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懷舊絲路自由行 – 敦煌,鳴沙山月牙泉 February 28, 2019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Travel, 一帶一路, 中國.
Tags: , , , , ,
trackback

第一次看到月牙泉的相片時,我就完完全全被那驚人的畫面和嫺雅的氣質迷住了。我忍不住的問:戈壁大沙漠裏,除了滾滾無涯的黃沙,起伏跌宕的沙丘,風塵僕僕的行旅和孤寂淒涼的情景以外,怎麼會有如此漂亮,如此動人,如此令人魂牽夢縈的景色呢?

那碧綠的清泉,如茵的綠草,悠悠的古樹,彎曲的新月,古樸的雕欄,滄桑的畫棟,隱藏在高低起伏,金黃的沙丘裏,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迎風搖曳,一塵不染,孤芳自賞。又像一個端莊秀麗的妙齡少女,婀娜多姿,國色天香,傲視天下。更像池塘裏的荷花,神聖靜潔,玉潔冰晶,我見猶憐。

這種夢想般的組合彷彿是上天勾畫出來的一副畫卷,超凡,脫俗,寧靜,安詳。

2018年8月6號的月牙泉。我要是能夠把那些人的影子去掉那該有多好啊!

月牙泉似沙漠中之一井,故古稱”沙井”。據說,月牙泉內有“鐵背魚”,食之能治疑難雜病,岸邊的“七星草”可强身健體,而魚草同食更可長生不老,所以月牙泉又被當地人稱為“藥泉”。

不過,當我瞠目結舌,歎為觀止,感嘆上天鬼斧神工神奇之筆之後,我最想知道的就是:兩千年來,這個一丁點大的綠洲,躲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為什麼沒有被戈壁大沙漠裏的滾滾的黃沙掩埋掉呢?高高的鳴沙山就在它的邊上,為什麼千變萬化,一望無際,隨風起舞的沙丘在月牙泉這裏就停下來了呢?

我想,一定是月娘欽點鳴沙山來敦煌做護花使者,世世代代在這裏保護這個弱不禁風嬌小玲瓏的月姑娘。

嗯,絕對就是怎麼一回事。

看到月牙泉了吧。我們頭三天住在 The Silk Road Dunhuang Hotel,也就是敦煌山莊。 第四天住在月牙泉村的一個客棧裏,離敦煌民俗博物館不遠。Source: Google map.

綠洲能夠在沙漠中存在並不稀奇,只要它有取之不竭的水源就可以提供來往商隊一個打尖和補給的地方。黨河把敦煌從中一切為二,月牙泉的地勢低窪,從黨河滲透過來的地下水,就能夠保持月牙泉經久不衰了。這一點比較容易解釋。其實應該是“想當然爾”。

維基百科是這樣說月牙泉的:

《對於月牙泉的形成曾有上升泉、斷層泉、風成湖、裂隙泉、地下水溢出、古河道殘留等說法,但由於缺乏資料和專門性研究,上述的泉水形成原因只是推斷。1997年開始,甘肅地質災害防治工程勘查設計院地質專家經過五年多時間實地調查與研究,認為處於黨河洪積扇和西水溝積扇扇間窪地的月牙泉,是低洼地形條件和較高區域地下水位溢出地表所形成的。黨河是流經敦煌盆地的唯一河流,也是敦煌盆地地下水的主要補給源,在天然狀態下,區內地下水的水位在空間上的分布普遍較高,在這種高水位的條件下,西北部平原區的地下水通過地下水徑流,在地形較低的扇間窪地溢出,形成了月牙泉。》

可是,為什麼雄偉壯觀,巍然屹立的鳴沙山到了月牙泉的門口就停下來了呢?戈壁沙漠渺無人煙,天寒地凍。北極的狂風從西伯利亞和蒙古高原吹來,敦煌一帶恐怕很容易就會有七,八級的強風。天空中飛沙滾滾隨風飄蕩。這種大範圍的沙塵暴,應該很容易的就把月牙泉掩埋了。

可是,千百年來,滾滾的黃沙沒有能夠掩埋月牙泉。鳴沙山這個護花使者終究沒有辜負月娘的使命,月牙泉這個夢一樣神秘的自然奇觀還在。

其實,鳴沙山和月牙泉最早在東漢辛氏寫的《三秦記》裏就有這樣的記載了:“河西有沙角山,峰愕危峻,逾于石山,其沙粒粗色黄,有如干躇。又山之陽有一泉,云是沙井,綿歷千古,沙不填之。”這裏所說的《沙角山》就是鳴沙山,而“《沙井》就是月牙泉。《后漢書·郡國志》中是這樣說的:《水有懸泉之神,山有鳴沙之異。》

可見,月牙泉早在東漢時期(西元 25年-220年)就存在了。

 

保罗·尤金尼·伯里欧, Paul Eugène Pelliot,汉名伯希和,1908年前往中国敦煌石窟探险,购买了大批敦煌文物运往法国,今藏法国国家图书馆老馆。Source:維基百科

马尔克·奥莱尔·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1906年-1908年,第二次中亚探险,发掘古楼兰遗址,运走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中二十四箱佛经和五箱刺绣和绘画。敦煌文物轰动整个欧洲。著有旅行记《沙漠契丹废址记》和正式考古报告《西域考古记》。 Source:維基百科

月牙泉的湖面顯著的比較小。

月牙泉草木茂盛

月牙泉湖面廣闊,可是欠缺適當的管理。1942年正是中國對日抗戰期間。國難當頭,怎麼有錢和心情管理甘肅沙漠中的一個小湖呢?

圖片不清楚。可是月牙的形狀還是非常清楚。不過月牙泉看起來一塌糊塗,急切的需要維修。1960年代初期,大陸農村剛剛開始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運動和整風整社運動,應該是沒有人敢提出整修月牙泉的提議吧。

那為什麼兩千年來,月牙泉能夠離奇的逃過被黃沙掩埋的一劫呢?為什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無意中給敦煌石窟和鳴沙山添加了一層神秘的色彩呢?

鳴沙山山脊高聳如刀切,月牙泉地勢底凹似谷底。我猜,強風從數百米高的山頂往低凹的月牙泉吹去。快速下降的風在山脊的背面形成一個反流的渦旋,把隨風飛舞的細沙送回山脊的另外一邊。這種大自然巧妙的平衡使得月牙泉與鳴沙山共存至今。鳴沙山高高在上,月牙泉依依在旁,共生共存,直到永遠。

你看山和水多近啊!月牙泉就在羣沙山的環繞之中存在了兩千年。多麼的神奇,多麼的不可思議啊!

那,鳴沙山的《鳴》又是怎麽來的呢?

敦煌一帶的哈薩克人叫鳴沙山《阿依艾庫木》,也就是《有聲音的沙漠》的意思。鳴沙山的沙是以石英為主的細沙粒。石英就是 quartz。石英的種類有很多,透明,無色的石英就是水晶。自古以來,石英就被用來做珠寶首飾。我們熟悉的就是水晶酒杯和 Swarovski 珠寶店賣的人工製造的水晶產品。鳴沙山的風吹起時,不斷的帶動表面的沙粒在風中飛舞。這些細小的沙粒和隨後被風帶起來的沙粒相互摩擦而產生輕微的碰撞聲音。千萬顆沙粒互相碰撞就好像山頂在風中發出聲音一樣。這就是鳴沙山名字的由來。

除此之外,也有人說,鳴沙山的聲音是沙粒摩擦而產生的。而導致鳴沙的原因不是風,而是沙層坡面崩塌的時候,一大片沙粒像沙浪一樣向下翻滚,沙粒相互擠壓,碰撞和摩擦而產生的。我並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不過我爬到山頂以後,彎著腰,把頭靠著山頂的沙面,屏住呼吸,仔細聽沙的聲音。除了風的聲音以外,我還真的聽到沙粒摩擦互撞發出來叮叮噹噹的聲音呢。你說奇怪不奇怪?

可惜,人類的文明發展跟老天的巧妙安排有時候是相互排斥,不能共存的。月牙泉的泉源已經在數年前被切斷了。

據報道,1960年間,月牙泉平均水深還有5~7公尺,最深的地方達9米之多,範圍也比現在的面積要大。1970年代中,敦煌地區墾荒造田。農民抽取地下水灌溉,導致附近地下水水位急劇下降,直接的影響到月牙泉泉水的供給。1975年,黨河水庫修建完成,水庫下游水量不足,地下水更加減少,導致月牙泉瀕臨斷水危機。1985年月牙泉水位最低的時候,水深只剩下0.7公尺。月牙泉中間泉底露出水面,整個月牙泉甚至變成兩個小泉,月牙的形狀完全消失殆盡。2000年起,敦煌市政府知道事態嚴重,必須即可開始搶救月牙泉的工程。政府投資4000萬元在月牙泉附近建了4個滲水場,通過向月牙泉周圍的地下滲水,來提高月牙泉的水位。

景區的工人在月牙泉附近的人工井檢查人工滲水功能。這看起來像是利用自來水注入月牙泉附近的水井來提高月牙泉這一代的地下水水位。

除此之外,敦煌市政府還推行了「關井壓田」政策,即關閉農業灌溉機井,減少耕地,降低了地下水的使用量。經過幾年的應急治理,月牙泉的水位不斷上升,近幾年的平均水深維持在1.7米左右

2017年,國務院投資8000萬元,爲搶救月牙泉修建了12個滲水場,增加月牙泉地下水滲水功能。滲水場的總面積過達117萬平米。以人工方法提供水源,依靠自然滲透的方式向月牙泉周邊補水。這個工程在2018年5月完成。預計2年以後,月牙泉的水位將抬高到2米以上,恢復月牙形狀。

我們是八月中去的,月牙泉還沒有恢復月牙的形狀了。不過,月牙泉的命運像是暫時是保住了。人定勝天似乎又一次得到肯定。

可是月牙泉存在的危機並沒有完全消失殆盡。

雖然,月牙泉水源的問題解決了,可是鳴沙山對月牙泉的威脅好像並沒有完全消失。據調查,從19895年到2010年這15年之間,月牙泉附近鳴沙山的東山和南山的山脊向月牙泉移動了8至10米。兩山之間的面積減少了百分之七。跟1970年代相比,鳴沙山山腳向月牙泉移動了13至60米。

據報道,大陸中科院有關的研究所經過長期的觀測,提出了保護月牙泉的治沙計劃。鳴沙山的移動是風沙流場的破壞而改變了原有的風沙移動動態平衡。拯救的辦法包括修建導沙牆,適當的減少遊客登山滑沙,在景區外圍設立寬500米的緩衝帶等一系列的措施。至於最終的計劃是什麽,自有相關單位的專家去調查,觀測,和測試,並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法。

鳴沙山風沙移動觀測站。就在月牙泉的山丘上。離月牙泉大概五百公尺。四周應該還有不少其他的觀測站。

當然,我沒有去深究這個問題,不過,如果這個移動山丘的威脅屬實,那利用人工方法來保護這個“沙漠奇觀”也無可厚非。一來可以保住月牙泉千百年來的美貌,二來,敦煌旅遊界也可以保留住一個非常賺錢的機會。

鳴沙山月牙泉的優美風景是西北旅遊的一大亮點。2018年來這裏的遊客應該會超過200萬人。我們在敦煌的這幾天來鳴沙山月牙泉兩次。每次差不多都是四個鐘頭。景區的票可以讓遊客在三天之內進園區兩次。我們第二次入場前住的客棧離景區不到一公里,出了客棧走個五分鐘就到大門口了。第一次刷票進場後,在當天出來以前在出口照個相,第二次入場在攝影機前面露個臉,幾秒鐘就可以了。

 

在鳴沙山除了去月牙泉欣賞它的美景以外,這裏還有許多其他的活動:爬沙山,騎駱駝,坐直升機,滑沙,單翼飛翔,沙漠露營,篝火晚會,觀賞日出和日落,騎四輪驅動的沙車等等。

我們第一天來的時候才九點鐘剛剛過,到大門口拿票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到處人頭攢動了。無可奈何,我們只有跟著排隊拿票,然後依緒進園區。檢了票以後,我想,我們怎麼早來,鳴沙山應該不會有太多的遊客吧。誰知道,許多人早上五點多就來了。他們來看日出,然後就留在景區裏面。

我們第一天去欣賞月牙泉動人心弦的美貌和去爬那高高的鳴沙山。第二天我們專門去騎駱駝,然後再去月牙泉看看。

在景區裏,每隔幾分鐘就有直升機從景區入口左邊的起飛平台升空,降落。偶爾也看到幾個膽大包天的年輕人超控單翅飛翔翼在藍天白雲中俯瞰鳴沙山和月牙泉的美景。坐四輪驅動卡車的人倒不多,只有兩三個在沙漠中騎著車子來回奔波。

天上有直升機來回穿梭。忙的不得了。我不想冒這個險。就在地上走一走吧。如果你仔細的看,相片的左後方有個架子,上面擺了許多一張一張的相片。這就是騎完駱駝以後來這裏看相片的地方。擺在架子上至少有好機千張。這個房子的後面還有許多。我們沒買。手機上已經照了幾十張了

 

你看鳴沙山的藍天是多麼的藍呀。

我們身不強,體不壯,年不輕,膽不大,激烈的運動,危險的項目也就免了。走路去月牙泉參觀,然後爬爬山倒是可以。

從景區門口走到月牙泉要20分鐘。如果你不願意走路,可以坐電瓶車。一趟¥10。不過最多只能省15分鐘的路程。

我們當然是走路。反正一天要一萬步,有機會就走吧。一進園區就看到一個攤位專門出租長及膝蓋的爬山鞋套。橘紅色的鞋套租用一次要¥20。想想還不便宜。既然有鞋套出租就表示有這個需要。我們也入境隨俗租了兩副。

去月牙泉的路上,看到數不盡的駱駝來來往往忙的不得了。有的是背上無人的駱駝,四個一組,被一個人牽著往入口方向走。還有的就是背上有人騎著的駱駝,由沙漠方向往駱駝專區走。在出租鞋套後面的一個大房子外面,寫著幾個大字,告訴要騎駱駝的遊客來那裏排隊。才不過九點半左右,排隊的遊客看起來至少有幾百人之多。

剛剛騎完駱駝回來的遊客。

這些都是等着要去騎駱駝的遊客。長廊裏面都是排隊的旅客。右邊的房子裏還有幾百個人。

過了長廊就到買票的地方。進去檢票口還有好幾排。大陸就是人多。

我們去問了一下,知道我們看到的隊伍只不過一半而已。隊伍的前面,大房子裏面還有許多遊客在排隊。進了檢票口,還要半個鍾頭才可以騎到駱駝。騎著駱駝往鳴沙山半山來回走一圈還要四十五分鐘。我們下午還要去莫高窟,十二點就要出去跟開車的司機見面。吃了中飯再去莫高窟。下午兩點半一定要到。我們再怎麼趕,今天是絕對沒有辦法騎駱駝了。

駱駝的集中地。騎完的駱駝就回到這裏。後面是爬鳴沙山的遊客。有人的那兩條線就是在地上鋪了一條梯子。幾乎沒有人能夠不用梯子爬上山的。太難了。

這些沒有人騎的駱駝是去給遊客騎的。

好在,我們過兩天就住在鳴沙村的客棧裏,走路去鳴沙山只要五分鐘就到了。而且,鳴沙山月牙泉的門票,買了一張,三天之內可以進園區兩次。那過兩天我們再來吧。

下一步,我們先去月牙泉。親眼看到月牙泉,又免不了被它的美麗吸引住了。四處走走,爬到亭臺樓閣上面,想要找一個喝咖啡的地方,靜靜的欣賞月牙泉的美色。可惜這裏非常小,根本沒有可以讓這麽多遊客一起休息,放鬆,停留的地方。

 

我心想,要是能夠在夕陽西下的樓臺上,和娘子手牽手,喝咖啡,喝杯酒,凴窗遠眺月牙泉的美色,講講以前在密西西比剛剛認識的那兩個禮拜的事,那該是一件多麼賞心,多麼有意義,有情調的事啊!就算兩人無語問蒼天,各自滑手機,搞一個無聲勝有聲的遊戲,也別有一番風味。你說是不是?

可惜呀,可惜呀!藍天白雲,綠水悠悠,金沙閃閃,半月含羞,佳人相伴,此情此景,只有拿出三尺長的自照棒子,咧個大嘴,露個板牙,照個雙人大頭相。雖說曾經到此一遊,總算了了一樁心願,回頭看看,卻又像少了一點什麼,免不了心中有點失落。

後來我想一想,這麽多遊客,這個小小的月牙泉根本沒有辦法招待這麼多客人。再說,像月牙泉這麽嬌貴的地方,它的生態環境已經受不了了,根本沒有辦法接受再多的破壞了。每年兩百萬遊客已經是極限了。這麽多人在這裏吃飯,喝咖啡,飲茶,那還了得,你說是嗎?

看完了月牙泉就要爬鳴沙山了。鳴沙山遠遠的看去,好像不怎麽高。走到山腳下,抬頭一望才知道沒那麽簡單。一來風大,二來山陡,三來日曬,四來沙滑。

爬鳴沙山跟爬普通的山不一樣。普通的山,不管多高,多陡,多危險,爬起來腳下的土是不會動的。鳴沙山爬起來可不一樣了。你往上走一步,腳下的沙就一路往下滑下去。你往上再爬一步,滑沙就把你拉下來半步。爬普通的山,你可以順著步道或者樓梯往上爬。一邊爬,還可以抓著邊上的樹枝子借個力,提拔自己一下。爬鳴沙山,一路上除了沙,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不錯,你可以偷懶,走園區鋪好的繩梯。不過你前面有幾百個人在那裏慢慢的爬。爬了幾步就要停下來等前面的人。不但如此,還有下山的人要擠你。山面陡峭,黃沙跌宕,幾百米高的沙山,看來要費盡千辛萬苦才能爬的上去。我家娘子爬到一半精疲力竭,坐在沙上,動彈不了,投降了。

我咬起牙,捲起袖子,檫把汗水,拉緊帽沿,喝一大口水,深呼吸幾口,抬起腳,努力的在沙地裏往上爬。爬到半山,實在是爬不動了,我就試著走Z字形的往上爬。到最後,實在是不行了,只有四腳著地,跟狗一樣爬到邊上,乖乖的順著沙上的繩子樓梯,跟著大家一起往上爬。說實在的,好在我們穿了鞋套子,不然是沒有辦法爬上去的。光腳丫子,別想。走幾步路,腳底就燒紅了。只穿鞋子,只要走一步,人就跟著沙子往下滑,鞋子就陷入沙裏,沙子一下子就把鞋子裏填滿了,腳拔都拔不出來。看來,沒有鞋套還真不行啊。

一路上,老人沒有幾個,大多數都是年輕人。有不少年輕的少女結隊一起爬,嘻嘻哈哈的,大家手牽手,我只好在半山上等著。大太陽下,一百多度(F),水喝完了,口乾舌燥,還真不是滋味。不過看她們一起快快樂樂的,連我都沾了點喜氣。

爬到鳴沙山的山頂上,我高高在上,微風吹在我的臉上,把臉上的皺紋都吹平了一點。也可能是曬黑了不少,加上不停的汗水順著臉頰兩邊流下來,皺紋看都看不出來了吧。遠遠的北邊可以看到敦煌市,南邊有高聳入雲的祁連山和一望無垠的沙丘連綿不絕,直到遙遠的西天。站在高高的沙丘上,你不能不領悟到人的渺小,天的浩大,大漠的無涯,紅塵的多變和無奈。

下山就容易多了。你往下走一步,流沙帶著你往下滑四,五步。你跨一大步,那就像腳底抹油,練了輕功一樣,身輕如燕,兩肋生風,差一點就能飛簷走壁,飄飄欲仙了。我在半山找到了娘子,陪她坐在山坡上看人家結著伴,手牽手,氣喘吁吁,大聲吆喝,使勁的往上爬,也別有一番風味。

第二次進鳴沙山月牙泉景區就輕松多了。不用排隊,有一條專門的通道給二進宮的旅客走。經過照相機時,脫個帽,露個臉,齜個牙,咧個嘴,幾秒鐘就過了。太太過關時有點問題,半天不讓她過。怎麼齜牙咧嘴的都没用。剪票的看她跟我一起,也懶的理她,揮揮手,就讓她過了。

騎駱駝要先買票,每個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是¥100。接下來就是跟著大夥兒一起排隊。我們等了快四十五分鍾才剪了票,進到騎駱駝的廣場裏面。裏面還是一大堆人。至少有三,四十個人,大家都在等駱駝。我們每個人都有個號碼。四人一組,我們也搞不清楚跟誰一起。大家也沒有排隊,都分散開來的。有一個專人負責照顧我們兩個。他年紀輕輕的,是一個回族青年,好像不怎麽牢靠,也不跟我們多說話,就叫我們在這裏等著,不要隨便亂跑。太太還不聽話,東竄西竄的去照相,我還怕到時候駱駝來了找不到她。

我們在這個很大的院子裏等駱駝。後面這些人都是要去騎駱駝的旅客。

等了半天還在等。再照一張相吧。後面那些人開始往鳴沙山走了。

對我這些不知情的旅客來說,好像大家亂哄哄的,一點都沒有秩序。大家排個隊,那不是輕鬆一點嗎?唉,一眼喵著太太,安心的等著吧。

不一會兒,就看到一個個人牽著駱駝來到等候區。牽駱駝的吆喝一聲,駱駝就好費勁的曲個一隻前腿,跪下來,然後曲著其他幾條腿蹲在地上。過一下就看到這邊管事的就叫四個同夥人去駱駝邊上。牽駱駝告訴他們要注意什麼,然後就協助四個人爬到駱駝背上去。

中國西北的駱駝都是兩個峰。中間正好坐個人。駱駝背上都鋪好了毯子一樣的東西。前面還有一個扶手的架子。這些遊客就坐在兩個駝峰之間。大家坐好了以後,各只拉緊架子,騎駱駝的又一聲吆喝,駱駝就一個腿,一個腿,前後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有的駱駝不肯站起來,牽駱駝的還要去吆喝吆喝它幾下,它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站起來。

每一隊都是四匹駱駝,前後用繩子連在一起。大家都起來了,牽駱駝的就領著第一個駱駝往前走,其他三個駱駝就一搖一擺的跟著後面。四個駱駝排著隊就跟著前面的駱駝隊伍一起出發,往鳴沙山上走去。

沒多久,我們的那位負責的小哥就招呼我們準備,馬上駱駝就要來了。看來,他們每一天好幾千,說不定上萬人,騎駱駝,該注意的地方早就把程序搞得一清二楚了。過一下,駱駝來了,他招呼我們兩個,讓太太騎最前面的駱駝,我騎第二個,他又招呼跟我們同號的一對年輕的夫婦坐第三和第四個駱駝。看來還是我多慮了。我猜,說不定他認識駱駝也不一定。

前面那個白顏色的駱駝就是太太坐的第一個駱駝。那個紮了粉紅頭巾的女子就是我們的駱駝導遊。

牽駱駝的是一個年輕的回族姑娘。年紀輕輕的,駱駝跟著她倒也聽話。跟著前面長長的一排駱駝往山上慢慢的走。看起來一程有兩三里路呢。光在路上和山上走的就有好幾百條駱駝。半路上有專人在路邊給遊客照相。牽駱駝的姑娘還提醒我們要擺姿勢,咧個大嘴。她還說,大家下了山,出園區前可以去買駱駝票的地方找自己的相片,看看你喜不喜歡。喜歡的話,就付錢買。一張¥10塊錢。

走到半山腰,小姑娘領著我們四個往路邊的一條岔路上停下來。她輪流的給我們四個人用自己的手機給我們照相。單人照,雙人照,姿勢照,英俊瀟灑照。當然這是要給小費的。我們自己沒法下駱駝,只有請她給我們照相了。

剛剛開始騎駱駝。我們要去遠方的山上。蠻遠的。

長長的駱駝隊伍最後往山頂上走。在山頂上停下來給我們照相。如果旅客想坐單翼翱翔機就可以在山頂下來。不想去藍天翱翔的就留在駱駝上,過了一會兒,大家又一起往山下走。

對面的旅客正在往回走。我們正在往山上走。

騎駱駝對我們兩個都是第一次。駱駝的味道有點重,好在風一吹,太陽一照,頭昏腦脹的,過一下就習慣了。駱駝走起路來,一步一步的,穩的很。駱駝的腳也不會陷到沙下。不過我還是好好的握住把手,坐在駱駝的背上,因為下山還蠻陡的。。騎在駱駝的背上,眺望遠方,一排長長的駱駝隊伍有一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一望無際的感覺。

我免不了會想一想,以前的商旅,騎著駱駝在沙漠中,為了生計而奔波,為了養家糊口而走在危險的沙漠裏。前面等著你的除了滾滾黃沙以外依舊是滾滾黃沙。現在,大概沒有人會用駱駝做爲主要的交通工具了。只有在像鳴沙山月牙泉的景區才看到的這麽多駱駝和怎麼長的駱駝隊伍。沙漠中的銅鈴聲有慢慢的聽不到了。換來的是汽車的飛馳聲和長長的公路了。

騎在駱駝上快要一個鐘頭了。我們回到駱駝的集中區,離我們出發的地方還有好幾百公尺。所以的駱駝都在這裏等著。一眼望去,有好幾百條之多。我問那位姑娘,她說這裏一共有一千頭駱駝。都是從附近的哈薩克人家顧來的。這幾幾隻駱駝就是她們家的駱駝。鳴沙山向他們家租駱駝和牽夫,牽駱駝的可以賺薪水和小費。駱駝有家人照顧。這倒是一個很好的安排。只是,我不知道晚上駱駝是回家,還是住在鳴沙山內。

好了,鳴沙山月牙泉一遊分了兩天圓滿的結束了。月牙泉之美,鳴沙山之壯和這兩個天然絕配的自然奇觀,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無怪呼月牙泉有《天下第一泉》的美名。在欣賞它得天獨厚的美景之餘,我們也感嘆這個存在了兩千多年的自然奇觀,幾乎在人類的文明發展下絕跡了。好在工程師的補救措施得以延續月牙泉的生命。希望它能夠再爲世界各地的遊客展現它的美貌兩千年。

寫到這裏,我依稀的聽到楊海潮作的詞和曲,田震唱的《月牙泉》是這麽說的:

”她是天的鏡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樂園;

從那年我在月牙泉邊走過,從此以後魂繞夢牽”

我知道我一定會永遠記得鳴沙山月牙泉的美,也一定會對它《魂繞夢牽》的。

我會再來看它嗎?誰知道?說不定我閑來無事,異想天開,心血來潮,拖著娘子,買兩張虹橋南去柳園的高鐵票,半天不到又來了。

說不定。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