往肚裏吞。看來是一個卡拉OK的版本吧。

鶯歌老街似乎已經沒有昔日的光彩了。我們去的那一天下著小雨,天上烏雲密佈,天黑的早。整條街上沒有幾個遊客。路上每人,店裏沒人,餐館裏更是冷冷清清。雖然老闆在店裏望眼欲穿,可惜路過的行人都是匆匆而過。留下沒有客人的飯堂,好不凄凉。我們去買東西,年輕的老闆娘說,客人少比以前多了也叫苦連天。

鶯歌火車站。離老街走路不到十分鐘。



悽慘。老天不做美,天上的雲層好暗,好厚,壓的叫人透不過氣來。政策扯後腿,慘淡的經濟,把老街的店家壓的更是抬不起頭。

好大的花瓶。

真多。不知道要賣到那一年,那一月。

有這種好事?

這一家的東西,我們上次來就很喜歡。客人少多了。商品的價錢也跟著掉下來。不過,老闆還是很親切。很想賣一個石頭的大茶台給我們。

走到巷子頭,一片灰牆上掛著一個破舊不堪,沾滿了蜘蛛網和油垢的擴音器。”苦酒加咖啡”就是從這個擴音器出來的。
這是鶯歌老街後面一個轉角上,一家叫”厚道飲食店”的餐館。

其實,我們幾年以前來過鶯歌一次。我們買了不少陶器的盤子和鍋子,也在這家餐館吃過飯。這次舊地重遊,再來回味一下。

厚道的菜改了,好像跟以前的菜不一樣。現在的菜並沒有什麼特別:排骨飯,排骨麪,雞腿飯,滷肉飯,旦仔麵和乾麪。選擇少的可憐,許多菜單上的東西都沒有。

菜就這麽幾樣,飲料卻一大堆。可能比較好賣,有可能利潤比較高吧。

不過它的室內裝潢卻跟以前一樣,獨樹一格:老眷村的佈置,古舊的反共標語,舊日的教條圖片掛滿了所有的牆壁。

台中公園的舊相片也在上面。


筍片湯。清淡無味。

台灣鐵路局的”接駁車”。短距離的慢車。每站都停。好多人坐。我們是在板橋上的車。

貨車更慢。

我們還有一些東西沒買。下次再來看看老街的生意好不好。

多到擺在地上賣 December 23, 2016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Tags: ,
add a comment

我應該是一個鄉巴佬,因為我從來沒聽過”五分埔”。不過太太知道。

我們從九份回臺北,本來我們要在忠孝復興下車。快到松山火車站時,司機提醒大家:”下一站是松山火車站,五分埔。”

太太就拉我下車。她說,林口風大,她要買一頂帽子。好吧。

到了五分埔把我嚇了一跳。好的衣服都放在地上賣。又讓我開了眼界了。

許多摩托車後面拖著這個,方便運一包一包的衣服。

批發市場的邊上有個廟。太太找帽子,我看大媽跳街舞。

禮拜二晚上,人不多。店員告訴我他們開到晚上十二點。

沒什麼吃的。數來數去,最多只有五家,大部分是賣奶茶的。我衣服夠了,不能再買。每一家都一樣,沒什麽看頭。
等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