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北京游 December 20, 2016

Posted by hslu in China, Chinese Food, Military, Travel.
Tags: , , , , , ,
trackback

​一個多月前,太太說她想去北京看看。我不置可否,沒說話,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意思就是不太想。

北京我們十幾年以前帶孩子去過。我頭一次去北京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北京離上海差不多八百英里,坐飛機去一趟前後就要六,七個鐘頭,到了北京要在那好幾天,還要住旅館,跑來跑去的花錢還累人。不如呆在家裏,省時,省事,還不要錢。再說,北京比上海冷的多,我們在上海根本沒有冬天的衣服,連長袖的衣服都沒有幾件。

我暗地裏希望她最好能打消這個餿主意。

過了幾天,她又跟我提起想去北京玩,我就知道她還真想去,不過我還是沒有答應。既然她想去,那我就先研究一下看看可行不可行,再說。

要去總得先計劃一下,譬如:什麼時候去,如何去,去幾天,住那裏,要多少錢,到了以後去那,怎麽去,在那裏吃飯,吃什麽等等。這些最基本的信息都必須知道才能決定,你說是不是?

既然我們在上海沒什麽事,那我就計劃一下這一趟北京遊吧。

沒多久我就決定了:
十月底去,在虹橋火車站坐高鐵一等艙去北京,不到五個鐘頭就能到北京,在城裏的北京南下車。住六個晚上:前三個晚上住南鑼鼓巷的秦唐府客棧7號,後三個晚上住王府井附近的 Park Plaza。兩個旅館風格完全不同:客棧七號是個四合院建築,它曾經是清朝一個四品武官的家;Park Plaza 是一個私人公司擁有的美國旅館。兩個旅館都離王府井大街都很近,坐地鐵去北京的景點都很方便。兩個旅館的價錢都不是特別貴。

這是我們在秦唐府七號客棧的房間。

四合院夜景

我們要去的地方如下:天安門,故宮,天壇,八達嶺長城,恭王府,頤和園,圓明園,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后海,南鑼鼓巷和煙袋斜街。明陵以前去過,皇帝的墳墓,看過一次就夠了。這次就不去了。
到了北京坐地鐵,如果需要才坐計程車。地鐵非常方便,許多地方都可以到。去旅館附近的景點可以走路,也有三輪車可以坐。一趟只要10到20塊人民幣。方便又便宜。

吃飯嗎,晚上回旅館以後在王府井附近吃。中午在外面,走到那裏吃到那裏。客棧七號有免費的早飯,Park Plaza 沒有,吃麪包喝咖啡就可以了。

我決定了以後就告訴她,然後就付諸行動:買一等艙高鐵票, (九百多塊人民幣,比二等艙貴四百塊左右。要護照。) 網路上訂旅館,買長袖內衣和內褲,買輕便的夾克和外套,買手套,圍巾和毛線帽子,也就是全副武裝。行李簡單,一個小箱子和兩個揹包,輕裝便行。把上海的房子整理好,到時候隨手把門一關,就可以上路了。

誰想到走前第二天早上,我覺得意喉嚨不舒服,我知道我要生病了。多帶點衣服去吧。票已經買了,旅館也訂了,就這樣帶病上路吧。

一路無事,沿途也沒有什麼風景好看。早上十點離開虹橋,下午三點按時到了北京,出了北京南,上了地鐵,轉了一線地鐵,出了南鑼鼓巷地鐵站才知道南鑼鼓巷因為整修,整條路都關了。我們必須繞道而行,拖著行李走了好多冤枉路才到客棧。客棧的夥計告訴我另外一個地鐵站比較近:后海對面的地鐵站。正好我們要去后海,一石二鳥,還可以少走點路。

高鐵上。一路坐滿了人。

南鑼鼓巷地鐵站。

南鑼鼓巷地鐵站對面的 Pizza Hut

第二天我喉嚨痛顯著的嚴重,好在沒有發燒。我還是撐著出去玩。第二天依照計劃去天安門和故宮。以後幾天看情形慢慢的玩,累了就少去幾個地方。結果頤和園沒去,長城沒去,其他的幾個地方都去了。我們還去了潘家園看古玩市場。第三天太太也病了。我們拼命的吃一些成藥和川貝枇杷露,不過情況並沒有改進多少,只有靠我們這把老骨頭頂著。我們把帶去的衣服全都穿起來,可是還覺得冷。好在我們在北京的那幾天都沒什麽風,不然就慘了。

好在有點太陽,不然冷死了。潘家園古董市場。

北京的霧霾非常嚴重。我們去鳥巢那天,空氣非常不好。幾百英尺外就看不清楚了。我們只有帶著3M 的 filter 預防著。真不知道北京人是怎麼過日子的。

北京鳥巢。據說這一個燈要一百萬。

這個旅館叫龍頭。在鳥巢和水立方對面。

王府井大街很熱鬧,百貨公司不少,可是氣氛沒有上海的南京東路步行街好。街道太寬了,天氣冷,空氣差,只有一些不怕死的觀光客來玩,顯得沒有人氣。我相信嚴重的空氣污染也有一定的影響吧。王府井的百貨公司檔次比較高,不是普通北京人會來買的。我們就去吃飯,去藥房,隨便逛逛而已。

恭王府有許多歷史故事,慢慢的走,一點點的看,蠻有意思的。恭王府離客棧比較遠,在后海的另外一邊。我們就坐三輪車去,聽老北京的一位老先生講胡同的歷史,一路經過好多胡同倒也增長了一些見識。

北京的炸醬麪是去北京必吃的。我們吃了四家,有好有差。唐秦府客棧7號的早飯不好吃,有點失望。住的都是外國人。我吃了第一天的早飯就沒再去了。后海是酒吧區,也是歌舞區。不少酒吧有少女跳舞招攬生意。我們沒有停留,看一看就算到此一遊了。

在北京吃了羊肉火鍋,也吃了道地的北方菜。可惜生病不舒服,不能多吃。

三十年前我第一次來北京,結果在長城把我凍壞了,連手指頭的知覺都沒有了。那時候是十二月底,一月初,我不知道去長城公車裏沒有暖氣,窗戶都關不起來,車裏車外一樣冷,我衣服也穿的不夠,一路凍到長城。長城風大如刀割,好不容易爬上去,那股冰冷的寒氣,這一輩子都忘不了。領教了。

我那時候就不喜歡北京,覺得北京好生硬。可能北京就在天子的腳下,空氣裏沾上了一些嚴肅的氣氛吧。第二次帶太太和孩子去後,我也有同樣的感覺。這次來北京,對北京的感覺也沒有什麼改變。北京天冷,風大沙多,再加上霧霾,一點都不討人喜歡。 北京的胡同跟我記憶中臺灣以前的眷村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以前的眷村沒有車子停在巷子裏的路旁。胡同的房子舊,屋頂矮,牆壁髒,巷子窄,路不平,燈光暗,攤子多, 廁所臭,顯得髒,不可愛。我問給我們拉車的大爺北京的胡同也沒有可能重建,蓋高樓大廈。他說不可能。以前政府提過,可是困難重重,只有作罷。他說他的高祖最早就住在這裏,一代傳一代,到他已經是第四代的房主了。他說他死了以後,房子就傳給他的兒子,沒有人要換的。

我們去了北京大學。清華就在邊上不遠。這兩個高等學府對中國非常重要,許多書記,主席,總理,和領導都從這裏出來的。我想去看看這兩個學校有什麽靈氣,可惜警衛都說不能進去參觀。北京大學的警衛說週末可以參觀,可惜我們沒有時間,只有作罷了。

清華


鳥巢蠻壯觀的,可以同時容納10萬人。我們花了錢(兩人都半價)當 VIP 進去看了半個鍾頭,有導遊講解,不過沒幾個人跟著。場地裏面有十幾個工人做事,聽說是爲週末的節目準備的。

圓明園我們走了一大圈才走了一半的路。後來實在走不動了,只有坐小船代步出來。圓明園的廢墟也看了。這是中國近代史的一個污點。我是第三次來了。感慨很深。想起清末中國的懦弱無能,倍受外國的欺侮,一點辦法都沒有。外國船堅炮厲,把中國打的一點都抬不起頭,只有割地賠款,俯首稱臣。真是國之恥也。這也是為什麼圓明園被中國政府保留它的現狀,要讓中國人不要忘記這個慘痛的教訓。

圓明園一景。正在整修。以後會開放參觀。

中國的國運不好,戰事連連不斷。北伐 ,八年抗戰,國共內戰,偏安臺灣,三反五反,清算斗争,十年的文化大革命把中國弄的天翻地覆。如果我沒有跟爸爸媽媽和奶奶去臺灣,那我的命運還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麽樣子。人命難料,世事無常,如今我和夫人來北京,回想我個人的命運,無奈之中也只能對天長嘆了。
文化大革命以後,中國慢慢的步出落後的陰影,掙扎了十幾年才慢慢的抬起頭來。可是經過幾十年的折磨和打擊,加上人與人之間激烈的競爭,中國人原有的優美的素質和溫暖的人性被淹沒了,被腐化了。貪小便宜,鑽漏洞,不守規矩,沒有公德心,可惜呀!可惜呀!

1993年中國開始極力的尋求改革開放,在短短的23年裏,中國的經濟達到無法想象的突變和進步。到如今中國經濟起飛,工業發達,基礎設施逐漸完善,人民消費增長,軍事也突飛猛進。在基本研究和太空探險的領域裏也慢慢成形,發展,突破,創新。如今投資型的經濟逐漸轉型成消費型的經濟。貨幣,金融,投資和債劵市場逐漸進步,政府也在慢慢的摸索,雖然離歐美各國還差一大截,可是中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已經日漸增加了。

面對中國實體經濟日新月異的發展和高度有效的行政結果,臺灣的窘境實在令人心酸。對外無外交可言,淪落成二等公民。臺灣的生存和臺灣的命運變成大國之間談判的籌碼。對內陷入兩黨對立,你爭我鬥,不趕盡殺絕決不罷休的局勢。在民主政治和言論自由的大旗下,動不動就上街搖旗吶喊,不達到目的就攻佔政府機關,絕食抗議,形成二十一世紀的新派階級鬥爭。政府在這種無可理喻的現代獨特的威脅下,膽戰驚心,不敢做事,幾年下來,可說是一事無成。經濟停滯,薪水低落,人才流失,工業解體,前途渺茫,沒有希望。這種失落的二十年跟大陸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雖然我們來北京為的是觀光遊玩,享受美食,體驗中國的宮廷歷史,可是身在北京,我免不了就想到這些事。國共分離已久,統一或獨立逐漸無解。這樣尷尬的局面拖累了我們這一代的中國人。身在北京就免不了想令我這些事。可悲,可歎,可恨,可惡呀!

唉,我們這些老百姓又能怎麽樣呢?前景可憂啊!

北京有北京的味兒,可惜它在霧霾和冰冷的天氣下消失殆盡。說不定我們應該在春暖花開的時候來,那就沒有那麽痛苦了。

六天一下子就過了。雖然我們身體不適,可是我們還是抱病跑來跑去,看了我們想看的地方,也吃了不少好吃的美食。中國典型的四合院也住過了,美國的旅館也住了三個晚上。王府井大街的大名我們聽了許久,如今也見識了。

北京的地鐵很方便,只是每個人的袋子和箱子,不論大小,全都需要經過X-ray機器檢查。不像上海的地鐵,除了袋子和大箱子,其他的揹包,手提袋和食物袋子,旅客想檢查才放上去,不管守衛怎麼建議也沒人理,實在不像樣。

去天安門也要經過檢查,PA宣佈還要出示身份證。我們去的那個禮拜四早上,排隊排了二十五分鍾才進去。美國講究PC,老阿婆和殘障人士過飛機場的移民關卡,說不定都會被怕告上法庭的官員揪出來大撿特撿一番。中國政府不像美國怕PC,走在我們前面的兩位中年的回族男女就被公安攔下來問話。我是帶來護照,不怕他檢查。到了關卡,通過X-ray以後就沒事了。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 be the fir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