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癡情有罪嗎? March 7,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Death and Yuanfen, Religion.
Tags: , , ,
add a comment

天龍八部插曲 痴情冢

閑來無事把金庸的天龍八部連續劇再看一遍。才開始看,還有一陣子。雖然這個2013的版本並不受觀眾歡迎,可是我還是蠻喜歡的,也很喜歡它的插曲。聽了這首”痴情塚”,被它哀怨無奈的歌詞和悲傷婉轉的旋律吸引住了。

Source: Youtube

Source: 維基百科

Source: Youtube

Source: Google search 痴情冢 image

希望你也喜歡。

記得我初中的時候,我們家從五權路的公益社搬到北屯國小對面的北屯新村(後來改成凌雲新村)。我起先是走路上學,由北屯路開始,順著雙十路,經過臺中公園,順著自由路到市立台中一中。放學後,在回來的路上,精武路邊有一個小小的書店擺了一大堆舊書。我這些窮學生就跟其他幾個窮學生一樣天天準時報到,在這個書店裏看不要錢的武俠小說。

後來坐公車上下學,就不來這個舊書店了。不過,天無絕人之路,下課後,我們需要去火車站對面的公車中心搭公車回家。在中正路的北邊,快要到火車站的地方有一個更大的書店,我這個窮學生又找到一個不要錢,不用會員證的免費圖書舘。當然,我不是看參考書,也不看課外讀物,一到這裏就找昨天看過的那一本書,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繼續往下看。如此,日積月累,許多有名的武俠小說都給我看完了。依稀還記得名字的作者有金庸,臥龍生,古龍,梁羽生,諸葛青雲,等等。至於書名那早就忘記了。

現在大陸影視界非常發達,許多省和一級城市都有電視和電影公司,電影和電視劇沒多久就有新的問世。再加上,許多影視網站都不要錢,隨時想看,隨時有。實在方便。很多有名的武俠電影和電視劇都看過幾次了。想當初,蹲在地上和站在書攤邊上看不要錢的武俠小說,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呀。

抽空聽一聽這首美麗的歌吧。

痴情冢 – 贾青

眼里柔情都是你 ,
爱里落花水飘零。
梦里牵手都是你 ,
命里纠结无处醒 。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

人前笑语花相映
人后哭泣倩谁听
偏生爱的都是你
谁错谁对本无凭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Source: Google image search

至於電視劇中那幾個主角,他們痴情到不可理喻的地步在現在已經不多見了。

你說痴情好還是放得下好?

是愛人但不被愛好還是被愛卻不愛他好?

天龍八部有非常濃郁的佛家思想。但是,天底下真正看得開,放得下的有幾個呢?

可是,話說回來,天底下又有幾個會跟電視劇裏的主角一樣那麽痴情,那麽執著的呢?

看來鑽牛角尖的比較多吧。

年夜飯,林口家裏 January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Chinese Food, Cooking, Life, Taipei, Taiwan.
Tags: ,
add a comment

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年。除夕那天中午想去外面吃個便飯,誰知道,竟然沒有一個餐館開門。我們去黃昏市場買了一點青菜和一條炸好的鯽魚就回家弄個中飯,隨便吃一點。晚上五點開始做年夜饭。就我們兩個吃。許多東西都是現成的可以在菜場買得到。簡單,方便多了。

快七點就做好了:現成的滷菜,買來的烤鴨,炸年糕(紅豆),乾煎大蝦(不太新鮮),湖南臘肉(台南朋友送的)炒蒜苗,紅燒獅子頭(獅子頭是買來的),乾煎烏魚子(不好吃)和豆瓣魚(做的不錯)。酒只是淺嘗而已。買了紅酒,還沒有喝過。

台北迪化街 January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add a comment

四十幾年以來,今年是我們兩個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新年。

我們家以前住台中。我在台南念大學。大學畢業後,在台中附近當了三個月的大頭兵,然後分派在高雄澄清湖邊上的覆鼎金當了一年九個月的運輸兵。當完兵就出國了。台北嘛,總共沒來過幾次。稍微有點印象的地方都在中華路附近:中山堂,西門町中華路樓上和遠東百貨,因為我爸爸有一陣子在這附近上班。我去過教育部兩三次辦理出國手續。在台協會也去過,可是不记得它在那裏。

我對台北的街道和許多重要的商圈和地標都沒有一點概念。許多地方更是連聽都沒聽過。當然,四十幾年前的台北跟現在的台北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它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分別,因為台北對我來說一概是”莫宰樣”。

迪化街就是”沒聽過”而又”莫宰樣”中間的一個。

Well,前幾天我們去領教了一下。迪化街人山人海,擠的是水洩不通。大家摩肩擦踵,根本沒有辦法走快。我們只走了一半,其他一半不去了。這一次見識過了就夠了,除非有必要,我是沒有任何意願再在過年期間去了。

迪化街兩邊街上本來是沒有棚子的。新年將至,迪化街兩邊蓋起一個棚子,上面摺著膠布擋雨,棚子下搭起臨時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年貨。中間的通道只有原來的一半,大家擠來擠去,很有過年搶最便宜的年貨的味道。

棚子蓋的路當中了。擠死人。

有好幾個攤子可以買當場寫的金字對聯。

買了一塊豬蹄。很貴。十幾塊美金一個。烤箱就在後面。當場烤,當場賣。

一顆豬蹄夠了。不敢買。還蠻好吃的。

我要太太買一點蒜蓉蠶豆。她買了兩大包:一公斤。大概要吃一年。

豬盤子。只有一塊錢美金。

這位印度來的先生生意不好。我看他買不了幾張飛餅。

這個是在糖漿裏炸出來的。

除了現成的年貨,一路上有許多油鍋,烤箱,麵鍋,魚丸湯桶和做魚羹,肉羹的平扁鍋。如果你想要試吃任何東西,只管自己拿。老闆會跟你說,試吃完不買的,請繼續往前走,不要擋到後面的客人。我們發了瘋,也買了好幾樣。幾個袋子提起來還有些斤兩。好不容易擠完了一半,迪化街的另外一半就不去了。

花生湯,紅豆湯,杏仁湯,來一碗。只要美金一塊五。

香腸,臘肉,香菇,烏魚子都是必要的。

好油的香腸看起來很好吃。你敢吃嗎?

這位年過八十的老媽媽一人彎著腰,默默的拖著一個很重的箱子。臺灣有人專門靠蒐集紙板和塑膠瓶和塑膠杯過日子的。買年貨的和她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

年貨還沒有買完,肚子不爭氣。沒關係,有許多選擇。

我們走到一半,還看到幾個年輕的學生抗著保護鯊魚,不要買魚翅的板子擠在大家中間。苦口婆心的勸人家。也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那些牌子,更不知道幾個人因為那幾個牌子而改變注意的。

我們不買魚翅,不過一路上有許多店家賣魚翅。

迪化街過年期間非常熱鬧。不過大家要辦年貨應該早幾天來。沒棚子,沒人潮,沒人擠你。你還可以跟店家討價還價,不是很有意思嗎?
大概人就是喜歡這種氣氛,越擠越開心,買貴了也不知道。我們其實兩個禮拜以前就來過了一次,也買了一些東西應應景。這一次來是看熱鬧的,沒想到糊里糊塗提了幾袋出來。

輸給他了。

迪化街 January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add a comment

四十幾年以來,今年是我們兩個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新年。

我們家以前住台中。我在台南念大學。大學畢業後,在台中附近當了三個月的大頭兵,然後分派在高雄澄清湖邊上的覆鼎金當了一年九個月的運輸兵。當完兵就出國了。台北嘛,總共沒來過幾次。稍微有點印象的地方都在中華路附近:中山堂,西門町中華路樓上和遠東百貨,因為我爸爸有一陣子在這附近上班。我去過教育部兩三次辦理出國手續。在台協會也去過,可是不记得它在那裏。

我對台北的街道和許多重要的商圈和地標都沒有一點概念。許多地方更是連聽都沒聽過。當然,四十幾年前的台北跟現在的台北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它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分別,因為台北對我來說一概是”莫宰樣”。

迪化街就是”沒聽過”而又”莫宰樣”中間的一個。

Well,前幾天我們去領教了一下。迪化街人山人海,擠的是水洩不通。大家摩肩擦踵,根本沒有辦法走快。我們只走了一半,其他一半不去了。這一次見識過了就夠了,除非有必要,我是沒有任何意願再在過年期間去了。

迪化街兩邊街上本來是沒有棚子的。新年將至,迪化街兩邊蓋起一個棚子,上面摺著膠布擋雨,棚子下搭起臨時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年貨。中間的通道只有原來的一半,大家擠來擠去,很有過年搶最便宜的年貨的味道。

棚子蓋的路當中了。擠死人。

有好幾個攤子可以買當場寫的金字對聯。

買了一塊豬蹄。很貴。十幾塊美金一個。烤箱就在後面。當場烤,當場賣。

一顆豬蹄夠了。不敢買。還蠻好吃的。

我要太太買一點蒜蓉蠶豆。她買了兩大包:一公斤。大概要吃一年。

豬盤子。只有一塊錢美金。

這位印度來的先生生意不好。我看他買不了幾張飛餅。

這個是在糖漿裏炸出來的。

除了現成的年貨,一路上有許多油鍋,烤箱,麵鍋,魚丸湯桶和做魚羹,肉羹的平扁鍋。如果你想要試吃任何東西,只管自己拿。老闆會跟你說,試吃完不買的,請繼續往前走,不要擋到後面的客人。我們發了瘋,也買了好幾樣。幾個袋子提起來還有些斤兩。好不容易擠完了一半,迪化街的另外一半就不去了。

花生湯,紅豆湯,杏仁湯,來一碗。只要美金一塊五。

香腸,臘肉,香菇,烏魚子都是必要的。

好油的香腸看起來很好吃。你敢吃嗎?

這位年過八十的老媽媽一人彎著腰,默默的拖著一個很重的箱子。臺灣有人專門靠蒐集紙板和塑膠瓶和塑膠杯過日子的。買年貨的和她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

年貨還沒有買完,肚子不爭氣。沒關係,有許多選擇。


我們走到一半,還看到幾個年輕的學生抗著保護鯊魚,不要買魚翅的板子擠在大家中間。苦口婆心的勸人家。也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那些牌子,更不知道幾個人因為那幾個牌子而改變注意的。

我們不買魚翅,不過一路上有許多店家賣魚翅。

迪化街過年期間非常熱鬧。不過大家要辦年貨應該早幾天來。沒棚子,沒人潮,沒人擠你。你還可以跟店家討價還價,不是很有意思嗎?
大概人就是喜歡這種氣氛,越擠越開心,買貴了也不知道。我們其實兩個禮拜以前就來過了一次,也買了一些東西應應景。這一次來是看熱鬧的,沒想到糊里糊塗提了幾袋出來。

輸給他了。

橫批:LIFE IS PEACHY January 25,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Tags: ,
1 comment so far

朋友寄來的。我送個橫批應景。

你說《桃園國際機場賦》的水準有多高? December 31,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Taiwan.
Tags:
add a comment

http://m.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524210

雖然大家說”文章是自己的好”,可是你唸一遍這篇”桃園國際機場賦”就知道它好不好了。

如果你唸不下去,請參考報章裏的註解。

下聯 October 3,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Tags:
add a comment

​太太在網路上看到一副上聯,問我要不要試著對下聯。

上聯是:

夜半沉思閒望門中月

我想到兩個下聯:

下聯一:

胡思亂想錯愛昔日金

下聯二:

登高望遠出得山上山

勾魂麵 September 29,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Chinese Food, Food, Restaurants, Shanghai, Travel.
Tags: , ,
add a comment

只要一小口,馬上勾你魂。

刺激吧?

四川菜裏,干鍋菜看起來最嚇人。一大盤的干鍋雞或是干鍋牛幾乎有一半是油爆的乾辣椒。不過,干鍋菜看起來辣,吃起來沒那麽辣。

我猜,丁香荳蔻的成都勾魂麵也是那種雷聲大,雨點小,語不驚人死不休,不怕你不來的噱頭菜吧。

姑且一試。

在櫃檯點了菜,拿了號碼,沒多久就好了。端到桌上,看起來跟相片上的差不多。紅辣椒,青辣椒,蔥末,一點碎肉,幾根青菜,再配上紅的辣油,好像辣的很。

夾了一筷子的麵,準備往嘴裏送,看看是真辣還是假辣。麵還沒有吃到嘴裏,一股紅辣椒,青辣椒和花椒混合在一起,刺鼻的辣味就直往我的臉上衝過來。無意間吸了一口氣,辣味就往喉嚨裏鑽,不但嗆鼻子,喉嚨裏都感覺到那一股辣味。我直覺的閉住呼吸,拿著筷子的手,頓了一頓,慢慢的吐出一口氣,然後慢慢的把麵往嘴裏送。閉上眼睛,慢慢的品嚐勾魂麵的味道。

嗯,果然是來真的。是真辣,勾魂的來了。這湯是不能喝了。就吃麵吧。浮在麵上的辣油和碎肉反正是不吃的。只要不吃那些生辣椒,只吃麵,魂應該是勾不走了。很香。很夠勁。汗在額頭上,兩腮邊,脖子後面,不停的往下流。小小的檫手紙巾,根本不夠用。魂沒被勾走,紙巾倒用了好幾張。

相對來說,雜醬面就不夠看了。這就是看起來辣,吃起來不辣的那種。不過湯還是沒敢喝。

下次不敢來了。

說得好 September 27,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Chinese Food, Health,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gs: ,
add a comment

哈哈,說得好。我們也是認真的。

吃的健康。

喝的衛生。

玩的高興。

樂的愉快。

且問:人生幾何?難道不應該如此嗎?

雖然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是,’人生苦短,世事難料,能吃,能喝,能玩,能樂,足以。

還有手機滑,走還走的動。夫複何求?

嗯,寶,今天去哪?對了,我今天藥吃了沒有?

看書 September 27,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gs: , ,
add a comment

好久沒有真正的拿起一本書來看了。有了手機,連電視都不怎麽看。我不看地方新聞。我不看體育新聞。我不看政治評論。民主黨和共和黨吵來吵去,我只當它爲耳邊風。我不看任何地方電臺,不看氣象報告。我跟不看書。手機上什麼都有。需要大一點的銀幕就由電腦。

書是什麼東西?

Well,前幾天,我在上海張江高科地鐵站的一個地攤上買了三本書。一斤人民幣15塊8毛。一本厚厚的中文精裝書大概人民幣25塊錢;不到4塊美金。

第一本是‘’山海經。‘’

我懶,買的是‘’圖解山海經。‘’

第二本是‘’易經大全。‘’ 也是圖解的精裝本。

第三本是‘’中國未解之謎。‘’

慢慢來吧。不知要看到何時。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