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Capitalism at work November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 , , ,
add a comment

Linkou garden night market closes from Monday to Wednesday. During the other four nights of the week, it was busy with locals as well as tourists who came here for an hour or two; long enough to try the famous Taiwanese cuisine.

林口花園夜市大門口。禮拜四晚上燈火通明,雖然沒有人(大)山人(大)海,但是小丘陵和小池塘也是有的。Kind of “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 on a Thursday night.

We’ve been here a few times and liked a savory curry lamb dish offered by an Indian chef in the back of the night market. 

The Indian chef is working on 飛餅。This is the original. 達卡印度廚房。On a recent visit, 達卡印度廚房 has moved out of the spot and was replaced by an Asian food joint selling Indonesian food. 達卡印度廚房 has opened a restaurant across the street from the Linkou Subway station on Wenhua 3rd road.

His primary job was making Indian roti, “飛餅, flying pancake” on an upside down wok which kept him busy all the time. His wife was, I think, Taiwanese and her job was taking orders, collecting money, making curry beef, rice and vegetable wraps and getting curry lamb or curry beef ready as orders come in. They used to hire a college student who helped with taking dishes to customers, cleaning the table and getting rid of trash. 
I also saw their middle-school aged daughter who helped them out on busy nights. Lately, the college student stopped coming to work and his job was taken over by their son who is probably in junior high or elemtary school. 

Chef’s wife and two kids.

Still, with four of them working at full speed, they still can’t handle the booming business because their food is good, they offer good value, their prices are so affordable and they are the only place in the night market which offers decent Indian food. 

Well, this is where free market and capitalism come into play.

The 林口 night market used to have only one Indian restaurant which enjoyed great business for a long time. Now, two other Indian restaurants have opened up last summer.

This is one of the two new Indian entrants to the Linkou Garden Night Market. Business was so so at best. Somewhat different Indian food served here.

The other Indian food stall was much smaller and poorly managed though.

Advertisements

Cafe Grazie, 林口三井 Outlet November 28, 2017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 , ,
add a comment

這是一家在林口三井 Outlet 裏的意大利餐廳。平日的生意在許多日本餐廳的圍繞之中依然好的很。

據我的觀察,台灣不少外國 (一般指的是歐美餐廳。日本餐館除外) 餐館,只要它有點格調,菜做的可以,價錢公道,那它的生意就非常好。我們去過泰國餐館,意大利餐館,pizza店,漢堡店,個個生意都不錯,而絕大多數的客人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可見,並不是臺灣每個年輕人都是吃泡麪,臺鐵便當和滷肉飯過日子的。不知道這些人是崇洋還是吃膩了滷肉飯,燙青菜和日本壽司,想要換換口味。

Cafe Grazie 是一個連鎖店。三井 Outlet 這一家生意也很好,年輕人多,老先生,老太太跟著兒子,女兒來的也不少。我們沒來過,看到它有減價的優待,過來試一試。

Cafe Grazie 的大門。有模有樣的。排場不錯。

餐廳大門

減價活動

不同的定食。

菜單複雜的很。要研究半天。

Chowder Soup, 巧達湯是也。不夠濃。

玉米酥皮湯。皮夠酥。湯不夠濃。可以了。

這個薄餅有水準。好吃。夠嚼的。

羅勒鮮魚。本來我們不知道這個名字是什麼意思,問了小姐才知道,羅勒是 basil 也是台灣俗話的九層塔。

燻鴨蘋果沙拉。還不錯。多幾片燻鴨更好。是不是有一點貪心不足?

這一年多以來,喝酒少多了。肚子不爭氣,只有看別人喝。我們的定食裏有酒,叫了他們的 House Wine。還可以。

烤了25分鐘。很香,很油,很嫩,很好吃。兩人分了半個。根本吃不完。

Goes with the roast chicken.

挑了半天選了這個圓頂蛋糕。看到隔壁的吃,好香。

給了一張$100的餐劵。下次可以再來。

實在過分 November 6, 2017

Posted by hslu in Life in Taiwan, Taiwan, 台灣, 林口.
Tags: ,
add a comment

林口的一個小餐館。你說是不是有點過分?

臺灣的公共廁所該整頓一下了 November 4,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ulture, Economics, Life in Taiwan, Travel,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 ,
add a comment

鉅亨網:

陸客不來,台灣觀光無望? 掀開政府與業界沒說的真相

http://topics.cnyes.com/travel01/?utm_source=line&utm_medium=news&utm_campaign=graph

臺灣的觀光業有許多問題,沒什麽東西可看是中間的一個。”一次景點”到處都是。如果一個”獨特景點”有錢賺,商家就會急著去仿照,沒多久,這個”獨特景點”就不再獨特了。

還有,很多臺灣的公共廁所其髒無比,有些簡直讓人不敢進去。台灣這麽有錢,為什麼臺灣的公共廁所總有那獨特的台灣”個性”?而乾淨,夠格的公共廁所卻沒有幾個?

講發展台灣的觀光業,每個政府官員和觀光業者都有他們的大道理。可是我覺得,台灣要發展觀光,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公共廁所觀光化”。

台灣不論大街小巷,幾乎每一個公共廁所都有清潔阿姨管理。清潔阿公當然也有,可是不多。大部分的清潔阿姨都是歐巴桑,不過也有比較年輕的小姐。她們負責,認真,工作勤勞,努力不懈。為了微薄的薪水打拼,實在是不容易。可是,不管厕所裏面有沒有男生正在辦事,有些(好像是大多數)清潔阿姨常常在廁所裏進進出出,忙來忙去,使得我很彆扭。有時候整個廁所就只有我們兩個,你說這是不是有點那個。如今來台灣已經快一年了,親身經歷了許多次,慢慢的司空見慣,也就見怪不怪了。

至於有”台灣個性的公共廁所”你一定看過:

  • 廁所裏的那股味道總是揮之不去。老遠的你就知道它在那個方向;
  • 天花板上的燈好像就是不够亮,整個廁所感覺就是比較黑,又昏又暗,讓人看不清楚;
  • 牆上的貼磚或地板的地磚總有幾片有裂縫,要不然就是殘缺不全,
  • 牆角那個三角地帶總是有一個印子,感覺它髒髒的;
  • 靠近地板的牆上最下面的兩三寸老是有些灰灰的拖把拖過的痕跡;
  • 水管和水龍頭下面老是有一圈灰黃灰黃的沉澱物,就是洗不幹凈;
  • 小便池或馬桶裏常有黃黃的一層沉澱物,就是去不掉;
  • 廁所地上常常是濕濕的;
  • 拖地的那個拖把一用再用,不是清潔阿姨不洗它,只是它就是黑的不得了;
  • 拖過的地板好像還是一樣髒,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清潔劑或 bleach;
  • 一進廁所就常常會看到一個搖頭晃腦的風扇對著地上吹著,叽咕叽咕的,也不知道它一個勁的在吹什麼;
  • 吹風的乾手機好像沒有電,要不是風不夠力,就是沒什麼熱氣,再不然就是吹一吹就想停下來,吹了半天,手就是吹不乾;
  • 不過這比有乾手機但不管用,或有乾手機但是不插電的要好一點;
  • 放擦手紙的那個鐵箱子通常是空的;
  • 半開的廁所窗戶總是有些髒,裏面外面一樣沾滿了灰塵;
  • 洗手檯上或小便池上常常有幾個塑膠花,花瓣上和葉子上通常有一層灰;
  • 廁所裏通常只有一個小小的鏡子。鏡子通常有水跡,不乾凈,看不清楚。
  • 在男廁所的小便池上經常可以看到一個標誌。它可能是用膠布貼到牆上去的,有可能是強力膠黏的,有可能是手工藝品直接做出來的。有紙做的。有紙上用塑膠封起來的。 有的是簡單的一句話,有的是看圖識字,畫出來的,有的是印出來的,每一個小便池都有一個。各式各樣,五花八門。不過它唯一的目的就是叫你往前面站一步,瞄準一點;
  • 在沖水馬桶邊上有一個告示叫你不要站在或蹲在馬桶上辦事。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會看到一個圖畫,不管如何,簡單明瞭,一看就知到;
  • 公共廁所沒有幾個有冷氣或暖氣的。大不了牆壁上有一個壁扇,無力的在那裏吹著。風扇的防塵罩都是灰,黑黑的,還有蜘蛛網;
  • 每個廁所門上有一個標誌,告訴大家後面是坐的還是蹲的馬桶;
  • 在蹲的馬桶廁所裏,總有一根線,一根鐵絲或一根棒子掛在天花板上。黑黑的,髒髒的,叫你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 不少男廁所的小便池從外面就可以一覽無遺。最糟糕的是男生辦事,大剌剌的一站著,女生來來往往看的一清二楚。門口連個擋板都沒有。你說怎麽辦?大部分的女生廁所比較好。
  • 辦完事以後總要把手洗洗幹凈吧。有些公共廁所,男男女女共用一個不大的洗手檯。跟個年輕標緻的女孩子一起洗手,總是覺得有點怪彆扭的。

三井 Outlet 是一個很好的公共觀光廁所的典範。它明亮,地板和牆壁乾乾淨淨,鏡子大,夏天有冷氣,冬天有暖氣,沒味道,沒風扇,好像沒碰到過清潔阿姨。外面看不到,男女分開,沒有塑膠花。

不知道台灣的觀光官員和蔡英文有沒有來過?

等公共廁所改進了,達到世界水準之後,那就可以開始把觀光夜市整頓一下,把衛生改進一下。列如:不要在地上洗碗,洗盤子,不要把蚵仔煎放在鋪了一層塑膠紙的鐵盤子上。

其他可以改善的地方還有不少。像:清洗,修補大樓的外牆,改進城市裏的鐵皮屋,改善餐館和店鋪的清潔,拆除違章建築和改善摩托車引起的交通問題,等等。

我總是覺得臺灣除了特有的小吃和溫暖的人情味以外,可以吸引外國人來一而再再而三來觀光的東西並不多。在東南亞地區,出了觀光區,就是貧民區。台灣比這些國家有錢多了,為什麼觀光區的邊上就有貧民區的感覺呢?

你如果不相信我,你可以到101的邊上,看看邊上的大樓和矮房子,你就知道了。

不知道台灣的觀光官員和蔡英文有沒有看到?

別說我不公平,我知道也親身體驗到大陸的公共廁所比臺灣的公共廁所糟十倍,甚至百倍。但是,台灣要靠觀光過日子,大陸還沒有淪落到這一地步。

不過如果大陸要像台灣一樣靠國外的觀光客拼經濟,過日子,大陸中央政府可以下一個命令,把所有的公共廁所都好好的,徹底的改進一下。

不知道台灣能不能做到?

    理髮 October 19,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Life in Taiwan, Shanghai, Taipei, Taiwan, 台灣, 林口, 浦東, 中國.
    Tags: , , ,
    add a comment

    理髮這個事是每一個人都免不了的。

    男人每隔四到六個禮拜就要去理髮廳報到一次。不管你要長一點,短一點,不要太長,不要太短,剃光頭,留一小撮在腦後勺,頭上頂個鍋蓋或者頭頂紥個小辮子什麼的,理髮師傅都能夠辦到。

    女人嗎,不一定。長一點,短一點,厚一點,薄一點,劉海,邊上多留幾根,燙髮,捲髮,染髮,染幾撮,陽春麪,下面捲個邊,實在懶得弄那就捲起來頂在頭上也可以,一切都看自己的喜愛而定,至於什麼時候去理髮或燙髮廳那就說不一定了。

    上大學以前在成功嶺受訓,大家一起剃光頭,好像每隔幾個禮拜就被剃個精光,大家一樣,也沒有什麽可說的。

    上了大學以後,我的頭髮留的可長了。老師管不著,教官看到我的長到肩膀,自然捲頭髮,心裏就不舒服,狠我狠的癢癢的,恨不得親自拿把剪刀給我剪個精光。我的大紅上衣和那漆黑,窄窄又貼身的黑長褲更是教官的眼中釘。結果大學四年下來我的軍訓不及格:59分。這個前所未有,滑天下之大稽,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的成績當然是教官故意整我的結果。

    你別以為軍訓不及格有什麼大不了。你說:誰會在乎我的軍訓成績及格不及格,是不是?教官高興,讓他去高興吧。他忍氣吞聲,忍了四年,就讓他高興這一次好了。

    你錯了。

    軍訓不及格,大學畢業不能當預官,只能當大頭兵。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準少尉不能當只能當二等兵。副排長不能當只能當二等兵。軍餉都少拿一大堆。Well,這是另外一個故事。

    當兵就當兵,有什麽了不起?三個月的大頭兵訓練以後,我被分到高雄覆頂金的運輸營做油料官。輕輕松松過了一年半也可以說是因禍得福吧。在運輸營當兵,日子很好過,頭髮長一點也沒什麽大關系,只要把帽子拼命的往下蓋,遮住頭髮根就行了。平常沒什麽大官來視察,我的士官長跟我住上下鋪,他和連長不講話就沒事了。做油料官還有一個責任:每天早上要起來放起床號,把全營的官兵叫起來。禮拜天放假哦,起床號是臺灣的流行歌曲,夾雜著英文歌。這也是我的責任。當然,油料官最主要的工作是管理全營汽油的補給,和每一部汽車,大卡車和十八輪雙節車的油料記錄。我每隔兩,三個個禮拜就要帶一部大卡車,載著空油桶去高雄的的煉油廠拿油。後來,營長知道我是大學畢業生,對我也沒什麽特殊要求,還鼓勵我唸英文,讓我請假去台北考托福。這是後話。

    七十年代初來美國以後,剪頭髮就要克難了。那個年代的留學生個個都是苦哈哈的,那個人有錢給理髮店的師傅理髮,大家都是同學互相剪頭髮。剪的跟狗啃的一樣也沒人笑,反正大家都差不多。我唸書的鄉下學校小,沒見過年輕貌美的女生,我們這些沒有女朋友的,只有拿著鈍鈍的剪刀,互相剪來剪去。我有一次把同學的脖子都剪出血來了還不知道。

    如此這般剪了幾年以後,手法熟練了,狗啃的髮型也少了,馬馬虎虎的也看過得去,不過後腦袋有些坑坑洞洞的,總是免不了的了。

    結了婚以後,升級了。一要剪頭髮,就請出我專用,無照,半路出家,從來沒有剪過頭髮的美女理髮師:太座大人。她左看右看,前看後看,噴一口水,剪刀一揮,梳子一比,三下兩下,地上就是一大堆頭髮。至於好不好看我也不知道,反正後面是看不到的。

    慢慢的,太座大人不想兼差,拒絕拿剪刀了。我的專用理髮小姐有時候還罷工。理由很簡單:老娘不幹了。

    Well, 幾十年下來,一毛工資都沒有給她,小費也沒給過,到這個地步,我也沒有什麼可以抱怨的了。

    再說,一個師傅剪了二十年,也該換一個了。嗯,是不是可以找一個年輕貌美的姑娘呢?

    從此以後,我只有在外面剪頭髮了。我剪頭髮的的原則:便宜的理髮店就是好的理髮店。

    在 Northern Virginia, 我有時候去 Hair Cuttery. $14 剪一次。不洗頭。不過要給小費!$5一次。

    後來我都去 Chantilly 的 Lotte Market。它裏面有一個韓國人開的理髮廳。韓國老媽媽剪一次頭髮 $9,小費 $5。比 Hair Cuttery 便宜。

    有一次,我們在 Bali 的 St. Regis 玩,我去 Bali 的市中心剪頭髮,$3。 

    去 NYC 剪頭髮,我也是找最便宜的。結果在紐約唐人街找到好幾家,$7一次。

    紐約唐人街理髮店。

    當然,紐約有許多比較貴的,像在 SIHO 靠近 Clinton Street 那裏有許多理髮店。理一次頭髮要 美金$40。你要洗頭髮,對不起,再加 $20。加上小費,出門以後口袋就輕了許多。女生剪頭髮比男生貴,至於貴多少 我沒敢問。

    紐約唐人街理髮店

    到台灣以後,我在林口剪頭髮很便宜:新臺幣 $100 一次。不洗頭。理髮廳門口有一個機器,你塞 $100 進出,一張單子出來。給個號碼,按順序剪頭髮。不洗頭。一次差不多美金 三塊錢。不用給小費。我頭髮少,不到十五分鍾,頭髮剪完了,吸塵器吸一吸,梳子梳兩下,清潔溜溜,就把我趕出來了。台灣人工便宜,從理髮都看的出來。不知道這是可悲,還是可喜。

    台灣林口家樂福商場地下室理髮店

    在上海浦東,我試過好幾家,每一家都比臺灣的貴。我們在浦東的公寓邊上就有三家理髮店。三家店面對面,只不過隔個街而已。最便宜的¥35一次;剪髪,洗頭,吹風,堅持不收小費,就是我去的一家。我們習慣給小費,中國沒這個規矩。不過後來我塞小費給他,店長不在的時候,他還是收下來了。這一家店面小,只有四個位子,兩個年輕的男生理髮師傅,外加一個專門洗頭髮的年輕人。幾個人都只有二十幾歲,全是江蘇或安徽鄉下來的。給我理髮的男孩還跟我說,大陸在外打工的有很多都是四川來的。這些人肯拼,自成一派。老闆對這些人比較沒折。店長看起來只有三十幾,不喜歡說話,有點老氣。

    另外兩家規模大多了,我們花枝招展的,不過我沒敢進去。剪一次頭髮¥69塊。理髮師傅大部分都是年輕,貌有點美,身材奇佳的年輕姑娘。每一家都有七,八上十個。不過,也有幾個年輕的帥哥點綴,點綴。姑娘個個身著緊緊的黑衣,貼著腿的黑長褲,打扮的清清楚楚。有一家是新開的,生意很好。每天早上十點鐘,店長在門口把大家集合在一起,排成三排。店長照例先訓話一番,差不多五分鐘。店員不時要喊喊話,表示會爲理髮店盡忠職守。訓話完就是跳舞,
    沒多久,¥35人民幣的那一家關門大吉了,因為另外兩家做活動,剪一次頭髮只要¥9人民幣,還有年輕的姑娘服務。給我剪頭髮的那個年輕人都說他也要去試一試。不過,你需要參加他們的會員,先給它一筆錢,我不知道多少,可能要幾百塊錢吧。等到¥35的那一家關門以後,活動也不做了。

    下面照片裏的這一家理髮店是新開的。它是一家連鎖店。據說是台灣人開的。非常成功。只要是下班時間就有人排隊,週末更是忙,出來椅子全滿,客人不停以外,還有好幾個理髮師在邊上嚴陣以待,按時替換下來站了許久的理髮師。

    理髮店明亮,乾淨,新穎,

    新客多快剪:新開的。在匯智廣場地下室。就在金科地鐵站一出來的邊上。對面是 Auchan菜市場。每天大概有幾千人來來往往。

    這些人在掃描理髮店的二維碼,排隊等理髮。

    ¥38一次。你可以選擇髮型。面板上告訴你有幾個人在你的前面。你也可以預訂時間或理髮師。

    ¥35 塊剪一次的理髮店關門以後,我就來這剪頭髮了。很方便,不用鈔票,只用支付寶或微信付錢。一次¥38塊人民幣。

    最早開張時,它採取動態收費:越忙的時候越貴。不忙的時候反而便宜。不過差別不大,只有¥8人民幣左右:¥42 vs ¥34。後來取消了,統一價,¥38。男女老少一個價錢。只剪,不洗。

    當前一個客人離開以後,理髮師把長圍巾折好收起來,把剪刀和梳子放在他腰上掛的皮袋子裏收好。用吸塵器把椅子上,架子上和地上的頭髮吸乾淨。拿出他的手機,看一看下一個客人是誰,走到外面,堆起一臉的笑容,叫客人的名字,跟他鞠個躬,問他好,然後請他到椅子上坐好,披上長圍巾,然後問他要如何剪頭髮。

    15分鐘以後頭髮剪完了,他拿出一面鏡子照一照後面,問客人滿不滿意。如果客人點頭,他就拿出吸塵器把頭髮吸一吸,然後用梳子把頭髮理一理,解開長圍巾,請客人下來,然後又堆起一臉的笑容,謝謝客人,跟他鞠個躬,請他好走。

    當我的那位年輕的理髮師跟我做這些時,我嚇一大跳,心理想:大陸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那個笑容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看來有錢能使鬼推磨,資本主義在大陸也能改變店員的服務態度。價錢便宜重要,大陸也明瞭服務態度也很重要。

    張江高科有十幾萬人在這裏上班,張江高科的金科路地鐵站每天有許許多多的人進進出出。星客多以全新的姿態打入大陸市場,前途無量。

    Pisa Italian restaurant, Linkou, Taiwan October 4, 2017

    Posted by hslu in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林口.
    Tags: , , ,
    add a comment

    台灣其實有不少外國餐廳,有些外國餐廳還不錯。林口的 Pisa 餐廳是中間的一家。

    Pisa 開了大概九個月了吧。我們常常走過都不敢進去,因為我們不知道 Pisa 會做出什麽樣的 pizza 和 pasta 來。

    反正是遲早會來試一試的。就今天吧。

    清爽,乾淨,明亮,忙。及格了。來吧。

    餐館還很新,生意相當好,小小的餐館坐滿了人。牆上的裝飾擺設也很簡單大方。幾個服務生忙來忙去。吃飯的都是年輕人,服務生也是年輕人。就我們兩個老傢伙點綴點綴。

    這是二樓一上來就看得到的。

    臺灣的餐館都喜歡搞套餐。客人喜歡因為東西多,價錢合理。老闆喜歡因為買的多,轉的快。客人,老闆笑嘻嘻。

    菜單封面。Pizza and cheese。

    選擇並不是很多。跟 pizza hut 和 Domino’s pizza 不同。

    真難得他們有 risotto。這是我們兩個人都喜歡的一道意大利菜。

    Pasta 看起來不錯。


    微辣,

    香,剛剛炸出來的,很好吃。Blue cheese 的沾醬也不錯。難道台灣有這樣的餐館。雞翅膀再大一號更好。哈哈!

    Presentation can be better. 味道可以。cheese 夠多。可以再試一試其他的選擇。


    這個 pizza 還是有一定的水準的。沒有用 tomato sauce 的 base 是可以表揚的。

    太太叫的。不過選擇不多。可惜了。有點硬。巧克力很濃。小了點。是不是我太貪心了?

    多收了百分之十的服務費。

    臺灣的 Donut 長的不一樣 October 2, 2017

    Posted by hslu in Food,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台灣,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長庚醫院對面的 Global Mall 有三層樓。最上面的一層是飯廳和小吃。這裏有一個 Mister Donut,可是他們的donut 長的有點奇怪,好像跟美國的 donut 不一樣。

    不過仔細看來,有些 donut 長的正常。不過臺灣的 donut 好像外面的糖真多。

    可惜沒吃過,不知道味道如何。

    還是這麽熱 October 2, 2017

    Posted by hslu in 美國,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林口.
    Tags: , , ,
    add a comment

    都已經要中秋節了,台灣的新北市還是這麽熱。真是搞不過。

    那華盛頓的天氣如何呢?

    涼快多了。

    不過台北更慘,跟個烤箱差不多。

    拜託,現在是晚上十點啊。 August 11, 2017

    Posted by hslu in Taipei, Taiwan, 台灣,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台灣有許多房屋中介辦公室,代銷公司接待室和建商自己辦的展覽兼接待中心。尤其是台北和新北市的新莊;南港,內湖,林口,三峽,板橋,新莊,瀘州,淡海,青浦等開發區最是熱門的不得了。在新蓋的或還沒有開始蓋的房子附近整條街上都是賣房子的商家,廣告打的哇哇叫。熱鬧非凡,給台灣製造了許多 GDP 和工作機會。

    林口三井 Outlet 對面的大觀天下建商接待中心。房子還沒有開始蓋。預售屋。

    林口文化二路的一家公寓大樓,可能有兩三百戶住家。門口很有氣派。大廳也美輪美奐,高貴無比。

    Century 21 中介的門口擺著一大堆房子出賣的廣告。

    看到門上的一排字嗎?賀成交,林口的九陽香悅大樓。九陽建設在林口和長庚醫院附近有七,八上十個大樓,每個大樓都是兩三百戶人家。

    幾年前,許多房地產專家和投資客聯手在週末開班授徒,提出許多漂亮的謊言,編出一個個美麗的故事,鼓勵許多沒有概念的傻瓜買房子,提出不同的建案給大家參考,保證現在下訂單,付十萬定金,拿個紅單,幾個月或一年以後就可以轉手,賣給下一個傻瓜,一定賺。其實這些投資客早就跟建商勾結好了。他們替建商找凱子,賣了房子或預售屋,自己可以拿回扣,或者建商便宜的賣幾間房子給這些投資客。

    當然,美國聯準會也不會鬆懈。在2009年,美國引起的世界財政危機後,美國的聯準會帶領世界上其他中央銀行降低利息,大量的印鈔票,買政府債卷和房屋貸款債卷,使得世界上資金氾濫,熱錢亂跑。這些熱錢就一窩蜂的跑到股票市場和房地產市場。結果股票大發,房地產價錢瘋漲。台灣也是一樣。台灣的貸款利率從4%到5%降到1%到2%。再加上投資客橫行,有點錢的貪心鬼怕搭不上賺錢火車,台灣的房地產就這樣燒起來了。


    不久以前,大概兩三年前吧,許多建商的房展中心和中介辦公室到深夜都還燈火通明,裏面的中介和客人,男男女女,個個都忙來忙去,好不熱鬧。店長睜個大眼,緊緊的盯著他的店員,不准任何人偷懶,因為許多投資客等著要槍房子,搶貸款,搶付錢呢。每個人都怕搶不到房子,沒有人願意看著賺錢的機會在眼前流失,在音樂停下來的時候找不到座位。當然還有已經賺了一筆白花花銀子的投資客搶著要找一個冤大頭把手上的房子丟給他的。幾年前,不少房地產”投資專家”開班,講課,告訴其他小蘿蔔頭為什麼某某地方潛力無限,只要現在買,幾年以後保險你賺翻天。開課的老師告訴學生,如果你錢不夠,可以幾人合資,買了以後,過一兩年就可以脫手,狠狠的轉他一票。當然,台灣的中央銀行在金融危機以後,跟著美國老大哥降利息。許多人只要付<2%的浮動年利息,就可以買房子。房貸公司還給你兩年寬限期,在這兩年之內,只付利息,不付本金。告訴他們這個建案

    臺灣的房地產就是這樣被投資客炒起來的。從2009到2015年,台北和許多地方的房地產價格漲了兩,三倍。

    林口重劃區是熱門房市中間的一個。這種搶房子的節目也上演過。雖然林口不是兵家必爭之地,不過,你聽聽:機場捷運要來,三井outlet要來,新北市市政府單位要來,TVBS和台視要來,觀光影視要來,都市更新要來,你要是慢一步,可能就要失之交臂了。你要等,看人家發財呢還是要自己下海,不賺白不赚對不對?

    林口分兩個部分:老區和新開發區。後者也叫重劃區。老區,顧名思義,比較老,比較舊,比較小,比較亂,也比較落後。許多房子都不高,十幾,二十層樓的電梯大樓比較少見。有些公寓房子都已經四,五十年了,當然中間也有一些鐵皮屋。市容比較雜亂,道路比較狹窄,房屋外表也不是挺好看。老了嗎,你能怎麽辦?屋主沒錢整治外表,沒錢更新內部,政府也沒有政策,建商不願意投資,或者沒有辦法融資,動都動彈不得。

    還有一些釘子戶,就是不搬,你又能拿那些大娘和大叔怎麽樣呢。再說,就算舊房子更新變成大樓,屋主沒能力負擔新的房屋稅,都市更新就只是一個口號罷了。政府喊了二十幾年,還沒有什麼大的動靜。只有一天一天的拖下去。

    林口的重畫區緊接著老區,兩邊以文化一路為分界。新區地方還不算太小。最主要的有四條路:文化一,二 ,三和北路,由東往西跟一號國道交叉,順著國道一號一路的排著。林口交通方便,上國道一號非常容易。國道對面是桃園縣的龜山區,台灣有名的長庚醫院就在那裏。開車只要五到十分鐘。離挑園機場和台北都不遠,不塞車只要25分鐘就可以北上到台北,或者南下去挑園機場,還算方便。

    林口的地寶國家首席離地鐵非常遠。他們的房子非常大,至少100坪。還沒有蓋好,房市就破盤了。地寶也只能減價百分之二十五。

    這就是林口國家首席的大門。金碧輝煌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住在這裏。

    從這個廣告,你就可以知道台北的房價有多離譜了。

    我們樓下有一個鄰居,夫妻倆在林口已經住了二十幾年,兩人大概五十剛出頭了吧。太太在長庚醫院二十年,先生在台北上班,兩個孩子已經上了大學。他跟我說,他們最早從台北來林口的時候,林口只有五萬人,非常落後,非常荒涼。可以說是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從林口去龜山長庚只有一條橋可以過去,也就是現在的文化一路。其他二,三和北路都是荒郊野外,沒有什麼人煙的地方。因為林口是一個紅土的小山頭,做磚瓦的窰倒是有幾個。美軍舊的園區好像也在文化北路那邊。

    二十幾年前,由林口去台北很不方便。林口人少,沒有私人公車公司願意開這個路線,因為搭車的客人不多,不賺錢。捷運講了二十幾年,一拖再拖,也沒有影子。後來,六,七年前,台北縣變成新北市,新北市升級成為一個院辖市,這是林口新的開始。接下來,政府的錢就跟著來了,路寬了,橋蓋起來了。建商看到有機可圖,開始在重畫區買地。遠雄來了,其他大大小小的建商也後面跟進。三重客運也來了。一下子,林口開始熱鬧了,房子蓋好以後,許多人在台北上班,選擇在林口買房子,因為價錢便宜,離台北也不遠。新北市也把林口的遠景計劃發表了。政府也著手把政府的幾個部門搬到林口,漸漸的,林口房子多了,人也多了。房子越盖越多,結果有了”林三淡”的臭名;林口,三重,淡水。這三個地方新蓋的房屋太多根本不可能賣不掉。

    這是林口的地圖。最主要的幾條路就是文化一,二,三和北路。林口在國道一號的北邊,國道一號南邊是挑園的龜山。長庚醫院就在那裏。


    這就是挑園龜山地圖。長庚醫院就在地圖上紅顏色的地方。

    十幾,二十年前,長庚醫院剛剛成立不久,為了招攬外國的醫生,在林口這邊蓋了許多宿舍,給回國的醫生家屬住。我們的鄰居就在那裏住了十幾年。林口就像這個要死不活的樣子在那裏拖著,像一隻丑小鴨蹲在稀泥巴漿裏,沒有人理他。十幾年房價不見上漲,SARS在2003年的時候更是把臺灣的房價搞得一塌糊涂。那時候,只要你敢買房子,賣的時候就是賠錢的時候。

    然後呢?美國華爾街搞出來的世界經濟危機來了。据我的鄰居說,買房子的利息一直往下掉,許多人都可以買房子了。自己買一間,給孩子買一間。孩子還不需要的時候,一個房子分成幾個小間,花個幾十萬隨便裝修一下,買些傢具,裝個廁所和浴室,就可以收租金了。一面當包租公,包租婆,一面看著房價往上翻,心裏想著白花花的銀子,好得意,好自滿。

    後來,臺灣的年輕人叫了,名嘴罵起來了,年輕人上街遊行示威了,政府官員被罵的狗血噴頭。馬英九怕挨罵,幾個搞了一系列的壓房打房,管制投資客的政策,經過幾年的掙扎,房價終於松動了。台灣從南到北許多地方的房價從最高點掉了至少 20% – 30%,許多投資客都住進了總統套房,套牢了。

    就拿我們附近的一個還沒有蓋好的《九xx峰》的建案來說,幾年前預售屋出價是四十萬一坪。現在只能叫二十八萬一坪。還有一個建案,《十xxx園》剛剛交屋不到三個月,房子還沒有裝潢,已經有十幾家上市要賣了。這些都是投資客熬不住了。因為一交屋,投資客就要開始付貸款,付利息。空房子到處都是,根本租不出去。我們的大樓還好,二十戶,只有一家沒有賣掉,還有一家是出租的房子,其他都是自住的家庭。目前入住的已經超過一半了。還有好幾家都在裝修,沒多久就可以住進去了。

    晚上十點,兩位年輕夫婦跟中介討論林口房市。

    前幾天晚上,我們十點左右經過文化三路的一家中介辦公室,居然看到裏面有一對年輕夫婦在那裏跟一個中介講話。當然,我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不過那位中介指著牆上的林口地圖跟那一對夫婦指手畫腳的比著,顯然是雙方都有意思,所以晚上十點多還在中介辦公室裏面。

    看來,台灣的中介公司晚上還開門做生意是有道理的。

    我的晚飯 July 16, 2017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Life in Taiwan, Restaurants, Taipei, Taiwan, 林口.
    Tags: , ,
    add a comment

    最近太太不在家,我這幾個禮拜都是一個人吃飯。今天的晚飯:林口的林家麪館的榨菜肉絲面,一盤滷豬耳朵,一盤滷百葉豆腐。

    看起來是一對年輕的夫妻倆開的。一個大概四歲的小女兒在櫃檯附近跑來跑去,先生和太太接單,收盤子,包外賣。看不到廚房裏是誰在掌廚,只知道有一個聽起來不太大的女人在廚房裏忙個不停,可能是家庭作業吧。可惜,家裏開餐館,小孩年記這麽小就得在餐館裏過日子。她現在不需要上學,以後大了一點,還得在餐館做功課。如果有個弟弟妹妹,老大還需要在餐館照顧他們呢。

    餐廳不大,飯堂只有12′ x 18’。廚房大概大不了多少。樓上還有位子,卻不知道有多大。飯堂很乾淨,木頭桌椅也擦的很乾淨,簡單的佈置,清潔的地板和牆壁,很討人喜歡。

    榨菜肉絲面清淡可口,白白的細面條配著豆芽,韭菜,蔥花,飄著一點點油的清湯,加上刀工不錯的肉絲和榨菜絲,很是吸引人。碗裏沒有什麼肉,不過台灣這種親民的小店都是這樣。這也是為什麼這碗面只要新臺幣70元。小菜一碟$30,一碟$20。嫩姜配豬耳朵,很好吃。

    我自己做的恐怕沒有這碗好看。

    下次帶太太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