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I know a few of them August 10,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omputer, Global Affair, Science, Technology.
Tags:
add a comment

What are the technologies from China that lead the world? 

by Gustavo Brown 

https://www.quora.com/What-are-the-technologies-from-China-that-lead-the-world/answer/Gustavo-Brown?share=4b96492b&srid=eBtU

有錢真好 March 12,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美國, Knowledge, Technology.
Tags: ,
add a comment

當你看到這個標題時,一定會破口大罵:

“你這不是廢話嗎?”

有錢當然好,沒錢苦哈哈,這還用我來告訴你嗎?難道你沒聽

過:”貧賤夫妻百事哀”嗎?愛情是不能當麪包的。光有愛情有什麽用,等到一起喝西北風的時候,你就知道錢的好處了。

沒錯,幾乎每個人都喜歡錢。不過,我不是說你有錢或是他沒錢。我說的是:把中國和美國拿來相比一下,那個有錢,那個沒錢。

我說:中國有錢,美國是個窮光蛋。

你聽到這裏實在是忍不住了。我賣了個關子,卻搞出一個怎麼沒有學問的高見。你一定會對我説:”你豆腐腦袋啊?有沒有搞錯啊?應該是美國富,中國窮才對啊?”

對,沒錯。你看美國的”人均 GDP” 有多高啊!中國怎麼能夠跟美國比呢?門都沒有!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去去去,別在這裏攪混了。中國有這麽多人,至少比美國要多四倍。再過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中國的”人均 GDP “恐怕都趕不上美國吧。醒醒,別在那裏做白日夢了。

套句美國第 40 任總統 Ronald Reagan 最喜歡說的一句開場白:

“Well,各位客官,請酙上一杯茶,要不然給自己倒杯酒,拉把椅子,坐在我邊上,讓我慢慢的説給你聽”。

這個故事,要把時間拉回到 1980 年代的中期。那時候,我們住在 Dallas 西北 20 英里外的 Carrollton。我幾年前開始給石油公司做事,太太在附近的老人院上班,兩個小孩慢慢長大,我們一天到晚跟著他們屁股後面轉,忙的不可開交。

Dallas 是 Texas(德州)第二大城,它跟西邊的 Ft Worth 合稱爲 DFW。DFW 是美國南部太陽帶 (sun belt)中最主要的城市之一。

Dallas 附近空很多,土地便宜,生活水準比美國東西兩岸的大城低,空氣乾燥,幾乎整年不會下雪。德州沒有所得稅,州政府和市政府也極力的招攬大大小小的公司來德州設立分公司。Dallas 東北的 Texas Instrument 是一個代表。在那時,PC 剛剛開始被個人和公司採用,TI 的各種 chips 都賣的很好。美國國防部也跟他們買東西。它生意興隆,常常都看到 TI 僱人的廣告。TI 附近有許多 telecomm 公司。他們也在拓展市場,顧了許多剛剛畢業的大學生。

在 Dallas 和 Ft Worth 兩個大城中間有一個國際機場叫 DFW Int’l Airport。Airport 佔地廣闊,五個機場航空站非常現代化。它是 Braniff Int’l Airway 和 American Airline 在美國最主要的飛機調度中心。Continental, Delta, Eastern 和 Frontier 航空公司在 DFW 都有相當大規模的營業。Southwest 在 Dallas 市中心的 Love Field 飛機場,它班次多,每天有許多航班到德州附近的五個州。DFW 是美國南部的商業和金融中心,每天來往的旅客不少,也爲 DFW 帶來許多工作機會。

除此之外,DFW 還是許多國防企業的主要基地。Reagan 總統上臺以後,大幅度的提高美國國防支出,使得這些國防企業的武器供不應求。F-16,F/A-22 Hornet,武裝直升機,新一代的導彈系統和高科技的雷達都是在 DFW 附近生產的。

隨著聯邦殖利率從 19% 的歷史最高點急速的下降和 Reagan 總統大幅度的降低所得稅,美國經濟脫離了 1979 年史上最高的通貨膨脹和 1981 年經濟萎縮的陰影,在短短的幾年後,轉變成高速度的發展。

Dallas 在 1980 年代,經濟繁榮,人口增加非常的快, DFW 附近的城市像 Arlington,Irving 和 Plano 都是大公司主要的根據地。許多新的科技公司和通訊公司也喜歡在這裏建辦公室和工廠。整個 DFW 區域顯得欣欣向榮,前途一片美好。美國股票上升,DFW 附近房屋市場欣欣向榮,新房子到處都是,市區裏面的房價急劇上升,供不應求。新社區還一個勁的往四周發展,到處都看到推土機挖樹,除草,開地。新房子的地基沒多久就搭上了木頭架子,再過幾個禮拜,屋子的外殼就成形了。

過沒多久,市區內的土地用完了。大大小小的房屋公司開始以極快的速度在 Dallas 外圍購買土地來應付不斷增加的需求。在這同時,利率降低,石油價錢狂跌,加上 Reagan 總統擴大軍事支出和減稅政策,使美國的 GDP 在 1980 年代中,以每年 6 to 7% 的年增率往上增長。Dallas 附近工作機會多,房子的需求增加,房價也開始上漲。報章雜誌,收音機和電視臺也天天報告附近的房價。

不知不覺中,房地產投資客來了。他們買房,屯房,還買地。中國報紙開始有土地買賣的廣告了。從直升機上拍的土地照片也出現了。接著,土地開發和成交的文章越來越多。那些不要錢的中國報紙上定期的報告某某房地產公司在那塊地上賺了多少錢,那個有名的房地產中介大力推薦那邊的一塊地,房地產名人在週末開說明會,介紹 Dallas 四周土地的詳情和未來的發展潛力。朋友之間也開始討論房地產的行情,詢問最新的投資機會和怎麽樣才能分到一杯羹。

我們也跟著心動了。

經過朋友介紹,一個八,九個人的合作投資平台就在一個房地產中介的協助下成立了。我們這幾個人相互之間並不認識,全都由中介穿針引線。後來,大家決定把目標放在 Dallas 南部的幾塊地,因為一來,條件比較好的地都已經賣了,二來,南部的地還比較便宜,三來,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a next generation particle accelerator)就在 DFW 南邊的 Waxahachie 附近開始動工了。它的一些基本的建設已經開始興建。美國國會已經撥了一些專款爲這個世界一流的量子物理大計劃鋪路。德州的參議員和許多眾議院也極力在國會中尋找支持這個計劃的議員。

這個基礎科學的研究計劃是一個非同小可的創世紀工程,因為 Waxahachie 的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在完工後,將是世界上最新,最大的 particle accelerator。它將比當時計劃中的 Large Hadron Collider 還要大三倍。

你想想看,如果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變成事實,那在 Dallas 的南部要蓋多少房子才能容得下數千上萬個從世界各地來的專家,學者,研究生和工作人員。幾年以後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成為事實,那我們不都發了嗎?

那個圓圈就是胎死腹中的 Waxahachie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經過幾次交涉,我們決定了一塊地。因為地主不肯降價,我們也只好用他開的價錢把它買了下來。那一塊地就在一條不是非常重要的州道的邊上。它沒水,沒電,沒有下水道。不過這塊方方正正的地有一百多畝,差不多十三萬坪。潛力十足,邊上已經有一個小區,裏面已經有一些住家了。

地買了以後,大家歡歡喜喜,就等其他投資客來出個更高的價錢,我們就可以 flip the property,輕輕松松的賺他一票。朋友說,許多 Dallas 的中國房地產中介是幾個土地投資平台的成員,每個平台都有七,八上十個投資客。許多不認識的人也變成投資夥伴,大家按時付貸款,大家都期望房價繼續高漲,就能獲利了結,賺他個飽。

誰知道,savings and loan crisis 來了,房地產和土地投資的泡沫破了。房價大跌,低價掉的特別厲害,許多地的市場價比貸款還低。也就是說,地價至少掉了 20%。一些(其實很多)投資客付不出貸款,那些投資平台就破產,所有的頭款和付出的貸款都報銷了。我們這個投資平台還在。所有的投資客都還繼續的按時付款,大家都在等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的到來。到時候,說不定還可以自己做房屋開發商,找人設計一個小區,立個牌子,找包工來蓋房子,自己賣,賺更多錢。

講到現在,你要問了:這跟美國是個窮光蛋和中國有錢有什麽關係呢?

對不起,說了這麽多廢話,主題都還沒有講到。賣了這麽多關子,不好意思。

這些歷史舊聞跟美國和中國的財富有關係。那關係在那呢?

經過 1987 年黑色星期五股票大崩盤, 1988 年 Saving and Loan crisis,Reagan 總統8年的擴大軍備,1990 年的 Operation Desert Storm 和接下來 1991 年美國經濟蕭條,突然一下,美國窮了。幾年下來,Reagan 總統超高的國防花費,遠遠的超過美國還債的能力,Reagan 總統競選以前保證要減少其他聯邦政府支出的諾言也沒有實現,美國累計的債務超標,每年的聯邦赤字高漲,美國只能靠借錢過日子。也就是說,美國破產了。美國窮了。

1993 年,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正式被取消了。原因很簡單:美國窮,窮的付不起這種基本研究的費用。不過, 在 1993 年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被裁時,它的預算比原本的預算超出了 450%,但是隧道只挖了 1/3 也是被國會放棄這個計劃的原因之一。結果,不論德州議員如何鼓吹它的好處,反對的議員請美國人民想一想:你們是要一個二十年以後,說不定還找不到的一個只能存在一萬分之三秒的粒子,還是要飯票,要看病?

答案超簡單。美國人民不要粒子要吃飯。

德州議員希望能給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播下一點點經費,繼續維持最基本的研究,好讓以後能夠讓它起死回生的請求,也都被國會殘酷的拒絕了。1993 年,我的發財夢隨著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的死亡而徹底的破碎了。

好在我們這個投資平台的投資客,各各都還按時付貸款,到現在,幾乎三十年後,那一帶還是光禿禿的一片,雖然還沒有到鳥不生蛋的窘境,它的前途渺茫,好景不再,租給農民種了一些棉花。路邊的石子默默的看著來來往往的汽車,回憶著以前的風光,暗暗的嘆氣。

這就是美國窮的後果。

不過,話說回來,你不覺得 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 聽起來怪順口的嗎?

那你會問,這跟中國有錢有什麽屁關係呢?客官,你稍安勿躁,請看幾張圖片你就知道了。

中國要是窮,他會花錢做這個找黑洞,這黑能量和黑物質嗎?

當然,這些科技對美國來說都是早就做過的技術,美國政府可能甚至不屑一顧。再說,這些沒用的東西沒法替國家賺錢,做了也是白花錢。不如做飛機,造航空母艦,做坦克車,做飛彈和做軍艦。這些東西即能替美國賺白花花的銀子,又能展現美國強大的軍力,有什麼不好?中國要做 這些古董技術,沒什麽稀奇,我這個世界第一大國還看不上眼呢。

不過,中國必須急起直追,也必須從基本科學開始。做好研究,打好基礎,一兩個世代以後才可以變成這些科技的佼佼者,進而帶動其他產業,提高國力,成為世界上的大國之一。替國家爭光,替人民造福,爲百姓創造一個幸福和進步的國家。

你說,如果中國沒有錢,它會去做這些基本的科學研究嗎?如果中國人民吃不飽肚子,它會花這麽多錢,怎麼長的時間和這麽多的人力資源去做這些短時間內看不到好處的研究嗎?

應該是不會的。

唉,有錢真好。

南京大排檔 October 24,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Restaurants, Shanghai.
Tags: , ,
add a comment

這是我們第三次來南京大排檔。

這次只等了二十分鍾。不算久。我們前面只有 17 個 2-3 人的小桌。

不知道你也沒有注意到,大排檔的招牌是新的。2013年11月立。招牌一塵不染。新招牌,新油漆,新的金字,新氣象,新門面。想必有一番新的格局和新的菜。

在我們等待的期間,排隊的人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十桌。我們學了乖,比正常吃飯的時間早到10分鐘。少排半個鍾頭。餐廳忙的不得了。外賣的也好多。美團,百度和餓了嗎來來往往忙個不停。

有些外賣的還自己拿著點菜單跑到餐廳裏面的廚房取東西。等不及了。自己來。

你看這家餐館有多忙。簡直不可想象。真不知道他們一天做多少生意。

我們被安排在後面一個四人桌,離彈唱的小舞台只有十步之遙。菜單變了,比以前的要精簡,設計也比較新潮一點。菜單上寫’醉夏’那表示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新菜了。有意思。

菜式好像沒有什麼變化。我們以前吃過的幾個菜都還在菜單上。不過我們有許多菜沒有試過。選擇多的很。酒水的選擇應該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菜單中加上不少圖片和解說,增加了不少韻味。

煮乾絲。豬骨頭熬的湯,濃,味鮮,味美,乾絲嫰無比。家常菜,吃的舒服。容易消化。都肚子好。

每次來都要叫這一道菜。太好吃了。嫩,鮮,美,清爽,一點都不油。

醃的李子,帶一點甜味和濃濃的酒香。好清脆,好爽口。下酒特選。酒釀香,李子脆。

他是總管。很有禮貌。到處跑。服務員招呼客人。代位的代位,出菜的出菜。雖然忙,可是忙的有秩序。

座無虛席。外面還有許多排隊等著進來。餐館的辦法:出菜快,不出錯。一面收桌子,一面通知前臺叫號。客人一到,筷子和盤子都擺好了。

我叫了一小盅(四兩)白酒試試看。以前在臺灣念大學的時候常常跟同學晚上在宿舍裏喝高粱酒。我跟另外兩個同學住一個三人的寢室。我的喝酒同伴住隔壁的一個16人的大寢室。我都是半夜去他的寢室。其他人都睡了。我們兩個分一瓶高粱酒,配上一些滷菜:不外乎鴨翅膀,滷豆干,海帶等等便宜的東西,就把一瓶高粱酒給乾了。

後來去美國,有了老婆和孩子。白酒就不喝了。改喝葡萄酒。最近在上海試過黃酒,像石庫門,上海老酒等等,也還蠻喜歡的。今天叫的白酒叫 ‘秋月白’,55度。55度就是酒精含量 55% by volume,也就是 西方說的 110 proof。非常濃,非常純,非常烈,有白酒特有的香味。喝起來那跟葡萄酒或黃酒完全不一樣,入口即化,在喉嚨裏轉了一圈,沖到鼻子裏,一下就化開,不見了。不過我們只能嘗一嘗,喝了一半以後,就只能淺嘗了。

南京大排檔還是一樣忙,菜也是一樣好吃,一樣家常,一樣溫心,氣氛一樣熱鬧,價錢一樣合理,服務一樣周到。

絕對可以再來。不過,最好早點來。不然排隊排死人。如果你餓了肚子等,那才真是要命。

台灣有些地方還是需要改進 November 30, 2015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Restaurants, Shanghai, Taipei, Taiwan.
Tags: , , , ,
add a comment

臺灣小吃,觀光夜市和街邊美食一直是當地居民和大陸以及亞洲觀光客津津樂道的。東西好吃,價錢便宜,從早到晚,隨到隨叫,熱騰騰香噴噴,老闆特客氣,服務又周到。許多商家都只賣幾樣東西,而且一賣就是幾十年,這些店老板早就成爲大師級廚師了。無怪乎許多餐館的生意興隆,排隊排到不行。

像師大附近賣蘿蔔絲煎包的小店,沒招牌,沒座位,小小的店面只有50平方英尺左右,三個人擠在裏面做事,一個老媽媽只管包,一個老先生管炸,一個媽媽管收錢,包蘿蔔絲包,煎餅打蛋和香酥的紅豆餅給客人。我們每次去都有七,八個人在排隊。包也來不及,煎也來不及,要是一個人買個十個,那我們就有的等的了。

八德路的牛肉麪店,三個分開的店面還連不到一起,一個大大的牛肉湯鍋和一個煮麪的大鍋,任何時候都是滾燙燙,霧茫茫的。中午,晚上吃飯的時候,一排隊就是十五,二十個人。走一個客人,才能讓另外一個客人進去。好在如果你只要外賣,就不用排隊,付了錢,在鍋邊上等著,不用五分鐘就可以提著牛肉麪和幾個小菜回去了。那天晚上我們在外野了一天,拖著疲憊的身體回長安東路的旅館,路過這家麪店竟然看到晚上12點都還有人在排隊。

離南京復興捷運站不遠的一家豆漿油條店,全天營業。油條,甜豆漿,鹹豆漿,燒餅,抓餅,蛋餅,米漿,和飯糰賣的好的不得了。一個男生管炸油條和烤燒餅,幾個歐巴桑管收錢的收錢,煎蘿蔔絲糕煎蘿蔔絲糕,管包裝的管包裝,大家忙的不可開交。他們分工合作,收錢全憑心算,等你點的東西一包好,就告訴你幾個錢,又快又準確。

我們離開台灣好幾十年,對臺灣的小吃非常喜歡,每次回來都要好好的吃一頓。可是,我們雖然離開台灣已經這麽久了,台灣有些地方好像並沒有改變太多。

不錯,筷子已經不洗了。現在在很多地方用的筷子是塑膠紙包裝的竹筷,用完就丟,大概清一色的大陸進口貨。有些店用紙袋子,紙盤子或者紙杯子,用完一丟,簡單,省事,也不用洗。有些店在盤子或碗裡墊一張塑膠紙,給你吃的臭豆腐,蚵仔煎或小菜就放在這一張塑膠紙上,盤子或碗就不會那麽髒了。有些餐館

不過,你下次去夜市或是從街邊小店出來,你繞過店面往邊上或後面看一看。看完後,可能會給你一些不安的感覺。我看了。我覺得過去四十年好像改變並不是那麽多。

在店邊一個不是很寬的小巷子裏,牆上通常有一個水龍頭。水龍頭上大概接著一根塑膠水管。這根塑膠水管一直通到地上一,兩個淺淺的大盆子裏。水龍頭上掛著一條毛巾或抹布。那是用來洗碗的。地上的大盆子邊上放著好幾個大小不等的鍋子:煑豆漿或牛肉的鍋子,裝飯的大桶子,炒菜的鐵鍋和鍋鏟,煑稀飯的大鍋和裝湯的鐵鍋等等。洗碗的洗碗精放在邊上一個塑膠桶裏。看起來,洗鍋子和洗碗大部分都是蹲在地上洗的。

牆角很可能很黑,有時候不要的瓶子或紙杯丟在地上,看起來有些髒亂。地上也干凈不到那裏,濕答答的,好像從來沒乾過一樣。牆邊說不定還有一把掃把靠著牆腳放著,幾把椅子東倒西歪的擺著。再往後看可能有許多麻布袋裝的大豆或米。一個個油桶可能也在那後面。剛剛送來的幾袋青菜和沒煮過的生麪條是晚上要用的。一時還沒時間弄,冰箱也放不下。暫時放在油桶和米袋上,等不太忙的時候再來收拾。再往裏面看進去就看不到什麼,因為後面通常是黑黑的,看不清楚。

夜市裏面,情形應該也不會好到哪裏去。有些賣吃的攤販全部用紙袋子,塑膠袋或一根根的竹簽子。有些用機器來包裝直接給客人。這些比較沒有問題。不過有些夜市沒有自來水,在外面人來人往,生意繁忙的地方,洗鍋,洗盤和洗碗仍然是一個不方便或有問題的事。有一些攤販必須在店鋪邊上洗碗和盤子,這就有欠衛生。洗也洗不乾凈。我很少看到夜市攤販裏面有一個正式的水龍頭和洗碗槽的。他們大部分都用幾個大的塑膠桶子接水來用。儲存的水量有可能是不夠的。攤販們都是一面做生意一面找時間蹲在地上洗鍋,洗盤子,洗碗的。清潔的要求恐怕不是那麽高吧。桌子恐怕也不見得擦的很幹凈。不過客人大概都已經習慣這種擺設和運作模式了。客人們可能一面吃,一面對自己說:‘不乾不淨 吃了沒病‘’。不過如果我住的 Fairfax County 派個餐館檢查員來做不定期的檢查,那我想沒有幾個攤販能夠通過,絕大部分都會被迫關門的。

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新的趨勢,不過我最近在台灣和上海浦東見過。

有些攤販和餐館不自己洗盤碗和杯子。這些店老板把客人用過的杯子,盤子和碗筷,放在一個塑膠做的,半透明的大盒子裏。盒子大概有24英寸寬,30英寸長,20英吋深。盒子裝滿了用過的餐具以後,就把蓋子蓋起來,放在一邊。每天下午就有商家派人開車來收這些盒子。同時還把包裝好,乾淨的碗盤和杯子一套一套的送過來。餐館老闆自己不用買碗盤,也不用自己洗。廚房也不用全套的洗碗設備。用幾套碗盤筷子就付幾套的錢。洗碗的工人也省了。洗碗的商家在郊外租一個大廠房,顧一些便宜的勞工,賣幾臺大型的商用洗碗機和幾臺包裝機,洗碗,消毒,包裝一貫作業,又快,又省錢,又衛生,又方便。生意好就多顧幾個司機,買個保險就好了。看起來是一個不錯的生意。

不過話說回來,大陸上的攤販和臺灣的差不多。有些也是髒的很。都需要改進。我覺得,台灣和大陸的客人並沒有要求小餐館,攤販和夜市的店子改進衛生,衛生局有沒有嚴格的要求,社會大眾也習慣了這種安排,大家都見怪不怪,一拖四十年,改變也有限了。

如果一個社會想要提高餐飲業的程度,除了消費者需要提出這種要求,政府也需要改進法規來配合。台灣食安問題非常嚴重,我覺得政府要負百分之百的責任。這種最基本的生活要求是政府的責任。政府沒有做好,人民沒有要求是最大的原因。

看來台灣和大陸想要更上一層樓還需要一些時間吧。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