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台北迪化街二段 July 6, 2019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
add a comment

我們去台北迪化街找一家賣外國食品和葡萄酒的商店。雖然從網站上的相片看起來它的擺設很整齊,賣的東西很齊全,它還有一款西班牙的白酒我們很喜歡,可是它的網站上沒有。我決定去看看。我們到了那裏才知道他們沒有門市部,沒有葡萄酒,更沒有我想要的西班牙白葡萄酒。失望之餘,我們決定去辦年貨的迪化街走走。雖然路有點遠,對我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走啊,走啊的,我們竟然發現了一段我們不知道的迪化街。

這就是臺北的迪化街二段。

猛一看,這裏還滿整齊的。兩層樓的紅磚牆,華燈初上的店面,整整齊齊的摩托車,不算太窄的單行道。誰知道,細看之下就破綻百出。街邊有電線和電線杆。前面有高架公路。有的商店它的騎樓一半被隔起來了。不能走。許多店子根本不開門做生意。剩下來的幾家在那裏掙扎著。六點剛剛到就關門大吉,少付點工資吧了。大概台北市政府也沒有辦法把電線杆子埋在地下。太花錢了。台北市政府不是很有錢嗎?臺灣不是很有錢嗎?錢去那裏了?真奇怪。對了,還有一邊沒照到。等等再下結論吧。

迪化街二段還有這種爛尾樓。它的對面就是一個看起來還不錯,名叫李亭香,的糕餅店。真是搞他不過。房子蓋到一大半,竟然停下來讓它懸在那裏十幾,甚至幾十年。買房子的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放進去的錢全泡湯了。房子還不知道是誰的,實在是無法想象。留下來的爛攤子,政府竟然能讓它成為城市的瘡疤,擺在那裏給大家看。對不起,我真是搞不懂。是政府無能?是法律不健全?是DA不敢碰?是法院無能為力?是奸商把錢吞了?是技術上有問題?這種東西像是一個發達,法治的國家應該有的嗎?

臺灣到處都有這種街道:一邊整整齊齊,一邊烏七八糟。一邊兩,三層高,一邊十幾,二十層高。招牌這一個,那一個。有的高,有的矮。這一間有個冷氣機,那一層多個架子。什麼樣的規格都有。房子外面髒了,沒人管。房子舊了,讓它去。黃昏將至,仍然看的不順眼。臺灣是不是沒有zoning 的觀念。回收垃圾的,資源回收公司,可以在餐館或住家邊上。洗車場可以在房子下面。這就是臺灣吧。花巷跟以前一樣。

你看這個街角多不對稱啊!君不見爛尾樓在此,這家糕餅店也敢在這裏開店。佩服,佩服。

各種不同的咖啡。

這個店面還可以。1 out of 4 corners,還有三個街口要整理呢。其實它的對面那間賣臺灣點心的還不錯。

你認得些刀子是幹嘛用的嗎?從上面第二排的前面那四把刀子是幹嘛的?你知道嗎?第三排的是鋤頭。

台北的年貨大街是迪化街一段。從這裏往北走,就是迪化街二段。在迪化街二段短短的幾百公尺之中,我們發現了好幾家很雅緻的小店,安靜的咖啡廳和很有特色的小餐館。這裏的建築風格跟迪化街類似,這幾家小店像是年輕人開的,因為它散發出文藝的氣息,典雅的佈置和懷古的味道。

我們在迪化街二段看到幾家賣茶的茶館,兩家咖啡廳和一些賣南北雜貨的店鋪。我們選了一家看起來比較正式的咖啡廳喝了咖啡。可是他們只賣咖啡,不賣甜點。看店的姑娘,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老闆,跟我說,我們下次來可以自己帶蛋糕或小點心。她指著對面的糕餅店說他們有很多客人就在對面買了小點心然後來我們這裏喝咖啡。說不定我下次也如法炮製一番。你說可好?

牆上的木頭裝飾很特別。

這家店賣的是精緻,可愛又好吃的小糕餅。美麗的包裝,精巧的設計,和諧的顏色,不便宜的價錢。我們買了一些糕餅。快打烊了,還有另外一對年輕的男女客人。

衣索比亞咖啡。那杯小杯的是冰的咖啡。

拿鐵是也。小盤子裏面的是臺灣的醃桃子。

這家咖啡廳叫孵咖啡洋行。

菜單有好幾頁。那幾個各種顏色的小壺好可愛。那個瓷器的小茶杯是用來送賬單的。

外面的菜單。

鳳梨酥。老滋味。心風貌。

各式各樣的小點心。

絲瓜筋。不過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麼長的絲瓜筋。

小的可愛。

這種秤很久沒看過了。

可以試一試。下次有機會來吃一次。左邊的是啤酒吧?怎麼有這麼多氣泡在上面?

沒幾家麪館能跟這家的外表相比。

鹽館的歷史。

這家餐館的名字加鯉魚。有意思。

臺灣現在還有這種店子。

好可愛的小盤子。手工好精細。

各式各樣的木頭魚製品和竹子做的籃子和器皿。

機會我們會再去一次,去試一試改良版的台式下午茶,嘗一下精緻的現代麪條,體驗一下舊臺灣的古早味和發掘年輕人創新的精神。英文有個字叫 ”serendipity”。 這跟中國話”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要找的沒找到,我們沒想到的卻在無意間出現。緣份吧。

台北迪化街 January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add a comment

四十幾年以來,今年是我們兩個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新年。

我們家以前住台中。我在台南念大學。大學畢業後,在台中附近當了三個月的大頭兵,然後分派在高雄澄清湖邊上的覆鼎金當了一年九個月的運輸兵。當完兵就出國了。台北嘛,總共沒來過幾次。稍微有點印象的地方都在中華路附近:中山堂,西門町中華路樓上和遠東百貨,因為我爸爸有一陣子在這附近上班。我去過教育部兩三次辦理出國手續。在台協會也去過,可是不记得它在那裏。

我對台北的街道和許多重要的商圈和地標都沒有一點概念。許多地方更是連聽都沒聽過。當然,四十幾年前的台北跟現在的台北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它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分別,因為台北對我來說一概是”莫宰樣”。

迪化街就是”沒聽過”而又”莫宰樣”中間的一個。

Well,前幾天我們去領教了一下。迪化街人山人海,擠的是水洩不通。大家摩肩擦踵,根本沒有辦法走快。我們只走了一半,其他一半不去了。這一次見識過了就夠了,除非有必要,我是沒有任何意願再在過年期間去了。

迪化街兩邊街上本來是沒有棚子的。新年將至,迪化街兩邊蓋起一個棚子,上面摺著膠布擋雨,棚子下搭起臨時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年貨。中間的通道只有原來的一半,大家擠來擠去,很有過年搶最便宜的年貨的味道。

棚子蓋的路當中了。擠死人。

有好幾個攤子可以買當場寫的金字對聯。

買了一塊豬蹄。很貴。十幾塊美金一個。烤箱就在後面。當場烤,當場賣。

一顆豬蹄夠了。不敢買。還蠻好吃的。

我要太太買一點蒜蓉蠶豆。她買了兩大包:一公斤。大概要吃一年。

豬盤子。只有一塊錢美金。

這位印度來的先生生意不好。我看他買不了幾張飛餅。

這個是在糖漿裏炸出來的。

除了現成的年貨,一路上有許多油鍋,烤箱,麵鍋,魚丸湯桶和做魚羹,肉羹的平扁鍋。如果你想要試吃任何東西,只管自己拿。老闆會跟你說,試吃完不買的,請繼續往前走,不要擋到後面的客人。我們發了瘋,也買了好幾樣。幾個袋子提起來還有些斤兩。好不容易擠完了一半,迪化街的另外一半就不去了。

花生湯,紅豆湯,杏仁湯,來一碗。只要美金一塊五。

香腸,臘肉,香菇,烏魚子都是必要的。

好油的香腸看起來很好吃。你敢吃嗎?

這位年過八十的老媽媽一人彎著腰,默默的拖著一個很重的箱子。臺灣有人專門靠蒐集紙板和塑膠瓶和塑膠杯過日子的。買年貨的和她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

年貨還沒有買完,肚子不爭氣。沒關係,有許多選擇。

我們走到一半,還看到幾個年輕的學生抗著保護鯊魚,不要買魚翅的板子擠在大家中間。苦口婆心的勸人家。也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那些牌子,更不知道幾個人因為那幾個牌子而改變注意的。

我們不買魚翅,不過一路上有許多店家賣魚翅。

迪化街過年期間非常熱鬧。不過大家要辦年貨應該早幾天來。沒棚子,沒人潮,沒人擠你。你還可以跟店家討價還價,不是很有意思嗎?
大概人就是喜歡這種氣氛,越擠越開心,買貴了也不知道。我們其實兩個禮拜以前就來過了一次,也買了一些東西應應景。這一次來是看熱鬧的,沒想到糊里糊塗提了幾袋出來。

輸給他了。

迪化街 January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add a comment

四十幾年以來,今年是我們兩個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新年。

我們家以前住台中。我在台南念大學。大學畢業後,在台中附近當了三個月的大頭兵,然後分派在高雄澄清湖邊上的覆鼎金當了一年九個月的運輸兵。當完兵就出國了。台北嘛,總共沒來過幾次。稍微有點印象的地方都在中華路附近:中山堂,西門町中華路樓上和遠東百貨,因為我爸爸有一陣子在這附近上班。我去過教育部兩三次辦理出國手續。在台協會也去過,可是不记得它在那裏。

我對台北的街道和許多重要的商圈和地標都沒有一點概念。許多地方更是連聽都沒聽過。當然,四十幾年前的台北跟現在的台北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它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分別,因為台北對我來說一概是”莫宰樣”。

迪化街就是”沒聽過”而又”莫宰樣”中間的一個。

Well,前幾天我們去領教了一下。迪化街人山人海,擠的是水洩不通。大家摩肩擦踵,根本沒有辦法走快。我們只走了一半,其他一半不去了。這一次見識過了就夠了,除非有必要,我是沒有任何意願再在過年期間去了。

迪化街兩邊街上本來是沒有棚子的。新年將至,迪化街兩邊蓋起一個棚子,上面摺著膠布擋雨,棚子下搭起臨時的架子,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年貨。中間的通道只有原來的一半,大家擠來擠去,很有過年搶最便宜的年貨的味道。

棚子蓋的路當中了。擠死人。

有好幾個攤子可以買當場寫的金字對聯。

買了一塊豬蹄。很貴。十幾塊美金一個。烤箱就在後面。當場烤,當場賣。

一顆豬蹄夠了。不敢買。還蠻好吃的。

我要太太買一點蒜蓉蠶豆。她買了兩大包:一公斤。大概要吃一年。

豬盤子。只有一塊錢美金。

這位印度來的先生生意不好。我看他買不了幾張飛餅。

這個是在糖漿裏炸出來的。

除了現成的年貨,一路上有許多油鍋,烤箱,麵鍋,魚丸湯桶和做魚羹,肉羹的平扁鍋。如果你想要試吃任何東西,只管自己拿。老闆會跟你說,試吃完不買的,請繼續往前走,不要擋到後面的客人。我們發了瘋,也買了好幾樣。幾個袋子提起來還有些斤兩。好不容易擠完了一半,迪化街的另外一半就不去了。

花生湯,紅豆湯,杏仁湯,來一碗。只要美金一塊五。

香腸,臘肉,香菇,烏魚子都是必要的。

好油的香腸看起來很好吃。你敢吃嗎?

這位年過八十的老媽媽一人彎著腰,默默的拖著一個很重的箱子。臺灣有人專門靠蒐集紙板和塑膠瓶和塑膠杯過日子的。買年貨的和她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

年貨還沒有買完,肚子不爭氣。沒關係,有許多選擇。


我們走到一半,還看到幾個年輕的學生抗著保護鯊魚,不要買魚翅的板子擠在大家中間。苦口婆心的勸人家。也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那些牌子,更不知道幾個人因為那幾個牌子而改變注意的。

我們不買魚翅,不過一路上有許多店家賣魚翅。

迪化街過年期間非常熱鬧。不過大家要辦年貨應該早幾天來。沒棚子,沒人潮,沒人擠你。你還可以跟店家討價還價,不是很有意思嗎?
大概人就是喜歡這種氣氛,越擠越開心,買貴了也不知道。我們其實兩個禮拜以前就來過了一次,也買了一些東西應應景。這一次來是看熱鬧的,沒想到糊里糊塗提了幾袋出來。

輸給他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