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龜山大火 February 18, 2020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今天去我們家對面的工一工地看它的開發進度才知道林口對面的龜山大火。濃濃的黑煙飄了好幾英里,幾乎把半邊天都罩住了。

臺灣地小人多,島中間是海拔七,八千到一萬多英尺的中央山脈。全島幾乎百分之六,七十的土地根本不能用來蓋房子。可供住家的平地實在是少的可憐。再加上臺灣許多地區從1950年代就開始使用,這六,七十年以來許多地區好像都沒有發展出一套有規劃,有人性,夠美觀,夠實用而又環保的都市計劃。結果,臺灣的鐵皮屋,小工廠,小食堂,環保回收站就座落在一些住家的附近。

有些住家幾乎隔幾條街就可以看到塑膠工廠,輪胎工廠,化學原料工廠,紡織廠,電子,電纜工廠和液化氣的儲存設備。

桃園的龜山就是這樣的一個地區。它就在林口對面,隔著一條高速公路。

龜山最有名的商業建築物就是長庚醫院。長庚醫院的附近就有一個很大的塑膠加工廠。坐機場捷運到長庚醫院站就可以看到。近的好像打個全壘打就可以夠得到的樣子。有時候還可以看到濃濃的黑煙從工廠裏面的幾個煙囪冒出來。

今天失火的工廠在龜山,應該在長庚醫院的西邊,離長庚醫院大概只有一英里左右。是一個化學原料和塑膠加工廠。火勢很大,還殃及到隔壁的鐵工廠和紡織工廠。黑煙隨風飄到很遠的地方。

好在林口大部分時間吹的是西北和東南風,燒出來的濃煙不會吹到林口來。塑膠物品燃燒以後的臭味和空氣裏的黑霾可能都往桃園那邊吹去了。附近的人家和商店也沒有辦法,只能看著黑煙往他們那邊吹。

我們住的地方屬於林口的重劃區,市區比較新,市區的規劃比較整齊,好像也沒有工廠。不然早上打開窗戶就看到工廠的煙囪冒著黑煙,那說多煞風景就有多煞風景,你說是嗎?

麻油雞探險記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最近這一年,林口增加了許多新的商店。餐館,便利商店,手機附件店,咖啡廳,奶茶店,麪包店,貓狗店,藥局,自動洗衣店,超市,和雜貨店,林林總總一大堆。連銀行都增加了好幾個。街上行人,摩托車和車子好像一下子增加了好多。我猜,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口蓋了許多低總價,低坪數的大樓。據我保守的估計,在過去這三年中,林口可能新蓋了四,五十個大樓。加上世大運釋放出來的三千多間低於市價的出租房,林口的人口可能增加了不少。捷運通車已經三年多了。林口的三井 outlet 一到周末就忙的不得了。再加上工一的開發,看起來林口會慢慢的熱鬧起來了。當然,增加的商店中最多的就是餐館了。林口最近增加的餐館大多數是廉價的家庭餐廳。一般來說,它們擺設簡單,位子不多,燈光不亮,價錢親民,外帶不少,餐具自助。可惜只有幾家生意特別好,其他的好像也不怎麼樣。那幾家生意好的餐館,一到吃飯的時候就大排長龍,顯然頗受吃客的喜愛。在所有的餐館中,生意最好的才開了幾個禮拜。它是一個賣麻油雞的餐館。這家餐館跟其他的家庭餐廳不同。它招牌亮,牆上掛的菜的相片亮,餐廳裏的燈光亮,整個餐館燈火通明,老遠的就看到它人頭攢動,霧氣騰騰。七,八個要點菜的客人在餐廳門口排隊。一排都排到餐廳裏面的餐桌邊上。已經付了錢正在等外賣的客人都在門口耐心的站著。整條街上就看到它一家忙的不可開交。顯然的已經把附近的幾家餐館的生意都搶過來了。說來慚愧,我這個吃貨其實還從來沒吃過麻油雞。一聽這個名字我就有點提不起興趣。對我來說,麻油是個佐料。一般來說,我用大火炒菜,在起鍋前滴個幾滴麻油,再翻幾下就起鍋入盤。麻油只不過是為了取其獨特的香味,用來增加菜的香味,刺激吃客的食慾而已。麻油雞嗎,顧名思義,就是麻油和雞塊。也就是把切好的雞塊,雞腿,雞翅膀放在有很多麻油和水的鍋裏煮出來的。可是,這好像跟我炒菜的原則有點反其道而行的味道,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道理。試想,喝雞湯的時候,湯上飄著一片一片的油,我當然會先把油瓢掉才喝雞湯,吃雞肉。那麻油雞上的麻油我是吃還是不吃?當然,這是我的無知,也是我的偏見。怪不得他人。既然這家麻油雞生意這麽好,這麽多人都趨之若鷲,我就應該拋棄我的成見,去看看麻油雞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打定主意,那就去排隊吧。

這家麻油雞餐館四方形的廚房就在大門口,把餐館的大門佔了百分之七十。留下一個窄窄的通道,放了兩張桌子,順便給客人排隊,進出飯堂用的。整個廚房沒遮沒攔的敞在外面,只要走過就看得到幾個大媽和小姐。大媽在鍋邊掌廚,小姐管接單,收錢,擦桌子,包外賣。兩三個大鍋在最外面,滾滾的雞湯在鍋裏翻騰。霧氣蒙蒙的,好不熱鬧。廚房中間有個大桌,這是廚房裏配肉的地方。桌上有個灰白顏色,看起來不怎麽乾淨的保麗龍 styrofoam 的箱子,約莫一英尺半立方。箱子裏面大概有七,八個塑膠袋,每個塑膠袋裏面都裝滿了東西。小姐接了單子,收了錢,就把單子放在大桌上,那個大媽就照著單子抓了不同的肉碼,放在一個淺淺的陶碗裏,拿給駐守在大鍋前的大媽。她把陶碗裏面的肉碼放入鍋裏,沒多久就煮好了。堂吃的裝到陶碗裏,另外一個服務員就把它端到客人的桌上。外賣的就把煮好的肉和湯裝在一個塑膠袋裏面。熱雞湯和雞肉放在一個塑膠袋裏,然後用一根橡皮筋包起來。麵線或飯放在另外一個塑膠袋裏,一樣用橡皮筋包起來。然後把這些塑膠袋放在紙盒子裏。這幾個紙盒子再通通放在另外一個手提的塑膠袋裏。客人拿了,回家享用。這可能大概就是它的流程。餐館很忙,在我們前面排隊的有六,七個。我們看過牆壁上的相片,決定要點什麼以後,我就叫太太去找一個位子。我一面繼續排隊,一面看熱鬧,一面看牆壁上的相片和整個廚房的作業。原來,麻油雞並不是只有麻油雞。依照牆壁上的相片,這家餐館除了麻油雞以外,它還賣:麻油雞腿,麻油雞胗,麻油豬肚,麻油腰子,麻油里肌,麻油豬肝,麻油豬心,麻油腸子,麻油 combo,麻油面線,麻油青菜和麻油飯。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麽的孤陋寡聞了。實在慚愧。排呀排呀,還有三個人就到我了。想到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吃到香噴噴的麻油雞,心裏免不了有點期待。快了。再等幾分鐘就好了。突然,晴天霹靂的一聲怒吼從收錢的那裏傳出來。我正在聞著空氣裏的麻油味道,看著餐廳裏熱鬧的情景。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把我嚇了一跳。在我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前面的一位客人從收錢的銀箱那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接二連三的又是幾句罵聲從他的口中噴出來。所有的大媽,收錢的小姐,吃飯的客人,排隊付錢的客人和外面等外賣的客人都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那邊,大概跟我一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平聲靜氣的跟他解釋。我從他們短暫的交談中,沒搞清楚他們是為什麼爭吵,好像是找錢找錯了還是菜點錯了吧。幾句來回以後,收錢的小姐請他在邊上等一等。過一下再跟他理論。排隊的客人看沒什麽熱鬧可看,又靜下心繼續排隊。其他的人也轉過身回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我也繼續看廚房裏的作業情形。這不看還好,一看簡直把我嚇一跳。廚房中央這位大媽,站在那個保麗龍的箱子邊上,忙著照單配肉。她應該有五十幾了吧。雖然餐廳生意很好,她駕輕就熟,左右開弓,應付自如。她戴著一雙深藍顏色的塑膠手套。左手拿著一個陶碗,右手在保麗龍盒子裏的塑膠袋裏淘東西。淘出來的東西就放在左手的那個陶碗裏面。原來那些塑膠袋裏面裝的就是雞肝,雞胗,里肌肉,豬肚,豬心,豬腸子這些東西。抓了這些東西以後,還看得到她塑膠手套手指上的血跡。她把已經裝好的陶碗沿著保麗龍箱子邊上擺成一排。後裝好的陶碗就放在先前的陶碗裏面。一個一個的疊起來。過了一下,管大鍋的大媽轉過頭來,拿了一碗剛剛煮好的麻油面線給她。管肉碼的大媽轉過身,伸出她的左手,單手接下了那碗九分滿的陶碗,她那沾了血跡的大拇指就浸在麻油雞湯裏。她接下那個陶碗後,放下右手裏的肉碼,然後用兩個手把那碗熱騰騰的麻油面線送到客人的桌上。在這個時候,排隊的客人停下來了因為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正在電話上,不知道在跟誰討論剛才那個大聲嚷嚷客人的抱怨。我把太太叫來,低聲的跟她說我不敢吃麻油雞了。我簡單的跟她說我看到的情景,她點點頭,我們奪門而出,揚長而去。這次麻油雞的嚐鮮探險記,就明亮的燈光下,很不光彩的無疾而終。

臺灣政府愛民口罩德政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台灣人真喜歡排隊。不但喜歡,還很會排,很有耐心。

我回來三年多了,還是一頭霧水,搞不懂為什麼。

一間 2 坪大小的茶店可以有六,七個人排隊。為的是買一杯新臺幣40元的“九如檸檬綠”或一杯新臺幣25元的“古早味古釀冬瓜茶”。除了正在排隊的還有幾個在門口等“粉圓鮮奶茶”或“溪口甘蔗牛奶”的客人。不知道“鮮奶”是不是今天早上剛剛從乳牛肚子擠出來的。

除了茶店前面的隊伍,還有其他的隊伍一樣驚人。

用一個甘蔗板做個手推車,台灣人就能在下班以後自己創業做老闆。在手推車上面架個烤爐,櫃子下面藏一個液化煤氣的桶子,烤爐上面架上兩個新臺幣三千元買的雞蛋糕烤盤。再從蝦皮買一個新臺幣三百元的紅外線溫度計。在自家附近人潮洶湧的地方,借著路燈就可以開業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也是台灣小孩喜歡排隊的地方。香噴噴,熱乎乎,鬆軟可口的雞蛋糕,風一吹,老遠就可以聞得到。新臺幣25元可以買四個,送一個。五,六個人排隊是正常的現象。

其他在 Coach,Gucci 或 Michael Korse 門口整齊的隊伍,則是家常便飯。我們已經見怪不怪了。

說到排隊,為了響應臺灣政府的德政,臺灣人也踴躍的用排隊來表達人民對政府真誠的支持和擁護。

這次排隊不是買茶水,不是買雞蛋糕,不是買包包,而是買口罩。一個口罩只要新臺幣5元。便宜,及時雨的口罩讓台灣人喜歡排隊的天賦在政府的德政下發揮的淋漓盡致。

在臺灣政府全心全意,以大公無私的精神,徵招世界一流專家,經過集思廣益的努力,再加上一系列的政策改進和細節調整,賢能的中央政府為了人民的健康,為了提高人民能夠有效的防禦武漢流感,為了配合台灣人喜歡排隊的本能,千呼萬喚才出土了獨無僅有,萬無一失,合情合理的愛民口罩政策:

臺灣政府精益求精愛民口罩政策之曲折的心路歷程:

  • 資料來源:網路

  • 資料來源:網路

簡單的說:

一個人一個禮拜只能買兩“片”口罩。多的沒有。不願意排隊而導致買不到口罩的活該倒楣。後果自負。

一個禮拜新臺幣十塊錢保健康。至於細節嗎,族繁不及備載。自己拿出你的身份證。看著辦吧。

02/06/2020,下午兩點半。林口家樂福附近。心甘情願的響應政府德政,排隊買口罩的長龍。

林口五花馬餃子店 January 25,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Travel,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 ,
comments closed

沒想到小小的林口還有一個這麽有詩意有格調的餃子店。看它新張不久,又座落在一個離市中心比較偏遠的地方,我們少不得要來光顧一下,給老闆娘打打氣,給老闆壯壯膽,免得它生意不好,無疾而終,英年早逝,投資血本無歸,員工工作機會泡湯,那不就太可惜了。你說是嗎?

雖然一邊吃餃子一邊想五花馬聽起來就有點俗,它跟李白,岑夫子和丹丘生一起同銷萬古愁的意境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上,但用新臺幣355塊錢就把我們兩個的五臟廟擺的服服貼貼的,我還能說什麽呢?

五花馬,無花馬,好像沒什麽分別吧。至於國民黨一敗塗地似乎萬劫不復的那種萬古愁就暫時擱在一邊吧。等那天有酒,有肉,有閑情,有逸致的時候,再與君同消那煞風景的萬古愁吧。

一看到用五花馬就免不了感嘆萬千。俗話說得好,人生在世,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又有人云,世事皆有定數,不用強求。政治這種事豈是我們這種鄉野村夫能夠隨便亂說的呢?說多了,用《反XX法》把你一罩,大帽子一扣,那你還不是吃不完得兜著走?臺灣大選剛剛結束,國民黨一敗塗地,雖不能暢談國事,能跟太太一起痛痛快快的吃幾個餃子,嚮往李白將進酒的意境,夫復何求?

一進門五花馬不寬的大門就在牆壁上看到李白的將進酒。

「將進酒」 李白
君不見
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
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我們坐的是呂布桌。

我很喜歡李白將進酒的最後一句: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五花馬不賣酒。兒已長大不在身邊。再說,五花馬在林口也不能養,萬古愁也已經擱在一邊了,那就將就一下:

無花馬,百元裘,

呼妻掏錢買餑餑,我倆齊祭肚裏蟲。

五花馬的菜單很簡單,大多都是麪食。

餃子

紅燒牛肉麪,碗很大。簡單的小菜。

蔥油餅。應該不是自己做的。說不定是義美的。

一大桶小米粥。免費。請早。

蔬菜麵條。

小菜,小米粥。

佐料

酸菜

七點半。小米粥快沒了。


下次再來試試其他幾樣菜。

我家對面 November 23, 2019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comments closed

我家對面要變天了,因爲我家對面的那塊地要蓋新房子了。

林口工一重劃區建案公告

我家前面有一條大馬路,白天有不少大卡車,車子和機車來來往往,晚上倒是很安靜。平常也沒有什麼公車經過。

我們前面往北邊的馬路。馬路左邊的鐵皮屋在不久的將來都會拆掉。馬路會拓寬。整片空地將由新北市市政府開發出來讓四個開發商來蓋商業區,科技事業和辦公室。

馬路的對面是新北市特殊教育學校的校區。學校看起來不小,佔了一條街,不過大部分都被樹擋到了。在我家正對面的只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工作室。偶爾有些工人聚集在那裏做事。其他時間都是關起來,沒什麼動靜。過去三年以來,我們還從來沒看過學校的學生。

這個鐵皮屋就是新北市聾啞學校的工作室。聾啞學校在鐵皮屋的左邊。右邊隔一條小溪就是林口工一重劃區了。

工作室的邊上綠色圍牆的後面有一條很窄的柏油罵路。它經過一條小溪和一片低窪地和好幾棟不同顏色的鐵皮屋一直延伸到學校右(北)邊的輕工業區。那裏都是輕工廠,倉儲,資源回收,砂石廠和一些住家。大馬路的邊上有家具店,小吃店和洗車店。雜亂無章,破舊不堪,非常難看。我們也不在意,因為臺灣根本沒有規定房屋的格式,鐵皮屋到處都有,破破爛爛,參差不齊,脫漆生銹,骯髒破舊,各式各樣的違章建築蓋的亂七八糟。那個髒那個舊,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不過這種景色也不是林口專有的。台北,新北,臺灣大大小小的城市和鄉下到處都是,我們見怪不怪,已經沒什麼稀奇了。

這條柏油路右邊高牆的後面就是我們家前面的大馬路。

這條小溪流經林口市區從高高的林口臺地流向西面的太平洋。這一條小溪反而爲我們家前面留下了一片綠油油,看不到邊際的樹海。天氣好的時候在我們家可以看到美麗的日落。陰雨天就只能看到霧濛濛的細雨給前面的樹海換了一身新衣服。

九月中我們從紐約回來發現對面大馬路的邊上蓋起了一排綠色的圍牆。過沒多久,圍牆後面的幾間鐵皮屋被拆掉了。能用的,能賣的鐵皮和鋼架都收走了。剩下的破磚,爛瓦和砍下來的樹根,樹幹以及樹枝都堆成一堆一堆的垃圾。空出來的地也整平了。不過還有不少難看的鐵皮屋散落在四周還沒有拆。

我們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以為要蓋公寓大樓了。査了林口民代的網站才知道我家斜對面將有新的發展了:林口工一重劃區。

林口工一市地重劃

我們去這裏走了一圈才知道整片區域都已經空出來了。後面的大廠房都是空的。

前面右邊的大樓就是我們家的大樓。後面那兩棟高樓房在林口重畫區的正中間。

這個新的發展區就叫林口工一。

林口工一就在路右邊圍牆的後面。

林口工一 as of 2020-01-01。後面那些輕工業區的鐵皮廠房都會拆掉。

新的發展區將順著這條馬路開始一直往北延伸到中山路。這個計畫區早於民國 64年就劃定為工業區。只是發展至今,林口工一還是爛攤子一個。好在政府也知道這個情形才開始開發這片土地。

未來會引進商業、文創及醫療養生美容生活服務公司。據說在他完成以後可以創造2.1萬個工作機會。

 

此外,林口工一這一塊地的北邊是留下來給影視業界做備用基地的。不過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會開始開發。

我們等着瞧吧。

我我家對面 As of 2020-01-09

真好麥,林口 October 2,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這家餐館的名字有點奇怪,不過據餐館的老闆跟我說,他們在泰山已經有三十年的歷史了。

難得有一家北方餐館來林口,我們少不得要來試一試,給他們一點支持,同時也來看看他們的北方點心有多好吃。

我們來的時候,他們才開張兩個禮拜,不過餐館的運作看起來已經上軌道了。

這個火鍋的相片看起來還不錯。經典的青銅火鍋,底下燒著紅紅的木炭,濃濃的高湯,手工打的嫩嫩的豬肉丸子,加粉絲和大白菜,就著香噴噴的白飯吃,就夠了。我以前在美國的火鍋都送人了。現在只有去餐館回味了。

到地的北方點心很吸引人。

他是店長。待客人很客氣。

這道烤魚其實是不屬於這家北方菜館的。我猜老闆加了這道菜是為了迎合臺灣的客人。

老闆給的開胃小菜。涼拌海帶絲。清爽可口。有點酸。

牛肉捲餅配海鮮醬。餅煎的正正好。

韭菜盒子很正宗。韭菜,粉絲,豆腐乾粒。好吃。我的兒子最喜歡這道北方點心。他跟我們一樣,也很喜歡鍋貼和餃子。

皮都沒破,餡料很鮮美。

這道炒麪我不喜歡。炒的時候放太多水了。油也不夠。像煮的麵一樣。臺灣餐館清一色的菜多,肉/海鮮少。菜的價錢不高,許多政府的政策和物價上漲又讓這一類的小商家增加了不少成本。肉/海鮮少是有原因的。

這家餐館的北方點心還可以。沒有台北的好,不過在林口算是不錯了。他們來林口開分店表示他們對林口的未來有信心。機場捷運,三井 Outlet ,合理的房價,充足的房源,完善的”生活機能”和離台北不遠是林口脫離”林三淡”臭名的原因。對台灣人來說,樓下不遠有”全家”或”7-11″,幾條街以外有”家樂福”就是”生活機能”的最基本要求。要是還有關大賣場,大百貨和電影院那就 OK 了。

下次再來。說不定冬天來試一試他的火鍋。

從沒見過的臘腸樹 September 29,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wan, 林口.
Tags: ,
add a comment

讓這幾張相片告訴你這種奇怪的大樹和臘腸吧!

看到樹上掛的臘腸了吧。對面有一個大洞的樓房是林口的民視大樓。

這一排都是臘腸樹。它在文化一路上。

這些臘腸不能吃。不知道長了這麽大,這麽多給誰吃。

關心有個屁用 September 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wan, 台灣.
Tags: , ,
add a comment

請看這個招牌:敬請注意,林口的麗林里關心你。

這是我在林口靠近三井 Outlet Park 一個非常繁忙的街口看到的。

當我我看到”關心”兩個字以後,我忍不住要問:”關心”有用嗎?

你一定免不了要問我:為何有此一問?

因為我還沒有看過任何一個人在人行道上”推”著機車走的。

(是”牽”著機車還是”推”著機車?難道是像”牽”狗一樣嗎?對不起,別理我,是我大驚小怪了。請不要放在心上。)

看這個牌子上的文字,顯然這是政府的規定:如果你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就要罰 $600 到 $1800 元的罰金。

不過,好像沒有人在乎。大概是從來沒有人被罰過吧。

請看:那個騎摩托車的男生在我後面噗噗噗噗的,一面按著喇叭,一面等我讓路。再看:另外一個女子騎在摩托車上面,冒著黑煙,開個大燈,堵在我前面,大辣辣的等我閃到一邊,她好過去。

在我的記憶當中,好像還沒有看過那一個人耐心的”推”著摩托車在後面跟我一起走。或者在我前面,”推”著摩托車,等在人行道的一邊讓我先過去的。

可是,關心好像一點用都沒有,騎摩托車的男男女女好像沒有一個在人行道上是”牽”著摩托車走的。我這個結論可能不完全正確,可是這是我一年多來的觀察。

公德心是社會給我們無形的壓力,是文明社會裏自我約束的準則。

老百姓沒有足夠的公德心,不知道自我約束,那政府應該怎麽辦?

如果關心沒有用,那就要罰。不但要罰,還要罰到心痛,罰到求饒,罰到下次不敢了為止。

這個牌子應該改成:麗林里辦公處”警告“你。不但要警告,還要加上另外一個牌子:攝影機使用中。意思就是說:你在人行道上騎摩托車,我就寄一張$600 的罰單給你。第二次,$1200,罰3分。第三次:$1800,罰6分。第四次:沒收駕照。

(這是我隨便寫的,不可當真。)

可是,如果真要如此做下去,那這要在林口街頭裝多少個攝影機才夠啊?看來我這個餿主意還真有點不切實際。

古人說:亂世要用重典。當今的臺灣並不是亂世,可是林口有法卻沒有人遵守,這是誰的錯呢?

註:

摩托車就是機車,也就是那種有兩個輪子,燃燒不完全,聲音很大,常常冒黑煙,不守交通法規,跑的飛快,臺灣到處都是的車子。

根據網路的資料,全臺灣在2017年有1376萬4229輛機車,比汽車還多出583萬多輛。依照這個數字來看,臺灣每十個人就有六輛機車。實在是不少啊。

Sourc:

https://news-housefun-com-tw.cdn.ampproject.org/v/s/news.housefun.com.tw/news/article/amp/174488185109.html?amp_js_v=a2&amp_gsa=1&usqp=mq331AQCCAE%3D#referrer=https%3A%2F%2Fwww.google.com&amp_tf=From%20%251%24s&ampshare=https%3A%2F%2Fnews.housefun.com.tw%2Fnews%2Farticle%2F174488185109.html

真热 July 25,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in Taiwan, Shanghai, Taiwan, Travel, 台灣, 林口, 浦東, 上海, 中國.
Tags: ,
add a comment

浦东今天真热,比林口还要热。我们出来吃晚饭,走路。晚上八点多还是热的不得了。没风,没冷气,热的一身汗,一直往下滴,真是受不了。已经走了八千步了,再走个半个钟头就可以了。

真是为谁辛苦,为啥忙啊!

上海浦东:今天最高97度,现在87度,感觉像是99度。

林口:今天最高92度,现在86度,感觉像是96度。

很親切 May 2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石油, Life in Taiwan, Oil, Taipei, Taiwan, 台灣, 林口.
Tags: , , , ,
add a comment

沒想到林口也有 Mobil 的 logo。它很顯眼,很新,很乾淨,看起來倍感親切。畢竟我們家的孩子都是吃 Mobil 的奶長大的,你說是不是?

臺灣沒有 Mobil 的汽油加油站,只有賣 Mobil 潤滑油產品的私人汽車服務中心。

Mobil 在中國已經有百年以上的歷史了。其實,Mobil 的前身是美國的標準石油公司。標準石油在 1890 年就用”美孚”這個商標進入了中國。美孚是美麗,誠信,可靠的意思。標準石油後來分成 Exxon 和 Mobil,後來又合併為一。俗云: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了,就是這個道理。不過這是後話,容後再禀。

剛開始,美孚在中國賣煤油燈和煤油。很快的,煤油燈就取代了中國用了千百年的油燈,而中國就成為標準石油在亞洲最大的市場。美孚在中國各地修建儲油槽、倉庫與辦事處,用油罐車、火車與船隻運送石油到中國內陸各地。美孚以上海為中心基地,前後擁有上百艘各式各樣的大,小拖輪及油輪。隨後,汽車開始普遍,美孚研發出了首屈一指的機用潤滑油,於是,美孚也順理成章的在中國賣汽車用的潤滑油了。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中國從日本手中接收了臺灣,美孚也開始在臺灣做潤滑油的生意,一直到現在,在臺灣各地還有賣 Mobil 潤滑油的商店。由此可見,美孚與中國的合作維持了一百多年,可謂歷史悠久,合作無間。

我離開 Mobil 已經很久了。在那之前,公司傳出一個謠言說 Mobil 要買 ARCO。幾年來,從 VA 總部那邊傳來的謠言通常都很準。好幾次公司要裁員,我們聽到的謠言說我們這個部門要裁員 20% , 25% 或 33% 都非常準確。我們覺得這一次的謠言應該一樣可靠,不過大家都不怎麽在意,因為如果 Mobil 賣了 ARCO,被裁的也應該是 Arco 的員工,不是 Mobil 的員工。ARCO 在那幾年油價上漲的時候擴張的比 Mobil 還要厲害。油價大跌以後,公司大賠,特賠,好幾年以來,都一蹶不振,股價低迷。他們會被別的公司買去,我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ARCO在阿拉斯加有油田。Mobil 沒有。ARCO 在加州也許多資產和加油站,跟 Mobil 相當匹配。ARCO 在南中國海有許多海底油田的開產權。Mobil 沒有。看來 Mobil 要買 ARCO 聽起來合理。

要知道,在那十幾年艱苦漫長的日子裏,WTI 油價慘跌。從一九八零年年初的四十塊錢一桶跌到一九八六年的十塊錢一桶。再往下的十幾年,油價都在 十幾塊到二十塊錢之間徘徊。石油公司一再虧損,每個石油公司的員工都度日如年,如坐針毯。我們這個部門,每隔幾年就裁員一次:每次少則 15%,最多的一次居然到 33%,真是悽悽,慘慘,戚戚,人心惶惶,慘不忍睹呀。

在 Mobil 要買 Arco 的謠言滿天飛的時候,WTI 只賣十三,四塊錢一桶。我研究的重油因為它的質量不佳,油裏面的雜質太多,提煉不出來太多的汽油,每一桶重油只能賣到九,十塊塊錢一桶,而我們的生產成本就要七,八塊。扣掉 overhead,根本不能錢賺。我們公司的外海油田更是虧本的厲害。可是,當油價低的時候,煉油廠的成本降低,加油站的生意就賺錢了。其實 Mobil 有很賺錢的 downstream operation,可是 upstream 就虧多了。這是其一。還有,Mobil 在中東的 Qatar 和印尼的 Arun 油田有非常成功而又賺錢的 LNG 計劃,還有十幾艄世界最大的 LNG 油船。這是 Mobil 在石油工業中首屈一指的技術。這些 LNG 有長期的合約賣到日本,韓國,臺灣和新加坡,是讓人家眼紅的資產。還有,Mobil 在非洲也有很多資源,也已經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力。只可惜,油價就是上不了,大家只有乾等著,熬一天是一天。

沒多久謠言沒了,看來 Mobil 是不會買 ARCO 了。再過幾個禮拜,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公佈了:Exxon 要買 Mobil。新公司叫 Exxon Mobil。這真叫每個人嚇一大跳。很顯然,又要裁員了。不過像我們這種跟生產石油也直接關係的正牌工程師和其他有關的技術人員是不會讓我們走的。畢竟, Mobil 的油田和資產還需要我們經營管理,你說是嗎?許多部門要合併,精簡,我們在 Dallas 的幾個部門所有的員工都要整個搬去 Houston。

這就是我在 2000 年離開 Mobil 的時候。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時過境遷,人去樓空。當初,我們那個部門去 Houston 的只有 40% 左右。許多人退休,許多人厭煩了常常裁員的日子,離開了石油的行業,去別的工業找工作了。如今,以前的 Mobil 早已成為歷史,除了美國的 Mobil 加油站以外,就只有零零星星的小商店賣 Mobil 的潤滑油了。我們也一家從 Dallas 附近的 Plano 搬到 Northern Virginia,好幾年以後再搬到臺灣的林口。在林口看到 Mobil 的商標還有點懷舊的感傷也帶著一絲絲的親切感。

不知道 Dallas 城中心一個大樓上代表 Mobil 的 Pegasus 還在不在?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