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美國是老人的地獄? July 10, 2018

Posted by hslu in 美國,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gs: , , ,
add a comment

我很早以前就去過美國的養老院。不但去過,還常常去。因為太太跟我結婚後就在老人院做過事,後來去醫院做事以後就沒再去了。

我第一次去美國的養老院大概是四十年以前的事了。

很多人都說,美國是小孩子的天堂,此話不全真,不全假。更多人說,美國是老人的地獄。此話絕大部分真,假的少之又少,一萬個人裏面看不到半個吧。這裏附帶的一個例子就是美國是老人地獄的最佳寫照:一個住在美國亞利桑那州 92 歲的老太太,拿了一把手槍把她的兒子打死了。夠狠了吧。你知道她為什麼要殺她的兒子嗎?因為他的兒子要把媽媽送進養老院去。看來這位大媽寧願去吃牢飯也不願意去老人院。

Source: Fox News

.

美國有些小孩,不是全部,得天獨厚,是中,上等家庭的單親父,單親母,或父母的中心。如果这些人看到臺灣小孩自己上下學,自己坐公車,自己去逛街,自己去看電影,自己去補習,自己去外面吃便當,那他們大概都會瘋了。這些美國中,上等的家庭,錢多,時間少,生活富裕,常常出去旅遊,小孩不但有吃有穿,有自己的房間,還有一個好大房間;套句臺灣的觀念,五坪大小吧,專門放玩具。沒事幹,下了課就去彈鋼琴,拉提琴,踢足球,學法語,打棒球,吃大餐,喝進口水,開生日party。唸書也是有一天,每一天的。女孩子十,一二歲開始化粧,男孩子十幾歲開始交女朋友,兩人卿卿我我,眉來眼去,玩膩了,就換一個。你說說看,這不是天堂,什麼地方是天堂。

此其一。

至於美國許多家庭有後父,後母,二後父,二後母,三後父,三後母的;君不見住在美國白宮的那一家就有一個活生生,有名有姓,有頭有臉的三後母,那些前夫,前前夫,前前前夫或前妻,前前妻或前前前妻的孩子,被媽媽或爸爸拖著油瓶到處找家的孩子就難說了。一家有兩,三個姓的恐怕也不是不正常。這些前,前前和前前前的小孩就沒準了。這些孩子有被虐待的,有被鐵鏈綁起來的,有在家做苦工的,有吃不飽,穿不暖的,有日子難過的。美國對這些小孩來說就不是天堂了。

此其二。

至於窮人家裏,單親媽媽家和少數民族家庭就更慘,更可憐了。這些家庭絕大多數沒爸爸,要不然就是沒媽媽,一家子裏有五,六個孩子,有的連爸爸是誰都不知道。這些孩子就只有自生自滅了。雖然美國對這些孩子來說還不是地獄,不過他們這輩子,他們的兒女和子孫就在這個殘酷的輪子裏磨的死去活來,好幾輩子都不能翻身。這些孩子說不定離那個奈何橋已經不遠了。

好吧,言歸正傳,再說說美國的老人吧:

美國的老人,大部分最後幾年都要住到老人院去。因為除非你或你家裏有錢,那對不起,最後這幾年,乖乖的來老人院報到吧。

說美國的老人院是老人的監獄大概也不為過。通常老人去了老人院長住,很難熬過三年,能夠自己走出來的,沒有幾個。

美國老人院的費用不低,平均一天要美金 $228,差不多美金 $83,220 一年。美國的聯邦老人健康保險只付一部分:頭20天免費,第21天到第100天,自己要付$167.5一天。如果你需要多住,對不起,自己付錢。美國的聯邦老人健康保險非常複雜,漏洞很多,如果你能夠把自己的財產隱藏起來,裝成一個一文不值的窮人,那你可能可以靠國家的聯邦補助健康保險來養你,自己就能夠分文不出了。

你不要以為美國高樓大廈到處都是,地上鋪著黃金,生活水準高,社會福利好,老人可以去老人院享清福,有漂亮的護士侍候你吃喝拉撒睡的。實際上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

我對老人院的印象很深刻,對老人院那個不是非常美好的記憶至今都無法抹去。

老人院裏面的味道非常特別:有汗味,有藥味,有尿味,有屎味,有餿味,有蟲子味,有便宜的香水味。老遠在大門口外面就可以聞到。老人院裏,不少行動不便的老人被綁在輪椅上,讓他們不會從椅子上掉下來。這些老人就停在那裏,一動也不動的從早到晚,等著護士助理來推他去照太陽。有一些老人還可以走路,不過他們只能扶著牆邊的把手亦步亦趨,一小步,一小步,慢慢的走。至於要去那裏,他自己也不知道。

有些老人坐不正,腰直不起來,自己斜斜的坐在輪椅裏。不過他可以兩隻腳著地,一隻手慢慢的轉輪椅的輪子,一步,一步,一點一點的往前走。

有些腦筋痴呆的老人,癱在椅子上歪歪的坐著,眼睛直直的往前看,沒有任何表情。天天就這樣等著,也不知道在等什麼。

吃飯的時候我也去過老人院。很多老人自己不會吃飯,只會張嘴。老人院裏面的護士助理還得一口一口的餵他們吃,給他們擦嘴,等他們咽下去,再給他們一口。在他們吃的時候,跑到隔壁的一桌去看另外一個老人吃的怎麽樣。

還有些老人,看起來與常人無異,還蠻有精神的,兩個眼睛看的很有神,一點不像需要別人照顧的樣子。可是他們一直不停的說東説西,也不知道他們都說了些什麼,也不用喝水,天天大概就那麽幾句,說過來,說過去。一天就過了。

偶爾也有神志清醒的老人,見到我,還會跟我打招呼,不過這是少數。

其他沒有親人關心的老人更是可憐:有幾天不換尿布,幾天不給你翻身,藥也不給你好好的吃,飯也有一頓沒一頓的,這些駭人聽聞的慘事,也都時有耳聞。

這就是美國老人的寫照。有可能我太主觀了,太偏激了。可是,這還是有錢住的起老人院的。如果住不起老人院,那就自己窩在家裏,走一步,算一步。過一天,算一天了。

你自己決定這是天堂還是地獄吧。

Advertisements

生老病死 July 1, 2018

Posted by hslu in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gs:
add a comment

Dallas 的朋友寄來這一段簡短的摘要。看完以後免不了感慨萬分。我把我的想法記在這個摘要的後面,算是我現在的心路歷程吧。

########################

天黑得很慢

茅盾文學獎得主周大新最近出版最新長篇小說《天黑得很慢》,敏感關切老齡化社會龐大人羣的涌,以及他們複雜隱曲的心境。

文中寫道:米蘭·昆德拉有句話:許多老人說來什麼都懂,其實他們是對老年一無所知的孩子。很多老人並沒有做好面對老年這一段路的準備。人從60歲進入老境,到天完全黑下來,這段時間裏有些風景應該被記住。記住了,就會心中有數,不會慌張。

第一種風景,是陪伴身邊的人越來越少。父輩、祖輩的親人大都已離你而去;同輩多已自顧不暇;晚輩都有自己的事情忙碌,即便妻子或丈夫也有可能提前撤走,陪伴你的,只有空蕩蕩的日子。你必須學會獨自生活和品嚐與面對孤獨。

第二種風景,是社會的關注度會越來越小。不管以前事業曾怎樣輝煌,人如何有名氣,衰老都會讓你變成普通老頭和老太太,聚光燈不再照着,你得學會安靜地呆在一角,去欣賞後來者的熱鬧和風光,而不能也需要克服忌妒和抱怨作祟。

第三種風景,是前行路上險情不斷。骨折、心腦血管堵塞、腦萎縮、癌症等,都可能來拜訪你,想不接待都不行。你得學會與疾病共處,帶病生活,視病如友,不要再幻想身無一點疾病的安穩日子。保持良好心態,適當的運動,是你的任務,你得勉勵自己不斷努力。

第四種風景,是準備到牀上生活,重新返回幼年狀態。母親最初把我們帶來人世,是在牀上;經過一生艱難曲折的奮鬥,最終還要回到人生原點———牀,去接受別人的照料。所不同的是,我們來時有母親照料,我們準備走時,不一定有親人照料。即使有親人,有的也遠不如母親。更多的可能是面帶微笑心裏厭煩的無親無故的護理人員。你得低調,甚至你得感恩。

第五種風景,是沿途的騙子很多。很多騙子都知道老人們口袋裏有些積蓄,於是想盡辦法要把錢騙走,打電話、發短信、來郵件,試吃、試用、試聽,快富法、延壽品、開光式,總之,一心想把錢掏空。對此得提高警惕,捂緊錢包,別輕易上當,把錢花在刀刃上。

天黑之前,人生最後一段路途的光線會逐漸變暗且越來越暗,自然增加了難走的程度。因此,60歲以後更要看透人生,盡情珍惜、享受人生,不要再去包纜社會,子孫的鎖事。同時,更要理解、看淡這最後的日子,做些心理準備,道法自然,泰然處之。

########################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之路。每個人的境遇不同,每個人的基因不同,每個人的意志不同,每個人的環境不同,每個人走的路和步調當然也不會一致的。就如同這篇摘要說的:要理解,要放開,要準備,要安排,要隨緣以後才能自在,才能安心,才能自求多福。

這篇摘要說的是人過 60 以後的日子和一路上的心路歷程。

可是,我覺得 60 早了點也消極了一點。如今,醫藥科學比以前進步,新的技術和儀器日新月異,藥物的研究及發展也突飛猛進,我們的知識也比較完善,我們的機會也會多了那麽一點點。相對的來說,我們要走的路也應該不會那麽崎嶇,那麽難了。

俗語說得好: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大家都知道,每個人的命並不是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雖然終點不能預測,可是怎麼走還是我們說了算,你說對不對。能在這條路上自自在在的看看花,看看草,看看山川的變化,看看日月的消長,看看看看身邊的人,看看這個世界,也是非常愜意的事。

唉,話說的容易,事做起來還是有那麽一點難。

話說了這麽多,讓我們拿出一些數據來看看:

附上兩個 life expectancy 的表給大家看看:一個是不抽煙的男生,另外一個是給不抽煙的女生。

一個60歲的男生可以有 50% 的機會再活 24 歲。

一個60歲的女生可以有 50% 的機會再活 27 歲。

記著:這兩個表實際的意思是,男生有 50% 的機會可以活超過 24 歲,女生有 50% 的機會可以活超過 27 歲。

別傷心,別懊惱,別失望,別緊張,更不要晚上躺在床上睡不著覺。在你前面還有好長的一段日子等著你去走呢。

哈哈哈😄。

########################

What is True Love? March 9, 2017

Posted by hslu in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gs: , , , , , , ,
add a comment

Someone once asked me what true love was. I didn’t have an answer then because I didn’t know what true love really was.

Human being’s emotion seems to exist constantly in a fragile, unstable and unpredictable state.  One moment, the tranquil mindset is kept in check until it is altered by a perturbation from your partner; be it a disagreement, jealousy, hatred or worse, betrayal. which more often than not will rip the equilibrium into pieces. Wave after wave of uncontrollable force thrust a person into a state of great anxiety where animosity from the past co-mingles with hatred erupted from the current event. The resulting torrent can and often push a person to the edge of a bottomless emotion hole. Once a person is trapped in this misery, he or she is drifting aimlessly in a borderless sea of anguish and pain.

I guess this is what “苦海無邊” feels like.

Of course,the solution to “苦海無邊” is “回頭是岸.” But where can a person find the inner strength to dig his- or herself out of that bottomless pit?

And 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this?

I’ve always liked an old Chinese saying about how ”缘“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onnecting the lives of two people together:

“相逢是缘起; 相聚是缘续;相知是缘定。“

However,”缘定” doesn’t necessarily mean smooth sailing from now on.The unpredictable nature of human being‘s emotion almost guarantees a bumpy ride when two people with different backgrounds share their intimate lives together. 

True love is neither physical, nor romantic. True love is the acceptance of all there is, has been, will be, and will not be.

I asked myself and looked around trying to find an answer. 

癡情有罪嗎? March 7,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Life, Death and Yuanfen, Religion.
Tags: , , ,
add a comment

天龍八部插曲 痴情冢

閑來無事把金庸的天龍八部連續劇再看一遍。才開始看,還有一陣子。雖然這個2013的版本並不受觀眾歡迎,可是我還是蠻喜歡的,也很喜歡它的插曲。聽了這首”痴情塚”,被它哀怨無奈的歌詞和悲傷婉轉的旋律吸引住了。

Source: Youtube

Source: 維基百科

Source: Youtube

Source: Google search 痴情冢 image

希望你也喜歡。

記得我初中的時候,我們家從五權路的公益社搬到北屯國小對面的北屯新村(後來改成凌雲新村)。我起先是走路上學,由北屯路開始,順著雙十路,經過臺中公園,順著自由路到市立台中一中。放學後,在回來的路上,精武路邊有一個小小的書店擺了一大堆舊書。我這些窮學生就跟其他幾個窮學生一樣天天準時報到,在這個書店裏看不要錢的武俠小說。

後來坐公車上下學,就不來這個舊書店了。不過,天無絕人之路,下課後,我們需要去火車站對面的公車中心搭公車回家。在中正路的北邊,快要到火車站的地方有一個更大的書店,我這個窮學生又找到一個不要錢,不用會員證的免費圖書舘。當然,我不是看參考書,也不看課外讀物,一到這裏就找昨天看過的那一本書,翻到上次看到的地方,繼續往下看。如此,日積月累,許多有名的武俠小說都給我看完了。依稀還記得名字的作者有金庸,臥龍生,古龍,梁羽生,諸葛青雲,等等。至於書名那早就忘記了。

現在大陸影視界非常發達,許多省和一級城市都有電視和電影公司,電影和電視劇沒多久就有新的問世。再加上,許多影視網站都不要錢,隨時想看,隨時有。實在方便。很多有名的武俠電影和電視劇都看過幾次了。想當初,蹲在地上和站在書攤邊上看不要錢的武俠小說,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呀。

抽空聽一聽這首美麗的歌吧。

痴情冢 – 贾青

眼里柔情都是你 ,
爱里落花水飘零。
梦里牵手都是你 ,
命里纠结无处醒 。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

人前笑语花相映
人后哭泣倩谁听
偏生爱的都是你
谁错谁对本无凭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Source: Google image search

至於電視劇中那幾個主角,他們痴情到不可理喻的地步在現在已經不多見了。

你說痴情好還是放得下好?

是愛人但不被愛好還是被愛卻不愛他好?

天龍八部有非常濃郁的佛家思想。但是,天底下真正看得開,放得下的有幾個呢?

可是,話說回來,天底下又有幾個會跟電視劇裏的主角一樣那麽痴情,那麽執著的呢?

看來鑽牛角尖的比較多吧。

就這麽辦了 February 27,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ipei.
Tags: ,
add a comment

小二,

給老娘來一碗排骨麪,兩斤滷牛肉,三個饅頭,四片芝麻大餅,五樣小菜,六兩白干,七個素包子,八個豆沙包。

要快。老娘吃了要減肥。

來嘍!這位美女,您請坐,您要的菜馬上就到。小店後面有最新款的健身房,免費給您使用。

夜遊黃浦江 November 20,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Death and Yuanfen, Shanghai, Travel, 浦東.
Tags: , , , ,
add a comment

我們來上海不下二十次,來外灘和對面的濱江大道也不計其數,可是從來沒有坐遊艇游黃浦江的念頭。我們在岸上看那些船在江上跑來跑去,燈火通明的,總覺得幹嘛花這個冤枉錢,沒有什麼意思。我不知道在那坐船,不知道坐一次要多少錢,也不知道一次可以坐多久。

前幾天,太太生日,我心血來潮,要帶她去坐遊輪逛黃浦江。她居然答應了。這一下,我們要做袁大頭了。

在陸家嘴問了賣觀光船票的小姐,她說你在我這買船票和在碼頭買船票是一樣價錢;¥120一個人。你在我這買觀光票,我帶你們游上海:先在浦東逛一圈,然後去浦西,換一個車,再去浦西的幾個景點逛一圈。之後坐車去碼頭。到時候,你隨便坐那一艄船都可以。

我們不想坐遊覽車,不想游浦東,也不想遊浦西。就問她碼頭在那裏,她說在浦西的十六號碼頭上船。

十六號碼頭離南京路步行街地鐵站有一段路,不過也沒有那麽遠,大概一英里左右,走路不到二十分鍾。等我們來說小意思。我們在正大廣場喝了咖啡,過黃浦江到浦西,然後就去十六號碼頭。五點過一點到的。找賣票的地方逗了一圈才找到。標誌不清楚,問了警衛以後才找到的。

買了兩張”船長5號”六點的票,我們就在碼頭等著。我們剛到時,候船室裏沒幾個人。大家低頭滑手機,沒什麽人講話。五點半以後,天開始黑了。快到六點時,突然來了快一百個人。這個不算太小的候船室裏一下子擠滿了遊客。看來旅行團游完浦西了。只聽到嘰嘰喳喳的廣東話,英文,印度英文,馬來話夾雜在中國遊客特有的中國話裏,好不熱鬧。好幾個小孩跑來跑去,急著要上船。過一下大家開始排隊,我們也跟著排。

十六號碼頭夜景

船長5號,給五粮液做廣告。

沒多久大家都上船了。我們在最上一層的露天甲板上找了一個好位子,耐心的等開船。六点五分,船開了,十六號碼頭離我們遠去,船在江中打了個轉,然後往陸家嘴去。十一月月初的上海已經開始有點涼了。江上的夜風吹在臉上有一絲絲的寒意。我們全副武裝免得著涼。

黃浦江的夜景很美。在船上,浦東的陸家嘴和浦西的外灘都看得到。東方明珠從上到下的燈光變來變去,鮮艷奪目的顏色,搶盡了風頭。環球金融中心靜靜的用它特有的藍色和高高在上的那一個方方的空洞告訴大家我在這裏。上海中心獨特的下粗上細的體型,扭轉的身軀和它特有的由右下往左上的活動霓虹燈竭盡其能的想要吸引你全部的注意。震旦大樓還是忠心的閃閃發亮,打出我愛SH的圖片,告訴你我才是這裏最老的成員。那幾個新來的幾個小家伙,雖然高,雖然漂亮。我才是這裏最忠實的守衛兵。

“船長5號”走後,好幾艄遊艇忙著靠岸。

震旦大樓我愛上海

金茂大廈躲在環球金融中心的前面。你要仔細的看才能看到它尖尖的屋頂。後面那一個像戴了黃顏色皇冠的大樓好像是中國安檢大樓。前面那個有兩個圓球一樣的是我們2008年住過的國際會議中心。上海中心高高在上,俯視大地,好像在跟別的大樓說:看你們這幾個小傢伙能搞出個什麼名堂。

其實金茂大廈是一個非常耐看的大樓。它的屋頂獨特。在白色的燈光下襯托出它的棱棱角角。很有個性。東方明珠只有在江上才能照去它的全景。

前面這個有點肚子的是後起之秀。全身都發亮。就是矮了點。

這兩個肚子彎彎的大樓是浦東的農銀大樓

這是一批比較新的浦東大樓。它們離陸家嘴比較遠。離楊浦大橋已經不遠了。”船長5號”就在這裏掉頭。現在要向浦西的外灘去。

前幾年,我們常常來陸家嘴看外灘的夜景。那時候,只有陸家嘴和外灘這一帶晚上燈火通明,浦東的霓虹燈漂亮,而浦西外灘的經典老房卻忠實的散發著淡淡的金黃顏色,襯托出莊嚴的寶相。當然,最亮的就是震旦大樓的霓虹燈了。

這是一個比較老的照片。震旦大樓的霓虹燈一枝獨秀,在那裏搶東方明珠的光彩。它也做許多廣告。不知道這個”唐”字是爲那一家公司做的。以後也沒再看到。

最近一,兩年,浦西這邊從城隍廟附近的老碼頭一直到楊浦的星外灘以東,陸家嘴這邊從陸家嘴金融中心以東的陸家嘴環路一直到湯臣一品以南的世茂濱江花園都是霓虹燈大樓。每個大樓都想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段爭露頭角。

以前這裏的浦西楊浦區都是黑黑的,沒有一點光彩。現在不同了。小小的矮矮的樓房也鋪上了一層綵衣,暗暗的爭取你的注意。

楊浦區的後起之秀。整個大樓上面的外殼,從上到下都是一個個的方格子。每個方格子的顏色都可以獨立的改變顏色。構成的圖案千奇百怪,獨創一格。比浦東的震旦要新,要漂亮,要有變化。

上港樂也是一個不甘寂寞的角色。

相片左邊的鐵架橋是蘇州河入口的外白渡橋。真正的白渡橋,那個有關唐代兩位大詩人;劉禹錫和白居易,傳說的白渡橋就在這附近。

右邊的大樓是 Peninsula Hotel,半島酒店。綠屋頂的是南京東路上有名的和平飯店。它的右邊是中國銀行。這一帶就是外灘。

上海外灘。1839年中英鴉片戰爭爆發。1842年,中國戰敗後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 賠償2千1百萬銀圓,開放上海通商並割讓香港為英國殖民地。1845年中國被迫成立上海英租界。就是現在的外灘一帶。

這一帶也是外灘。1845年起成為英國租界。

這個漂亮的大樓是浦東發展銀行大樓。臺灣的富邦銀行也在這裏有小小的一席之地。

快到十六號碼頭了。相片左邊的許多大樓都是新蓋的。

那個屋頂上有一個像菠蘿或蓮花的大樓是上海 Westin Hotel.

快要下船了。我們兩個全副武裝,穿了一身,帶了毛線帽,圍巾和裏面穿的長褲。這些冬天的行頭都是新買的。我們去了北京。這些冬衣都派上了用場。

下次我們再來浦東陸家嘴,黃浦江的夜景一定又不一樣了。

小確信 November 19, 2016

Posted by hslu in Life, Death and Yuanfen, Taipei, Taiwan, Travel.
Tags: , ,
add a comment

林口三井誠品店。賣書,賣東西,也賣小確信。

先生,要不要買這幾個漂亮的盤子?

帶這幾個盤子回家,保證你長不胖,出入平安,還讓你天天高高興興,喜上眉梢。

不過,如果想你招財,想進寶,建議你先把盤子買了,等運氣一到,你想擋它都擋不住。

這叫”沉醉在小確信”裏。

上海2040 November 13,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Death and Yuanfen, Military, Obama, Shanghai, Travel.
Tags: ,
add a comment

我們去浦西的人民廣場看風景,沒有目的的順著小湖邊上走了一圈,胡亂看看園裏有什麽景色。沒有風景看來往的行人。沒有行人,看野花。沒有野花,看大樹。沒有大樹,看白雲,看世界在我們的眼前悄悄的走過。

以前我們也來過這兒,可是都是在週末。在人民廣場的大門裏面,人來人往,川流不息,熙熙攘攘的連走路都得側著身子,好不熱鬧。

週末來這兒的人,大部分都是中年婦女和中年男子。這裏幾乎看不到年輕人。在差不多二十尺寬的石板步道邊上,擺滿了小椅子和臨時支撐起來的小架子,小板凳和打起來的陽傘。這些板凳,陽傘和架子上大都放著一張 8″ x 11″ 大小的紙版。紙板上面有位男生或女生的相片,還有一段用手寫的幾排簡單,易懂的字。那些紙板子上表明了自家兒女的生辰,身高,籍貫,學歷,經歷,有沒有房子和徵求對象的條件。

大陸人多,生活壓力大,競爭激烈,許多年輕人到了三十來歲,雖然有一份像樣的工作,不過他或她並沒有對象。這些兒子,女兒似乎不急,卻急壞了父母。

每到週末,人民廣場就變成一個單身待婚男女的資訊交換中心。數百個著急的父母,都到這兒替家中一脈單傳的孩子找對象,找機會。他們坐在小椅子上,等別人來詢問自己孩子的生辰八字,長相和資格。如果你中意我的孩子,我們交換子女的信息。如果我也中意你的孩子,那我們說不定可以爲他們兩個撮合撮合。如果孩子有意思,那他們可以進一步安排其他的節目,多多認識,認識。

我們雖然好奇,可是看了後也免不了爲身為父母的苦心而感嘆。時代弄人啊!

這一次,我們特別找一個週日來逛逛。人少的很。除了匆匆而過,趕著去地鐵站的路人,其他都是有點年紀的中,老年人,在這兒打發時間。

初秋的下午,清風徐來,園裏到處都飄著淡淡的桂花香味,令人陶醉。也不知道大家想的是桂花糕,還是桂花酒釀湯圓(好俗氣),這撲鼻而來的香味,卻勾起我對我們以前在台中的家的思念。因為,我們家,紅紅的兩扇大鐵門裏,有一盆顆桂花樹。

雖然天不算高,氣不算爽,可是偶爾也有一點太陽。我倆牽手而行,四處閒蕩,悠哉悠哉。園裏有古老的大樹。個個都林蔭茂盛,幾可遮住太陽。彎曲的小路青苔遍地。秋初已至,已經沒什麼花了。池塘裏的荷花都枯了,只有乾黃的葉子和半垂的蓮蓬站在小湖裏。

我們看到一個樣子奇特的大樓。它就在公園邊上。我們信步走去,想看看它是什麼樣的建築物。走到那裏,才知道它是”上海都市計劃大樓。”那時已經快要六點,天已經開始黑了。
大樓門口有位警衛,警衛邊上有個大大的牌子。牌子上有幾個大字,上面寫著:上海2040。

我仔細一看,它是上海市政府辦的一個展覽,而那天正好是最後一天。截止時間是晚上八點。我們已經走過大樓的門口,我又折回,問那位警衛展覽是否仍然開放,要不要錢?他說,你只要出示證件就可以進出參觀。我們沒有帶護照,只有外國的駕駛執照。警衛說,駕駛執照可以。你們可以從這裏進去,經過安全檢查,就能進去了。

雖然我們在裏面只停留了半個鍾頭,我很高興我抓到了這個難得的機會,看看25年以後的上海是一個什麼樣的城市。看來,上海邀請了不少有識之士,像城市規劃師,工程师,社會發展研究員,藝術家,文藝愛好者,環保推行人員和特殊工作人員,共同給上海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上海市容變的真快。有人説,上海每半年就要出一份新的地圖,因為新的一條地鐵又開始通行了。雖然這有一點誇張,不過上海地鐵方便,許多地方都能夠容易的到達。我們是最好的見證。從浦東到浦西,人民幣七塊錢。近的地方只要人民幣三塊錢而已。實在方便。

25年對我來說,可能久了一點。不過誰知道,說不定我還能看到25年後的上海呢!就算不能親自來,網路上看看,也是好的。說不定到那個時候,新科技,新技術可以把上海的點點滴滴都能夠搬到我的面前呢!

上海本身就是一個海港,不過它的水不夠深,不能停大船。上海已經把東海中,舟山群島外面的大洋山島和小洋山島改建成一個深水港,還建了一個 20 英里長的東海大橋把它和上海浦東(滴水湖那)連起來。兩年前,上海市政府宣佈,它要蓋另外一條橋,可以走火車和汽車,因為洋山深水港太忙,一條橋不夠用。

上海總體規劃圖。沒時間細看。

俗氣的很。

我們家被浦東的東擋住了。

好可愛 November 12, 2016

Posted by hslu in Life, Death and Yuanfen, Shanghai, Travel.
Tags: ,
add a comment

直到地老天荒,

直到海枯石爛。

上海城隍廟。

我們家附近 November 7,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Food, Life, Death and Yuanfen, Shanghai, 浦東.
Tags: , ,
add a comment

​我們家在上海浦東新區的張江高科園區裏面。東方明珠和陸家嘴在我們家的西北方,離我們家8英里。浦東機場在我們家的東南方,離我們家14英里左右。虹橋機場和虹橋火車站離我們家蠻遠的,坐地鐵由上海東到上海西,穿過上海的市中心,差不多要一個鍾頭。大概16英里。張江是浦東新區的一個區域的名字。離新開的上海迪士尼很近。坐計程車只要十五到二十分鐘左右就能到了。坐地鐵要轉車,不過也只要30到40分鐘。

张江高科技园区,是中國政府在1992年7月成立的。它与陆家嘴、金桥開發區和外高桥开发区共为上海浦东新区四个重点开发区域。

這是張江高科園區的簡圖。這個圖其實有一點不對。圖中左邊的四塊黃顏色的方塊中,左上角的那一塊是學校,不是住家。那一塊是華東師範附屬的第二高中,張江實驗中學以及上海中學的美語學校。

這一帶有許多中國有名的科研机构,理、工、科研究院校和知名的大学。

例如:
上海科技大学、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北大微电子研究院、清华微电子研究所,中国美术学院上海设计艺术分院、南洋理工大学、美国杜兰大学商学院,中国科学院之上海研究院,中国科技大学上海研究生院和上海中医药大学。

這是上海中醫藥大學的大門。裏面有一個博物館。還沒有時間去參觀。

此外,張江高科有超過 380 個外國研究機構在此設立研究和發展基地。

Astra Seneca has a big presence here. It has several warehouses and manufacture facilities in a differen area nearby.

在2016年年底,預計還有中國科學研究院的浦东科技园、商用飞机研发中心、百度大数据部、复星医药公司、塞拉尼斯化工公司、FMC亚洲创新中心等有名的公司和企業會搬來。它們會在剛剛新開發出來的南部園區營運。

在中等教育方面,科學園區內有上海第二名的华東师大第二附中,上海中学(上海第一名)張江分校和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浦东外国语学校、

這是華東師範大學的第二附屬高中。非常大。幾乎佔據了一整個 block。第二附中很有名氣。浦西的家長很多都在附近的小區租房子。如此就能夠讓他們的孩子在華東師範的附屬高中唸書。高中畢業後,就要準備大學入學考試。大學入學非常困難,家長為了孩子的前途真是盡力。

依據 2015 年的資料,張江高科園區有一萬多家大大小小的高科技公司。去年,這些公司的總營業額,如果我没有計算錯誤,差不多有 USD $50 billion。

張江高科園區內的公司一共有35万人工作。其中包刮~5,600名博士,~39,400名硕士,超過104,000名本科學士。這些科技人員主要集中在生物医药研究和生產、集成电路(semiconductors)研究與生產和软件發展方面。在這些技術人員中,海歸的有~5,100人,外國人~3,200人。

擁有和管理张江高科技园区的是一個股票上市的公司;上海張江高科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我猜,它應該是一個國營企業。它的股票在上海股票市場交易,簡稱張江高科。

我們住在高科園區裏,平時喜歡在附近走走,看看。高科園區很大。我們沒車,平常只能走路,一面鍛鍊身體,一面看看四週的環境。離我家走路 20 分鐘之內,大概單程 4,000 步,有:

兩個地鐵二號線的地鐵站;金科站和张江高科站,兩個大型購物中心,三個超市,一個傳統菜市場,一個水果店,好幾所大學和科學研究院,一個中醫院,兩個中學,一個小學,一個美國中學,一個外國語學院,一個剛剛開的投資證卷行,六七個銀行,數個旅館,好幾個理髮店,兩個電影院,一個救火隊,一個人工湖,各式各樣的衣服鞋子和玩具店,許多教育孩子的樂園,數不盡的餐館和許許多多高科技公司。

這是長泰廣場的大門。長泰廣場採取開放式的購物中心形式。一個有十個區域。中間有一個圓形廣場。

這是匯智廣場的大門。普通購物中心模式。五層樓。頂樓是電影院和一個美食中心。不過二,三層樓有不少空的店面沒有租出去。

長泰廣場前面裝了一個水舞秀。有燈光 有音樂,明天白天和晚上都按時表演。吸引許多小孩子在這歡笑,遊玩。

我們來這小住已經兩個多月了。平時走路走的到(差不多4000步左右單程)能看到,比較有名的高科技公司主要分以下幾個行業:

1。   軟體

上海浦東軟件園有百来家公司,SAP,Infosys,IBM,2345.com軟件公司。

SAP 很大。占有好幾個七,八層高的樓房。上海軟件園在一個湖的邊上。大概十層樓高。相當有規模。光是數百人一間的大飯堂就有六,七個。我們以前還去過一次。跟許多年輕人吃飯,蠻好玩的。2345.com 軟件公司很引人注目。一來它的名字特別好記。二來,它在地鐵站的廣告說公司鼓勵男女同事談戀愛。

2。   半導體

日月光封測厰,日月光半導體厰,中蕊/SMIC,華宏宏力,Tokyo Electron,上海華力微電子,TI,NXP。

臺灣股王日月光在張江高科有好幾個園區和高高大大的廠房。站在每一個園區的前面都看不到園區的另外一邊。它的封測厰和半導體厰離開不遠。都在 Air Products 工廠的邊上。有一次晚上八點左右我們還看到幾輛大巴士載員工進廠房上班。早上這些大巴士都在地鐵站等著接員工去上班。晚上六點左右再送員工去地鐵回家。TI 也不小。兩個八層樓的辦公室。辦公室新,樣子漂亮,就在湖邊上。

3。   Liquid N2 供應商

Air Products,Paxiair
數年前,我們初來張江走動時,我就看到 Air Product 的廠房在這裏。當時我還不明瞭 Air Products 在這建廠幹嘛。當我看到日月光的名字我就恍然大悟了。

4。   電子通訊

CEC 中國電子,ZTE,Marvell Electronics,Rochester Electronics。

ZTE大概有數千員工在它的辦公室和廠房上班。我們有一次看到四,五十部大巴士停在公司裏面的廣場和外面街上。這些大巴士不但是帶員工去二號線的兩個地鐵站,它還去附近其他的路線的地鐵站和附近的幾個大型的小區和公共汽車集散中心。

5。   電腦以及相關產品

Lenovo,IBM, HP,Qualcomm,Intel Mobil

Lenovo 的商標非常顯著。老遠從我們家都可以看的到。HP的園區是這一帶最大的園區。HP的招牌也是老遠就看得到。

HP 的園區就在地鐵對面,過了長泰廣場就到了。很有規模,園區也弄的很整齊。

6。   醫藥研究,藥廠和醫藥器材

Astra Zeneca,GSK,Shanghai Pharma Valley,Roche,Novartis,Boehringer Ingelheim,通用電氣藥業,Shiseido,Du Pont,微創醫療器械。

這是GSK在浦東張江高科的廠房。規模不小。

這一帶有一個好大,好大的中醫藥大學。大學裏面有一個中醫藥的博物館。離大學不遠是它的附屬醫院叫曙光醫院。中醫和西醫都有。許多西方的藥廠都在中醫藥大學附近建有廠房。看起來不是只有研究室。建築物外面有許多管道。看起來不像研究室。沒想到張江高科有這麽多跨國的醫藥公司在這裏創設研究院和廠房。真令我們刮目相看。

7。   其他類型

New Energy Technology,松下微波爐公司,美國友邦保險(AIA),CitiBank Data Services,等等。
這些公司可能規模都不是很大。

科學研究院

復旦大學,交通大學以及上海中醫藥大學是這附近的三所大學。

復旦和交通大學的張江高科分校都是研究所,專門做高科技和電子通訊方面的研究。門口都有警衛。學生來來往往也不見要什麼證件。我們問過,他說這是科學研究重地,閑人免進。復旦大學其實有兩個校區,警衛跟我說另外一個校區也不能進去參觀。

餐館

我家附近的餐館數都數不完。有包子鋪,有大眾化的飯堂,有幾張木桌子和舊板凳的平民餐館,有快餐連鎖店,有美國來的連鎖店,也有鋪著白桌布的正式餐館。

價錢從¥15-¥20 兩個菜,飯盡你吃到飽,湯不要錢的飯堂,到¥78 一個 10″(沒什麽東西) pizza,到 ¥58 一個 wrap,到¥68 中午套餐(TGIF,)到¥288 兩個人的白桌巾的中午套餐。

餐廳的花樣很多:

有自選的飯廳,有台灣人開的稀飯店,有麪館和澆飯的,有石鍋飯的,有賣饅頭,包子和粽子的,有咖啡館,有麪包店,有賣牛肉麪和滷肉飯的,有賣重慶小面的,有賣重慶火鍋的,有賣壽司和生魚片的,有海產店,有賣廣東點心和粥,麵的,有火鍋店,有賣麻辣燙的,有賣小籠包和水煎包的,有賣冰淇淋和奶茶的,有賣湯圓,烤鴨脖子,肉饃餅,豬骨粥的,有烤肉,有鐵板燒,有創意菜,有咖啡廳,有牛排館和外國的deli。應有盡有,任君選擇。

菜的種類繁多:本幫菜,上海菜,江浙菜,杭州菜,晉菜,徽菜,湘菜,四川菜,粵菜,北方菜,農家菜,西北菜,泰國菜,星菜,美國菜,澳洲菜,潮汕菜,臺灣菜,越南菜,不是眷村的眷村菜,韓國菜,pizza,火鍋,日本菜,旋轉壽司,雲南菜,巴西菜。好像沒看過印度菜,法國菜和俄國菜。

這邊的人吃辣的好像特別多。動不動就看到一大盤菜上面漂著亮亮的一層紅油。許多菜裏面都放著幾個紅辣椒。好在,服務員會問你’忌不忌口’,不過他們的小辣可比其他地方(美國)的’小辣’要辣的多。有些餐館用油用得重。得萬分小心。一般餐館的服務態度都還可以。這邊餐館用人多。一般來說,你只要叫聲’服務員’,就會有人來招呼你。每個店的店長都很有權力。大餐館做事很有規律,明天早上和下午要訓話。管理嚴格,看來這些服務界也知道互聯網站的厲害。

幾乎百分之百的勞力工作人員都是從外地來的:江蘇和,安徽和和浙江的鄉下。

比較知名的餐館有:西貝莜面村,龍門客棧,桂滿櫳,上海大飯堂,重慶高老九火鍋,瓷憶,花隱,翠華,避風塘,Tasty 牛排,等等。

外國來的餐廳有:Starbucks, McDonald’s, KFC,Pizza Hut,Dunkin Donuts, Dairy Queens, Papa John’s, Subway(居然有人吃,) Outback Steakhouse, TGI Friday’s, Blue Frog, Pizzaria Express, Element Fresh等等。TGI Friday’s 和 Outback 的生意好像都不太好。每次我們經過他們的餐館門口都看不到幾個客人在裏面吃飯。這兩家餐館非常大,客人少,顯得很空曠。Papa John’s 的生意是最差的了。

其他店面

除了飯店,附近還有許多店面:洗衣店,房地產中介公司,幼兒教育公司,教英文和數學的補習班,賣香菸和酒的小店,麪包店,藥店,咖啡廳,中藥店,日常用品店,精細瓷器,健身房,文具店,花店,等等。

再來就是賣衣服,褲子和鞋子的店了。太多,太多。這些店子我們只看,不買,除非有必要才進去看看。年紀大了,用不了什麼東西,也不趕時髦。窗外看看可已。

資本主義盛行

離我們家走路不到800步的地方,有三家理髮店。一家很小,只有100 sq ft。四張椅子,兩個洗頭的地方。兩個理髮師,一個洗頭的,加一個店長。清一色男生。男生理一次髪,¥30元,帶洗頭。給我理髮的年輕理髮師跟我說,他們店子的房租一萬五一個月。理髮師一個人拿差不多三,四千一個月。它們店一個月做三,四萬的生意。剛剛可以打平。

就在它的對面是一家比較大的理髮和美容院。這一家最早來,兩層樓。三十幾個員工,大部分是年輕的小姑娘。它們開的早,客人多,還搞活動,招會員,給優待。男生理髮:¥9。其他女生的優待也不少。

第三家才開不到一個月。這家本來是一個餐館。它的生意被一家後來的自選飯堂打垮了。新來的又是一個理髮和美容店。每天早上九點半,小姑娘和帥哥先在店裏唱歌,一個男生帶頭,領著大家一起跳舞(小蘋果音樂)。跳完舞,所有員工服裝筆挺的在店子前面,兩排站著。店長或是老闆訓話十分鐘左右。大家一起做一些簡單的動作,然後才正式開門營業。

這下可好了。競爭激烈,短兵相接,刀槍都拿出来了。不知道最後是誰死誰活。

給我理髮(¥30一次的那家小店)的年輕理髮師跟我說:他在江蘇鄉下學理髮,來上海快兩年。他們店子的房租一萬五一個月。理髮師一個人拿三,四千一個月。它們店一個月做三,四萬的生意。剛剛可以打平,只有一點賺頭。他們在對面理髮店的威脅下,只能給客人好的服務,吸引再來的客人。他說他們沒法跟對面比,因為對面有三十幾個人做事,一個月做三,四十萬的生意。他們也不敢做項目,怕沒法跟對面競爭。他自己跟我說(店長不在時)他們都是男生,那能跟小姑娘比呢?連他都想去對面被服務一下。他出來也沒存什麽錢,上海上海也比較貴。薪水不漲,他也沒有辦法。他說他只能練好手藝,靠它吃飯了。我問他有沒有對象,他說,沒錢,沒車,沒房子那來小姐中意呢。他想存點錢,回老家開個理髮店,顧個人,自己做老闆,生活也能過的不錯了。

第三家生意如何,我們不知道。不過他們開張以前一定調查過。敢開,就不怕競爭。他們的架勢還不錯。

我只要剪頭髮,洗個頭,不需要什麼特別服務。年輕姑娘來我還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就在小店裏。不過價錢差別太大,也不知道最後結局如何。

這就是資本主義下,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大陸人多,商機無限,消費者的支出還不到中國 GDP 的45%。比起美國的 67% 和日本的 80%以上,還有許多成長的空間。這也是為什麼中國中央在努力爲中國的經濟轉型的道理。

購物中心

我們這的兩個大型購物中心,長泰廣場和匯智廣場,也在競爭。兩個商場幾乎是同一個時間開的。長泰是開放式。匯智是室內式。

長泰比較大,店子比較多。地方寬廣,保持的也很清潔,有 outlet 的味道。我們來了以後,看到長泰不停的改變,增加了兩個噴水舞蹈,燈光照明,小火車,馬車,花車遊行,演藝中心,上海輕音樂演唱會,海洋世界(給小孩玩的,)兒童樂園和好長的一條啤酒街。長泰有一個有機超市,不算大,我們還常常去買點家用的東西。它應該有一定的客戶吧!

匯智相對來說就比較吃虧。五層樓的建築物,格局不算是頂好。有數個上面樓層的店面都沒有租出去。不過它們的幾個餐館倒是生意呱呱叫。吃飯的時候,排隊至少要半個鍾頭。匯智的超市叫Auchan,那它的規模比任何一個 K-Mart 都要大。什麼東西都有:電視,冰箱,洗衣機,小烤箱,熨斗,茶壺,notebooks,手機,衣服,鞋子,床單,蔬菜,水果,麪包,肉類,海鮮,乾貨,熟食,麪條,菸酒,藥品,腳踏車,等等。Auchan 生意興隆,收錢的就十幾,二十個。禮拜六和禮拜天那是從早到晚,排著隊的忙。

這裏住的大部分是白領階級。很多是雙薪。小孩只有幾歲。他們購買力強。在購物中心常常看到手提著袋子,爲孩子和愛人買東西。

不過這兩個購物中心像一個吸鐵石,把附近許多人都吸引到這裏,吃飯,買東西,給孩子增強競爭力。不過這裏也有許多工作階級的人從附近的川沙和唐鎮來這裏工作,消費,吃飯,打發時間。

這邊的人一般打扮都不算過分。人也比較土氣。女孩子也沒有濃妝艷抹,或是花枝招展的。萬萬沒有西門町或臺北東區的姑娘時髦。在這裏的店子賣的也都是樸實家用的東西。沒有那種只能遠遠的看,唸不出來名字,不能進去買的店子。

這裏交通繁忙,一直到晚上十點以後都還有許多公共汽車來回奔忙。不過交通很亂,公安不在,許多人都不守法。有時候,公安開個警車,閃個紅燈,就好一点。人嘛,就是要管。不然沒有辦法上進。不過這裏治安很好,我們來這許多次,也沒看到什麼路上搶人或其他打架,犯法的勾當。晚上十一二點,還有單身女孩自己在街上走路。我們也放心不少。出門,身上的東西也看的很緊。也沒有丟掉什麼東西。Knock on wood.

在長泰廣場前面,地鐵出來的地方,後面入口和中庭,每逢禮拜五和禮拜六總有幾個賣唱的藝人在那表演。擺一個吉他盒子在前面,請觀眾獎賞。我們也不時的贊助一點心意。

有一個看來像是五十歲左右的外國人也在長泰表演。他一直在後面入口處。唱的是六,七十年代的美國歌,像 You are my sunshine 和 California Dream 之類的歌。吉他彈的一流,可是我覺得他咬字不清楚。週末一來,這些街頭藝人也給遊客帶來一些歡樂。匯智只有一個餐館(pizza店)的外面有人唱歌。不過絕大多數的人都在長泰這邊看熱鬧。

Capitalism at work too。

地鐵二號線

說上海的’地鐵二號線’是上海的經濟動脈絕對是不誇張的。因為地鐵二線沿線的地鐵站是每週週日,早上出站人數最多的地方:人民廣場,陸家嘴和金科站是前三名。人民廣場至少有二十個出口,它絕對是第一名。人民廣場就在南京西路和南京東路交接的地方。附近商業餐館到處都是。陸家嘴是金融中心,那裏高樓大廈,銀行商場,不知道有多少白領階級在那裏上班。金科站是高科技中心。這些人,大部分穿著隨便,脖子上掛著一個狗牌,不修邊幅,都只有二,三十歲,從金科站出來去公司上班。

上下班的時候,如果你去金科站搭地鐵,那你只有一路站到底了。每一節車廂都是擠的滿滿的。真是嚇人。上下樓梯要排隊,擠死人。每天早上八,九點,金科地鐵站外面有許多大巴士在那裏等著。下地鐵,上巴士,車一滿就開去公司。一班接著一班,真是驚人。下午五,六點,大巴士一個接一個送員工到地鐵站,送他們回家。

我們平常如果沒有必要,都會在地鐵不忙的時候進出,也算方便。走路只要800步就到了。

小區

我們小區有不少人住這裏。全區大概有1,200人左右。老的在這裏,白天幫兒子,媳婦,或女兒,女婿或帶小孩,晚上煮飯等他們回來吃飯。年輕的男男女女大部分只有三十來歲,最多四十出頭。在上海工作十幾年了吧。這些人週日天天走路上班,週末帶孩子去購物中心玩,順便吃個飯。這裏沒有什麼上高中的大孩子。絕大多數是小學生。牙牙學語的小孩也不少。懷孕的也常常看得到。我們算是異類,與這些人格格不入。見面點頭問好而已,也沒法跟他們深談。小區裏,還有幾個外國人。他們顯然是在這裏租房子,在張江高科上班。

上海的房地產還是非常興旺。我們小區外觀也還可以。小區門口最近總有幾個人(全都是年輕人,二十來歲,三十出頭的男孩)在那裏,衣著整齊,打扮乾淨,身穿白上衣,下穿黒長褲,擺個白板在地上,上面寫著附近正在市場上出賣房子的價錢。也有一些年輕人,拿著附近或上海周邊新建的房源,問你要不要投資。我沒事也拿著看看。如果你不要,他們也很客氣跟你說謝謝。服務界做事也只能如此了。

我們家可以遠遠的看到陸家嘴的上海中心和環球金融中心的腦袋。東方明珠只能看到它的尖塔頂的。不過必須是一個沒有smog的好天氣。不然西邊只是霧濛濛的一片。有時連高房子都看不到。

大陸空氣污染嚴重,短期內是改不過來的。慢慢的,大陸工業升級,不再做消耗太多能源的工業。工廠搬去東南亞,中國經濟穩定,靠服務業帶動GDP的增長。再慢慢把煤炭發電改成核能發電,煤氣發電和再生能源發電。這個嚴重的問題才能從根本解決。五到十年吧!

不過这个世界,總要有幾個地區生產日用品和需要大量能源的製造業和重工業。世界上的國家,輪流做世界工廠,輪流遭受 smog 的害處。這個世界要進步是因為人的慾望永無止境。只要人想生活舒適,那這個現象就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等東南亞飽和了,薪水上漲了,下一個就是印度,再來就是非洲了。歸根結底,人的欲望才是罪惡之源也。

如果我們都不開車,不吹冷氣,不用暖氣,點蠟燭,那 smog 就無藥自癒了。

對了,好像這也不是我能夠解決的問題。你說是嗎?

閑話少說,言歸正傳。再說說我們家。

菜市場

我們家對面,小區圍牆外面,過了街有一個傳統的菜市場。雖然它不大,賣菜的有好幾家。還有賣肉的,賣熟食,賣蛋,賣現做的麪條和賣活魚和蛤蜊的。另外還有賣乾貨,和豆腐,豆腐乾的。我們平常只在這裏買青菜。中午大部分在家吃飯。晚上出去吃,省的洗碗。吃不完的打包第二天中飯就有著落了。

這個菜市場跟以前北屯新村後面的菜市場一樣。不過他們把菜放在三尺高的檯子上,不放在地上。比較乾淨。買菜時,買菜的總會給幾根蔥,一個蒜頭或生薑之類的東西。菜市場也有不少新鮮香菇賣。種類很多。偶爾也有美國的芹菜和青花菜賣。新鮮筍已經過了季節,不然買些來,跟肉片,紅辣椒和雪豆爆炒,加一湯匙的辣豆瓣醬,加點糖,淋上一點麻油,吃起來也不錯。

一般買菜都是老婆去買,我在菜場外面等她。她買什麼,我做什麼。我給她和兩個孩子做了好幾十年的飯,年年如此,從不間斷。在這裏,有時候我也讓她幫忙,洗菜,切菜,決定怎麼配。廚房小,兩個人沒法正面過。有時候還擠的很。不過炒菜大部分還是我,她 danfan 就可以了。

走路

我們以前住在美國數十年。進出都是開車。我在VA十多年,好像還沒有坐過華盛頓的地鐵,也沒坐過公車。平常不運動。心血來潮要走路,夏天太熱,冬天太冷,受不了。我們就開車去三里外的 Tysons Corners 走路。走個四圈,正好一個鍾頭,店家小姐都知道我們不是買東西的。走完路,順便在三樓的 TGIF 吃個漢堡和薯條,配一杯 22 oz 的 Blue Moon。或者在三樓的 Food Court 吃 $13 美元的 雞肉 Kabot。結果走掉的卡路里遠遠不到吃下去的卡路里。白搞了。吃完又開車回家。車子就停在車房,開了門就上車。到了目的地,還要找最近的停車位。走遠了,還要罵一兩聲。

在這邊,沒車。只能靠兩條腿。一兩個月下來,一口氣,不停的走個三,四里,沒有一點問題。最近,一天走個 20,000 步也不見得累。不過生活悠哉悠哉,無所事事,體重雖沒有增加,卻也掉不下來。年紀到了。是嗎?

雜記

上海市的空氣不好,可是浦東我們這遠離城中心,常常還可以看到藍天和白雲。太陽也時常露個臉對我們微笑。我在這,以前一年兩次,每次至少兩個半月的花粉過敏,也沒有了。我們房間小,一下子就整理完了。

這裏的 wifi (via telephone line)不便宜。我們能在家不用網路,就不用。我們有兩個電話號碼,一個打電話,一個專門用它的 wifi (他們叫流量)。

去長泰或匯智,喝個咖啡,分個小蛋糕,用店裏的 wifi 滑手機。然後走路,回家,倒也其樂融融。這裏跟臺灣一樣,沒有手機,什麽事情,任何公事,都辦不通。

上海的迪士尼離我們家不遠。我們去過,不過沒有進去裏面。外面弄的很好看,有氣派。我們在Wolfgang Puck 開的餐館吃了中飯。非常倒胃口。套餐不中不西,不西不中,很沒有水準。迪士尼邊上有個大湖和保持的很整齊的花園和長長的一條步道。不過我不知道迪士尼樂園的生意如何。價錢也很貴,不過中國的中產階級慢慢成長,假以時日,這些人的消費量應該是很驚人的。

再過幾天,我們就要去臺灣了。下次恐怕要明年開春的時節才能回來了。這裏生活多彩多姿,生活簡單,消費低,可是人一般的素質需要改進。不過,這比我們8年前來的時候要改進了太多。人對人也客氣了一點。希望這個趨勢會繼續下去。不過想要趕上歐美的水準,至少要三,四十年。兩個 generation 說不定夠了。中國是禮儀之邦,可是文化大革命把中國人的氣質都改變了。再加上人多,自然競爭激烈。連有些看來像是念過書的人,都不遵守規矩。好在,這些到底是很少數。這一點也只有靠時間來改變了。

我們兩個都蠻喜歡在這裏的日子。可惜,沒有其他人可以跟我們聊天,只有兩人相依,互相幫助,日子也還過的甜蜜。

臺灣那還有許多事要等我們去做。還有的忙的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