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人生苦短 October 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Economics, educatio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Tags: , ,
add a comment

朋友寄給我一篇短文,文中提到台灣的一個博士生,唸了幾年決定不唸了。他退了學,改開雞排店,鴻海的老闆說他浪費台灣的資源。他還提到他和太太離婚,對人生有許多感慨。

我不甘寂寞,也借題發了一些牢騷。你看看你有什麼想法,不妨也告訴大家。

++++++++++++++++++++++++++++++++++++

被鴻海郭董點名,浪費教育資源的博士生雞排店老闆,娓娓道來他不寫博士論文卻去賣雞排的心路歷程∼ 

++++++++++++++++++++++++++++++++++++

我在大學當助教多年,月薪五萬多元,有三個小孩,老婆是高中老師,生活順遂。 

但四年前,老婆決定離婚,她說我令人難以忍受。 

我很痛苦,必須找一件事分散心情,只好去讀博士班,我很會考試,一考就上。 

修完學分我卻發現,很多學長都失業,我怕步上後塵,決定休學去工作。 我做了四個月的房屋仲介,後來自己開雞排店。 

此事上了報,郭台銘說我浪費教育資源。我也只能笑一笑。 

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反擊回去。你知道為什麼我去當房屋仲介? 

我想學習溝通。我一直在想,為什麼老婆要離開我,後來參加人際研習會,才慢慢承認自己個性真的不好。 

以前在家裡,凡事都要照我的意思,像房子裝潢,她很想裝浴缸,我覺得沒必要,就堅持不裝。 

她買的食物常被我嫌難吃、送的禮物被我嫌不實用,我卻沒想過,這些都是她費盡心思挑的。 

我從小讀資優班,後來考上建中、政大,越來越自負。更糟的是,我大學讀法律,發現法律是培養你成為鬥雞,太溫馴在法庭上會被吃掉。 

我口才變得更好,卻不是用來溝通,是好辯,一開口就要找出對方的漏洞、講到贏,難怪前妻曾說:

「你說話傷人不是傷到皮、肉,是傷到骨。」 

做房屋仲介,要去菜市場發 DM 、挨家挨戶按門鈴,我學會跟人溝通,也因為常被拒絕,懂得謙卑,驕傲是一種罪。 

後來我決定創業,開雞排店,客人形形色色,有個公主病的女生,我照例請她勾菜單,她臉一沉:

「你不會幫我勾喔?」

我也沒生氣,就讓她口頭點菜。 

客人都說我親切,朋友也坦白對我說,我以前對人不是很友善,現在好多了;連向來怕我的大兒子,都說爸爸變好了。 

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跟前妻復合,當初一離婚、我搬走,她就裝浴缸,可見她有多氣。 

如果真的無緣復合,以後跟其他女生交往,要裝浴缸就讓她裝吧,其實又花不了多少錢。  
人在什麼時候最清醒: 
1 .天災降臨後 

2 .東窗事發後 

3 .大禍臨頭後。  

4 .重病纏身後。 

5 .遭受重挫後。 

6 .退休閒暇後。 
人在什麼時候最糊塗:

1 、春風得意時。 

2 、來錢容易時。  

3 、得權專橫時。 

4 、迷戀情愛時。 

5 、想佔便宜時。  

6 、老年癡呆時。 

一語道破! 

1:世界上難以 — 自拔的,除了牙齒,還有愛情 

2:現實中,人們用真名講假話;虛擬中,人們用假名講真話。 

3 :痛苦,本來就是清醒的人,才能擁有的享受 

4:大學就是 — 大概學學 

5:所謂長大,就是你知道那是什麼事; 所謂成熟,就是你知道後,故意說不知道。 

6:感情經得起風雨,卻經不起平淡; 友情經得起平淡,卻經不起風雨。 

7:願意留下來,跟你吵的人,才是真正愛你的人。 在乎你,才爭才吵。留下來的,是不離不棄。++++++++++++++++++++++++++++++++++++

以下是我的胡言亂語,姑妄聽之:

我不知道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還是一個編出來的故事。可是這一篇文章點出了許多”無可奈何”的:

1。台灣高等教育的失敗。唸了博士班卻找不到工作。雖然這是浪費資源,可是這是當前社會和經濟環境造成的結果。這跟大學畢業後卻去便利商店或麥當勞做店員一樣的。他不繼續唸博士,大學畢業去翻hamburger是這位博士班學生的錯還是社會與政府的錯?一個好的社會就是”老有所終,長有所用,幼有所養”的社會,如今大學生畢業找不到是,不敢成親,不敢生小孩,這就是一個不好的社會。你怎麽能夠說這是這一位博士學生的錯呢?鴻海如果把它的工廠蓋在台灣,那這位博士學生畢業以後就可能有事做,就不會去開雞排店了。你說這是不是鴻海的錯?鴻海是在台灣註冊的公司,它的生產量是台灣的 GDP,可是公司的錢在大陸蓋工廠,顧大陸的工人,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呢?這些人賺的錢在臺灣付了稅,在台灣買房子,抬高了臺灣的房價,難道這是他們這些有錢人對臺灣的貢獻嗎?

2。在台灣賣雞排比唸書好。當然,唸書要看他唸的是哪一門,唸一個冷門科系出來是不容易找到事的。台灣如此,美國如此,世界上都如此。這是事實,也是現實。不過台灣有太多大學,而有許多大學根本沒有學生。就連台大最好的科系都有招不到學生的事。這是教育系統的失敗,還是政府的失敗。我有一次跟太太去宜蘭參觀她以前唸的護理學校。學校派了一位護理部的學妹給我們講解。這個天主教的護理學校現在已經變成大學了。除了以前的護理部還增加了許多其他觀光食品和服務這一類的科系。都不是跟護理有關的科系。我在這些科系的教堂上看到老師在上面教書,下面的學生有聽老師的,有睡覺的,有同學之間講話的,有面向教室後面的,有劃手機的。我很失望。好在所有的護理班都很有秩序,個個學生都是正襟危坐,努力學習的樣子。不知道台灣一流的大學有沒有這種現象。不知道成大會不會如此。台灣目前只有半導體還有一點競爭的能力,不知道工科的學生畢業以後,前途如何?薪水如何?

3。台灣以服務業爲主,小吃店尤其多,競爭想必也非常激烈。有些餐館,價錢不便宜,還要服務費,可是生意很好,外面還排長龍。看來許多年輕人和學生都不在家裏吃飯了。有些街邊的小店生意清淡,一個禮拜只開幾天,有幾天卻閉門不做生意。我不知道是不是競爭激烈,使得台灣的服務人員變得非常客氣,就像這篇文章中說的一樣。要不然就是社會進步的結果。

4。做律師必須狠,不狠就會被踩到腳下。這是無可厚非的事。順便提一下,現在,美國許多法律系的畢業生出來也找不到工作,除非你是最好 (top 5) 的學校的高材生。這是我第一手的資料。我不知道這篇文章的作者是不是唸法律博士,也不知道台灣的法律系畢業生出來能不能找到事。

5。夫妻之間的關係因人而異,冷暖自知,不可勉強是也。命該如此,也不能說這個不好。不過,文章中說的有道理:如果想要感情長久,知道如何妥協是關鍵。讓她裝浴缸也就是妥協的一種。不過有來有往才能保持長久。至於其中的奧妙只有自己切身體會才知如何拿捏輕重。美國是一個唯物主義和唯我至上的社會。就因為如此,美國現在結婚的男女(也有其他關係結婚的。這是後話,現在不提。),有50%以上的機會會離婚。這也是社會的產物。台灣好像也是一個唯物主義和唯我獨尊的社會。我的觀察是不是不對?

6。如果感情能夠度過風風雨雨,那就應該可以度過平平淡淡。年紀大了以後,風雨應該小了,來的應該也沒有以前頻繁,大風大浪也應該已經被微波徐徐或風平浪靜代替。中國人說的老伴就是這個道理。意會了其中的奧妙,則海闊天空。鑽不出那個死衚衕,就牙痛的苦海無邊,無法自拔了。

7。虛擬之中,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假人說真話,有真人說真話,也有假人說假話的。小心為上。

有感而發,隨意說之,也請你隨意聽之。初回台灣,一切還看不清楚,只覺得台灣有亂像。就像現在的美國一樣:美國的根本在動搖,所以亂像叢生,國立衰微,階級鬥爭,從中分裂,自取滅亡,好景不長也。

為什麼鴻海 US$7 B 面板廠不來臺灣? February 10, 2017

Posted by hslu in Globlization, Taiwan, Trump.
Tags: , ,
add a comment

投資美國:鴻海70億美元面板廠 傳花落賓州

https://tw.news.yahoo.com/%E6%8A%95%E8%B3%87%E7%BE%8E%E5%9C%8B-%E9%B4%BB%E6%B5%B770%E5%84%84%E7%BE%8E%E5%85%83%E9%9D%A2%E6%9D%BF%E5%BB%A0-%E5%82%B3%E8%8A%B1%E8%90%BD%E8%B3%93%E5%B7%9E-215008580–finance.html

為什麼臺灣的鴻海不在臺灣卻去美國投資,原因在那?

。排Trump馬屁?

。臺灣沒地蓋工廠?

。臺灣工人不好找?

。臺灣的銀行沒錢借?

。臺灣政府沒有去爭取?

。臺灣工人比美國工人貴?

。鴻海怕臺灣以後電不夠用?

。臺灣政府給不起好的條件?

。臺灣政府不稀罕鴻海的臭錢?

。鴻海對臺灣投資回報率不看好?

。臺灣政府根本不願意鴻海在臺灣蓋工廠?

郭台銘:太晚了 February 26, 2016

Posted by hslu in Economics, Japan, Taiwan.
Tags: , ,
add a comment

不過郭台銘怎麽說,他的名聲已經受到損害。再怎麼埋怨Sharp都已經太晚了。

自己幕僚的功課沒做好,怪不得別人。先不說鴻海可能付錢付多了,節骨眼上又被人擺了一道,Sharp買不到事小,但是郭台銘的名聲就要背黑鍋背到他退休。

萬一Sharp被鴻海忍氣吞聲,自認倒霉的買下來,買的貴的離譜還要尊重自己對Sharp的諾言,先不說背的債可要拖垮自己的公司,郭台銘的名聲掃地那是一定的。

要是郭台銘決定不買Sharp,鴻海營業無法轉型,公司前途未定,對Sharp兩次始亂終棄,還要罰錢,郭台銘的名聲也好不到那裏去。

不知道郭台銘是找那一家會計公司或是分析公司給他做參謀的?他要是先找美國的Jeffery問一問,那鴻海就不應該出這麽多錢賣Sharp。他要是找到一個能幹的會計公司給他做一個仔細的分析,那鴻海就應該知道Sharp裏面有一堆爛賬,不值鴻海花這麽多的銀子來買。

如今是,米已快要成飯,難更改。
不能成其好事,也不能一切都遮盖。

一世英名,卻落得如此下場,怪的了誰呢?看來Harvard MBA又有一個好題目可以大做文章了。

郭台銘被Sharp擺了一道 February 26, 2016

Posted by hslu in Economics, Japan, Taiwan.
Tags: , ,
add a comment

郭台銘娶媳婦一娶娶了七年,上一次差一點娶到家,郭台銘嫌新娘不夠漂亮,當場打了回票。媳婦沒娶成。

今年過年剛過,郭台銘心癢,又看上了上次那個姑娘。

三,四年沒見,姑娘想必長得標緻了些。這個姑娘看來也不是省油的燈,沒事就在郭台銘前面搔首弄姿,擺來擺去。郭台銘沒多想,也沒查一查新娘的底細,一興奮,也沒搞清楚新娘值幾個錢,大手筆一揮,臉也不紅,氣也不喘的就把定金和聘禮下了。

新郎官身穿大紅長袍,胸戴大紅紙花上面吊了個新郎的名牌,頭頂個暗紅的小皮帽,興高采烈的拿了支票往女家去。一進門就在廳堂上大剌剌的一坐著,口沫横飞的跟別人就哈拉哈啦,說個沒完。

等了一下,新娘出來了。那新娘果然美若天仙下凡,才貌出眾。新郎那還真高興呢就把支票往丈母娘那邊送。誰知道新郎正要把支票交給丈母娘,眼睛往新娘那一瞥,沒想到新娘的後面竟然拖了一個掛著一個3,500億日幣標籤,奇大無比的拖油瓶。

image

新郎官大吃一驚,臉一沉,嘴一垮,趕忙把拿著支票的手收回來。

新郎官把支票往懐裏一收,暫時穩住陣腳,心裏嘀咕,臉上卻不動聲色,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看來這門婚事又要吹了。

image

image

不過,郭台銘應該是一個看過大風大浪的人的,怎麼娶個媳婦怎麼這麽難呢?

郭台銘功課不好好做,有錢有勢,志得意滿,總以為我老子有錢,媳婦還不是排著隊等著給他選。

其實郭臺銘是陰溝里翻了船,怪自己想娶媳婦想瘋了。到頭來被沒過門的媳婦擺了一道。破財消災吧。

1,000億日幣罰款。郭臺銘。不多。當一輩子的光棍吧。

image

有一件事是一定的了:郭臺銘的名聲已經掉到茅坑裏了。

新娘腳快要跨過門檻時,跟郭台銘

Buying votes Taizhong Style December 1, 2014

Posted by hslu in Politics, Taiwan.
Tags: , ,
add a comment

Politicians buying votes all the time using tax dollars and government incentives as baits to lure investments corporations.

台中’s competitive mayoral race bought out the big gun by the sitting mayor who was terribly behind his challenger from the opposition party.

image

The idea is simple:

I, as mayor of Taizhong, promise to give my corporate friend enough incentives to build a plant here in my city. My rich corporate friend gets a break on future income tax paid to the city and an upfront discount on the land to build the plant. Without any thing on a piece of paper, I as mayor want to buy your votes with a oral promise that citizens in my city will get assembly line jobs or something similar in a future plant which may or may not support your family.

In essence, the mayor uses tax money to buy voters’ votes so he’ll stay in the office. My rich friend gets richer from the tax breaks and upfront bonus plus future earnings from the factory. You get a low paying job which feels like eating chicken ribs: 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也。

In my book, this is the same as dropping 新臺幣 from a helicopter asking people to vote from me. What the mayor should have done is to have his rich friend build the factory fair and square way before the election time. Negotiate a term that’s favorable to my citizen. At the election time, the mayor can cite this as one of his accomplishments instead of showing up at a photo op.

This can be called ‘公開官商勾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