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2019年5月上海遊 July 11,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Shanghai, Travel, 浦東, 上海, 中國.
Tags: , , , , , , , , , , , , ,
add a comment

來上海,有事要辦。事情辦完了以後就只剩下”吃”和“逛街”這兩件事了。

我們在長沙住了三個晚上,第四天早上快九點離開美爵,進五一,上地鐵到長沙南。高鐵票我早就在大理就拿到了。上了高鐵,一路無話,經過江西南昌和上饒就進了浙江。在浙江經過的幾個城市都是耳熟能詳的,像金華,義烏,諸暨和杭州。過了杭州和嘉興就進上海,再十幾分鐘就到虹橋火車站了。

長沙南高鐵站

高鐵進站

長沙南裏面的麥當勞。早上還賣三種稀飯。

高鐵一等艙送的免費點心和礦泉水。不好吃。不過你可以看看盒子上的相片。這個相片就是橘子洲上毛澤東年輕時的雕像。

從長沙去上海一路上都下着小雨。我們還在江西,還沒有到南昌。

流過江西南昌的贛江。

進入浙江不久。這是多麼美麗的風景啊。稻子剛剛種下沒多久,綠油油的一片,實乃心曠神怡啊。

浙江一望無際的平原。不過,浙江多丘陵

義烏地鐵站。我們的高鐵沒停。

我們剛剛經過以”金華火腿“而出名的浙江金華。15分鐘以後就是義烏了。這是離開義烏站以後的一條通往寧波的高速公路。浙江義烏是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義烏很小,行政區域只有1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一百二十萬人。可是義烏的四十萬種商品竟然能夠賣到全世界215個國家。因爲它是世界上最便宜商品的集散地。

到了上海虹橋,坐二號地鐵去南京東路步行街的南新雅酒店:Majesty Plaza Shanghai Hotel。世茂廣場在隔壁,再往西就是人民廣場。步行街往東有七,八個大商場:恒基中心,宏伊廣場,悦薈廣場,聖德娜大樓,置地廣場,新世界,第一百貨,大丸百貨,等等。Apple 在這裏。Huawei 在這裏。周大福在這裏。老鳳祥在這裏。朵雲軒在這裏。沈大成在這裏。哈根達斯在這裏。肯德基在這裏。必勝客在這裏。麥當勞在這裏。星巴克在這裏。Sephora 在這裏。 Versace 在這裏。其它小吃店,大餐館,賣鞋的,賣衣服的,賣化妝品的,賣手錶的,賣眼鏡的,都在你的眼前打轉。它迷惑你的心智,打亂你的意志,拿出你的手機,打開你的微信,掃到你的手軟,一直騙到你沒有手替你老婆拿購物袋爲止。

這裏的交通方便。人民廣場和步行街的地鐵站不到五分鐘就到了。上了地鐵就通行無阻了:西去虹橋火車站和飛機場,東去陸家嘴和浦東機場,北上閘北和上海火車站,南下新天地和田子坊。幾乎我們想去的地方,地鐵都能到。

到了上海,我們不用傷腦筋那天要去那裏,也不用早起吃旅館的早飯。我們十點半,十一點出門。在外面混一天。吃了中飯和晚飯,晚上九,十點回到旅館還可以在步行街上走一遍。十一,二點才回去睡覺。整天無所事事,進進出出,走來走去,也沒什麽長進。在上海,我們去了幾個已經去過太多次的外灘,濱江大道,田子坊,南京東路步行街,南京西路和靜安寺。人民廣場和新天地沒去。

我們幾乎有一年沒去上海了。這次回來,感覺上海還是一樣熱鬧。消費者的意願好像也沒有任何改變。餐館一樣要排隊。外灘,步行街和田子坊的遊客比以前都多。不知道 Trump 對中國法器的貿易戰有沒有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和人民的消費意願。

離浦東世紀公園不遠的大拇指廣場變了。家樂福當然還在,不過好幾家餐館都換了老闆。我們喜歡的一家臺灣餐館,千秋膳房,關門了。他們的菜似乎越做越差,也沒有變化。點評上也沒有任何好評。

我們還注意到,從臺灣來的餐館在上海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跟“臺灣”有關的餐館沒有幾家不是門可羅雀的。掛了“臺灣”的餐館似乎越來越少。在田子坊地鐵站的日月光廣場,以前的臺灣街不見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大陸人民抵制臺灣來的餐館?

南京東路步行街

南京東路步行街的遊客更多了。也不知道都是從那裏來的。大陸的遊客一定佔大多數。東南亞,日本的觀光客也非常多。外國人只有百分之二,三吧。在我們旅館下面的一家賣粽子的門市部在這幾天都是大排長龍。過兩天是端午節。

步行街上排隊買糉子。就在我們住的旅館下面。

第二天還是這麼多人。

南京東路步行街上的店面好像都換了門面。舊招牌拆了。老的店面整修了。髒的大樓洗乾凈了。舊的瓷磚換成新朝派的花崗岩。暗暗的店面把燈打起來了。做了幾輩子剪刀的張小泉正在整修店面。店子裏面早就翻新好幾年了。當然,剪刀也貴了好幾倍。在步行街中段那條街口上的上海灘照相攤還在。一個三十年代的黃包車,幾副太陽眼鏡,幾件衣服,兩個打手,一把手槍和一把陽傘,一個擴音器放著葉麗儀唱的上海灘,把個生意做的呱呱叫。

標緻的小姐,打扮起來還蠻像一回事的。

要是再來一個拖着黃包車就更好了。邊上兩個打手也挺瀟灑的。

田子坊

田子坊變大了。後面多了一排商店。以前田子坊沒有幾家餐館,現在比較多了。遊客來這裏除了買東西,當然喜歡找些東西吃。那幾個賣吃的攤子就變得忙多了。

我們喜歡的一家藝術館不見了。老闆大概五十幾,一副藝術家的模樣。他能夠把客人的相片放大,轉換成民國三十年代老上海舊照片的模樣。臉上的皺紋,豆豆,坑坑,窪窪的都給你抹平。女孩子穿起漂亮的繡花旗袍,塗上胭脂,檫個口紅,頭上挽起一個髪結。男生穿了深色的長袍馬褂,戴個帽子,打個圍巾。花個五十塊人民幣和一個晚上,保證你年輕三十歲。

這一帶是新開出來的。人還不多。

這些掛起來的牌子都是以前沒有的。吳語就是蘇州話。

你打入fiao,百度拼音就給你“覅”字。

我唸 初中的時候就被這種老上海的相片迷住了。十幾歲的男生,看到這種相片怎麼能夠忘記呢?我不是上海人,也從來沒去過上海,那時候臺灣還是戒嚴時期,我就喜歡起上海了。媽媽是那個時代長大的,她常常哼周璇的歌,收音機裏也常常播那個時代的歌曲,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典型的上海摩登姑娘。神祕的上海,夢幻的十里洋場是多麼的迷人啊。

張燈結綵都是以前沒有的。垃圾桶變型了。長板凳增加了幾個。整個田子坊給人一種寫的氣象。

來這裏照相的年輕小姐最多。

這也是以前沒看過的。

我猜,現在來上海的遊客很多是外國來的年輕人。不少東南亞的觀光客。他們跟老上海沒有什麽情感上的牽連,眼裏看到的只有東方明珠,世貿大廈和上海中心這些現代化的建築。那裏會對這種落伍的東西感興趣呢。唉,靠藝術吃飯還真不簡單。

外灘和它對面的濱江大道還是一樣的迷人。從南京東路步行街去外灘的人比以前要多多了。南京東路兩邊的行人在紅綠燈那裏把街口擠的滿滿的。用人山人海來形容還真不為過。外灘的提防上都是遊客。照婚紗照的也不少。

從外灘南邊往北邊看。這條步行街一直通道白渡橋。

往南一直到十六鋪。這裏是搭遊江輪的地方。

上海老碼頭。在中山南路。裏外灘蠻遠的。一年以前來這裏很熱鬧。現在已經沒落了。許多幾把和餐館都關門了。裏鬧區太遠。

黃浦江上來往的遊輪和運煤和運貨的輪船絡繹不絕。黃浦江兩岸的高樓大廈增加了不少。每個大樓的外面都有霓虹燈,把它裝扮成耀眼的廣告牌。五彩繽紛,花花綠綠,非常好看。外灘的大金牛也不能錯過。你說是嗎?

洛克。外灘源和外灘

改建以後的英租界。左邊是半島酒店。這裏就是沒辦法開發出來。很漂亮的街景,很高級的房子。不少空屋。已經好幾年都是如此。這裏叫洛克。外灘源,是百仕達集團開發的。

空屋還不少。

老遠的看浦東還真漂亮。這一排舒的後面是舊的英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現在是外灘源壹號金融家俱樂部。

這裏是蘇州河南邊了。黃浦江在左手邊。

外白渡橋。許多人都在這裏。我其實還不想去。老婆拖着我去也沒辦法。

原來上了外白渡橋可以照到這樣的景色。

右邊那個大紅的紀念塔是上海市人民英雄紀念塔。

外灘牛。

外灘往南看的夜景。

晚上九點半了。南京東路上的行人還是這麼多。這些經過和平飯店門口的是從外灘回南京東路步行街的人。我的這一邊一樣還有這麼多人要去外灘。

好久沒去過城隍廟了。城隍廟已經經過好幾次的整修了。店面比以前整齊,美觀,統一。舊房子的外觀全都重新油漆了。燈光明亮了不少。還有幾棟大樓還在裝修。外面用藍顏色的塑膠布遮起來了。城隍廟的老闆應該是要把這裏重新整頓一番。連最有名的南翔小籠包都換位置了。以前每次來都可以看到四,五十個人在這裏排隊買小籠包的隊伍也不見了。

上海城隍廟

這就是城隍廟的中心。

城隍廟遊客比以前多了。我們一般不會在這裏吃飯,不過會在九曲橋旁,星巴克邊上的寧波湯圓吃一碗芝麻湯圓。價錢漲了,不過湯圓還是一樣好吃,真是百吃不厭。一碗八個,一人四個。就當做下午的小點心。

城隍廟其實是這一區的總稱。這裏真的有一個道教的城隍廟,有明清時代的豫園,有豫園商圈,有上海老街。這幾個景點全都在這裏,每個來上海的人一定會來這裏報到。只不過,上海老街已經在一年半前完全拆掉了。現在正在重建。豫園商圈正對面的整條街也要拆了。我們去的那一天正好是最後一天。先前我還以為店家開玩笑,說說而已,誰知道那天真的是最後一天。電都停了。水也停了。大家都在搬東西。要關門了。據說要打掉重建。蓋好了以後,那城隍廟不是成為一隻貨真價實的金母雞了嗎?

左邊這一排店鋪全都要關門了。這一排平房要拆掉。蓋跟對面一樣的高樓。

這家店還沒有開始收攤呢。好多家已經空出來了。

全球最大星巴克臻選烘焙工坊

知道它在這(南京西路)只是以前都沒去過。這次是第一次去。他的咖啡比普通的星巴克咖啡要貴15 – 20%。它還買啤酒。

上海失戀博物館

這在南京東路步行街上面的一個購物中心裏。我還拍它開不下去呢。呢看看有多少人排隊。好在我沒有失戀,不然也要去排隊了。

這些都是要進去看的年輕情侶。

 

上海市個國際的大都會,好的餐館非常多。我們去了滑稽果餐館都值得一提。

蘇小柳

 

琵琶蠻

南小館

 

枚青。臨安酒肆,徐家匯

從吉隆坡到上海我們出來已經快四個多禮拜了。這幾天在上海天天都四處奔波到處閑逛。想一想也著實有點累了。

該回家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