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麻油雞探險記 February 6, 2020

Posted by hslu in Chinese Food, 美食, Life in Taiwan, Taipei, Taiwan, 台灣, 台北, 林口.
Tags: , ,
trackback

最近這一年,林口增加了許多新的商店。餐館,便利商店,手機附件店,咖啡廳,奶茶店,麪包店,貓狗店,藥局,自動洗衣店,超市,和雜貨店,林林總總一大堆。連銀行都增加了好幾個。街上行人,摩托車和車子好像一下子增加了好多。我猜,最主要的原因是林口蓋了許多低總價,低坪數的大樓。據我保守的估計,在過去這三年中,林口可能新蓋了四,五十個大樓。加上世大運釋放出來的三千多間低於市價的出租房,林口的人口可能增加了不少。捷運通車已經三年多了。林口的三井 outlet 一到周末就忙的不得了。再加上工一的開發,看起來林口會慢慢的熱鬧起來了。當然,增加的商店中最多的就是餐館了。林口最近增加的餐館大多數是廉價的家庭餐廳。一般來說,它們擺設簡單,位子不多,燈光不亮,價錢親民,外帶不少,餐具自助。可惜只有幾家生意特別好,其他的好像也不怎麼樣。那幾家生意好的餐館,一到吃飯的時候就大排長龍,顯然頗受吃客的喜愛。在所有的餐館中,生意最好的才開了幾個禮拜。它是一個賣麻油雞的餐館。這家餐館跟其他的家庭餐廳不同。它招牌亮,牆上掛的菜的相片亮,餐廳裏的燈光亮,整個餐館燈火通明,老遠的就看到它人頭攢動,霧氣騰騰。七,八個要點菜的客人在餐廳門口排隊。一排都排到餐廳裏面的餐桌邊上。已經付了錢正在等外賣的客人都在門口耐心的站著。整條街上就看到它一家忙的不可開交。顯然的已經把附近的幾家餐館的生意都搶過來了。說來慚愧,我這個吃貨其實還從來沒吃過麻油雞。一聽這個名字我就有點提不起興趣。對我來說,麻油是個佐料。一般來說,我用大火炒菜,在起鍋前滴個幾滴麻油,再翻幾下就起鍋入盤。麻油只不過是為了取其獨特的香味,用來增加菜的香味,刺激吃客的食慾而已。麻油雞嗎,顧名思義,就是麻油和雞塊。也就是把切好的雞塊,雞腿,雞翅膀放在有很多麻油和水的鍋裏煮出來的。可是,這好像跟我炒菜的原則有點反其道而行的味道,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道理。試想,喝雞湯的時候,湯上飄著一片一片的油,我當然會先把油瓢掉才喝雞湯,吃雞肉。那麻油雞上的麻油我是吃還是不吃?當然,這是我的無知,也是我的偏見。怪不得他人。既然這家麻油雞生意這麽好,這麽多人都趨之若鷲,我就應該拋棄我的成見,去看看麻油雞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打定主意,那就去排隊吧。

這家麻油雞餐館四方形的廚房就在大門口,把餐館的大門佔了百分之七十。留下一個窄窄的通道,放了兩張桌子,順便給客人排隊,進出飯堂用的。整個廚房沒遮沒攔的敞在外面,只要走過就看得到幾個大媽和小姐。大媽在鍋邊掌廚,小姐管接單,收錢,擦桌子,包外賣。兩三個大鍋在最外面,滾滾的雞湯在鍋裏翻騰。霧氣蒙蒙的,好不熱鬧。廚房中間有個大桌,這是廚房裏配肉的地方。桌上有個灰白顏色,看起來不怎麽乾淨的保麗龍 styrofoam 的箱子,約莫一英尺半立方。箱子裏面大概有七,八個塑膠袋,每個塑膠袋裏面都裝滿了東西。小姐接了單子,收了錢,就把單子放在大桌上,那個大媽就照著單子抓了不同的肉碼,放在一個淺淺的陶碗裏,拿給駐守在大鍋前的大媽。她把陶碗裏面的肉碼放入鍋裏,沒多久就煮好了。堂吃的裝到陶碗裏,另外一個服務員就把它端到客人的桌上。外賣的就把煮好的肉和湯裝在一個塑膠袋裏面。熱雞湯和雞肉放在一個塑膠袋裏,然後用一根橡皮筋包起來。麵線或飯放在另外一個塑膠袋裏,一樣用橡皮筋包起來。然後把這些塑膠袋放在紙盒子裏。這幾個紙盒子再通通放在另外一個手提的塑膠袋裏。客人拿了,回家享用。這可能大概就是它的流程。餐館很忙,在我們前面排隊的有六,七個。我們看過牆壁上的相片,決定要點什麼以後,我就叫太太去找一個位子。我一面繼續排隊,一面看熱鬧,一面看牆壁上的相片和整個廚房的作業。原來,麻油雞並不是只有麻油雞。依照牆壁上的相片,這家餐館除了麻油雞以外,它還賣:麻油雞腿,麻油雞胗,麻油豬肚,麻油腰子,麻油里肌,麻油豬肝,麻油豬心,麻油腸子,麻油 combo,麻油面線,麻油青菜和麻油飯。到現在我才知道我有多麽的孤陋寡聞了。實在慚愧。排呀排呀,還有三個人就到我了。想到不久的將來就可以吃到香噴噴的麻油雞,心裏免不了有點期待。快了。再等幾分鐘就好了。突然,晴天霹靂的一聲怒吼從收錢的那裏傳出來。我正在聞著空氣裏的麻油味道,看著餐廳裏熱鬧的情景。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把我嚇了一跳。在我還沒有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前面的一位客人從收錢的銀箱那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接二連三的又是幾句罵聲從他的口中噴出來。所有的大媽,收錢的小姐,吃飯的客人,排隊付錢的客人和外面等外賣的客人都轉過頭來,好奇的看著那邊,大概跟我一樣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平聲靜氣的跟他解釋。我從他們短暫的交談中,沒搞清楚他們是為什麼爭吵,好像是找錢找錯了還是菜點錯了吧。幾句來回以後,收錢的小姐請他在邊上等一等。過一下再跟他理論。排隊的客人看沒什麽熱鬧可看,又靜下心繼續排隊。其他的人也轉過身回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我也繼續看廚房裏的作業情形。這不看還好,一看簡直把我嚇一跳。廚房中央這位大媽,站在那個保麗龍的箱子邊上,忙著照單配肉。她應該有五十幾了吧。雖然餐廳生意很好,她駕輕就熟,左右開弓,應付自如。她戴著一雙深藍顏色的塑膠手套。左手拿著一個陶碗,右手在保麗龍盒子裏的塑膠袋裏淘東西。淘出來的東西就放在左手的那個陶碗裏面。原來那些塑膠袋裏面裝的就是雞肝,雞胗,里肌肉,豬肚,豬心,豬腸子這些東西。抓了這些東西以後,還看得到她塑膠手套手指上的血跡。她把已經裝好的陶碗沿著保麗龍箱子邊上擺成一排。後裝好的陶碗就放在先前的陶碗裏面。一個一個的疊起來。過了一下,管大鍋的大媽轉過頭來,拿了一碗剛剛煮好的麻油面線給她。管肉碼的大媽轉過身,伸出她的左手,單手接下了那碗九分滿的陶碗,她那沾了血跡的大拇指就浸在麻油雞湯裏。她接下那個陶碗後,放下右手裏的肉碼,然後用兩個手把那碗熱騰騰的麻油面線送到客人的桌上。在這個時候,排隊的客人停下來了因為那位年輕的收錢的小姐正在電話上,不知道在跟誰討論剛才那個大聲嚷嚷客人的抱怨。我把太太叫來,低聲的跟她說我不敢吃麻油雞了。我簡單的跟她說我看到的情景,她點點頭,我們奪門而出,揚長而去。這次麻油雞的嚐鮮探險記,就明亮的燈光下,很不光彩的無疾而終。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