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文化大革命,Class 1977 December 14,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中國.
Tags: , ,
add a comment

China’s Class of 1977: I took an exam that changed China – http://www.bbc.co.uk/news/world-asia-china-42135342

by BBC’s Yuwen Wu,2017/12/15

If I didn’t come to Taiwan with my parents and my grandma in 1948, I might be one of the university exam takers in 1977.

這就是命。

不懂 April 22,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ulture, Economics, education, Food, Japan, Life, Taiwan.
Tags:
add a comment

我的大學同學寄給同班同學的一個短信,它確定了我膚淺的觀察,也加深了我心理的困惑。

……………………………………………………

一位台大人的留言回應,直戳愚癡!    

            
全世界被強權殖民過的國家有96個,而台灣是全世界唯一歌頌殖民統治的國家。

日本歷史承認統治台灣50年期間,殺害超過40萬台灣人,日本殖民韓國35年,殺害韓國人16萬人,韓國人恨之入骨,戰後凡有關日本人的銅像,全部摧毀,任何有關日本的圖騰,建築物都夷為平地,日本人對慰安婦事件道歉超過十次,仍得不到韓國人的諒解,反觀台灣,對慰安婦事件,為日本人塗脂抹粉,還說”是自願的”,美國哈佛的一位教授聽聞台灣的回應,以”無法理解”來表示。

漢人在台灣籌建的水利工程有七個,奠立了台灣水利工程的基礎,民進黨視若未睹,視而不見,而日本人建立了一個圳就視同”恩同再造”,感激涕零,最諷刺的是,日本人建的那個圳灌溉出來的稻米都運回日本供”上等日本人”吃,而下等人種台灣人當苦力,卻吃不到該圳帶來的任何好處。現在台灣人對曾奴化台灣,殺害台灣人的日本人卑躬屈膝,磕頭喊”皇恩浩盪”,卻對祖先所留下來的功績,隻字不提,台灣人的是非顛倒,舉世無雙,令韓國人吃驚,令國際傻眼,令人浩瀚! 是誰愚弄台灣把臺灣人教育成如此的愚痴? 

台灣在日本311地震捐了57億台幣給日本,超過另外92個國家的總和(含美國,歐盟,G7工業國,…),讓日本人受寵若驚,台南大地震時,日本人卻只捐了5000萬台幣來”回敬”台灣人的功德(台南是全台最綠最感恩日本的地方),連百分之一都不到 ! 現在菲律賓和中國友好,菲律賓人到黃岩島去捕魚,中國也不驅趕,裝沒看見,台日要是友好的話,台灣人到沖之鳥礁的國際海域(公海)去捕魚,日本人為何用軍艦來驅趕?這是日本人”感恩”台灣人的方式? 台灣人還沒看清日本人的嘴臉嗎?

韓國人強悍,所以日本人怕韓國人! 台灣人諂媚,所以日本人瞧不起台灣人! 這也是這十幾年來,台灣韓國競爭力反轉的最大原因——-在1997,台灣的GDP幾乎是南韓的2倍,過了8年,2005年,韓國GDP就超過台灣,現在更遠遠將台灣拋在後面,韓國人早就沒把台灣看在眼裡,跟日本人一樣,鄙視台灣,悲哉!

……………………………………………………

它,並沒有告訴我為什麼台灣人有這種心態。為什麼大街小巷都是統治者的影子?為什麼台灣的語言,文字,食物,建築,擺飾,文化,店面,商場,大樓,outlet,汽車,高鐵都受到統治者的影響呢?

是中國的封閉?是人性的弱點?是慣性的懶惰?是無知的認同?是愚蠢的服從?是盲目的追隨?是政府的政策?是奸商的貪婪?是高官的鼓勵?還是井底之蛙,自以為是?要不然就是北方來的小確幸文化墮落和侵蝕了人心?

我不懂,我真的不懂。

Ding Junhui’s dynasty & China’s snooker takeover April 12, 2017

Posted by hslu in Life.
Tags: , ,
add a comment

The game I love to play and watch.

World Championship 2017: Ding Junhui’s dynasty & China’s snooker takeover – http://www.bbc.co.uk/sport/snooker/39448934

Chinese snooker players under training. They aim to take on the world. Source: BBC.

May 2nd, 2016. Source: BBC.

Source: Youtube.

年夜飯,林口家裏 January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Chinese Food, Cooking, Life, Taipei, Taiwan.
Tags: ,
add a comment

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年。除夕那天中午想去外面吃個便飯,誰知道,竟然沒有一個餐館開門。我們去黃昏市場買了一點青菜和一條炸好的鯽魚就回家弄個中飯,隨便吃一點。晚上五點開始做年夜饭。就我們兩個吃。許多東西都是現成的可以在菜場買得到。簡單,方便多了。

快七點就做好了:現成的滷菜,買來的烤鴨,炸年糕(紅豆),乾煎大蝦(不太新鮮),湖南臘肉(台南朋友送的)炒蒜苗,紅燒獅子頭(獅子頭是買來的),乾煎烏魚子(不好吃)和豆瓣魚(做的不錯)。酒只是淺嘗而已。買了紅酒,還沒有喝過。

橫批:LIFE IS PEACHY January 25,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Tags: ,
1 comment so far

朋友寄來的。我送個橫批應景。

過年的規矩 January 15,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Tags: ,
add a comment

在美國過年沒有一點過年的氣氛:上班的上班,做事的做事,加班的加班,出差的出差,小孩,朋友不在身邊,大不了做幾個菜,煎條魚,炸個年糕,倒杯酒,吃個飯,拜祖先,守歲,然後睡覺。第二天還要上班,上學,不早起不行。

臺灣過年的規矩那可多了。

這是在林口家樂福超市的門口看到的。該買什麼東西都跟你說的清清楚楚。就照單全買了吧!

老上海的弄堂 November 11,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Shanghai, Travel, 浦東.
Tags: , , , , , ,
add a comment

一大早我們去浦東機場送朋友回美國。送她走後,我們沒事就走到浦東機場的地鐵站要搭地鐵回家。在地鐵站看到地鐵站的員工和警衛,一共七,八十個人在那裏排隊聽長官訓話。我們好奇,走過去看看他們在幹什麼。看來是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吧。我們也聽不到那位長官說什麼,只有在他們附近徘徊,無所事事,溜達溜達。

地鐵大廳中間有八個大柱子。在中間的四個柱子上有一系列有關二,三十年代上海的漫畫。我們從未注意,免不了駐足觀望,看看柱子上畫的是什麼東西。

原來這是2008年一位畫家的作品,畫的是上海弄堂里的上海人。畫筆細膩,人物的表情栩栩如生,生活上的細節描繪的惟妙惟肖。把上世纪初上海弄堂裏的人生百態和日常生活清清楚楚,活活現現的表現出來。

石庫門前樓

石庫門,前樓

打麻將

吵翻了天。

新添個孫子。送紅包,賀喜。

曬衣服,洗窗户,做家事

前弄堂

後弄堂

芸芸眾生,尋常百姓,那一個不是天天為了自己和一家人的生計在外面打拼,風雨無阻,默默的努力,辛苦的工作。許多人在夾縫裏求一個生存,只不過是想圖一個安飽,求一個平安,念一個吉祥,貪一個福分,積一份陰德。畫中的世界裏,各行各業都有道不盡的苦楚,算不完的傷心事,數不清的辛酸和吃不下的苦果。可是,畫中的孩子們卻嘻嘻哈哈,打打鬧鬧。雖然這些天真的孩子生活清苦,物質缺乏,卻也安天由命,樂在其中。

不過,在平常百姓的日常生活裡,免不了有許多趣事,新聞和八卦。這些大大小小的紅塵往事和生活裏的酸甜苦辣就在這位畫家的生花妙筆下變成了一副副活生生的圖片。

我們來浦東機場不下二十次,卻從來沒有注意到這些圖片。我們看了許久,仔細看這些大世界裏面升斗小民的表情,想象著他們的日常生活,出入起居,拖家带眷,節日吉慶之喜樂,呆板生活之無奈和憂心煩惱之苦惱,覺得很有意思。

這些圖片倒也讓我想起我們家小時候以前在台中公益社眷村裏的生活。想想那一段的日子跟圖片上的描繪好像沒有太大的差別。

在那些日子裏,東家長,李家短還不是大家都知道。這一家的二姑娘昨晚沒回家。那家的大少爺在外面被揍了。前面院子那個調皮鬼被學校記了兩個大過。不過我家隔壁的大小姐考上了第一女中。其他像打麻將 ,串門子,倒馬桶,接水,生火,燒煤球,洗米,煮飯,買菜,切肉,炒菜等等都是每天要做的事。

大人上班,孩子上學,日子也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了。小小孩子穿著開襠褲,爬在地上玩泥巴,抓蚯蚓,跟著大一點的孩子後面跑來跑去,打蛋珠,打圓紙牌,捉蛐蛐,捉蜻蜓,吊青蛙,挖泥鰍。

有時候大家一起玩捉迷藏,躲貓貓。孩子有的鑽到房子下面,有的爬到樹上,有的藏在大石頭的後面,有的躲進隔壁的小巷子裏。自以為已經藏的很好了,大聲嚷嚷叫別人在找。沒電腦,沒手機,沒電玩,沒 Line,沒 WeChat,偶爾有個露天電影看看。日子倒也過的遐逸。

雖然我們的眷村小,不過十來家,可是那年代,孩子特多,那一家沒有四,五個孩子在村子裏跑來跑去的。後來我初中,家裏搬家,搬到比較大的北屯新村。孩子更多了,眷村裏那就更熱鬧了。不過我慢慢長大,離開眷村。上了大學以後就回去的少了。

看了這些浮世繪,使的我停下來,想想以前的日子。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如今以往的眷村都拆了,房子都不見了。公益社變成商鋪。上次回去,北屯新村,後來改成凌雲新村,只剩下地上一塊一塊的地基留在被鐵絲網圍起來的園子裏。雜草叢生,往日的情景不再,舊日的歡笑早已消失,只留下淡淡的回憶和對時光飛逝,歲月不饒人的感慨。

孩子放學後的歡笑聲音,家長叫孩子回家吃飯的聲音,隔壁再隔壁吵架的嚷嚷聲音,窄窄的巷子裏賣花生薑湯豆花的聲音,收破銅爛鐵叮叮噹噹聲音,推著車賣”hun ni”和賣花糕的聲音混雜在一起,彷彿又在耳邊響起。

風一吹,又什麼都沒有了。

回去吧。趁著地鐵剛剛忙完,快點走。不然等一下又要站回金科站了。

很想去幫忙 October 5, 2016

Posted by hslu in Life, Shanghai.
Tags:
1 comment so far

我們在美國住了很久,當房奴也當了很久。

只要你在美國有一間房子,你就是房奴。大城裏的一間小小公寓也好,郊外的大房也好,海邊的千萬公寓也好,鄉下的破屋也好,有了它,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房奴。

房奴者,顧名思義,就是房子的奴隸。不管你有錢沒錢,不管你有名沒名,不管你承不承認,有房以後,就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房奴。

有錢人做有錢的房奴。

房子大,外觀美,設計新穎,漂亮又結實。外面牆壁兩,三丈高,屋頂清一色紅瓦,在太陽地下閃閃發光。高高的煙囪好幾個,四面都是十尺高的落地窗。夏天冷氣足,冬天暖氣夠,院子整理的比公園還要好看。開車從大門進去都要好久。回到家,用一付刀叉,幾個盤子,一,兩個杯子,一個皮沙發,兩,三間屋子,一張床,一個廁所,一套埃及睡衣,一個鵝毛,一條羽毛杯子。其他的房間,根本不去。自己天天忙著賺錢,顧別人給你整理房子和院子。你努力的做錢的奴隸。間接的也是房子的奴隸。只是你覺得你高高在上,超人一等。苦的事,奴隸去做。

沒錢呢,那你義不容辭,自己做房子的奴隸。沒錢買小房,做小房的奴隸。慢慢的錢賺多了,換個大房,做大房的奴隸。

雖然你的小房不大,多少也是個窩。牆壁八尺高,天花板蓋頭,有壓迫感。瀝青片的屋頂,烏漆嗎黑的,有時還漏水。十五,二十年換一次是少不了的。換一次萬把塊,心痛的很。屋簷邊上的導水管,有些地方都要脫落了。裏面長著許多小樹和雜草,差不多一尺高。迎風跟你招手。如果你的房子老的很,窗戶絕對是木頭的。玻璃兩面髒的不得了。十年不到木頭開始腐爛,關不緊,關都關不攏。不管你怎麼貼擋風的絕緣條,那條縫就在那裏。冬天冷颼颼,夏天熱昏頭。冷氣和暖氣從窗戶邊上的縫縫裏,像不要錢似的直吹,就好像你自己把錢往外丟一樣。

好在,這些傷筋動骨的事也不常發生。不過一發生,就像剝了一層皮一樣,不死也大傷,好幾個月真氣都補不過來。

其他家中漏水,牆壁裏潮濕的絕緣片,貓狗尿尿,拉屎,都是麻煩事。房奴不弄,雖弄?

還有,牆壁上,地毯上,地板上,東一塊,西一片的痕跡怎麼弄都弄不掉,怎麼洗都洗不幹凈。發生意外的地方到處都是。灑了一罐的特效香粉,噴了一罐的香霧都沒什麽大用。那淡淡的,特有的,惱人的味道在人工香粉和香霧的掩蓋下,經過冷氣的循環,一絲絲,一縷縷的,在夜晚,一個勁的往臥室裏飄過來,怎麼揮都揮不掉。不過,久而久之,就習慣了。房奴嗎,就忍著點吧。

如果你有個公寓或是一間連體屋,那你至少在某方面解脫了。如果你有個獨立的房子,那你慘了。

屋外的草要按時剪,灑肥料,邊要切。院子裏的花要整理,被鹿吃過的花要拔起來,買一個新的種下去。窗戶邊的小樹要剪平,弄整齊。大樹要修剪,多餘的枝干要減掉。大風一吹,保證手膀粗細的樹幹要掉幾根。風大的時候,整根樹給你連根拔起,那你就吃不完兜著走了。隨隨便便就是 ‘a big one’。一千塊跑不掉。

不過這些也不是常常發生。

做奴隸,最煩惱的就是院子裏的雜草了。不管你怎麼灑肥料,不管你那麽拔,雜草叢生,到處都是。我已經成了一個拔野草專家了。走在院子裏,眼睛就在那找野草。遠遠的一看,野草根本沒地方躲。隨身的工具就在手上,一挖,一挑,野草就起來了。慢慢的就習慣了。看到野草,就要拔它。

房奴嗎 就是那一回事。做久了,麻木了。

房奴當然不止這些頭疼的小事。付貸款,保險和房屋稅才真能喚起你做房奴的下意識。自己的房子,平常只用五分之一,去院子不是享受,是去做事。錢倒是月月要付,不能少。錢跟流水一樣,往外飛。不過,反正房貸公司自動由銀行帳戶裏扣。看不到,心不煩。房奴做就做到底。

來上海前後已經快三個月了。小區按時僱人用割草機割草,修剪小樹,整理院子。可是雜草卻沒人管。它長個不停。我們出去走路,經過院子看到野草就恨不得把它拔起來。唉,在美國拔了幾十年,習慣了,改不掉。野草越長越多,越長越高,不能拔,好煩惱。

前幾天,我解放了。許多野草不見了。原來小區僱人拔野草了。雖然沒我拔的乾淨,沒我拔的漂亮,沒我拔的仔細,湊合湊合,睜只眼閉只眼,也算過得去了。

我這個房奴就休息休息吧。

下聯 October 3,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Tags:
add a comment

​太太在網路上看到一副上聯,問我要不要試著對下聯。

上聯是:

夜半沉思閒望門中月

我想到兩個下聯:

下聯一:

胡思亂想錯愛昔日金

下聯二:

登高望遠出得山上山

童心未滅 October 3, 2016

Posted by hslu in Life, Shanghai, 浦東.
Tags: ,
add a comment

小試身手卻一無所獲。

錢丟進水裏,都還有聲音。這可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啊!

應該是:不自量力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