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2019年5月上海遊 July 11,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Shanghai, Travel, 浦東, 上海, 中國.
Tags: , , , , , , , , , , , , ,
add a comment

來上海,有事要辦。事情辦完了以後就只剩下”吃”和“逛街”這兩件事了。

我們在長沙住了三個晚上,第四天早上快九點離開美爵,進五一,上地鐵到長沙南。高鐵票我早就在大理就拿到了。上了高鐵,一路無話,經過江西南昌和上饒就進了浙江。在浙江經過的幾個城市都是耳熟能詳的,像金華,義烏,諸暨和杭州。過了杭州和嘉興就進上海,再十幾分鐘就到虹橋火車站了。

長沙南高鐵站

高鐵進站

長沙南裏面的麥當勞。早上還賣三種稀飯。

高鐵一等艙送的免費點心和礦泉水。不好吃。不過你可以看看盒子上的相片。這個相片就是橘子洲上毛澤東年輕時的雕像。

從長沙去上海一路上都下着小雨。我們還在江西,還沒有到南昌。

流過江西南昌的贛江。

進入浙江不久。這是多麼美麗的風景啊。稻子剛剛種下沒多久,綠油油的一片,實乃心曠神怡啊。

浙江一望無際的平原。不過,浙江多丘陵

義烏地鐵站。我們的高鐵沒停。

我們剛剛經過以”金華火腿“而出名的浙江金華。15分鐘以後就是義烏了。這是離開義烏站以後的一條通往寧波的高速公路。浙江義烏是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發市場。義烏很小,行政區域只有1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一百二十萬人。可是義烏的四十萬種商品竟然能夠賣到全世界215個國家。因爲它是世界上最便宜商品的集散地。

到了上海虹橋,坐二號地鐵去南京東路步行街的南新雅酒店:Majesty Plaza Shanghai Hotel。世茂廣場在隔壁,再往西就是人民廣場。步行街往東有七,八個大商場:恒基中心,宏伊廣場,悦薈廣場,聖德娜大樓,置地廣場,新世界,第一百貨,大丸百貨,等等。Apple 在這裏。Huawei 在這裏。周大福在這裏。老鳳祥在這裏。朵雲軒在這裏。沈大成在這裏。哈根達斯在這裏。肯德基在這裏。必勝客在這裏。麥當勞在這裏。星巴克在這裏。Sephora 在這裏。 Versace 在這裏。其它小吃店,大餐館,賣鞋的,賣衣服的,賣化妝品的,賣手錶的,賣眼鏡的,都在你的眼前打轉。它迷惑你的心智,打亂你的意志,拿出你的手機,打開你的微信,掃到你的手軟,一直騙到你沒有手替你老婆拿購物袋爲止。

這裏的交通方便。人民廣場和步行街的地鐵站不到五分鐘就到了。上了地鐵就通行無阻了:西去虹橋火車站和飛機場,東去陸家嘴和浦東機場,北上閘北和上海火車站,南下新天地和田子坊。幾乎我們想去的地方,地鐵都能到。

到了上海,我們不用傷腦筋那天要去那裏,也不用早起吃旅館的早飯。我們十點半,十一點出門。在外面混一天。吃了中飯和晚飯,晚上九,十點回到旅館還可以在步行街上走一遍。十一,二點才回去睡覺。整天無所事事,進進出出,走來走去,也沒什麽長進。在上海,我們去了幾個已經去過太多次的外灘,濱江大道,田子坊,南京東路步行街,南京西路和靜安寺。人民廣場和新天地沒去。

我們幾乎有一年沒去上海了。這次回來,感覺上海還是一樣熱鬧。消費者的意願好像也沒有任何改變。餐館一樣要排隊。外灘,步行街和田子坊的遊客比以前都多。不知道 Trump 對中國法器的貿易戰有沒有影響到中國的經濟和人民的消費意願。

離浦東世紀公園不遠的大拇指廣場變了。家樂福當然還在,不過好幾家餐館都換了老闆。我們喜歡的一家臺灣餐館,千秋膳房,關門了。他們的菜似乎越做越差,也沒有變化。點評上也沒有任何好評。

我們還注意到,從臺灣來的餐館在上海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跟“臺灣”有關的餐館沒有幾家不是門可羅雀的。掛了“臺灣”的餐館似乎越來越少。在田子坊地鐵站的日月光廣場,以前的臺灣街不見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難道大陸人民抵制臺灣來的餐館?

南京東路步行街

南京東路步行街的遊客更多了。也不知道都是從那裏來的。大陸的遊客一定佔大多數。東南亞,日本的觀光客也非常多。外國人只有百分之二,三吧。在我們旅館下面的一家賣粽子的門市部在這幾天都是大排長龍。過兩天是端午節。

步行街上排隊買糉子。就在我們住的旅館下面。

第二天還是這麼多人。

南京東路步行街上的店面好像都換了門面。舊招牌拆了。老的店面整修了。髒的大樓洗乾凈了。舊的瓷磚換成新朝派的花崗岩。暗暗的店面把燈打起來了。做了幾輩子剪刀的張小泉正在整修店面。店子裏面早就翻新好幾年了。當然,剪刀也貴了好幾倍。在步行街中段那條街口上的上海灘照相攤還在。一個三十年代的黃包車,幾副太陽眼鏡,幾件衣服,兩個打手,一把手槍和一把陽傘,一個擴音器放著葉麗儀唱的上海灘,把個生意做的呱呱叫。

標緻的小姐,打扮起來還蠻像一回事的。

要是再來一個拖着黃包車就更好了。邊上兩個打手也挺瀟灑的。

田子坊

田子坊變大了。後面多了一排商店。以前田子坊沒有幾家餐館,現在比較多了。遊客來這裏除了買東西,當然喜歡找些東西吃。那幾個賣吃的攤子就變得忙多了。

我們喜歡的一家藝術館不見了。老闆大概五十幾,一副藝術家的模樣。他能夠把客人的相片放大,轉換成民國三十年代老上海舊照片的模樣。臉上的皺紋,豆豆,坑坑,窪窪的都給你抹平。女孩子穿起漂亮的繡花旗袍,塗上胭脂,檫個口紅,頭上挽起一個髪結。男生穿了深色的長袍馬褂,戴個帽子,打個圍巾。花個五十塊人民幣和一個晚上,保證你年輕三十歲。

這一帶是新開出來的。人還不多。

這些掛起來的牌子都是以前沒有的。吳語就是蘇州話。

你打入fiao,百度拼音就給你“覅”字。

我唸 初中的時候就被這種老上海的相片迷住了。十幾歲的男生,看到這種相片怎麼能夠忘記呢?我不是上海人,也從來沒去過上海,那時候臺灣還是戒嚴時期,我就喜歡起上海了。媽媽是那個時代長大的,她常常哼周璇的歌,收音機裏也常常播那個時代的歌曲,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典型的上海摩登姑娘。神祕的上海,夢幻的十里洋場是多麼的迷人啊。

張燈結綵都是以前沒有的。垃圾桶變型了。長板凳增加了幾個。整個田子坊給人一種寫的氣象。

來這裏照相的年輕小姐最多。

這也是以前沒看過的。

我猜,現在來上海的遊客很多是外國來的年輕人。不少東南亞的觀光客。他們跟老上海沒有什麽情感上的牽連,眼裏看到的只有東方明珠,世貿大廈和上海中心這些現代化的建築。那裏會對這種落伍的東西感興趣呢。唉,靠藝術吃飯還真不簡單。

外灘和它對面的濱江大道還是一樣的迷人。從南京東路步行街去外灘的人比以前要多多了。南京東路兩邊的行人在紅綠燈那裏把街口擠的滿滿的。用人山人海來形容還真不為過。外灘的提防上都是遊客。照婚紗照的也不少。

從外灘南邊往北邊看。這條步行街一直通道白渡橋。

往南一直到十六鋪。這裏是搭遊江輪的地方。

上海老碼頭。在中山南路。裏外灘蠻遠的。一年以前來這裏很熱鬧。現在已經沒落了。許多幾把和餐館都關門了。裏鬧區太遠。

黃浦江上來往的遊輪和運煤和運貨的輪船絡繹不絕。黃浦江兩岸的高樓大廈增加了不少。每個大樓的外面都有霓虹燈,把它裝扮成耀眼的廣告牌。五彩繽紛,花花綠綠,非常好看。外灘的大金牛也不能錯過。你說是嗎?

洛克。外灘源和外灘

改建以後的英租界。左邊是半島酒店。這裏就是沒辦法開發出來。很漂亮的街景,很高級的房子。不少空屋。已經好幾年都是如此。這裏叫洛克。外灘源,是百仕達集團開發的。

空屋還不少。

老遠的看浦東還真漂亮。這一排舒的後面是舊的英國駐上海總領事館。現在是外灘源壹號金融家俱樂部。

這裏是蘇州河南邊了。黃浦江在左手邊。

外白渡橋。許多人都在這裏。我其實還不想去。老婆拖着我去也沒辦法。

原來上了外白渡橋可以照到這樣的景色。

右邊那個大紅的紀念塔是上海市人民英雄紀念塔。

外灘牛。

外灘往南看的夜景。

晚上九點半了。南京東路上的行人還是這麼多。這些經過和平飯店門口的是從外灘回南京東路步行街的人。我的這一邊一樣還有這麼多人要去外灘。

好久沒去過城隍廟了。城隍廟已經經過好幾次的整修了。店面比以前整齊,美觀,統一。舊房子的外觀全都重新油漆了。燈光明亮了不少。還有幾棟大樓還在裝修。外面用藍顏色的塑膠布遮起來了。城隍廟的老闆應該是要把這裏重新整頓一番。連最有名的南翔小籠包都換位置了。以前每次來都可以看到四,五十個人在這裏排隊買小籠包的隊伍也不見了。

上海城隍廟

這就是城隍廟的中心。

城隍廟遊客比以前多了。我們一般不會在這裏吃飯,不過會在九曲橋旁,星巴克邊上的寧波湯圓吃一碗芝麻湯圓。價錢漲了,不過湯圓還是一樣好吃,真是百吃不厭。一碗八個,一人四個。就當做下午的小點心。

城隍廟其實是這一區的總稱。這裏真的有一個道教的城隍廟,有明清時代的豫園,有豫園商圈,有上海老街。這幾個景點全都在這裏,每個來上海的人一定會來這裏報到。只不過,上海老街已經在一年半前完全拆掉了。現在正在重建。豫園商圈正對面的整條街也要拆了。我們去的那一天正好是最後一天。先前我還以為店家開玩笑,說說而已,誰知道那天真的是最後一天。電都停了。水也停了。大家都在搬東西。要關門了。據說要打掉重建。蓋好了以後,那城隍廟不是成為一隻貨真價實的金母雞了嗎?

左邊這一排店鋪全都要關門了。這一排平房要拆掉。蓋跟對面一樣的高樓。

這家店還沒有開始收攤呢。好多家已經空出來了。

全球最大星巴克臻選烘焙工坊

知道它在這(南京西路)只是以前都沒去過。這次是第一次去。他的咖啡比普通的星巴克咖啡要貴15 – 20%。它還買啤酒。

上海失戀博物館

這在南京東路步行街上面的一個購物中心裏。我還拍它開不下去呢。呢看看有多少人排隊。好在我沒有失戀,不然也要去排隊了。

這些都是要進去看的年輕情侶。

 

上海市個國際的大都會,好的餐館非常多。我們去了滑稽果餐館都值得一提。

蘇小柳

 

琵琶蠻

南小館

 

枚青。臨安酒肆,徐家匯

從吉隆坡到上海我們出來已經快四個多禮拜了。這幾天在上海天天都四處奔波到處閑逛。想一想也著實有點累了。

該回家了。

再訪上海浦東 July 26,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Restaurants, Shanghai, Taipei, Taiwan, Travel, 浦東.
Tags: , , , ,
add a comment

去美國前先來上海看看。本以為,上海會比台灣涼快,沒想到上海比台北還熱。不過,上海空氣沒有台灣的空氣那麽濕,身上的汗一下就蒸發了,比較沒有台灣那種整天身上都濕答答的感覺。可是上海不是El Paso, 更不是 Las Vegas,也沒有它們那麽乾,雖然它比台北好一點,上海的熱還是非常不舒服。最糟糕的是上海每天的最低溫的那麽高,怪不得白天熱呢。

上海溫度,7/25/2017

我們樓下一樓的先生跟我說,上海夏天白天和晚上的溫差太低,白天晚上都熱,一直要到八月中以後才會涼快一點。你看上海晚上的低溫都是八十幾度,就知道上海的熱也是有原因的了。看來夏天到上海避暑的想法是行不通了。在上海兩天,雖然天氣熱,飯還是要吃的。中午將就一下,晚上出去吃。熱也只能忍著,只有打著傘出門吧!

林口溫度,7/25/2017。下午的雷雨自動調節溫度。林口比較高,海風吹來,溫度稍微比台北低個兩三度。

台北溫度,7/25/2017。一般來說比林口高,像在爐子上的一個水盆,在那燉著。不過,下午也有雷雨,有一點幫助。

我們常常去正大廣場。今天就我一個人,自己去上海國金中心 (ifc mall) 走走吧。它就在正大廣場邊上,比正大廣場高一級。

國金中心樓下的飯店不多。樓上倒是有很多家很貴的餐館。我在它們樓下一家叫”Nana’s Green Tea” (七葉和茶) 的餐館吃個便飯。Nana 賣抹茶冰淇淋,抹茶冷飲也賣烏冬面和牛肉丼。

Nana’s Green Tea, 豚骨烏冬拉面

Nana 在林口的三井 Outlet 也有一家,我們去過一次。兩家的氣氛差不多,乾淨,整齊,簡單,都不大。這家只有36個位子,服務員態度不錯,菜出的快。我叫的是豚骨烏冬拉面,外帶一個生菜沙拉,¥39。這個價錢對擁有LV和許多沒聽過名字的精品店的上海國金中心來說不算貴。生菜沙拉新鮮,烏冬面只能說是平常而已。

國金中心就在陸家嘴的東方明珠附近,辦公室林立,上班的人很多,觀光客也不少,不過這裏逛街看熱鬧的人多,吃飯的人卻沒有在正大廣場吃飯的人多。可能是比較貴吧。

陸家嘴還是一樣熱鬧,霓虹燈還是一樣美麗,一樣吸引人。東方明珠邊上增加了不少新的高樓,個個都想跟東方明珠比賽。


好像是平安保險大樓


這個圖可以看到陸家嘴附近大樓的相關位置。

國金中心是上海中心前面的建築物。邊上有兩個辦公室高樓。高樓中間就是 ifc 商場和飯店,美食。

前面這個方方的房子就是正大廣場。從外面看,可謂’其貌不揚’。中國海關大樓在邊上。

中國海關。一副很嚴肅的樣子。

在這麽多大樓之間,我覺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東方明珠後面能夠半大不小的中高樓。它個兒不大,大不了只有三四十層高吧。四四方方,也不起眼。白天看它,不仔細看,就略過了。唯一有點不一樣的是它的樓頂,就像是頭上戴了一個皺皺巴巴的小帽一樣。

可是一到晚上,它就使出渾身解數,拼命的在那裏閃阿閃的,就怕大家看不到他存在。它天還沒有全黑就亮燈,圖片的種類最多,圖片還可以繞著大樓走一圈。還是好看。

我不知道白玉蘭大樓是幹嘛的。它應該在楊浦區。現在楊浦區也發了。沿著黃浦江江邊房子已經蓋了好多家了。


看它頭上頂著一個小帽子。









夜遊黃浦江 November 20,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Death and Yuanfen, Shanghai, Travel, 浦東.
Tags: , , , ,
add a comment

我們來上海不下二十次,來外灘和對面的濱江大道也不計其數,可是從來沒有坐遊艇游黃浦江的念頭。我們在岸上看那些船在江上跑來跑去,燈火通明的,總覺得幹嘛花這個冤枉錢,沒有什麼意思。我不知道在那坐船,不知道坐一次要多少錢,也不知道一次可以坐多久。

前幾天,太太生日,我心血來潮,要帶她去坐遊輪逛黃浦江。她居然答應了。這一下,我們要做袁大頭了。

在陸家嘴問了賣觀光船票的小姐,她說你在我這買船票和在碼頭買船票是一樣價錢;¥120一個人。你在我這買觀光票,我帶你們游上海:先在浦東逛一圈,然後去浦西,換一個車,再去浦西的幾個景點逛一圈。之後坐車去碼頭。到時候,你隨便坐那一艄船都可以。

我們不想坐遊覽車,不想游浦東,也不想遊浦西。就問她碼頭在那裏,她說在浦西的十六號碼頭上船。

十六號碼頭離南京路步行街地鐵站有一段路,不過也沒有那麽遠,大概一英里左右,走路不到二十分鍾。等我們來說小意思。我們在正大廣場喝了咖啡,過黃浦江到浦西,然後就去十六號碼頭。五點過一點到的。找賣票的地方逗了一圈才找到。標誌不清楚,問了警衛以後才找到的。

買了兩張”船長5號”六點的票,我們就在碼頭等著。我們剛到時,候船室裏沒幾個人。大家低頭滑手機,沒什麽人講話。五點半以後,天開始黑了。快到六點時,突然來了快一百個人。這個不算太小的候船室裏一下子擠滿了遊客。看來旅行團游完浦西了。只聽到嘰嘰喳喳的廣東話,英文,印度英文,馬來話夾雜在中國遊客特有的中國話裏,好不熱鬧。好幾個小孩跑來跑去,急著要上船。過一下大家開始排隊,我們也跟著排。

十六號碼頭夜景

船長5號,給五粮液做廣告。

沒多久大家都上船了。我們在最上一層的露天甲板上找了一個好位子,耐心的等開船。六点五分,船開了,十六號碼頭離我們遠去,船在江中打了個轉,然後往陸家嘴去。十一月月初的上海已經開始有點涼了。江上的夜風吹在臉上有一絲絲的寒意。我們全副武裝免得著涼。

黃浦江的夜景很美。在船上,浦東的陸家嘴和浦西的外灘都看得到。東方明珠從上到下的燈光變來變去,鮮艷奪目的顏色,搶盡了風頭。環球金融中心靜靜的用它特有的藍色和高高在上的那一個方方的空洞告訴大家我在這裏。上海中心獨特的下粗上細的體型,扭轉的身軀和它特有的由右下往左上的活動霓虹燈竭盡其能的想要吸引你全部的注意。震旦大樓還是忠心的閃閃發亮,打出我愛SH的圖片,告訴你我才是這裏最老的成員。那幾個新來的幾個小家伙,雖然高,雖然漂亮。我才是這裏最忠實的守衛兵。

“船長5號”走後,好幾艄遊艇忙著靠岸。

震旦大樓我愛上海

金茂大廈躲在環球金融中心的前面。你要仔細的看才能看到它尖尖的屋頂。後面那一個像戴了黃顏色皇冠的大樓好像是中國安檢大樓。前面那個有兩個圓球一樣的是我們2008年住過的國際會議中心。上海中心高高在上,俯視大地,好像在跟別的大樓說:看你們這幾個小傢伙能搞出個什麼名堂。

其實金茂大廈是一個非常耐看的大樓。它的屋頂獨特。在白色的燈光下襯托出它的棱棱角角。很有個性。東方明珠只有在江上才能照去它的全景。

前面這個有點肚子的是後起之秀。全身都發亮。就是矮了點。

這兩個肚子彎彎的大樓是浦東的農銀大樓

這是一批比較新的浦東大樓。它們離陸家嘴比較遠。離楊浦大橋已經不遠了。”船長5號”就在這裏掉頭。現在要向浦西的外灘去。

前幾年,我們常常來陸家嘴看外灘的夜景。那時候,只有陸家嘴和外灘這一帶晚上燈火通明,浦東的霓虹燈漂亮,而浦西外灘的經典老房卻忠實的散發著淡淡的金黃顏色,襯托出莊嚴的寶相。當然,最亮的就是震旦大樓的霓虹燈了。

這是一個比較老的照片。震旦大樓的霓虹燈一枝獨秀,在那裏搶東方明珠的光彩。它也做許多廣告。不知道這個”唐”字是爲那一家公司做的。以後也沒再看到。

最近一,兩年,浦西這邊從城隍廟附近的老碼頭一直到楊浦的星外灘以東,陸家嘴這邊從陸家嘴金融中心以東的陸家嘴環路一直到湯臣一品以南的世茂濱江花園都是霓虹燈大樓。每個大樓都想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段爭露頭角。

以前這裏的浦西楊浦區都是黑黑的,沒有一點光彩。現在不同了。小小的矮矮的樓房也鋪上了一層綵衣,暗暗的爭取你的注意。

楊浦區的後起之秀。整個大樓上面的外殼,從上到下都是一個個的方格子。每個方格子的顏色都可以獨立的改變顏色。構成的圖案千奇百怪,獨創一格。比浦東的震旦要新,要漂亮,要有變化。

上港樂也是一個不甘寂寞的角色。

相片左邊的鐵架橋是蘇州河入口的外白渡橋。真正的白渡橋,那個有關唐代兩位大詩人;劉禹錫和白居易,傳說的白渡橋就在這附近。

右邊的大樓是 Peninsula Hotel,半島酒店。綠屋頂的是南京東路上有名的和平飯店。它的右邊是中國銀行。這一帶就是外灘。

上海外灘。1839年中英鴉片戰爭爆發。1842年,中國戰敗後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 賠償2千1百萬銀圓,開放上海通商並割讓香港為英國殖民地。1845年中國被迫成立上海英租界。就是現在的外灘一帶。

這一帶也是外灘。1845年起成為英國租界。

這個漂亮的大樓是浦東發展銀行大樓。臺灣的富邦銀行也在這裏有小小的一席之地。

快到十六號碼頭了。相片左邊的許多大樓都是新蓋的。

那個屋頂上有一個像菠蘿或蓮花的大樓是上海 Westin Hotel.

快要下船了。我們兩個全副武裝,穿了一身,帶了毛線帽,圍巾和裏面穿的長褲。這些冬天的行頭都是新買的。我們去了北京。這些冬衣都派上了用場。

下次我們再來浦東陸家嘴,黃浦江的夜景一定又不一樣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