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台北龍舟比賽 June 20,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Travel, 台灣, 台北.
Tags: , , , ,
add a comment

明天是端午節。台北市政府舉辦一年一度的國際龍舟比賽。我們適逢其盛,也老遠從林口來台北看看熱鬧。圓山捷運站有公車,接送我們到大直對面的大佳濱河公園下來看比賽。

龍舟比賽在大直橋下面的基隆河進行的。昨天和今天是預賽和准決賽,明天是半決賽和決賽。一共有兩百多隊參加,分88組比賽:有年輕力壯,肌肉發達組;有白髮蒼蒼,自稱長青組;有婀娜多姿年輕貌美組;有徐娘半老不讓鬚眉組,有國外精英爭先恐後組,有兩岸三地共襄盛舉組,有俊男靚女混合參賽組,有少數民族一決高下組。

累的七倒八歪,睡了一地。

後面就是大直橋

每組二,三或四隊比賽,按照比賽規格,贏的進入準決賽,然後明天再比賽決定決賽的資格。每隊或10位或20位划槳的選手,加上一個敲鼓吆喝者和一個主舵者。每隊划500公尺,划到終點線時,要拔下終點的旗子才能算完成任務。

背景是圓山大飯店

哦,!!

我們是局外人,沒有加油的對象,不過看到比賽接近的時候,也免不了替他們加加油,打打氣。我們邊上一位中年婦人,她的先生參加長青組比賽,隊名叫愛路迷。本來他們打算昨天預賽划一次,過過癮一下就會被淘汰,證明一下大家有參與的勇氣就可以打道回府了。沒想到四隊當中一隊棄權,另外一隊比他們還要差勁,他們這個長青隊還進入準決賽,搞到今天還要來划500公尺。我們當然會替他們加油,可惜今天如願以償,到後面也只有氣喘如牛,揮汗如雨,乖乖的敬陪末座了。

在我們坐的前面有一個叫康橋的外國學校隊伍,是拿外國護照十七,八歲的外國和東方小孩組成的。他們年輕力壯,趾高氣昂,賽前準備,有模有樣。我們比較看好他們。結果他們以2分55.55秒得到那一組的第一名,可以參加明天的准決賽。

還有一個從浦東青浦來的隊伍。他們整齊一致,姿勢優美,看起來很有精神。他們好像得到第二名,應該也可以參加明天的准決賽了。另外還有一隊是師大語文學校的隊伍。因為小寶在那裏念過中文,我們也希望他們能夠晉級,參加明天的決賽。

不過我們沒有看到師大中文班的比賽,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晉級。

我在榜單上面看到最好的成績是2:03秒,是一個叫樹豆的隊伍拿到的。同一組另外一隊只比他們慢一點點:不到5秒鐘而已。

後來我們要準備離開的時候,在觀看台的中間有一大堆人聚在那裏,還有幾個攝影機拍照。我不知道是那個隊伍剛剛得勝歸來,大家在那裏慶賀。我也跑去那裏看看有什麽熱鬧。原來台北市的市長來視察,許多人圍著他打轉,照相。我也照了一張相片算是一個留戀。

走以前到隊員聚集準備的地方看他們依續排隊上船,練習,到開始比賽也蠻好玩的。

台北市政府舉辦的龍舟比賽非常有規模,來看的人也非常的多。許多人帶著孩子和簡單的中飯來這裏看這麽多隊伍比賽,也實在不簡單。當天的天氣也很合作,沒有出大太陽,也不是很熱,有沒有下雨。公車的班次不少,等不到十分鐘車就來了。比賽的場地很空曠,觀看台很多座位,還照不到太陽。行動廁所很多,很方便。唯一比較差強人意的是:買吃的少了一點。不過我們吃了一個牛丼,一個穆斯林的烤肉三明治和一盒油炸的雞丁和薯條。填填肚子就算了。

明年有空再來吧。

Advertisements

臺灣地震 June 16,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wan, 台灣.
Tags: ,
add a comment

今天清晨剛剛發生的地震:

今天大清早,差不多5點鐘,我已經醒了。忽然,我們的大樓猛烈的搖了一下,就像一個巨人,拿著我們大樓的尾巴,用力的斗了一下。大樓搖的非常厲害,非常急促,非常激烈,不過只有一,兩秒鐘左右就停下來了。沒有餘震。我還聽到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大樓的防震系統的聲音。

臺灣從 921 地震以來,所有新蓋的大樓都要符合新的防震設計法規。我們這個大樓據說是日本(沒錯,又是日本)的防震設計。

我聽一個臺灣的專家說臺灣沿海的斷層比較短,因為這個緣故,臺灣不會產生跟日本311那麽大的大地震。19 年前的 921 地震發生在南投縣。它在臺灣中部山裏面。那個地震是一個 7.3 級的地震。因為臺灣許多老的建築都沒有任何防震設備,許多房子和大樓都倒了,四千多人死亡,一萬一千多人受傷,財產損失超過新臺幣三百億元。它是臺灣近幾年最大的地震。一直到現在,還有許多倒塌的房子沒有整理,沒有重蓋。

以前我們住在 Wyoming 州的一個山窪窪裏的小城裏,四面都是高山。整個小城的長住居民只有一萬七,八千人,大學開學後才有兩萬五千人。可以算得上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雖然我們離新生代的洛杉磯山脈不遠,可是我們沒有地震。那裏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天災。唯一麻煩的是我們的冬天很冷,很長,雪下的很多。我們那個小城有一年每一個月的下過雪的記錄。後來住 South Dakota。那兒沒有天災,不過冬天依舊還是很冷。

搬到 Dallas 去以後,不冷了,可是它的天氣也好不到哪裏去。夏天炎熱無常,我們在的時候,曾經有過連續35天,天天超過華氏 100 度的記錄。我們從冰箱出來,老遠的跑到烤箱裏受罪去了。Dallas 夏天還有龍捲風。它的破壞力超強,不知什麼時候會發生,也不知道會吹到哪了。離我們家最近的一次大概只有一兩個英里。夠危險了。夏天偶爾也有冰雹,最大的冰雹跟乒乓球一般大。冬天也會下一,兩次雪,有時候不下雪,下冰雨。整個城都被一層兵蓋住了。車不能開,人不能走,連出去買個菜都不行。有時候,兵太重,把電線壓斷了,還會停電。

搬到北 Virginia 以後,除了冬天下雪,夏天偶爾有颱風,不過都還可以忍受。每年冬天總要下個兩,三次大雪。一下下一兩天,地上積雪十幾,二十寸村。學校停課,餐館不開門,聯邦政府不上班,連大購物中心都不開門。地震在我們住過的16年之間只發生過一次。因為這裏很少有地震,那個五級的地震就把大家都震住了。連華盛頓的紀念高塔都震壞了。

搬到臺灣後,地震就隱隱約約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它不經意的被我埋在心裏,好像這些小小的地震沒有什麼大不了。可是沒多久,腳下的大地或睡覺的床架開始振動,老天冷酷無情的告訴你:地震又來了。臺灣地震非常頻繁,一年也不知道發生多少次,不過大部分都發生在臺灣東部外海之中。我們雖然離台灣東部幾十里,中間還隔個中央山脈,地震起來還是搖晃的不得了。看來,我們只有聽天由命了吧。臺灣還有颱風,不過去年颱風季節我們不在。吹了颱風我們並不知道有多嚴重。今年大概是免不了。

大溪老街,好淒涼 June 1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Economics,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wan, Travel, 台灣.
Tags: ,
add a comment

老街的名字和相片看了好幾次,一直也還玩不到那裏。今天閑來無事來大溪老街看看。老街沒有地鐵,只有公車去,好在我們也不趕時間,出來走走路,也沒什麽不好。

大溪老街好熱鬧。少不得要去見識見識。桃園觀光局的相片。

.
坐公車去大溪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去長庚醫院搭桃園客運的702公車。它直接到大溪的公車站,一個鍾頭就到了。下車走五分鐘就是老街了。我們十二點多到的,隨便吃了一些滷菜,Cuabing/Baobing (剉冰/刨冰,traditional Taiwanese shavedice) 和豆花( douhua,silky doufu custard) 算是我們的中飯。接下來,我們在老街走走,偶爾也看到一些遊客跟我們一樣來這裏逛逛。這些人聽起來不像是國外來的遊客,倒有些像我們這種吃飽飯沒事做的人,來這裏打發時間罷了。

美金四塊錢。

小木屐。現在根本沒什麽人穿了。賣給誰啊?

大溪豆乾很有名。沒買。

.

大溪老街邊上確實有一條大河,一個不算小的公園,老街不長,也沒有幾家店面,行人也少,遊客更少。我以為晚上遊客會多一點,心裏也沒有在意。剉冰/豆花店的老闆跟我們說,除了這個老街,還有一個中山老街,繞過公園就到了。

只有幾家有這樣的店面。

這就是大溪了吧。

想不到這裏還有蔣中正的銅像。不簡單。

猜不出来這是什麽吧。這是陀螺。我們小時候就玩這個東西。

小小的大溪也免不了要把政治搬出來曬一曬。

們走到中山老街,可是人更少,根本沒有什麼店子。後來,我們找到一家小小的咖啡店,叫了冰咖啡和一個小小的菠蘿蛋糕,打發了兩個鐘頭。

老闆娘介紹一家客家菜餐館。她說這家餐館很有名,菜也很好吃。我們興高采烈的去吃飯,打算吃完飯再去老街看看夜景。

餐館很小,一樓沒有什麼位子。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兩桌,七八個人。我們看了菜單,叫了兩人合菜。菜差強人意,沒有什麼太特別,清淡的家常菜而已,也沒有什麼值得推薦的。不過餐館還蠻乾淨,佈置的還可以,桌椅也都很整齊,兩位歐巴桑也很客氣,菜上的很快。後來又來了一桌客人,3個大人,一個小孩。看來整個晚上也就十二,三個客人吧。真可憐。

魚好小。不怎麼樣。

這盤筍子倒是很好吃。

咕咾肉。家常菜而已。

.

吃完飯天已經黑了,我們走回老街,本以為會燈火通明,熱熱鬧鬧的,沒想到商店全都關了,街上只有三兩個人,都是下班回家的店員。全部加起來不到十個人。好悽慘,好清涼。

傍晚七點多一點。老街上什麽人都沒有。

.

我們匆匆忙忙的走回公共汽車站,回長庚醫院已經沒有班車了。我們只有坐公車去桃園火車站,再坐公車回家。前後差不多一個半鍾頭。

大溪老街真可憐,我們是不會再去了。希望他們週末會忙一點,不然這些人靠什麽過日子呢?

臺灣香蕉真好吃 June 8,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Economics, Life in Taiwan, Taiwan, 台灣, 中國.
Tags: , ,
add a comment

台南的朋友寄了這張相片給我,我的回答如下:

================================

Hmmm, 臺灣真是個無奇不有的地方。

这幾個人或面帶微笑,或笑口大開,或表情嚴肅,或一本正經,個個帶著白手套吃香蕉還要照個相。不知道他們想跟台灣人表達什麽意思:

1。臺灣的香蕉好吃,你們要多吃;
2。臺灣的香蕉便宜,你們要多吃,
3。有地位的人吃香蕉都是帶著白手套吃的。

要不然就是:
4。今年臺灣的香蕉種的實在太多,根本賣不出去,請大家幫幫忙,多買幾根香蕉回去吃。種香蕉的高興,我們的官位也能得到保障。

可是,前幾天好像臺灣的鳳梨也賣不出去,怎麼沒見他們帶白手套吃鳳梨呢?要是魚賣不出去,是不是也得弄個”砂锅鱼头”或”紅燒滑水”,帶著白手套,配幾副金筷子和金湯匙吃吃?別忘了照相喔!

臺灣不是有農會嗎?難道農會沒有告訴這些農民不要一窩蜂的去種同樣的農產品嗎?是農會沒盡責任,農民不理不睬,還是農民不懂資本主義的基本道理。是不是應該找幾個農會的頭頭,開個刀,以平農怨。折中一下,要農會的經理把香蕉當飯吃,吃它一個月,看他下次還敢不敢。

你看好了,今年香蕉不值錢,農人明年就一窩蜂的不種香蕉,改種橘子,西瓜或芭拉。到時候,明年的香蕉一定減產,香蕉價錢就會上漲,這幾個人大概就要帶白手套吃橘子,吃西瓜或者吃芭拉了。

不知道他們這幾個白手套和後面拼命搶鏡頭的那幾個是不是個個在回家的路上各買了幾箱香蕉帶回家吃?他們高高在上,總要擺個樣子才行吧。最好也照張搬香蕉的相片或錄影給大家看看。

要不然這幾個白手套出錢,把臺灣所有多餘的香蕉都買下來,然後要物流公司用宅配的方法,一家一家的送過去。每家一箱,不要錢,免費。每箱配個白手套,大家儘量吃,吃到飽,吃到撐。不管你是大人還是小孩,個個都非吃不可。這麽一來,臺灣不就沒有香蕉的問題了嗎?

Hmmm…..?

看來我是閑來無聊,多管閒事了。得罪了。

四海一家,台北 May 3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台灣, 台北.
Tags: , ,
add a comment

我們去八德路五段辦事,辦完了事就在附近的京華城商場逛逛。本來想在這裏的美食節吃晚飯的,沒想到京華城這個九,十層的大商場早就完全沒落了。好多的店面都是空的,商場裏面也沒有什麽人,空朗朗的,沒有一點生氣,看起來很悽慘的樣子。美食節其實不小,繞著一個圓圓的,挑的很高的室內中心一圈。可惜許多店鋪都空著,椅子都沒有擺下來。我們去樓上看看,幾家餐館,商店也都是空的,看來這個京華城快要關門大吉了。

既然這裏沒什麽吃的,只有在附近找一找。可惜臺灣沒有一個像大陸”大眾點評”的網站。”大眾點評”可能有十幾萬家餐館,遍佈中國大陸美國城市。從幾百塊美金一頓飯的餐館到人均十幾二十塊人民幣的街邊小店都有。每個餐館都有許許多多人對這個餐館的評語:餐館在那裏,平均一個人吃餐飯要多少錢,菜的種類,服務,環境,菜的品質,味道怎麽樣,有什麼特色都有非常詳細的介紹。菜單的相片,各式各樣菜的相片簡直是琳瑯滿目,美不勝收,非常清楚。有的餐館有幾萬張相片,有幾萬個人批評,至於餐館的特色,拿手的好菜,有沒有減價,團購都有客人提供意見。

臺灣其實有好幾個這一類的網站,像愛評和愛食記等等,可惜沒有一個是完整的。真正點評的人不多,每個餐館十幾二十個人發表意見,相片十幾張,可惜了。Yelp 也來了臺灣,可惜許多餐館沒有任何人批評,討論,更不要說有相片了。只有一些比較受外國來的小孩子喜愛的餐館才有幾個點評和相片給大家參考。對餐館敘述比較詳細的反而是個人的部落格。有些女孩子長篇大論的給大家祥祥細細的介紹,吃一餐飯可以給你二,三十張相片,每張相片都有詳細的解說,不時還穿插著一些她們自己的相片,美麗大方,活潑可愛。不過你要知道餐館的名字才能找得到。我們沒法子只能依靠 Yelp。四海一家就是這樣找到的。

傍晚時分。在一個小巷子裏。

兩頁菜單。價錢合理。

我們來的早,服務生等著給客人服務。

糖醋排骨。沒有華王的好吃。肉塊不夠熱,不夠脆。沒有再好好的炸一下。糖醋汁很可愛 bland。只有糖和醋。

青椒牛肉絲。顏色呆板。加一點紅辣椒,木耳和豆瓣醬,配個顏色,增加一點味道的深度多好。

四季豆很嫩,味道也可以。過油過的恰當。

手抓餅很好吃。一點都不油膩。一層一層的麵煎的很好。

餐館不忙。大概六分滿。不過裏頭還有包廂的樣子。

廚房一角。

合菜價錢不貴。當然餐廳也不是什麼高級的地方。三朋好友吃個便飯倒是不錯。叫幾瓶啤酒,配幾碟小菜,叫幾盤熱炒,來一鍋醃篤鮮,再加一盤紅燒蹄膀。我們高談闊論,口沫橫飛,天南地北,古今中外,從中國的崛起,到臺灣的沒落,我們不醉不休。

吃晚飯在巷子口的豆花店叫了一碗冰的紅豆豆花。$50新臺幣。

很親切 May 2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石油, Life in Taiwan, Oil, Taipei, Taiwan, 台灣, 林口.
Tags: , , , ,
add a comment

沒想到林口也有 Mobil 的 logo。它很顯眼,很新,很乾淨,看起來倍感親切。畢竟我們家的孩子都是吃 Mobil 的奶長大的,你說是不是?

臺灣沒有 Mobil 的汽油加油站,只有賣 Mobil 潤滑油產品的私人汽車服務中心。

Mobil 在中國已經有百年以上的歷史了。其實,Mobil 的前身是美國的標準石油公司。標準石油在 1890 年就用”美孚”這個商標進入了中國。美孚是美麗,誠信,可靠的意思。標準石油後來分成 Exxon 和 Mobil,後來又合併為一。俗云: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了,就是這個道理。不過這是後話,容後再禀。

剛開始,美孚在中國賣煤油燈和煤油。很快的,煤油燈就取代了中國用了千百年的油燈,而中國就成為標準石油在亞洲最大的市場。美孚在中國各地修建儲油槽、倉庫與辦事處,用油罐車、火車與船隻運送石油到中國內陸各地。美孚以上海為中心基地,前後擁有上百艘各式各樣的大,小拖輪及油輪。隨後,汽車開始普遍,美孚研發出了首屈一指的機用潤滑油,於是,美孚也順理成章的在中國賣汽車用的潤滑油了。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中國從日本手中接收了臺灣,美孚也開始在臺灣做潤滑油的生意,一直到現在,在臺灣各地還有賣 Mobil 潤滑油的商店。由此可見,美孚與中國的合作維持了一百多年,可謂歷史悠久,合作無間。

我離開 Mobil 已經很久了。在那之前,公司傳出一個謠言說 Mobil 要買 ARCO。幾年來,從 VA 總部那邊傳來的謠言通常都很準。好幾次公司要裁員,我們聽到的謠言說我們這個部門要裁員 20% , 25% 或 33% 都非常準確。我們覺得這一次的謠言應該一樣可靠,不過大家都不怎麽在意,因為如果 Mobil 賣了 ARCO,被裁的也應該是 Arco 的員工,不是 Mobil 的員工。ARCO 在那幾年油價上漲的時候擴張的比 Mobil 還要厲害。油價大跌以後,公司大賠,特賠,好幾年以來,都一蹶不振,股價低迷。他們會被別的公司買去,我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ARCO在阿拉斯加有油田。Mobil 沒有。ARCO 在加州也許多資產和加油站,跟 Mobil 相當匹配。ARCO 在南中國海有許多海底油田的開產權。Mobil 沒有。看來 Mobil 要買 ARCO 聽起來合理。

要知道,在那十幾年艱苦漫長的日子裏,WTI 油價慘跌。從一九八零年年初的四十塊錢一桶跌到一九八六年的十塊錢一桶。再往下的十幾年,油價都在 十幾塊到二十塊錢之間徘徊。石油公司一再虧損,每個石油公司的員工都度日如年,如坐針毯。我們這個部門,每隔幾年就裁員一次:每次少則 15%,最多的一次居然到 33%,真是悽悽,慘慘,戚戚,人心惶惶,慘不忍睹呀。

在 Mobil 要買 Arco 的謠言滿天飛的時候,WTI 只賣十三,四塊錢一桶。我研究的重油因為它的質量不佳,油裏面的雜質太多,提煉不出來太多的汽油,每一桶重油只能賣到九,十塊塊錢一桶,而我們的生產成本就要七,八塊。扣掉 overhead,根本不能錢賺。我們公司的外海油田更是虧本的厲害。可是,當油價低的時候,煉油廠的成本降低,加油站的生意就賺錢了。其實 Mobil 有很賺錢的 downstream operation,可是 upstream 就虧多了。這是其一。還有,Mobil 在中東的 Qatar 和印尼的 Arun 油田有非常成功而又賺錢的 LNG 計劃,還有十幾艄世界最大的 LNG 油船。這是 Mobil 在石油工業中首屈一指的技術。這些 LNG 有長期的合約賣到日本,韓國,臺灣和新加坡,是讓人家眼紅的資產。還有,Mobil 在非洲也有很多資源,也已經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力。只可惜,油價就是上不了,大家只有乾等著,熬一天是一天。

沒多久謠言沒了,看來 Mobil 是不會買 ARCO 了。再過幾個禮拜,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公佈了:Exxon 要買 Mobil。新公司叫 Exxon Mobil。這真叫每個人嚇一大跳。很顯然,又要裁員了。不過像我們這種跟生產石油也直接關係的正牌工程師和其他有關的技術人員是不會讓我們走的。畢竟, Mobil 的油田和資產還需要我們經營管理,你說是嗎?許多部門要合併,精簡,我們在 Dallas 的幾個部門所有的員工都要整個搬去 Houston。

這就是我在 2000 年離開 Mobil 的時候。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時過境遷,人去樓空。當初,我們那個部門去 Houston 的只有 40% 左右。許多人退休,許多人厭煩了常常裁員的日子,離開了石油的行業,去別的工業找工作了。如今,以前的 Mobil 早已成為歷史,除了美國的 Mobil 加油站以外,就只有零零星星的小商店賣 Mobil 的潤滑油了。我們也一家從 Dallas 附近的 Plano 搬到 Northern Virginia,好幾年以後再搬到臺灣的林口。在林口看到 Mobil 的商標還有點懷舊的感傷也帶著一絲絲的親切感。

不知道 Dallas 城中心一個大樓上代表 Mobil 的 Pegasus 還在不在?

臺灣 499 危機 May 18,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我們在臺灣用的手機每一個手機,每個月要付 $1,399 新臺幣:差不多美金 $45。兩個手機就是 新臺幣 $2,800。我們是兩年前簽的合約。合約包括兩個 Samsung S7 電話,不過要綁三十個月。所有的費用都在裏面了:打電話好像沒什麼限制,上網吃到飽,我們很滿意。每個月按時從銀行扣錢,我們省心,省事,電信公司每個月有固定的進賬,電信公司和它的股東也高興。

前幾天偶爾看到一個電視節目,讓我們吃了一驚。節目上說在這個禮拜之內,所有的電信公司都有母親節特別優惠,吃到飽一個月只要新臺幣 $499。我們想,天下怎麼會有這麽好的事,少不得要去問一問。我也沒有去網站查一查,心想,沒什麽大不了,明天去門市部問一問吧。

第二天早上,我們本來要十點鐘左右出門,結果拖到十點半才離開家,去林口的電信公司門市部問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限制。如果聽起來不錯,那就換成新的合約吧。

我們到的時候才知道電信公司十一點才開門。但是已經有三個人在排隊了。我乖乖的跟著排隊,要太太去走一圈再來。太太還沒有回來已經有二十幾個人在我的後面了。沒想到我們不經意的來,早了十分鐘,卻在幾十個人的前面。真幸運。

十一點差五分鐘,一位先生出來發號碼牌,所有排隊的人都有。十一點正,開門了。大家魚貫而入,乖乖的等你的號碼被叫到,就可以跟店員討論。過了一下,一位店員站起來跟大家說要付現金,我趕快去邊上的 7-11 拿錢,等我回去的時候,已經到我們了。

我心想我們每個月可以省 $900,哪有這麽好的事。原來合約沒到是要付罰金的。店員說,我們還有六個月的合約,每個電話要付的違約金是 $3750 左右。我心想,我一個月可以省 $900,四個月就回本,很划算。當時我們就簽了合約。除此之外,我還借這個機會換一個 Samsung S9+ 的電話,這樣我可以三十個月都付 $499。真棒。

等我們簽完合同出去的時候,號碼牌已經發到第 190 張左右了。我們面對面笑了一笑,好在我們早來了十五分鍾,不然就要等了。這個門市部比較小,只有兩個員工做事。每個人都有問題,看來這些員工要辛苦了。

過了幾天,新聞報導說,整個臺灣癱瘓了。臺灣又面臨一個危機。電視訪問,報導和名人都是圍著這個危機打轉。這就是臺灣的 $499 危機。

這是繼今年三月初,臺灣”衛生紙(安屎)之亂”之後的第二次全民危機。

今年三月初,衛生紙公司集體宣佈,衛生紙要漲 15% 。這是臺灣 “安屎之亂”的原因。

.
請看臺灣 “499 之亂”對臺灣人民的影響:

你看有多少人排隊。員工不能休息,客戶浪費時間。剛剛簽約的客戶要面對相當大的一筆罰款。

剛剛開門就有一千多人排隊。好像你只要在打烊前進門,那電信公司就會在今天把你辦好。

大媽等累了。讓老娘睡一覺。先不要叫我。

一直乾等也不是辦法。滑手機也不能一直滑。那我來貼臉吧。

一面吊點滴,一面等號碼。

如果你剛剛簽了 $1399 的合約,你還是可以搶$499的優待,付了龐大的違約金以後,還是划算的。有一位來賓,他三月份才剛剛簽了 30 個月的合約。他如果換成 $499 的合約,28 個月下來,他可以少付 $25,200 的月費。他的違約金大概是$18,000。

算下來,他一共可以省個 $7,200 左右:差不多少付 $260 一個月:差不多兩碗牛肉麪而已。

因為499之亂只有七天,前幾天想要換合約的民眾,有的清早六點就在門口排隊。還有一年輕的民眾,前一天晚上六點就開始排隊,因為這一家電信公司不但減價換合約,還送一個 Apple Watch。真是精彩。有些門市部到了晚上十二點都辦不完,也就無法打烊下班。如果你抽了號碼,但是該你來辦合約的時候你不在。對不起,重新抽一個號碼。如果你沒有現金付違約金,對不起,沒有辦法辦新的合約。有些民眾現有的合約只要 $999 或者 $699 一個月,那重新簽 $499 的合約恐怕就不划算了。

如今,臺灣”炸鍋”也炸了。互動一個禮拜的”499 之亂”已經平定了。中華電信也一千萬的客戶,大概十四萬個客戶換了合約。其他幾家比較小的電信公司,像大哥大和遠傳,也有六,七萬人換了合約。整個臺灣跟著折騰了一番,夏天還沒到,許多人在外面排隊,一個個都烤焦了。這幾家電信公司股票也掉了幾塊錢。看來對他們的 bottom line 多少會有一點影響。

我們不經意的去門市部,本來就是去看看,沒想到還省了幾塊錢。許多人等五六個鐘頭,省了兩碗牛肉麪,不知道他們心裏是這麽想的。我們無心插柳柳成蔭,本來就不多的電話費更便宜了。

短暫的 “499之亂”給悶熱的臺灣平添了一點生氣,也給臺灣的名嘴賺了一些外快。如今”安屎之亂” 和”499之亂”已經成為過去,下一個臺灣危機的種子仍然在臺灣四處發芽,成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爆發出來。

等著看吧!

一碗涼麪,三個小菜 May 16, 2018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Tags: , , ,
add a comment

再加一碗清湯半筋半肉牛肉麪。

$390 新臺幣,差不多 $13 美金。

我們下午要去台北辦事,我們中午就到了,先找個地方填飽肚子再說。九五牛肉麪我們上次就看到,可是沒去,因為要等,結果我們選了對面的餃子館。這次來試一試九五的牛肉麪吧。

九五在大安區的大街上,來往的汽車和行人很多。

價錢不貴。相片照的很好,不過有日本字,做日本觀光客的。

小姐穿的汗衫背上有九五的 logo。很有意思。

廚房一角。就在門口邊上。

廚房就在門口邊上,一進門就看到了。好像只有一個師傅。好幾個大鐵鍋的牛肉燉在那裏等你來吃。

我們十二點到的,心想可能要排隊。還好今天不忙,一來就有位置坐。不過我們的座位緊靠著旁邊的桌子。我們到臺灣已經一年多了,跟別人靠這麽近吃飯,還是有點不習慣。剛剛坐下來的時候覺得冷氣還可以,吃不到一半就熱了。好在叫的都是小碗,沒多久就吃完了。

小菜自己選,不能自己拿,小姐送來的,份量不多,比林口的要貴三分之一。味道都還可以。

涼拌小黃瓜,涼拌乾絲和皮蛋豆腐。三個涼菜也沒法壓制著外面 91 degrees F 的天氣。加上 70% 的濕度,感覺像是 108 degrees F。簡直像在烤箱裏被烤的土雞一樣。

這就是臺灣夏天有名,如假包換的三溫暖:

1。在外面先曬太陽。紫外線,紅外線,藍光,灰光,白光和烏七八糟的光亂照你一通。你的皮膚開始發燙,腦門的汗孔開始冒出水滴,脖子後面的頭髮開始積水,背上衣服也慢慢的被汗水弄濕了。這是第一溫暖。

2。當你被照的頭皮發麻,額頭冒汗,脖子滴水的時候,空氣中溫暖的濕氣撲面而來,混著霧霾,藏著 PM2.5,PM10,PM 幾點幾的顆粒和被機車沒有燃燒完全的廢氣撩起來的灰塵,一個勁的往你的額頭,臉頰,脖子和手臂貼過來。那些黏在臉上薄薄的一層油,你檫是不擦?這是第二溫暖。

3。第三溫暖是跟著中飯一起奉上的。臺灣的小餐館通常只有一台老舊的冷氣機。你帶著一身的汗水,叫了一碗中段豬腳飯和一塊油豆腐。冷氣機無力的吹著,柱子上的風扇搖過來,搖過去,廚房的熱氣在你的邊上遊蕩,你一面吃,一面擦汗,一面擦嘴。等飯吃完身上已經濕透了。這是第三溫暖。

Well,至少吃涼麪比較涼快些。涼麪不到一分鐘就來了。芝麻醬拌的不多不少,麪能夠再涼一點就好了。黃瓜絲能再多點就更理想了。麵很Q,芝麻醬味道奇佳。我們把它吃的一乾二淨。

半筋半肉牛肉麪等了一下,大概七,八分鐘。碗不大,麵不多,要新臺幣 220 元。牛肉清湯味道不錯,麵很好吃,每根麵都有牛肉湯的味道。牛肉和牛筋我只能給它 75 分。不理想。

牛筋在鍋裏泡久了。顏色比較黑。牛肉顏色淡多了。

加了一大勺的酸菜。稍稍有點甜味。

第一:牛肉和牛筋的味道不同。牛肉沒什麽味道,中間的牛肉沒有入味,牛筋比較鹹。

第二:牛肉的肉質不錯,但是沒有一點點嚼勁。可惜了。

第三:牛筋在鍋裏待的太久了。稀爛稀爛,軟趴趴的。,也比較鹹。

我們隔壁桌來了兩個年輕人,好像都在銀行上班。一個叫了九五招牌麵:紅燒的,有牛肚,牛雜和牛肉。另外一個叫的是紅燒牛肉麵。兩個都看起來不錯。不過他們的牛肉恐怕也沒有入味。

九五還有其他的菜。說不定下次來試一試他們的炸醬麪和湯餃。

菜單很簡單。

值得嗎? April 28,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ravel, 台灣, 林口.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這是林口三井 outlet 樓下甜品區的照片。這一家在 Jason Market 邊上擺攤子的這一家好像是新開的,因為我們兩個月去紐約前沒有看過。

這麽多人;差不多40個,在排隊,讓我嚇一跳。他們在等不要錢的禮物嗎?他們在等買一送一嗎?

都不是。

他們在等買一盒可頌 (croissant) 的機會。以每個人兩,三分鐘來估計,你如果發了瘋現在去排隊,至少一個鐘頭以後才輪到你。

值得嗎?

是它的可頌特別好吃?還是它的可頌特別有名?是它的可頌特別便宜?還是它的可頌花樣特別多?我這個土包子還真是莫宰羊。

花樣倒不少。

不知道一盒多少錢?

我看看能不能找一個位子,叫一杯美式咖啡,跟太太慢慢的在這裏划手機,說不定我們倆個面對面,過沒多久就可以體會出一點人生的真義,豈不美哉?

就算划不出什麼名堂,剛才已經走了八千步,在這裏休息一下,打發一點時間,等一下吃個飯,還有一千多步,今天的目標就達到了,也算有點成就了。

等一下送太太去看看,一盒 croissant 要多少錢?

太太回來報告:八月堂昨天才開門。一盒八個 croissant,新臺幣 240 元到新臺幣 400 元。

台灣崇日,真搞不過 March 14,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 ,
add a comment

好好的中山地下街要叫什麼五春一番街,不知道是什麼道理?叫中山地下街因為它在中山北路下面,所以叫中山地下街。

五春一番街是怎麼一個五春,怎麼一個一番來的?不知道這個典故在那裏?五春在那,一番在那?是不是只有我大驚小怪了。

這是從台北火車站往北到雙連地鐵站的地下街,從頭到尾大約一千步。以前的生意就不怎麽好,許多空的店面,沿路的招牌,牆壁和地板都很髒亂。從中山站到雙連站之間有很多書店,可是根本沒有什麼客人。走過這些商店真爲老闆揑一把冷汗。他們靠什麼過活啊。

後來市政府可能自己也看不過去,決定整修,請誠品書店來接收書店街。半年後重新開幕,舊的店子回來了,誠品書店的一條街也開了。進來了幾家新的餐館,價錢便宜,可惜客人也不多。誠品書店格調很高,可是看書的多,買書的少。誠品還帶進來一些家用商品,咖啡店,小吃攤和比較藝術化的廣告。

好像就在整修以後,把地下街的名字改了。這種心態實在是不敢領教。台灣脫離日本殖民地統治已經七十年了,可是這種習性沒有辦法擺脫。街邊的商店,百貨公司,大小餐館,大樓的食堂,地下美食街到處都是日本字。大家習以為常,只有我這個老土在這裏發牢騷。

罷了,罷了。

看來沒多久中山地下街的街名也會不見了。到時候,我經過這裏就要找五春和一番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